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头颅

听闻徐凤年羞辱在青州只在一人之下的靖安王妃,两名女婢与王府侍卫都勃然大怒,裴南苇虽说与靖安王相处方式古怪,可在外人眼中的的确确是相敬如宾,是帝王侯门里罕见的恩爱夫妻,府中下人听了众多有关北凉世子的说法,可大多都是些不上台面的荒诞举止与纨绔行径,感到滑稽可笑多过忌惮畏惧,再者靖安王在这青州襄樊,可不是地头蛇,而是一条名正言顺的黄袍地头龙。当下侍卫便抽刀示威,一名性子泼辣的女婢护主与邀功心切,更是怒斥出声,直呼徐凤年名字。

殊不料徐凤年只是低头望着那寥寥数字的密信,眼角瞥了一下裴王妃手上的满意念珠,这正主没动静,不代表身后几名北凉鹰犬扈从是瞎子聋子,东越吕钱塘满脸狞笑,驱马上前,巨剑劈头砍下,不等虚张声势的靖安侍卫反应过来,一剑便将那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婢斜劈掉头颅,那脑袋坠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鲜血与尘土混杂一起。

尤其是那女婢俏丽脸庞上犹自保持着鲜活的震惊神情,在旁人眼中,触目惊心,不仅靖安王府护卫愣了一愣,便是裴南苇都给吓了一跳,手上价值连城的念珠烫手一般,掉在地上,再不敢去捡起来,吕钱塘当着靖安王妃的面杀人后,趁势前冲,杨青风与舒羞不甘落后,一瞬间就将裴南苇除外的所有人给一通砍瓜切菜,其中一名侍卫更是被吕钱塘连人带剑劈成了两瓣。

裴南苇转过头,喉咙一动,蹲在地上便干呕起来,徐凤年看到几名靖安王府侍卫如此不堪一击,皱眉问道:“这几个护卫怎么这般不济事?靖安王赵衡生怕你死不掉?”

裴南苇却只顾着呕吐,实在无法想象高高在上的王妃也会有这一幕不雅画面,真不知道世子赵珣若是看见,还会那么身陷不可自拔吗?徐凤年按刀下马,走到裴南苇身边,蹲下去温柔拍着靖安王妃的后背,轻声问道:“可知道赵衡的后续安排?”

身体颤抖的裴南苇背对着徐凤年,拿袖口抹了抹嘴,冷笑道:“便是知道,为何要说与你听?靖安王赵衡如何待我,那是家事,徐凤年,你算是什么东西?!别以为三言两语就能让我对你言听计从,赵衡再冷血,总好过你这等混帐!”

徐凤年轻抚着裴王妃曼妙不可言的后背弧线,看似在占便宜,但面无表情,更心如止水,语气倒是柔和,带着笑意说道:“你难道不想活着回去做靖安王妃吗?裴南苇,你要知道,我真要死,也肯定要拉上你陪葬,否则岂不是便宜了那对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父子?不妨告诉你,这趟万一真被赵衡算计成功了,世子赵珣就能世袭罔替,即便你能从我刀下苟活,回去还不是更要提心吊胆?裴王妃,你真愿意被赵珣这种男人玩弄于鼓掌间?”

裴王妃缓缓站起身,踉跄了一下,徐凤年想要去搀扶,结果被她憎恶地狠狠甩开手,徐凤年也不生气,只是弯腰捡起那串遗落的太子手珠,以他的泼皮无赖性格,连那一方被姜泥丢入湖底的红泥火砚都能重新捡回来,那么重新拿回一串满意就在情理之中了。

徐凤年抬头望向绿意繁茂的芦苇荡,开始在心中盘算,靖安王赵衡这头老狐狸那边暂时已知的有第十一王明寅,四具符将红甲人不管是否属于赵衡实力范畴,肯定是敌非友,唯一区别在于是否会与王明寅配合出击,不出意外,赵衡马上就会动用藩王虎符,调动八百以上的铁骑兵甲从襄樊东郊大营直奔芦苇荡而来,好在两虎相斗得出结果以前,这支兵马不至于插手,毕竟多达八百人,靖安王赵衡不敢保证会不会有眼线,现在已是螳螂捕蝉的大好局面,如果再被人暗中弹弓在下,就真得不偿失了,相信以赵衡的心性,自信能够在芦苇荡中剿杀自己。

