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上柱国老供奉

褚禄山并未直接进入襄樊城,而是登船去了春神湖,深夜时分,原本在睡在房中鼾声如雷的褚禄山缓缓醒来,房外一名随行出北凉的嫡系心腹轻声说道:“将军,到了。他们请求上船!”

性子桀骜的褚禄山破天荒没有拿捏架子,沉声道:“你去回话,就说我去他们那边。”

褚禄山起身时一张坚实大床吱吱作响,来到窗口看到小心靠近的一艘青州大船,并无任何旗帜,若不是得到世子殿下遇刺的消息,不得不快马加鞭赶去,他本该白天就要跟外边这艘船接头秘晤。

这船上的家伙是一条在青州首屈一指的地头蛇,青党能够在朝野上下势大欺人,靠得就是墙头草望风而动与门阀联姻盘根交错两大法宝,马上要见的那位,是青党里头的一尊官场不倒翁,寥寥数位老供奉之一,褚禄山既然能八叉手作美韵,自然是心细如发,只不过春秋国战只见他如何做事丧尽天良,给掩盖过去了。

理了理衣裳,褚禄山走出房间,因为他体型过于罕见,连接两船的船板叠层加宽,比寻常多放了三块,想来是生怕船板不堪重负,致使这名凶名赫赫的北凉千牛武将军坠水。褚禄山大踏步前行,船板即便叠了两层,仍被他的恐怖体重给压弯,看得对面一名风度翩翩的中年儒士手心冒汗,等这位北凉王义子登船,立即躬身,作揖到底,毕恭毕敬道:“陆东疆恭迎褚将军。”

“陆擘窠与本将品秩相同,不合礼数啊。”褚禄山笑眯眯说道,嘴上客套,却没有去扶起仍未直腰的陆东疆。

若是这等景象被青州官员看见肯定惊起不小的波澜,陆东疆是青州太溪郡郡守,父亲是上一任青州刺史,最主要陆家仍健在的老祖宗是王朝内十四位柱国与上柱国之一,与其余两位老供奉并称青党的分执牛耳者。这陆东疆家学深厚,尤其写得一手绝好大楷,以疏瘦劲练见长,却不失媚趣,故而有陆擘窠的名号。早年殿试,连先皇看到陆东疆的字后都赞不绝口。

而陆东疆爷爷陆费墀身为两朝重臣,辗转兵户吏三部,曾与老首辅一同组阁,资历人望都是离阳王朝中第一流的,即便前些年身体缘故告老还家,仍是圣眷恩重,保留了上柱国的头衔,去年这位上柱国偶染风寒,当今天子更是亲自派遣钦差前来青州问候,可以说在青州,陆东疆自身才学也好,所凭家世也罢,兴许只有靖安王赵衡才配得上他如此谨慎对待。

船上并无半个闲人,除了陆东疆便只有一些祖孙数代侍奉陆家的精锐死士。

对此安排,褚禄山轻轻点了点头,陆东疆在前面领路,直上三楼,开门后并不与褚禄山一同进入,褚禄山的体型过于臃肿,踏过门槛时略微伸展,宽博袖口便被扯住,陆东疆赶紧帮忙才解去束缚,房内传来一声轻微娇笑,陆东疆听在耳中如遭雷击,小心翼翼抬头瞥了一眼褚禄山,见这胖子并无异样,才忍下出声斥责的冲动,懊恼这个调皮女儿,怎的如此误事!平日子仗着老祖宗宠溺作风顽皮也就罢了,今天这等攸关家族生死兴衰的紧要时候,还敢这般不懂收敛,看回家以后如何收拾她!

褚禄山进了四角摆有香炉的屋子,嗅了嗅,心旷神怡,这胖子轻轻看去,笑了笑,不愧是一等一的青州大族,东西两炉分别是东越梅子青香炉和西楚粉红露胎五足炉,南北则是西蜀褐釉莲花茎香熏与龙泉斗彩瓷炉,光是这四尊原本该是皇宫内廷贡品的小炉子,就得好些银子了。

旁若无人瞄了几眼香炉,褚禄山这才看向正前坐在一张榻上的老人,须眉雪白,两道长眉垂下,带着和煦笑意,更显面善慈祥,气态出尘,大概这算是食养颜居养气的极致了,老人身边只有一名年轻曼妙的灵秀女子轻柔捶背,正是她刚才被褚禄山跨门时的窘态给逗笑出声,老人看到站在房中不行后辈礼更不作下官姿态的褚禄山,不以为意,只是笑着拍了拍身边女子的手背,说道:“燕儿,去给褚将军搬张椅子。”

房中专门有一张为褚禄山量身打造的宽大黄梨木椅,小小一张不得不临时让工匠赶紧制造出来的华贵椅子,就可看出陆家对褚禄山的重视了,而事实上怕有心人因一张椅子抓到蛛丝马迹,那名木匠至今仍被陆家软禁起来,没被直接杀掉灭口,已算是幸运。

趁曾孙女搬椅子的时候,仍是朝廷四大上柱国之一的老人微笑道:“褚将军,不要跟燕儿一般见识,在家里被宠惯了,不懂礼数。”

“老祖宗!”那女子娇嗔以示不满,不过搬了椅子总算没忘对褚禄山施了小小一个万福,并未如寻常女子那般露出见到一头肥猪的厌恶或者是听闻禄球儿名声的畏惧。

青党硕果仅存的几大老供奉之一看在眼中,微微一笑。

这女子便是前些日子在黄龙大船上给世子殿下煮茶的鹅蛋脸美人,徐凤年让青州水师丢尽颜面后,接下几天时间就数她最不怕同船闺蜜的闲言碎语,甚至被北凉世子不知摸过几次柔嫩小手了。这几天青州看似风平浪静,水面下却是青州门阀不知收到了几封从京城寄回的密信,青党其余几位声望与陆费墀相近的老供奉都还在京师朝廷,寄回的家信内容如出一辙,概括起来就是一个字:等。

褚禄山两颊肥肉微微抖动地笑眯眯道:“没事没事,陆小姐可是给殿下煮茶过的,便是上来打褚禄山几耳光都无妨。”

才坐在老祖宗身边的年轻女子一脸天真问道:“真的啊?”

