第106章他乡遇故知

那晚撞见了白衣观音与万鬼夜行,这使得一行人即便进城后一时半会找不着客栈都显得无所谓,逛荡了一个时辰,期间几批巡城校卫都主动远远避让,最后舒羞好不容易寻了一处临湖的歇脚地,一路行去,与印象中酆都鬼城的阴气森森并不相符,襄樊内里颇为锦绣繁荣,远非北凉城池可以媲美,靖安王赵衡二十年用心经营,腹中经纬韬略可见一斑。

客栈挨着天下名湖之一的瘦羊湖,此湖有十景,客栈真正做到了近水楼台,要世子殿下掏出大把银子做敲门砖也在情理之中,徐凤年在入住后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坐在二楼临窗位置,要青鸟煮了一壶酒,禄球儿调熬出来的青白鸾落到窗口,青鸟拆下密信递来,徐凤年看完后双指捏着放在烛火上烧成灰烬,轻轻吹去,哑然失笑道:“好热闹啊。”

青鸟并未插话,只是安静望着身旁坐着的年轻男子,这一看,就是整整十几年时光,她也从女孩看到少女再看成了女子,作为王府丫鬟,似乎谈不上任劳任怨,再者府上女婢们都挺乐意给世子殿下做牛做马,至于青鸟,不爱说话,便是笑,也含蓄,因此给人感觉总像是一块雪,却坚硬如铁,没有同样是梧桐苑大丫鬟红薯那般讨喜。

徐凤年与青鸟相处,早已习惯这种自说自话,很自然地继续说笑道:“信上说徐骁终于出手了,在保和殿外把一位大农丞给打得半死,这家伙忒没眼力劲儿,在殿上不光拿我跟青州水师的玩闹说事,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说我大姐品行不端,要换作是我在大殿里,估计没耐心忍到走出那座金銮殿。我们要快点去江南道那边,先见过我大姐,再立马折去见二姐和黄蛮儿。大姐总说江南水土好,养育出满大街的可口闺女,跟一箩筐一箩筐青菜萝卜似的,也不知道真假。”

青鸟笑容略显无奈,其实凳子就在眼前,她却站着,很知足。

徐凤年喝了口酒,笑眯眯道:“信上还说现在江湖上很热闹,文武评胭脂评等等榜评都出来了,新鲜出炉的武评十大高手,还是王仙芝独占鳌头,武当老掌教腾出来的位置交给了一个以前半点名声都欠奉的家伙,是北莽那边的刀客。我很好奇这份评点的根据是如何得来的,该是多耳目灵通的家伙才敢放出这些榜单,我们身边那位李老头儿才从听潮亭出来,就重新上榜了,不过才排第八,比那刀客还差一个名次,吓人,老剑神独臂归独臂,可几次出手都声势不小,真不敢想像排在他前头的神仙怪物们是如何惊骇,有些时候瞧着绣冬春雷,真有点气馁,自认练刀已经很不偷懒了,怎就总觉得跟这些家伙差了十万八千里?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我看要改成入了江湖才对,没进榜的想着进榜,进了榜的惦念着做天下前三甲,青鸟,你说我会不会哪天也疯了要去做什么第一?当初二姐不愿我练刀,是不是顾忌这个,怕我某天入魔疯了便啥都不管不顾?”

青鸟犹豫了一下,不太愿意明言是非,她只是绕了个小弯说道:“练武总是好的。”

徐凤年很少去深思青鸟的身世,一来从小便相识,二来青鸟也不是个复杂的女子,别看青鸟在梧桐苑瞧着不如红薯可以亲近,可徐凤年相信私下论交心程度,院子里的丫鬟更愿意与青鸟掏心窝说闺房话,当然这类闺房密语不是寻常人家的情爱缠绵,而是军国大事,北凉王府,剑戟森森的地方,连带着下人仆役们都沾上了许多仿佛身居庙堂的倨傲做派,徐骁既然能被唤作二皇帝,那么北凉军俨然是小朝廷倒也算贴切,如此一来,王府与小皇宫何异?只不过这些敏感事实,徐骁嘴上从不承认而已。

