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我在山上,你到江南

两禅寺的经阁库藏经典无数,由连绵十六楼组成,仍是有许多孤本典籍放不下,这里虽不是禁地,只不过没烧香的地方,香客在这佛门圣地也不敢擅自行走,就显得这一块人迹寥寥,只有一些寺中僧人来去匆匆,要么借书要么还书。因此今日一行三人显得格外扎眼醒目,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拎着一名身披特殊讲僧袈裟的小和尚耳朵,少妇不停叨叨叨,可怜小和尚被拧着耳朵训斥,见着了寺中和尚,仍要去行礼客套寒暄,那些个和尚中不乏有慧字辈的得道高僧,都是花甲古稀的岁数了,见到这时常给他们授课说法的年轻小和尚,也都会十分恭谨地合掌行礼,只不过老僧们见到这幅场景,都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都没看见,至于那些寺里小辈的和尚,胆子稍小些的,就红着脸对少妇与和尚身后的一位姑娘咧嘴笑笑,胆子略大的,就停下脚步跟上几步,喊上一声师娘,更多是跟那同龄人的姑娘套近乎,可惜小姑娘爱理不理,嫌烦了,就瞪眼恼火道:“去去去,大白天的聚这么多颗光头点灯给谁看呐?”

小和尚们笑着一哄而散,不忘回头偷看几眼姑娘。

一直使劲拧小和尚耳朵的少妇气呼呼道:“南北,你倒是讲义气!要不是老娘让咱闺女出马,你得多久才把你师父供出来?说,你师父躲在经阁做什么,这回又收到哪个山下狐狸精的情书了?!”

不得不垫着脚尖走路的小和尚苦着脸说道:“师娘,真没有啊,师父真是在钻研佛经呢,这几年哪次大方丈交给我那些信,我不都赶紧主动交给师娘啦。”

少妇笑道:“放屁,哪次不是先被东西截下来,你们两个屁大的孩子在那里偷看?有啥好看的,不就是拐弯抹角的表达仰慕啊爱慕啊相思啊,这些娘们,也不知道害羞,跟一个和尚谈情说爱!”

这三位,当然就是东西姑娘,小和尚笨南北,和两禅寺十分出名的母老虎师娘了。

东西终于出来打抱不平,“娘,你还嫁给一个和尚了呢。”

少妇对待自己闺女十分和颜悦色,加重了拧耳朵的力道,转头却是柔声道:“闺女啊,这哪能一样,娘这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哩,你爹祸害娘一个女子,就够了。”

笨南北赶紧表忠心说道:“师娘大善,功德无量!”

少妇听了马屁后非但没有松手,反而再一拧,哼哼笑道:“好你个南北,越来越跟你师父一样油头滑脑了,下山两趟就知道见风转舵的道理啦?这还了得!闺女,以后小心点。”

小和尚欲哭无泪。

完了,估计接下来半个月都得顿顿半碗米饭了。

唉,算了,就当省下的铜板给东西下山买好看衣衫吧。

到了一栋经楼前,少妇终于放过小和尚,一声怒喊,不输给佛门狮子吼,“李当心!”

小和尚怯生生道:“师娘,师父说过僧不言名道不言寿。”

少妇没理睬,东西没好气道:“闭嘴。”

少妇才喊完,嗖一下,一名白衣僧人就以屁滚尿流的姿态窜出那栋巍峨阁楼,来到少妇面前,笑呵呵道:“媳妇,走累了没,给敲敲腿?”

若是外人在场,定要认为以这女子一路行来表现出的蛮横,肯定要好生拾掇一番白衣僧人才会罢休,但真见着了自己男人,她却是轻柔说道:“不累呢,只是好几天没见着你,有点想你啦。”

本名原来是李当心的白衣僧人笑容醉人,也不说话。

既然有她,天下无禅。

东西姑娘老气横秋地摇头晃脑走开,小和尚笨南北跟在她身后,轻声问道:“下棋去?”