陆费墀无形中加重了语气,道:“燕儿,不得放肆。”

年轻女子立即低眉顺眼起来,小心给老祖宗揉捏肩膀。陆费墀似乎仍不满意,平淡道:“不是一个时辰前就嚷着饿了吗,去跟你爹讨要些宵夜。”

陆丞燕哦了一声,悄悄吐了吐舌头,有些不甘心地下榻离开房间。关上门后,她便看到父亲板着一张臭脸,走近后挽着陆东疆手臂撒娇道:“好爹爹,生谁的气呢,燕儿替你骂他几句。”

陆东疆无奈说道你啊你啊,终究是舍不得把话说重了教训这名爱女,一来子女中数她最伶俐聪慧,二来家里老祖宗精通相面,对这个曾孙女极其溺爱,家族中这三代子孙近百人,连陆东疆自己都不曾有资格被老祖宗亲自传授学问,燕儿却自小便跟在老祖宗身边识字读书。

陆东疆走到船头,迎风而立,当真是玉树临风,当初不知有多少青州女子爱慕,最终陆东疆却只是在老祖宗安排下娶了青州普通大户人家的女子,故而陆丞燕的生母只算是贤良淑德持家有道,称不上有大见识,这些年一直被同辈好友取笑,而陆东疆也颇喜携妓游赏,与襄樊城中那位声色双甲的李白狮也算有些情谊,少不得一些士林常有的诗词相和。

陆东疆的次女更是被老祖宗亲点嫁去了北凉,偏偏这名世家子女婿与异姓王并无较深牵连,家族在北凉也只是二流垫底,远远配不上陆家,实在是怪不得次女每次回娘家都说些怨言,这次韦玮擅自调用黄龙战船挑衅,陆东疆第一时间便得知消息,立即就要拉住想去凑热闹的女儿,可多年都不问世事的老祖宗竟一反常态,驳了他的做法,至于今日在春神湖上私下会晤褚禄山,更不像是临时起意,而这一切,陆东疆无疑都被蒙在鼓中,甚至不如身边女儿知晓得更多,这让仕途顺风顺水的陆擘窠陆太守有些泄气,难道自己在老祖宗眼中如此不堪大用?

陆丞燕蹦蹦跳跳去逗弄船头一位幼时被老祖宗领回来的年轻人,这名十岁便可击杀数位陆家豢养武者的死士,跟着陆家姓,名斗,最出奇处在于这人是个浩瀚青史上都罕有的重瞳子,即一目蕴藏两眸,陆东疆对这年轻人没有任何好感,甚至有些不敢与其对视,若非陆斗是老祖宗格外器重的家奴,加上燕儿小时候被他从野熊爪下救过,陆东疆实在不愿接近。不知为何,燕儿倒是从小与这天生异象的同龄人十分亲近,而他也只对燕儿露出笑脸。

陆丞燕拍了拍一身重甲的陆家心腹死士,嬉笑问道:“陆斗,你打得过那禄球儿吗?就是那胖子。”

年轻人毫不犹豫点了点头。

陆东疆慌张低声道:“燕儿,不要胡说八道。”

年轻人眼中露出一抹与身份不符的鄙弃,只不过隐藏极深,一闪而逝,但是转头面朝陆丞燕的坚毅脸庞仍是真诚和善。

半个时辰后,禄球儿走出房间,陆东疆陆丞燕父女自然要亲自送行,禄球儿有意无意瞥了一眼立于船头的死士陆斗,嘴角笑意古怪。陆东疆等大船远去,这才拉着陆丞燕返回老祖宗所在的房中,看到老祖宗流露出几丝难以掩饰的疲态,陆丞燕赶忙儿上前揉肩敲背,一头白发如雪的上柱国陆费墀斜眼看了一下族内算是最成才的孙子,伸手示意忐忑不安的陆东疆挑张椅子坐下,等后者一丝不苟正襟危坐,悄不可闻地喃喃感慨道:“青州儿郎素来才智不缺,就是去不掉这股子匠气。顾剑棠本事何曾小了去,无非是与徐骁一比,就多了这分要命的古板匠气。”

再望向曾孙女陆丞燕,陆费墀才会心一笑,脸上疲态消散几分,再度面朝孙子陆东疆,语重心长道:“温太乙洪灵枢几个老家伙想必这次都在观望,与子孙们的密信无非是等等等,等朝廷那边徐骁再受挫折,等靖安王教训了那行事跋扈的北凉世子,这才肯表态,殊不知天底下哪有这等安稳好事,他们啊,到底是不肯放下当年被徐骁吃足苦头的那点小疙瘩,都忘了活到我们这岁数,说到底不过是只剩下为子孙谋福运一事可做。”

见陆东疆只是附和点头,陆费墀叹息一声,摆摆手道:“先下去吧,让燕儿陪我说说话。”

陆东疆仍是礼数滴水不漏地离开房间。

这位收回视线,上柱国缓缓闭上眼睛,摇头道:“你说实话,喜欢那重瞳儿吗?”

陆丞燕笑道:“挺喜欢。不喜欢他,小斗儿怎么肯卖命呢。”

老人眯眼笑道:“这就对了,可惜你爹却不知这情分二字的重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