徐凤年抚摸着绣冬春雷一对刀鞘,突然嘿嘿笑起来,青鸟眉目含笑,徐凤年如同被捉奸在床般讪讪然缩回手指,别看世子殿下有俩亲姐,说到心有灵犀,却是青鸟当仁不让,跟他肚里蛔虫一般,方才摸刀,是想起了桌上双刀是白狐儿脸佩戴多年的心爱贴身物,抚摸它们,总感觉像在间接抚摸白狐儿脸,这实在让徐凤年感觉奇怪,自己可无断袖癖好,委实是白狐儿脸太美了,这一期胭脂评的魁首是谁?可不就是男人身的南宫仆射?!神神秘秘的云山胭脂斋评点美人,多会对上榜女子进行百余字的姿容下笔润色,唯独对南宫仆射语焉不详,甚至连性别都没提及,徐凤年起初得到结果大为捧腹大笑,心想天下人得知这家伙竟是个男人,不说别人,光是那排在白狐儿脸身后的女子,会不会活活气死?这会儿徐凤年爱屋及乌,对榜上一个被简单四字评“不输南宫”的女子很好奇,想着这趟出行怎么就要见上一面,白狐儿脸是男人,总不能当弟媳妇了,再者他就在听潮亭中闭关,都不需要掳抢,倒是那个评为不输白狐儿脸的陈渔,刚好抢回北凉送于弟弟黄蛮儿。

早年要说给龙象找媳妇,可不是戏言。

徐凤年起身道:“游湖去。”

门外吕杨舒三名扈从轮流守夜,此时是大剑吕钱塘当值,默默跟在主仆身后。瘦羊湖享誉天下,仅就风景而言,屈居名湖探花,一山二堤三塔四湖五井的瘦羊湖堪称冠绝南北,光是在史册上喊得出名字的大小景点就有百余个,当年筛选瘦湖十景引发了文人士子一番大笔战,各有推崇,争得面红耳赤,最后那一代上阴学宫大祭酒出面才一锤定音。徐凤年带着青鸟走在走马堤上,此堤取名来自成语“走马观花”,两侧花团锦簇,每逢春夏,可谓灿烂无双。无所事事的徐凤年提起绣冬刀一路撩拨过去,折花无数。

月下漫步的徐凤年百无聊赖,随口挑了个话头,轻声道:“襄樊肯定全城都已经知道我入城了。”

青鸟皱眉问道:“是靖安王赵衡散播出去的消息?想要借刀杀人?”

徐凤年点头笑道:“不过要我死在城内还是城外,就有得赵衡赵珣父子头痛了,在辖下城内死了藩王子孙,可比死于青州水师乱箭要不好擦屁股,可不在城内推波助澜,到了城外,又吃不准江湖人士能否做掉我,怎么看都要好好斟酌斟酌。不管如何,按理说靖安王都不会跟我正面接触了,青鸟,你说我要是明天去靖安王府,会不会太打赵衡的脸了?这位藩王,好歹也是当朝曾经离龙椅最近的男人,这些年龙游浅滩虎落平原,你说会不会憋出病来了?要不然能教出赵珣这样的儿子?”

徐凤年絮絮叨叨一些心中所想,并无丝毫顾忌,青鸟是自家人,吕钱塘是做了家臣的亡国奴,江湖武夫,对这些逆言也不至于跟官员一般上心,果不其然,徐凤年冷不丁瞥了一眼,吕钱塘只是警戒四周动静,脸上神情一丝不苟。

临近一座凉亭,鼾声雷动,有个穿着贫寒的年轻汉子躺在那儿以天为被以地为枕,抱着一柄木剑,剑是普通武剑样式,却挂了只葫芦酒壶。徐凤年本想直接走过,就不叨扰那家伙一枕黄粱美梦了,可无意间瞅见半张脸,徐凤年顿时错愕,青鸟极少见到世子殿下这般神情,一时间如临大敌,她一紧张,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的吕钱塘立即抽出大剑,以为是遇见了大有来历的刺客,不曾想世子殿下只是轻声说道:“你们先离远点。”

等青鸟与吕钱塘站远了,徐凤年这才走上前,一脚轻轻踹去,把那家伙踹到地上,被惊醒的耍剑汉子先是睡眼惺忪,继而破口大骂,再就是跟徐凤年见着他的表情如出一辙,一脸不敢相信,擦掉嘴边哈喇,揉了揉眼睛,惊喜道:“姓徐的?!”

