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今天不读书

徐凤年走出几步,转身目送一人一壶一木剑走过长堤,青鸟婉约而立,吕钱塘神情肃穆,却是一肚子狐疑,终究是猜不透那穷酸青年的身份,以长堤上徐凤年只输当今天子的雄厚家底,可谓往来皆勋贵,东越剑士见识过北凉王府正月里的热闹,那帮在北凉王大树下乘凉的官员,可谓个个封疆大吏,遇上世子殿下,脸上都得殷勤陪笑,恨不得笑出几朵花来的小心架势。吕钱塘心底依稀觉得木剑男子出身卑微,只是不太敢相信罢了,或者说不愿相信,对这位北凉奴才来说,宁可徐凤年是个胸无城府败絮其中的主子,伺候起来也轻松些。一个徐大柱国就够他不敢喘气的了,徐凤年若再是个野心勃勃雄才大略的家伙,伴君如伴虎,今天惹了靖安王,明天是不是就轮到广陵王了?后天?对剑道仍有莫大追求的吕钱塘还能活着练几年剑?

与青鸟一同走回客栈,徐凤年自问自答道:“温华没肯见李淳罡,可我要是报上老剑神的名号,你说那小子是不是要悔青场子?我看悔归悔,哪怕恨不得满地打滚,也一样说走就走了,这便是我不如温华的地方,他总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当年每次碰上比武招亲,他都屁颠屁颠上去打擂台,别家侠士都是一跃而上,说不尽的潇洒,他就得老老实实从楼梯走上去,假装脸皮厚,心里其实比谁都在意那些白眼,但不管被揍下擂台多少次,一有机会还是要上去打肿脸充胖子,只为了能跟别人切磋过招,可到头来也没见他学了什么回来,何苦来哉。”

自言自语时,姜泥与老剑神刚好出门游赏瘦羊湖,徐凤年好心丢了个笑脸过去结果无人理睬。回到客栈徐凤年吃过早饭,就躲在房中对脑中所记武学典籍进行招术拣选,都是《绿水亭甲子习剑录》《杀鲸剑》之流上乘秘笈中的精髓,本来这种技术活儿有李淳罡帮衬指点是最好,徐凤年那点眼界远未可以做到指点江山,可用膝盖想都知道敢把《千剑草纲》批得一文不值的老剑神根本不屑动嘴,唉,如果白狐儿脸在身边就好了。不过在船上李淳罡教了一手玄妙弹剑,深入浅出解释了一番剑招与剑罡,已经让徐凤年受益匪浅,原本他就像空有一座宝山遍地黄金的笨蛋,挑花了眼,接下来总算是知道该做什么了。鱼幼薇抱着武媚娘敲门,青鸟开门后,她说要去观景,徐凤年没拦着,吩咐舒羞吕钱塘当随从,鱼幼薇见徐凤年没有出门的意思,脸色黯然,减了几分兴致,徐凤年看在眼中,并未改变初衷,姜泥没空读书,徐凤年就让青鸟去书箱挑了几本秘笈回来,其中有一本被专门点名索要的枪术密典《手臂经》,世人皆传是“催马枪”吴殳所著,徐凤年之所以格外上心,是李淳罡曾有偶尔提及,老剑神瞄了几眼便断言这本书是枪仙王绣年轻时的心得秘录,只是成名后嫌其粗鄙,不肯承认,便假托门下亲传弟子吴殳的名号,徐凤年翻书的时候见青鸟神色异常,问道:“你认识吴殳?”

徐凤年只是随口一问,没料到青鸟点了点头。

王绣作为与李淳罡齐名的四大宗师之一,那时枪法号称当世第一,他师弟如今是徐骁亲卫扈从,除了收吴殳做徒,最得意弟子陈芝豹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传闻最后一战便死在了小人屠枪下,只是不知为何王绣的兵器刹那枪在这位大宗师死后从未出世,而大概是陈芝豹杀师叛道的手法过于不得人心,或是常年白衫佩剑,似乎从来没人将那个小道传言当真,陈芝豹出师时才二十岁出头,便是王绣不如王仙芝那般老而弥坚,愈老迈愈仙佛,而是日薄西山锐气尽失,但若说杀死上代武道宗师之一的王绣,还是太耸人听闻了。不过陈芝豹的确不愧出自王绣门下,一如王绣枪术冷冽杀伐,上阵厮杀俱是一往无前,对敌对己都不留退路,可以徐凤年的身份,也从没有见识到陈芝豹的枪法,印象中,这个对二姐徐渭熊似有爱恋的小人屠只会白马白衫摆样子,对谁都极好说话,平时温良和善得像个救苦救难的菩萨。

徐凤年纳闷道:“你们交手过?”

