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死当谥文正

女冠许慧扑行走在茶山小径中,终于走出了老祖宗的视野,站在茶丛中,望着报国寺一座重檐歇山顶的黄琉璃瓦亭子,怔怔出神。除了咬破嘴唇的血丝,脸上看不出太多悲恸。她并不恨老祖宗的安排,只恨当年那青衫剑士的不争。她一心修道,驻颜有术,看上去是三十岁的丰韵少妇,其实年近四十,初见他时,她才十三岁,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她伸手抹去血迹,脸色阴沉着走下山。

许慧扑却不知树荫深处,一袭仗剑青衫已经一望许多年,见她走入报国寺后,他才缓缓步向竹楼,老人与猫还在,如雪球一般的狮子猫尖叫一声,打盹的泱州老供奉略显吃力地抬起眼皮,看着眼前这块当年卢氏精心雕琢的璞玉后辈,这剑士曾经是何等意气风发,若不是过不了情关,不管是入仕还是剑道,任何一条路,都会走得很远,老人安抚着膝上那只受惊的狮子猫,皱了皱白眉,平淡问道:“都听见了?”

棠溪剑仙卢白颉点了点头。眼神清冷地望着这个老人,一根手指始终搭在剑鞘上,看来古剑霸秀随时都有可能出鞘。以卢白颉登剑评的造诣,出剑自然极快,原本不需要刻意如此显示,这当然是卢白颉在表态,老人若不收回与许慧扑的言语,他不介意以棠溪剑仙而非卢氏子弟的身份再来一次大逆不道的举动。你是江心庾氏的老家主又如何,我卢白颉一剑在手,问心无愧,又何需理会?

在江南士子集团中资历老到不能再老的老供奉庾剑康眼皮颤了一颤,一只手不再是抚摸雪白狮子猫,而是五指呈钩爪状握住宠物的脑袋,只是并未用力,本能感觉到有些不舒服的狮子猫似乎不理解,转了转头,王朝中少数几个有望死后争取到谥号“文忠”的庾剑康突然自嘲笑了笑,至于更高于文忠的谥号文正,王朝已空悬一百二十年,连他都不做奢望。老人只是再度望向远处青山,江南多山水,总是看不厌,清淡言语中竟然罕见出现妥协意味,轻声道:“棠溪,你知道当年我本意是由你来做卢氏家主,卢道林也愿意。”

卢白颉很不客气打断道:“我不愿意。”

老供奉庾剑皱眉道:“你不愿意娶庾氏珍珠,不愿意做卢氏家主,不愿意荐举入仕,不愿意恩荫做将,身为卢氏子弟,棠溪,你可知你有太多不合规矩的不愿意了。若是你不是这般散淡偷闲,卢氏何至于连伯柃袁氏都会后来居上,压你们一头?”

卢白颉沉默不语,手指不再抹在剑鞘上,老供奉叹息着伸伸手,示意这名曾被他十分器重的后辈坐在凳子上,卢白颉坐下后,今天特意从江心郡赶来报国寺的庾剑康笑了笑,“可惜不是我庾氏子孙,我家里那些后辈,沉稳有余,锐气不足,只能守成,很难中兴。他们哪敢骂我们这些老家伙是老不死,便是有怨气,却连肚子里都不敢骂。小小年纪就都是一股子臭不可闻的暮气。棠溪,你可知我为何要为难许慧扑这么一个女子。”

棠溪剑仙摇了摇头。

老供奉双手捧起狮子猫,感慨道:“她哪里配得上你。”

卢白颉苦笑道:“可我就是放不下她。”

老人冷哼道:“你父亲晚年得子,对你格外溺爱,临死前甚至分别留信一封给我与许殷胜,不顾立长不立幼的宗规,不惜交出一些家底,冒着引狼入室的风险,求我们来帮衬着你做卢氏家主,你真当卢道林不知这个秘密?我能不说,许殷胜却早就透露给他了。这些年姑幕借卢氏的势暗中壮大,狼已经入了室,你却让你父亲大失所望,卢道林是好人不假,可如何能与姑幕许氏这帮阴险小人占得便宜,远的不说,你卢氏掺和进了许淑妃的事情,赵皇后冷眼旁观,可都记在了心里,真以为赵皇后会与那许家女子情同姐妹?这次那北凉世子一番兴风作浪,江南道士子群情激愤,京城国子监三万学子受了挑唆,你兄长在国子监里还能安稳?不出意外,里外都做不得人的卢道林便要引咎辞去右祭酒,与你兄长斗了好些年的桓术自然乐得顺水推舟,卢氏在京城受挫,说到底还不是我泱州的损失?若非如此,我一个一只脚都在棺材里的老不死来这里作甚?听那无聊的王霸之别?还是想被你仗剑相胁?”

