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笔下游青蛇

徐凤年回到客栈,无所事事就去姜泥房中,看到一老一小两人在桌上鬼画符,搁了两口白瓷小碗,一碗盛水,一碗盛酒,两人手指各自蘸了酒水就在桌上龙飞凤舞,此时约莫是小泥人嫌弃老剑神写字越界,侵占了她的地盘,因此她鼓着腮帮瞪眼相向,老剑神只得收敛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兴致,低头一吸,将桌上酒水都吸入嘴中。姜泥看见徐凤年走入房中,袖口迅速胡乱一抹,将桌上水字都一股脑擦去,徐凤年调侃道:“跟老前辈练字?还不如偷偷跟着练剑呢,神符总不能白借出去。老前辈随便教你几手绝技,不就把我给甩出去十条大街那么远了?要是不小心学成了两袖青胆,啧啧,江湖上肯定要封你做女剑仙,多威风,什么王仙芝啊邓太阿啊,见面都要跟你客套热乎。到时候你千万记得去跟高手们说上一句,我姜剑仙当年给徐凤年那草包当过丫鬟,嘿,想想就牛气。”

姜泥怒气冲冲道:“练字要你管?!谁给你做丫鬟!谁要练剑给你涨脸面?!”

徐凤年一屁股坐下,促狭问道:“怕吃不住练剑的苦头?”

姜泥要去抓水碗去砸,结果被早有预料的世子殿下拿绣冬刀按住小手和瓷碗,笑道:“别动手,今天没工夫跟你闹腾,我是来找老前辈取经的,你要爱听就坐一边凉快着,不爱听就麻烦你走上两步。”

姜泥咬牙道:“这是我房间!”

徐凤年不搭理这只被到踩尾巴的小野猫,将从海量秘笈中攫取出来的十几招式简明扼要说与老剑神听,起先李淳罡似乎很不耐烦,掏了掏耳屎,轻轻弹掉,徐凤年说到后来,老头儿虽说还翘着二郎腿,但已经不去扣耳屎恶心人,端起只剩下半碗酒的瓷碗,一边喝一边听,没点头没摇头,古井不波。徐凤年说完见老剑神一副昏昏欲睡的神情,不甘心地再详细拆解了一遍,将十几式根源的书籍名称都提了一遍,再将自认为十几招应当如何连绵融汇也说了一下,结果老剑神只是眯眼喝酒,徐凤年有些气馁,伸手去拿起姜泥做练字用的小碗,将白水一饮而尽,看得小泥人十分懊恼早前没有投半斤砒霜下去。

说到口干舌燥的徐凤年喝了半碗水,直愣愣望向半天没动静的老剑神。

反正什么都没听懂的姜泥幸灾乐祸道:“三脚猫呀三脚猫。不配啊不配。”

这个不配,自然是来自当初襄樊城外白衣观音那句不配双修,这些时日姜泥总拿这个去嘲讽世子殿下,很是解气。老剑神始终在神游万里,总算是收回视线,瞥了一眼徐凤年,终于开口说道:“初听你唠叨,老夫觉得呱噪,你这种投机取巧的行径是武道末流,刚想骂你几句,没来由想起一个故人一桩故事,王仙芝年岁与老夫和齐玄帧其实差不多,但论成名,却晚了很多年,他当年也是与你一般拾人牙慧,走他山之石攻玉的下乘路数,老夫和当时一些高手每次出手对敌,总能看到这厮远远观战的身影,与老夫当时久久止步于天象神仙两境之间不同,这老小子却能够愈战愈勇,现在回想起来,世人都说王仙芝悟性无双,因为观战一次便可对天下武学过目不忘,所以才有后来徒手折断天下剑的绝世修为,并不准确,王仙芝如同一名丹鼎大家炼气士,抓起身边一些丹石,却不止于丹石本身,都被他丢入丹炉,融汇一炉,老夫两袖青蛇,到了他手中便成了一袖青龙,所以世间高手与王仙芝对敌,都将其视作一块砥砺自身修为的最佳磨石,这是好事,奈何磨砺以后,本事有所提升,却总是追不上王仙芝这鸟人的脚步,才有了无数高手不约而同‘既生芝何生我’的娘们牢骚。徐小子,你要做王仙芝第二?”