青鸟摇了摇头。徐凤年见她难言之隐,也就不多问,哪怕心中好奇万分,都忍住了。自打小时候第一眼见到被娘亲牵手领到跟前的她,便只知道她叫青鸟,那以后也从不去探究,习惯成自然,都没心没肺地忘了只要是个人就会有姓有名,例如丫鬟名本是红麝的红麝,徐凤年也知道她叫宋小腴,而青鸟是真名还是个昵称,徐凤年倒真不知道,游历归来得知梧桐苑远不是一眼见底的小水潭,丫鬟们不都是简单到没半点故事的一只只花瓶儿,可面对青鸟,徐凤年自私希望她便只是青鸟,是娘亲当年领来一起与他青梅竹马的女子。

《手臂经》,寓意手中一杆枪便是第三条手臂。书上记载枪术精湛奥妙,徐凤年粗略挑选了其中三招,掐指算算,已经被徐凤年在各类秘笈武典里千辛万苦收刮出十六式,在青羊宫韬光养晦的赵姑姑说要做到先五十手天下无敌,可且不说徐凤年拣选出来的招式能否化入刀中,光看数量,也离五十手差了很远。自从船上亲眼见识过老剑神以弹指剑后,徐凤年就养成了虚空弹指的独有习气,手指轻弹《手臂经》封面,在脑海中汇总仅有的保命十六招,到襄樊城前,深如江海取之不竭的大黄庭只到二楼境界,大概一刀可破六甲,被宛如白衣观音的红教法王一眼看出个三重楼,徐凤年掂量过,一刀破九甲不是问题,别看只是增加了三甲力道,算是提升极大,最主要的是再使起春雷刀,没了起先的凝滞,右手绣冬取巧,左手春雷重力,双刀对敌,手法迥异,这是徐凤年先手五十穷极招术精妙的底气所在,加上骑牛的洪洗象那套拳法与一本大妙可言的《参同契》,徐凤年好歹没有被老剑神几剑给吓得不敢练刀,你高任你高,我自往上走。

中午在客栈楼下进餐,都是高谈阔论,唾沫四溅,姜泥听得津津有味,裹了身熏臭羊皮裘的老剑神则白眼频翻,一条腿搁在长凳上,一边大口嚼肉一边掏耳屎。文武评与胭脂评出世,本就是士林与江湖最轰动的大事件,大概是文无第一的缘故,历代文评都不太讨喜,市井间讨论最多的还是武评与胭脂评,这一代武评不负众望评出一品高手十八人,最受瞩目的十大高手,意料之中继续以武帝城城主王仙芝占据魁首,继续当他的天下第二,接下来是那被江湖人士调侃要做百年老二的新剑神邓太阿,榜上探花是依旧是张老面孔,被誉作“尽得天下士子八斗风流”的曹官子。与之而来的是一个天大消息,占据榜上第四位置的王茂竟说耻于排在曹官子之后,却羞于列在第七的北莽洪敬岩之前,那本就头回上榜的洪敬岩一时间被推上风口浪尖,与重出江湖的老一辈剑神李淳罡并列成为当下最炙热的话题,而不只视武功高下更看大道天赋的武评副评中,有了个极为有趣的说法,大抵归纳为西观音东剑冠南吕祖北真武,四人中徐凤年已经见过三位,骑牛的与吴家剑冢吴六鼎和白衣观自在的女法王,只剩下龙虎山上的小吕祖齐仙侠,不过后者其实早在城楼钓鱼台上便见过徐凤年了。

