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一声公子一顿酒肉

躺在亭中的温华望向几年没见的故友,当初一起结伴游历,他一直很嫉妒徐小子的俊逸皮囊,每逢途经乡野村舍,若是让徐小子去讨要一些粮水,多半不会空手而归,要对方是些见识鄙陋的村妇,就更出手阔绰了,只是她们施舍时免不了要捏一捏徐小子的手,胆大的妇人趁着丈夫不在更会笑着去捏徐小子的脸蛋,道一声好俊俏的后生,每次见着这个场面,温华总不太得劲,他娘的风头全给这小子抢光了,不过久而久之,温华也就习以为常,开玩笑唆使着徐凤年干脆去城中闺秀当个小白脸得了,徐小子十有八九都要跳脚骂人,说老子是凉州的顶天大的世家子,丢不起这人!温华忍不住就想笑,顶天大是多大?大得过北凉王的儿子吗?这会儿再度相逢,再看徐凤年,温华似乎觉得有点陌生,约莫是换了一身不知从哪个旁门左道拐来的锦衣,太人模狗样,温华瞧着有些不真实,徐小子莫不是当真是北凉那边的三流权贵子孙?是的话,这狐朋狗友还能做得成?温华下意识挠了挠裤裆,这个做了十几年的习惯动作难登大雅之堂,不过温华本就是乡野出身,便是想改也改不过来,徐凤年当年便总拿这个嘲笑他,说以后练剑练出个大名堂了,与高手对战的万众瞩目时刻,冷不丁去挠裤裆里的鸟,像话吗?还是高手吗?会有姑娘爱慕你这般没个正形的侠士?温华很一本正经地考虑过这个难题,可至今也没想去改,好像生怕改了自己就跟那帮游历时撞见的故作风雅纨绔子弟一致无二了。

徐凤年被温华看得毛骨悚然,问道:“怎么来襄樊了?”

温华一脸惆怅道:“遇见个心仪的小娘,一路追来的。”

徐凤年笑道:“你啊你狗改不了吃屎,当初哪次不是见到个只要有胸脯有屁股的,都要心仪,你也不挑嘴,可有谁搭理过你?”

温华坐直身体,一脸坏笑,双手在胸口做了个滚圆姿势,啧啧道:“这次不一样,是真喜欢上了,人美,心更好,我觉得这辈子以后就只喜欢她了。”

徐凤年撇嘴不屑道:“扯鸟吧你,是个姑娘在你面前,你都喜欢得死去活来。”

温华靠着柱子,摇头道:“不会了。”

徐凤年见温华不似玩笑,纳闷道:“你真死心塌地了?是哪家倒霉的姑娘?报上名号,我去瞅瞅。”

温华骂道:“倒霉个屁!丑话说前头,你别想挖墙脚,否则兄弟没得做!”

徐凤年怒道:“老子摸过的娘们比你见过的还多,会瞧得上眼?!”

温华哼哼道:“你什么德行我会不知道?也就嘴皮子最厉害,坑蒙拐骗倒是熟稔,以后万一有姑娘瞎了眼看上你,我一定去拦着。”

徐凤年靠着另一根柱子,相对而坐,笑眯眯道:“那你有的忙了。”

温华没那个气力去跟徐凤年拌嘴,少说一句就少饿一分,抱着那柄木剑闭目养神。徐凤年转头遥望向瘦羊湖十景中的抱孤塔,瘦羊湖仅就湖而言并不大,但历史悠久,未修水利时每逢大雨,湖水便泛滥成灾,若是久旱则干涸见底,实在称不上美景,后来前朝两位大文人担任青州刺史,对瘦羊湖格外青睐,采用开阴窦手法凿出五井,拓建石涵,这才有了今天的瘦羊湖,相国巷便因五井中的相国井得名,春秋国战中文人误国,可此湖却是雅士治国的一个不起眼佐证,徐凤年听到温华肚子饿得咕咕叫,笑着缩回视线,问道:“要不我弄点酒肉过来?”

温华怀疑道:“上哪弄去?”

徐凤年朝青鸟做了个倒酒的手势,没多久她便从客栈端来餐盒,酒香肉香扑鼻,温华看了看青鸟,再看了看盒中酒肉,震惊道:“你小子是真发达了,连漂亮媳妇都讨上了?!”

青鸟涨红了脸,徐凤年率先撕下一块牛肉,就着烈酒下肚,笑道:“吃你的。”

温华狼吞虎咽,时不时抬头看向青鸟,忍不住轻声道:“弟媳妇,我多嘴一句,真想过安稳日子,跟徐小子在一起你可就得管着点,他这人不坏,就是心眼大,不安分。”

徐凤年丢过去一块牛肉骂道:“没你这么拆台的!”

温华慌忙接住牛肉,塞进嘴里,瞪眼道:“没你这么糟蹋好东西的!”

青鸟柔声道:“温公子,我只是个丫鬟。”

温华啊了一声,摆手道:“丫鬟?不信不信,姑娘你要是丫鬟,太没天理了。”

徐凤年笑道:“她可不就是小姐身子丫鬟命。我都替她委屈。”

温华怒道:“姓徐的,留点嘴德!什么丫鬟命!小心我跟你急!”