徐凤年神情有些凝重,且不去说魏叔阳在内的四位扈从,身后还有大戟宁峨眉率领的一百北凉骁骑,更有老剑神李淳罡坐镇,双方明面上的棋子博弈角力,按常理推测,天下第八的李淳罡对阵第十一的王明寅,魏叔阳等人与宁峨眉一百轻骑对阵四具符将红甲,怎么计算都是赢面居多,当然,赵衡肯定还有后手,可自己身边还有青鸟与一批隐蔽于暗处的北凉死士,赵衡何来的信心要在此地送我到黄泉?

不知何时,裴王妃脱下了鞋子提在手中,白袜踩在地面上,痴痴望着绿苇掩映的那条泥土小径,每逢冷秋季节,她都会驱散了侍卫,如此不符身份地走入这泥路,路上会有密匝匝的褐色的小尖锥,那是倒入路面碾入泥土的芦苇尖头儿,脱了鞋走在路上,刺痛脚心,她全身肌肤胜雪,每一次一个来回,脚底板都会鲜血淋漓,可裴南苇偏偏喜欢这种自残肌肤的行径,她更喜欢独自躺在小舟中,任由漫天秋芦飞雪铺盖在身上。

要不要干脆一刀捅死这娘们算了?

徐凤年目露杀机,管你是谁,靖安王妃又如何?便是宫里头的娘娘挡在路上,该杀人时,徐凤年也会毫不犹豫一刀将其毙命,这世道命有贵贱之分,可天底下有谁的命,比自个儿的命值钱?正当徐凤年寻思着给裴南苇一个痛快顺便给赵衡一个大不痛快的时候,小径上走来了一男一女,都很年轻,在这种时刻显得额外意气风发,年轻男子肩扛着一根竹竿,身后十步距离跟着一个负剑的清秀女子,双眼紧闭,冷冷清清的气态。

率先出现的竟然不是第十一?

这名手无佩剑的年轻人不看徐凤年,笑眯眯望向马车,朗声道:“李老剑神,吴家小辈吴六鼎,今日携素王剑而来,只求一战!”

话音刚落,剑冠两侧芦苇荡无风而狂舞,衬托得这名未来剑道扛鼎人神仙出尘。

无形剑气瞬间弥漫天地间。

裴南苇身形不稳,徐凤年一手抽出绣冬扶住她,另一只手抬起,将俯冲而下的一只神俊非凡的青白矛隼架在臂上,转身对魏叔阳等人说道:“你们随矛隼入芦苇荡,拖住符将红甲。”

徐凤年轻骑振臂,矛隼再度冲入云霄,看到徐凤年投过来的眼神,九斗米老道魏叔阳悄悄点头,率先掠入芦苇荡。天下道门除去内外丹两大派,更有许多各有神通的支系,其中以驱鬼请神的符箓派方士为首,还有精通奇门遁甲的布阵术士,此阵非军旅布阵,而是以人力借助天时地利,堪称化腐朽为神奇,顶尖术士更传言可以撒豆成兵。皇宫大内钦天监里的道士则大多擅长观象望气探究地脉,被誉作是在经纬上做学问的相士。

魏叔阳武道修为不算出众,否则当初听潮亭外也不至于被白发老魁一刀击落,但老道儿却是一名精于布阵的术士,那符将红甲再刚猛无敌,终归还是隶属于道门神兵一类,魏叔阳的三十六天罡桃木剑阵便有奇效,何况徐凤年这些日子耗费心神去钻研水甲上的符箓云纹,颇有心得,那些蕴含道门斩魔威能的桃木剑自然能够有的放矢,再者,道教先贤祖师爷更明言芦苇制成的苇索可作辟邪灵器,九斗米道中自古便有悬苇索以御凶鬼的法术,而且别忘了舒羞本就是南疆巫宗出身,杨青风当日雨中小道一战后,更被世子殿下要求早做准备。