说过多少次了,这王八蛋还是不乐意喊徐凤年的名字,总说这名字太他娘文酸了,文绉绉搞得真是世家子一般。接下来一幕看得吕钱塘目瞪口呆,那佩滑稽木剑的年轻汉子确认世子殿下身份后,一拳砸在殿下胸膛,而世子殿下也不怒反笑,回了一拳,约莫是那厮觉得徐凤年这一拳比他出手要重,他这辈子最是斤斤计较,觉得吃大亏,马上再赏给徐凤年一拳,这一来二去,吕钱塘就看到凉亭中世子殿下在跟一个走近了都能嗅出穷酸味道的江湖莽夫扭打在一起,这显然已经超出吕钱塘的想象极限,在这名二品高手看来,北凉世子徐凤年可不是好说话的主,且不说在王府上敢对大柱国追着打,捏着褚禄山的肥脸,便是出了北凉,先有马踏青羊宫,后有掀起春神湖水战,一桩桩一件件,何曾见世子殿下被人这般打过?而是还不还手?!剑士吕钱塘自二品的卓绝眼力,自然瞧得出世子殿下每次出手都留力太多,力争与常人无异。

吕钱塘以往想到都不敢想世上有谁值得这位世子如此慎重对待,偶尔闲暇时会拿殿下与京城几位皇子对比,可总觉得真要对上,多半还是徐凤年更为跋扈得势。

亭中那位可不是诗情画意才睡湖上的年轻剑士与徐凤年对比鲜明,一柄木剑不去说,菜园子里摘下葫芦晒干装酒也不去说,从头到脚一身行当,当真值不了十几文钱,龙虎山上齐仙侠穿着麻履那是风度,再者小天师脚上那双麻履也不至于需要缝补。而且徐凤年比谁都确定眼前男子是真穷,穷到裤兜里都不会有叮当响的那种一穷二白,家徒四壁?那好歹有个家,这小子离家游历后,就只能够四海为家了,有上顿没下顿的,游侠儿做到他这份上,已经是不能再惨一点了!

那家伙本就饿着肚子好几天,打闹得彻底没精气神了,躺回去,打量着徐凤年一身华贵装束,一脸匪夷所思,有气无力问道:“你小子是偷了哪家公子哥的衣服?咦?还挂了两把好刀,值很多银子吧?行啊,老子得赶紧去城头看看画像,十有八九你就在上头,明儿去官府举报。”

徐凤年坐在一边靠着柱子笑道:“温华啊温华,你咋还没点出息,我还等着你小子扬名立万好跟你占点便宜,怎么还是这幅死样子,跟前两年一个邋遢德行,几顿没馒头吃了?”

不出意外是一辈子都混不出头的年轻剑士白眼笑骂道:“少废话,姓徐的,要是还有点良心,就扒下这套碍眼衣服去换点好酒好肉,这才算兄弟。”

徐凤年笑道:“行啊,酒肉管饱。”

温华愣了一下,感慨道:“徐小子,虽说换了行头,倒是还没换良心。”

徐凤年拿手指故意弹了弹衣衫,道:“早说我是北凉那边数一数二的富家子弟,现在信了吧?”

温华没好气道:“让你装,明天让你请老子去趟相国巷砸钱,你就得露馅。”

徐凤年问道:“相国巷?”

温华嘿嘿道:“馒头白啊白。”

这是温华的口头禅,徐凤年顺嘴接过道:“白不过姑娘胸脯。哦,是上好的窑子?”

温华咂摸咂摸嘴,一脸向往道:“襄樊城最好的地儿了,前些天远远见着一个相国巷的头牌姑娘,刚才做梦正和她云雨,结果他娘的被你小子踹醒了,不行,你赔我!”

徐凤年斜眼道:“装什么好汉,你不是说没有衣锦还乡之前都不破身的吗?”

温华无奈泄气道:“就不许我过过嘴瘾啊。”

徐凤年问道:“找个地方搞些牛肉?”

温华咽口水摇头道:“襄樊城夜禁太可怕了,我吃不准你小子是不是真被通缉,还是天明儿再出去犒劳咱的五脏庙。对了,老黄呢,怎么,上回是陪你吃苦,这趟就没陪你享福啦?你小子不地道。”

徐凤年平静道:“死了。”

温华于小事锱铢必较,敢少他一枚铜钱,他就敢乡野泼妇一般跟你满地打滚,但在大事上反而颇为豁达,听闻消息,只是心中震惊惋惜了一下,叹息道:“死了就死了,下辈子投胎好点便是。葬在哪儿?若不是太远,我下次清明去烧香上酒,老黄是个好人呐。别人死活不管,老黄的坟,我还是要去的。”

徐凤年轻声道:“死在东海武帝城那边,没坟。”

温华纳闷道:“跑去武帝城作甚,没记错的话老黄是西蜀人啊?那一口西蜀腔,起先碰到你们的时候,差点听得老子连寻死的心都有了,这两年没老黄在耳边唠叨,反而有些寂寞了。对,是挺寂寞的。”

徐凤年望向湖心月,喃喃道:“是挺寂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