除了正副武评,胭脂评同样惹来热闹非凡,南宫仆射与陈渔占去一二,只不过与其余早早惊艳于天下的女子不同,这两位一直名声不显,更使得两位分外撩人。但徐凤年最得意的,还是二姐不仅在文评中榜上有名,更把胭脂评副评的头名桂冠收入囊中,除了这个,带他乘坐大鼋的王东厢也同时入选文评与胭脂副评,虽说不算名列前茅,可对于一个家世相对平平的少女而言,已是天下罕见的荣誉。徐凤年此时想通为何城内那对阴沉父子为何没了动静,瞥了瞥对面那位很能勾来无数白眼的老剑神,江湖尽知有这位昔年号称两袖青蛇一剑平天下的神仙坐镇身侧,襄樊城内蠢蠢欲动憋着劲想要为民除害的侠客们,借他们十个熊心豹子胆好了,谁敢出手?

姜泥听到楼内一些老剑神好不容易出山却是给北凉王府为虎作伥的说法,众口一词说老剑神老糊涂了,当真是晚节不保,以李老剑神这般作态,想必是多半争不过邓太阿世间第一剑的名头啦。她十分气愤,尤其当她看到老头儿只顾着吃肉喝酒,更是忿忿不平道:“喂,你都没听到吗?都在说你坏话呢!”

李老头儿乐呵呵道:“听到啦,老夫耳朵没聋。”

姜泥约莫是怒其不争,放下筷子伸出小手,赌气道:“神符还我!”

老剑神故作讶异啊了一声,问道:“啥?”

姜泥沉声重复了一遍,老头儿还是装傻地问啥,小泥人几番瞪眼,终于泄气,彻底不搭理这个分明可以一剑劈江两百丈却由着别人说坏话的糟老头。徐凤年没她孩子气的行径逗乐,笑出声,姜泥听着格外刺耳,怒目相向道:“你笑什么笑!今天不读书了!”

徐凤年笑眯眯道:“不笑就不笑,咱跟你讲讲道理好了,李老剑神什么样的身份,至于跟这些鼠目寸光之辈一般见识吗?你总不能让堂堂天下第八高手的老剑神去跟这些人打架吧?”

姜泥冷哼道:“才第八!”

徐凤年拿筷子作势要敲打姜泥,终归是没真动手。

李老头儿揉了揉下巴,道:“确实,才第八,哪个龟儿子做的榜,得理论理论,老夫怎么说都是做过天下第一的,如此一来,比起那个天下第十一高手才惨嘛,得理论理论。”

徐凤年惋惜道:“我家黄蛮儿竟然没上武榜副评,这也得理论理论。”

老剑神笑道:“虽然没亲眼见过那痴儿体格,可听你们府上的碎言碎语,老夫估摸着这天生金刚境的小子不需几年,怎么的都是指玄境下无敌手的怪胎。龙虎赵希抟,老夫见过几次,这邋遢老道本事不高,眼光却不差。下一届武评,徐龙象不出意外可以稳居前三甲,若是这二十年江湖再出不了王仙芝那般人物,争魁都有可能,当然,有武当洪洗象这种修天道的人物,不好说什么天下第一的,老夫当年自称无敌,其实也有心虚,毕竟没跟齐玄帧动手打过。咦?奇了怪了,徐骁生了四个子女,徐渭熊与徐龙象都是天赋异禀的角色,你小子怎就希拉平常打不出个屁了?”

徐凤年厚颜嘿嘿笑道:“天底下的好事总不能让我们一家全给占了吧,得给别人留点念想。”

这时候楼外走入一伙年轻士子,脸上忿然,大骂没德的家伙竟然拉屎拉到了《瘦羊湖闸记》碑前,徐凤年瞅见姜泥正盯着自己,问道:“像是我做的吗?”

姜泥冷笑道:“肯定就是你!”

徐凤年竖起大拇指道:“聪明!”

姜泥吃不下饭了。

徐凤年问道:“今天真不读书啦?”

姜泥板着脸。

徐凤年再问:“在姥山你可是花了一两银子出去,不心疼?不挣钱了?”

姜泥没有作声,可下午,她捧着一本书站在徐凤年房外,半天没敲门。

徐凤年没让她为难下去,走出房,笑道:“今天你不读书我不听书,出门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