徐凤年讶然无语。

老剑神嗤笑鄙夷道:“既然真心想要习武,连把王仙芝赶下天下第二宝座的那点志气都没有,你小子还练个屁的刀。”

徐凤年无奈道:“王仙芝自称第二,谁不当他是武道第一人。”

老剑神摇头淡笑道:“第一?老夫可不这么认为,王仙芝说自己第二,只有一半是傲气,还有一半就是这家伙的自知之明了,世上总是会窜出一两个不可以常理论的怪胎,至于这些怪胎是出自佛门是道教,或者是江海山林,就只有天晓得以及在武帝城上挑战天下的王仙芝自己晓得了。当时齐玄帧死后,老夫本以为王仙芝总算要扬眉吐气了,不曾想至今还是天下第二,想必齐玄帧死后出现了王仙芝都忌惮的陆地神仙,否则以王仙芝的脾气,不至于这般做作。老夫觉得这一届武评正评垃圾得很,副评倒是做得不俗气,榜上四人,都有希望在王仙芝老死之前给江湖一个惊喜。尤其是刚刚在武当山上打了一架,差点把真武大帝都给拆掉的武当新掌教与龙虎齐仙侠,后者有老夫当年的风范,你嘴里的骑牛的,则像平时一声不吭但一放屁就全天下都得捏鼻子去闻的齐玄帧。至于你小子嘛,倒是挺像王仙芝,可惜王仙芝不管如何大器晚成,在你这个年纪也能随便一抬手杀死几十号徐凤年了。”

姜泥在一旁呵呵笑道:“真厉害,跟王仙芝相像呢。岂不是到了王仙芝这个岁数,可以排到天下第两百高手了?”

徐凤年被小泥人这个说法逗得捧腹大笑,转头说道:“借你吉言,本世子一定长命百岁,怎么都得活到王仙芝那个岁数。”

姜泥懊恼不语。

徐凤年哈哈笑道:“以后本世子闯荡江湖碰上不顺眼的高手,第一句话就问他是不是天下第两百高的高手!”

老剑神挥手道:“去去,老夫还要陪姜丫头练字。”

徐凤年就这样被赶出了房间,关门的时候不忘朝姜泥伸出两手,一手竖一根手指,寓意活到一百岁,一手两根手指,意思则是天下第两百高手,看得姜泥火冒三丈,关门后,赌气道:“不练字了!”

遭了无妄之灾的老剑神愕然道:“为啥不练字?”

姜泥气鼓鼓道:“没心情。”

老头儿一脸鬼祟,轻声怂恿道:“姜丫头,试试看想着这桌面便是徐小子那张笑脸。”

姜泥犹豫了一下,眼睛一亮,小跑去火急火燎再倒了一碗水,接下来练字简直就是字字铁画银钩,字字入木三分。

老剑神此时有些明白为何徐小子那么喜欢逗弄眼前丫头了。

李淳罡捧碗喝了一大口酒,更坚定了心中要与徐小子去做的一笔交易买卖。

再看姜泥练字,轻声呢喃,善意提醒道:“剑与字同,最重一气呵成。小泥人,来来来,老夫写字你来念。”

姜泥哦了一声,看着老头儿手指,默念道:“朝游东海暮西山,袖中青蛇胆气粗。一遇不平便放杯,拔剑当空气云错。连喝三回急急去,只见空里人头落。世人道我在登阶,早过巍巍十八楼……”

老剑神洒脱写字时,瞥见姜泥不仅在读,而且这丫头情并不自知手指跟着在桌上书写,与他桌上所写诗句不仅形似更神似。

我不去练剑,剑意自然足。双袖虽无剑,青蛇胆气粗。

老剑神以断臂姿态入世以后,第一次喝酒不多却酣醉。

房间内剑意森然,分不清出自谁手。

……

鱼幼薇慵懒趴在桌上,白猫蹲在她眼前,蜷缩起来,像一团雪。

鱼幼薇伸出一根手指,武媚娘伸出两爪抱住,憨态可爱。

早已不是凉州头号花魁的女子笑道:“还是我的媚娘好,除了吃就是睡,无忧无虑,想见你时你都在身边,不想见你就不见你,也不怕你记仇。”

她更不是那个曾被唤作鱼玄机的少女了,脸颊贴在微凉桌面上,伸手去摸着宠物的毛茸茸脑袋,自言自语道:“你想不想离了我独自生活?”

既然武媚娘注定无法开口说话,她便自问自答道:“即便一开始会想,可习惯了就不去想了吧?明知这样不好不对,但偏偏走不掉逃不掉,是不是?”

“你呀,就是个花瓶儿,还是不算好看的那种,能活着,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你比不过院里的丫鬟们,比不过那些独自行走江湖的女侠们,比不过一个敢拿匕首去恨的孩子,谁都比不过。你连爹娘都忘了,连名字都忘了,你能比得过谁?这样的你,值得谁去多说几句话?”

“你总会老去的。”

……

外头,世子殿下靠着房门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