棠溪剑仙平淡道:“与我说这些,伯父就不怕对牛弹琴吗?”

不知是怒其不幸还是哀其不争,老供奉隐约怒气横生,提高嗓音说道:“棠溪,我可以不让许慧扑去做那事情,可你这次却是必须要出来替卢氏分忧。否则以我的脾气,姑幕许氏这些年的手脚,让一个无足轻重的许慧扑去丢人现眼,只是给他们提个醒罢了。棠溪,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去京城做兵部侍郎,你且不管如何能做这四品京官,我只问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卢白颉苦涩道:“只求伯父莫要让人为难她。”

老供奉微微一笑,恢复云淡风轻的闲散常态,和颜悦色说道:“棠溪啊棠溪,当局者迷,你若是肯出仕,谁敢与她过意不去?”

卢白颉摇头道:“连北凉王的女儿都有人敢如此欺负,她只是姑幕许氏的弃子,如何能让我放心。”

老人平淡道:“好吧,我可以与你约定,你去京城,她终归是庾氏名义上的孙媳妇,没谁能欺负。”

棠溪剑仙卢白颉起身作揖后平静离去。

老人眯起眼,靠在椅子上,心思让人琢磨不透。

竹楼中走出一对主仆,赫然是酒楼中见识过北凉轻骑跋扈行径的拿扇公子与青衫剑士。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换了一把象牙骨扇,扇面上绘三位风情迥异的美人,蹲在老供奉庾剑康身边,伸手摸了摸狮子猫,抬头笑道:“老祖宗,何必要费心思让棠溪剑仙出仕,卢氏底子本就不比我们庾氏差多少啊?一个卢道林不足惧,可加上这位,就不好说了。伯柃袁氏跟姑幕许氏哪里能入老祖宗的法眼,但卢家一旦有棠溪剑仙坐镇,只要稍稍赚取一些军功,真做了实打实的兵部侍郎,再等个七八年,有卢氏家底支撑,执掌一部不是难事,比起一位许淑妃,份量只重不轻啊。”

老供奉笑道:“许淑妃算什么,实话与你说了,不管是谁家的女子,进了宫,都不是赵皇后的对手。当今走外戚路数,是最蠢笨的法子,姑幕许氏不信邪,目光短浅,迟早要惹来祸事。但王朝军政一途,却是大有可图,我们江南道读书人不缺,唯独缺卢白颉这般可马上建功的人物,不论长远还是公私,我都会让他进入兵部,至于卢白颉能否在徐瘸子、顾剑棠和几大藩王三足鼎立的夹缝中冒头,得走一步看一步,卢白颉的性子,最多是做到大将军,做不成兵部尚书的,但可以让卢氏在他身上分心分神,可以让卢许两家生出间隙,可以让这些年得志猖狂与卢氏摩擦不断的伯柃袁氏如鲠在喉,还可以让卢氏念我们庾氏的人情,你算算看,一举几得了?”

公子哥双指捏着扇柄,笑道:“四得。”

略作思量,年轻俊逸的公子哥啪一下撒扇开来,小心翼翼道:“老祖宗,徐卢两家毕竟是姻亲,棠溪剑仙日后执掌兵权,似乎还可以让朝廷更忌惮北凉。”

老人欣慰道:“这只算是半得半失,不好妄言,徐瘸子和卢白颉的性格天生不合,陛下未必看不出来,即便陛下看不出来,赵皇后却是看得清楚,天底下门阀联姻,牢固的唯有我们这般读书读出来的世族,区区将种,不可以常理推断,更何况是徐瘸子。徐卢两家其实骨子里是谁都瞧不起谁的。不过你能看到这一点,算是不错了。”