徐凤年翻了个白眼。

温华满嘴油水地抬头看向青鸟,尽量露出一个生平最风度的笑脸,腼腆道:“这位姑娘,就冲你喊我一声温公子,以后徐小子如果敢欺负你,我第一个拾掇他!他那三脚猫功夫,我都不用剑,就能干趴下!”

徐凤年哈哈大笑,调侃道:“温公子,来来来,喝酒!”

温华心情大好,被人喊温公子,破天荒第一回啊!浑身舒坦,他顿时只觉得世间女子除了那位心中爱慕的她,便是眼前的她第二可爱了!这般知书达理的贤淑女子是个丫鬟?鬼才相信!

这两三年中少有的酒足饭饱,温华打了个饱嗝,余下酒水都被小心翼翼倒入他的葫芦酒壶,温华丢给徐凤年一个眼色,徐凤年摇了摇头,温华使劲点头,看得青鸟莫名其妙,竟是徐凤年拗不过温华,只得尴尬地让青鸟先将餐盒端回客栈,两人一溜烟跑出凉亭,寻了个临水的草丛,间隔着脱裤子蹲下,两坨光屁股在月色下格外荒诞,两个爷们如此煞风景,在瘦羊湖拉起屎来了,不过若是知道当年风餐露宿,就不会奇怪这对活宝此刻庸俗下作的行径了,对温华这个穷疯了的无名小卒而言,世上最他娘幸福的事,不是吃喝睡,而是一个“拉”字,因为唯有吃饱了才有本钱去拉,很粗浅的道理。

蹲湖畔的温华长呼出一口气,悠哉游哉道:“保不准以前就有哪位诗人雅士在咱们这儿吟诗作对过,一想到这个,爽哉!”

徐凤年没吭声。

相信靖安王赵衡打破脑袋都想不到北凉世子会在瘦羊湖边上跟人一起撒尿拉屎。

温华见徐凤年没动静,有些无趣,突然一惊一咂道:“姓徐的,老子拉屎的地方后头就有块石碑!”

徐凤年终于忍不住骂道:“那是前朝刺史李密立下的《瘦羊湖闸记》,你个王八蛋真会挑地方!”

温华一时无言,默念道:“罪过罪过。”

徐凤年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温华,有没有想法继续跟我厮混一趟?就像当年一样,一起走走看看?你要再碰上比武招亲,我管抬你就是。”

温华笑道:“别,你当我真傻啊,你小子如今了不得了,我也不管你是谁,反正我还当你是兄弟,可兄弟归兄弟,虽说蹭吃蹭喝是天理,可你舍得银子,老子还怕就没了志气,所以啊,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有缘再会便是,嘿,我温华别的不说,练剑总要练出个一二三才行,若是跟着你享福,就怕再没心思去吃苦了,徐小子,好意心领。明天我就要出城,想去北莽边境那边瞧瞧,就当开开眼界。”

徐凤年轻声道:“边境要乱,你悠着点。”

温华咦了一声,打趣道:“要乱?你真是北凉的世家子啊?”

徐凤年笑道:“可不是?”

温华叹气道:“早前说要请你吃顿上好的酒肉,不曾想这回遇上反倒是又欠了你一顿。”

徐凤年道:“欠着吧,你小子别死就行,否则总有还上的机会。”

温华呵呵笑道:“要按老黄的说法,我这时候得说一句是这个理。”

徐凤年恍惚出神道:“是这个理。”

温华突然嚷道:“我这边草叶都他娘小得不像话,不好擦屁股,貌似你那边要宽些,赶紧丢些过来!”

徐凤年骂骂咧咧丢过去一团草叶。

两人回到亭子,温华问道:“你不回客栈?”

徐凤年摇头道:“聊聊,说说看你那位姑娘。”

两人聊到天明,温华看了眼鱼肚白天色,起身道:“得了,我要出城去,欠你的酒肉,你帮忙记着,对了,再就是帮我跟那位好姑娘道声谢,咱这辈子可没被谁喊过公子。”

徐凤年犹豫了一下,问道:“我身边有个用剑的老前辈,你要不要见一见?”

温华握紧了木剑,笑着摇头道:“不了,那终究是别人的剑,便是前辈肯教,我也学不来的。”

徐凤年调侃道:“你以前不总想着被高人收徒?”

温华正色道:“就是想想而已。记得老黄说过练剑要心诚,跟香客求神拜佛一般,心诚则灵,可我这两年闲着没事也琢磨出个不是道理的道理,剑是自己的,以我的资质,若走别人的路,一辈子都练不出个出息,我没欠人的习惯,总不能真欠你几顿酒肉欠到头发白。走了!别跟娘们一样婆妈喽。”

温华笑容盎然:“馒头白啊白,白不过姑娘胸脯。”

徐凤年笑意醉人:“荷尖翘啊翘,翘不过小娘屁股。”

杨柳烟水长堤上,木剑温华与双刀徐凤年一次击掌,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