赵衡你既然能请来剑冠吴六鼎来打头阵,本世子便用占了先天优势的魏爷爷四人去破解五行缺水的符将红甲。

徐凤年拿绣冬拍了拍裴王妃纤腰,轻声道:“王妃,不想死的话,便随我后撤。”

裴南苇默不作声,不忍心去看地上的残肢断臂,跟着徐凤年远离那对悍然叫阵的男女,她自然知晓这心狠手辣的浪荡子身边有一位名动天下的老剑神护驾,既然来者胆敢以剑比剑,今日有资格出现在芦苇荡中,想必如何都不会是无名小卒,当她看到徐凤年后撤时,始终是面对着那对男女,不肯将后背交出,心中泛起冷笑,这家伙真是人屠徐骁的儿子?这般胆小怕事!此时徐凤年缓行后退,恰好与裴王妃面面相识,看见她一脸讥笑厌恶表情,猜出她不加掩饰的浅显心思,笑道:“怎么,觉得我怕死?王妃,你若真的视死如归,又如何愿意跟着我?你大可以留在原处嘛,任由剑气将你大卸八块,嘿,这死相实在是丑了些,有些配不上王妃的高贵身份。”

马车上传来一阵惫懒嗓音,“徐小子,老夫今日可要再度借剑才行。”

徐凤年没好气喊道:“借吧借吧,本世子恨不得借你一百剑一千剑。”

裴南苇一脸错愕,这混帐好歹也是北凉世子,实在是太没有英雄气概了,连做个镇定样子假装大将风度都不会吗?

徐凤年顾不上裴王妃这娘们,遥望了一眼吴六鼎身后的负剑女子,素王剑?乖乖,那可是天下名剑排在第二的绝世神兵,据姑姑赵玉台说素王乃是这代剑冢家主的称号与佩剑名字,怎的跑到那娘们手中了?吴六鼎胜了吴家剑主?不太应该,要知道隐居在听潮亭顶楼的师父李义山曾是上代文武评与将相评的评点者之一,也说起一些秘闻,文武评有个不成文规矩,对龙虎山两禅寺以及吴家剑冢等几个地方的世外高人一律不考虑入榜,一半是出于敬意,一半是出于顾虑,这些分不清是老神仙还是老怪物的家伙,脾气难测,像当年那道法剑术皆是当之无愧世间第一的齐玄帧,一剑伏尽天下魔,便明言不可评他上榜,谁敢拂逆?

可吴六鼎既然以剑冠身份出了吴家剑冢,若是赢了素王才出山,应该可以排入十大高手才对,难不成胜了素王的不是吴六鼎,而是那名女子剑侍?!

徐凤年望向那女子。

不料她仿佛有所感应,立即睁眼望来。

徐凤年心神一震,仍然笑了笑。

那女子却重新闭上眼睛,似乎看清了徐凤年本事斤两,不屑一顾。

徐凤年不以为意,对拿了一柄好剑的青鸟抛了个眼神,示意借剑给老剑神。

青鸟手中这柄剑虽说也可吹毛断发,但比起吕钱塘手中赤霞都要略逊一筹,更别提紫檀剑匣中的大凉龙雀,原本徐凤年还有些担忧,但当青鸟将剑抛入空中,李老头儿身形冲出车厢,大笑着握住剑把,朝吴六鼎当空飞去,徐凤年立即静下心来,老剑神位列天下第八,第八这个排名真的很低吗?天底下提剑的剑士号称百万众,巍巍然立于百万人之上的,不就只有这羊皮裘老头儿与那邓太阿两人?!谁又敢说李淳罡真正重返巅峰后,会止步于第八?

老剑神才凌空如蛟龙而去。

一名庄稼汉子便从芦苇荡中穿梭而出,不起眼而来,说道:“世子,借头颅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