正寻思着去哪位方丈那里讨瓜果解馋的东西姑娘皱眉道:“你不是要给几位释字辈的老和尚讲那啥顿渐品吗?”

小和尚看着天热,东西鬓角的发丝都紧紧贴在脸颊上了,有些心疼,说道:“还有一个时辰呢,要不找个地方乘凉去?”

东西却只是心不在焉说道:“徐凤年怎么还没有来咱们家的寺里玩啊?”

小和尚灿烂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牙齿,毛遂自荐道:“要不我跟师父说一声,让我下山去找找徐凤年?给他带个路?”

东西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了这个笨南北,唉,前些年笨南北还比自己矮上半个脑袋呢,怎么一下子就长高了这么多?走到一栋经阁檐下的阴凉外廊,坐在栏杆上,托着腮帮说道:“笨南北,你这么笨,以后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啊?”

笨南北虽然一直被这一家三口骂笨,事实上怎么看都是他在照顾这三个懒散家伙嘛,可他却只是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脸上神情比寺中八九十岁释字辈老和尚问他佛经歧义时还要严肃,似乎终于想通了,笑道:“没事啊,只要你开心就好,你看师父和师娘,多恩爱,以后你肯定也要这样。东西,你放心好了,出家人不打诳语,我说话算话的,以后肯定要送你一盒最好最贵胭脂的啊。舍利子呢,大概买得起啦。”

东西姑娘转头啪一下拍在小和尚光头上,“你还真要成佛烧出舍利子啊,笨不笨!”

笨南北傻傻一笑。

是挺笨的。

……

出了青州以后,马不停蹄直奔江南道,世子殿下总算没有再惹是生非,也没有以死明志的官场忠臣跳出来触霉头,更没有用性命赚名声的江湖好汉拦路,主要是徐凤年除了路经各地索要了一些地理志外,顾不上游山玩水,整个豫州不起波澜地一穿而过。

这些时日中,较少住在大城里的闹市通衢,要么是荒郊野岭宿营,要么就是一些北凉军旧部的城外私宅,众人每晚都要见到青罡冲斗牛,世子殿下离去时往往是衣衫整洁,回来时就满身尘土衣不蔽体,在队伍中地位显得不尴不尬的靖安王妃在被世子殿下得知精通丹青后,就让她跟着魏叔阳鱼幼薇一同绘制符将红甲的图纹,作为补偿,就不需要她去做些仆役女婢做的卑微杂活,如今裴王妃身穿朴素至极的木钗布衣,非但没有折损她胭脂评美人的韵味,反而平添了几分穿戴凤冠霞衣时注定见不着的雅致风情。

出青州过豫州达泱州,从头到尾,从金玉辉煌跌入泥泞尘埃的靖安王妃都定力极佳地没有试图逃走,这大概也与凤字营骁骑的行军严密有关。

行驶过了青泱两州交界的唐宋郡,离那江南道湖亭郡便只隔着一个雄宝郡,车厢中世子殿下掀起帘子,与凉雍不同,这边入乡随俗,驿道将槐树换成了杨柳,一眼望去,满目尽是让人心旷神怡的柔和绿意,只是江南风景如画,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民风终究是远不如贫瘠之地的北凉那样彪悍尚武,凉州那里连女子都擅骑马射箭,王府中不要说剑术超群的徐渭熊,徐脂虎一样可以弓马娴熟,前些年据说一位出身北凉官宦的女子出嫁江南,与夫君游历山水,遇见一伙剪径蟊贼,男人躲起来泣不成声,竟是她亲自上阵抽刀,传为笑谈。

徐凤年放下帘子,一脸讥笑说道:“君子六艺,这里的男人射御两项估计还不比不上我们北凉的女子,可笑。本世子倒要见识见识这帮舞文弄墨功夫号称天下一流的江南道德君子!”