年轻公子笑了笑,打开了扇子,却是替老祖宗与那只狮子猫扇起一阵清凉。

老人轻声道:“我虽骂那家伙是徐瘸子,可到底是毁灭了八国近半青壮的人屠魔头,更是连春秋大义都给践踏得一干二净了,不是你这些孩子能去随意挑衅的。因此酒楼上的小打小闹,你别想着如何去出气,一个不好,就是引火上身。徐瘸子的护短,你们这些孩子,都没有切身体会,我不管你现在如何不理解,只要记着这些话就行了。官场小吏的拖字诀,能让尚书将军们都头疼,搁在你们身上,就要学会等字诀,年轻是好事,能等。张巨鹿也好,顾剑棠也罢,能有今天成就,都是等出来的。”

公子哥点了点头,对于老祖宗的叮嘱,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虽然无法马上对那北凉世子下绊子,有些遗憾,但既然连老祖宗都说要等,他不过是庾氏一名庶子,当然不敢违逆,也更能体会耐心的重要。

此时,徐凤年只带着靖安王妃在报国寺内走走停停,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寺外墙根的卧龙松下,有树荫有清泉,徐凤年坐在泉边石头上,在酷暑中格外惬意。今日报国寺有一场盛况空前的王霸之辩,一般香客已经进不去寺内烧香拜佛,寺内几个僧侣在门口把关,除了熟面孔,一般人要递出名刺,身份足够,方可入内。

徐凤年看到一名穷酸书生在寺外徘徊许久,日头正毒,很快就出了一身汗,估计是墙根泉水这边的徐凤年锦衣华服,更有一名丰韵卓绝的“侍女”伺候,他不敢上前乘凉,在江南道,世族子孙连与寒门子弟同席而坐都视作奇耻大辱,那书生当然不敢自讨苦吃,只是实在熬不过大太阳熏烫,犹豫了半天,终于来到泉边离徐凤年最远的地方蹲下,捧了一把水扑在脸上,舒服至极,长呼出一口气。蹲了会儿,见徐凤年并未出声,这才小心翼翼坐下,在衣袖上擦了擦沾水的手,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默声诵读。

徐凤年余光瞥了眼,竟然不是江南常见的书籍,而是北凉那边当朝大儒姚白峰的《四经章句集注》,看这书生唇语,更加有趣,简直就是离经叛道到了极点。

“姚先生解经,据一时所见,未必是圣人本旨,多有商量处。”

“立言太高,然发挥己意太过,溢出原本经文,有欲求高于圣人之嫌,以致凌虚蹈空而无实,非解经正统。”

“但比较学宫朱门理学的一丝不苟,仍有诸多可爱处,拘谨更少,通达更甚。”

徐凤年观察着书生唇语,觉得十分有意思。尤其是当那寒酸书生合上书籍说了一句“我辈书生死当谥文正”,忍不住笑出声,把那书生吓了一跳,手一抖,《四经章句集注》就跌入水中,书生忙不迭跳入水中,看到湿漉漉淆成一团的典籍,心疼得脸色苦闷,爬上岸后魂不守舍,这湿透了的书籍哪怕一页页撕下来晒,估计都要损耗大半,一时间在那里唉声叹气。

徐凤年打趣道:“一本书值得了几个钱?”

那书生头也不抬,说道:“这书的确不值几个钱,但由我来读便能读出好些钱。”

徐凤年啧啧道:“饱读诗书售帝王,说是这么个说法,可你连报国寺都进不去,谁理你?”

穷酸书生笑了笑,低头自顾自说道:“谁说我要卖给帝王家?圣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独独没有了却君王事一说。”

徐凤年弯腰从泉水中拿起一个冰镇有些时候的西瓜,伸手一敲,刚好一敲为二,笑道:“吃不吃?”

书生抬头一脸疑惑。

徐凤年笑道:“不敢?”

书生默不作声,只是皱眉。

徐凤年干脆将一半西瓜轻轻丢了过去,书生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接住,看到徐凤年埋头大啃,这才低头吃了一口,凉透心肺。

徐凤年打趣道:“死当谥文正,好大的野心。”

书生顿了一下,这下子当真是心肺凉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