车厢内除了身体好转的女婢青鸟,读书的竟是靖安王妃而非姜泥,好像小泥人这段时间跟世子殿下怄气,连挣钱的大事都不做了,几天都说不上一句话。这辛苦活儿就由裴王妃代劳,她本就是出自顶尖士族,自小便浸淫于琴棋书画,读书时檀口轻启,大珠小珠落玉盘,相当悦耳,世子殿下就很喜欢在她念书时盯着那张樱桃小嘴儿,所幸看归看,再没有如何动手动脚,否则靖安王妃指不定就要做贞洁烈妇一回,来一出咬舌自尽。

裴王妃这两天在读《头场雪》,比起前些天的密典秘笈,要顺心许多,只不过她可以清晰感受到进入泱州以后,这个北凉世子就隐约透着股桀骜戾气,就像说到道德君子四字时,双手握刀,杀机重重,以至于连她这种不懂武学的门外汉都遍体生出凉意。

徐凤年转头面朝青鸟,神色柔和了许多,俯身帮她将一缕青丝捋顺到耳后,微笑道:“别急,再过些一旬半月,你就能走路了。”

靠着车壁的青鸟低头轻声道:“听老剑神说公子把两颗龙虎山金丹都挥霍在小婢身上了。”

徐凤年拿手指在她光洁额头弹了一下,打趣道:“挥霍?谁他娘告诉你是挥霍的,站出来,看本世子不砍他十刀八刀!”

青鸟抬头红着眼睛不说话。

徐凤年双手撑开嘴巴鼻子,做了个猪头鬼脸,瓮声瓮气说了个《头场雪》里的俏皮笑话,“大师兄大师兄,不好啦,师父又被妖精抓走啦。大师兄大师兄,不好啦,母妖精又被师父拐骗回来啦。”

青鸟哭着笑起来,双手紧紧攥紧裙摆。

徐凤年见她心情好了些,这才松开手,开心笑道:“两颗龙虎山金丹也值不了几个钱嘛,本世子就是银子多黄金多家产多,会在意这个?”

青鸟柔声道:“可是这金丹,花钱买不来啊。”

徐凤年伸手捏着青鸟脸颊,轻轻拧着,教训道:“再胡思乱想就随便找个游侠儿把你嫁出去,本世子才不管他是不是长得歪瓜劣枣,你怕不怕?”

在梧桐苑里就数她性子最冷的青鸟罕见甜甜一笑,“不怕。”

徐凤年假装懊恼,作势要打,“本世子连杀手锏都用出来了,这都不怕?这可如何是好!”

青鸟轻轻笑道:“什么游侠儿,都一枪刺死。”

裴南苇听得主仆二人的对话,直冒寒气。这些日子里与唯一能说上话的鱼幼薇以及那九斗米老道士一同绘制图谱,只言片语中知晓了一点这符将红甲人的恐怖,而眼前只是被王明寅重伤却没有输给红甲傀儡的青衣女婢,一杆枪挥洒得何等威武,她无法想象明明是体态纤柔的女子,为何能学得那般至刚至猛的枪法。

徐凤年见靖安王妃怔怔出神,忘了读书,提起绣冬刀鞘就拍在她大腿上,裴王妃大腿一阵火辣生疼,只敢怒目相向,继续愤懑读书,咬字重了许多。徐凤年扶着青鸟躺下休息,驾车的杨青风沉声说道:“殿下,岔路口有三辆马车抢道。”

徐凤年一挑眉头,“这还需要说?与前头领路的袁校尉说一声,撞了。”

裴王妃马上听到外头一顿人仰马翻鸡飞狗跳,一些人操着泱州口音骂骂咧咧,然后就是嘶声哀嚎。不用想都知道那帮泱州人士吃了哑巴大亏,瞬间没了动静,世子殿下所乘的马车毫无阻碍地继续前行。徐凤年冷笑道:“北凉外边的读书人说我们教化粗鄙风俗不堪,除了裤裆里那根棒槌就只是一根棒槌了,狗日的,本世子这趟就让这帮王八蛋知道他们连一根棒槌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