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要走了吗

亭下青衣。

亭上老头袖有青蛇。

亭上亭下站着两代翘楚。

江湖永远都是一浪高一浪,即便天赋异禀的天纵英才,一般也是至多各领风骚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已是极致,近百年有些古怪,弈林中出了个黄龙士,武林中有王仙芝坐镇东海武帝城,算是真正的百年一遇,比较世间泛滥成灾的所谓百年难遇,不可相提并论。除去这两位亦仙亦魔的家伙,大致上都是后来者居上的大势所趋,上代四大宗师之一的枪仙王绣输给了弟子陈芝豹,武当山出了个一瞬得天道骑青牛的,老剑神李淳罡消沉遁世后,剑道只是出现短暂的晦暗期,很快就由桃花枝邓太阿领衔冒头占据剑道鳌头,更有龙虎山齐仙侠、剑冢吴六鼎、棠溪剑仙卢白颉纷纷横空出世。

老一辈江湖人士可能曾经真正折服于那句“李淳罡一剑大江东去”的豪气,可等到他们老的老死的死,如今又有几个年轻人物真记得老剑神踏剑飞江的剑仙风采?

如果听到天不生李淳罡剑道万古长如夜的说法,都要觉得过于自负荒唐了。

此时青衣曹长卿对上昔日剑道魁首的两袖青蛇,口出狂言,以曹长卿的浩然气概,应该没有小觑老一辈剑神的心思,可话里话外的意思,谁都听的懂,恐怕是李淳罡踩踏陆地剑仙境时,他曹长卿今日对上了,都丝毫不惧。连领教过两袖青蛇的世子殿下都忧心忡忡,生怕李老头儿年岁大了,加上缺了一臂,终究比不得正值修为巅峰的曹官子。

高手过招,斗智斗勇斗力,更斗心,曹青衣一生跌宕,儒家本就擅养正气功夫,他亡国后以匹夫之身去抗衡天子之怒,手不沾兵器,身不覆护甲,一袭青衣三进三出皇宫,心智心胸都无疑比寻常武夫要坚韧和宽阔无数,官子无敌一说,毋庸置疑,王仙芝无敌于天下后,于东海建城,筑解兵楼,顶楼以下有六层,有六位武奴分别坐镇,应对天下挑战者,一般绝代高手都是胜过一人后便休息一些时日,等到精气神圆足才再战,即便不可一世如邓太阿,弹指间破敌,但仍是胜后退出解兵楼,半日一战,三日过后败去六人才到了楼顶,唯有曹长卿接连两日大战,一举登顶,据说面对王仙芝时仍是气定神闲,被誉为气机浩大只输齐玄帧,徐凤年怎能不怕万一老剑神钻牛角尖,这老头最为爱惜羽毛,真惹恼了他,存心去与曹长卿拼死一战,会不会被活活耗死?

这边杀机四伏,曲水谈王霸也临近尾声,被世子殿下带进报国寺的穷书生与美髯公袁疆燕酣战一场,竟是丝毫不落下风,义利王霸庞杂学说,宛转关生,无所不入,三四百旁听众人,彻底收起轻视心,再不敢将这年轻人视作故作耸人听闻的寒门书生,尤其是对孝悌忠信与才术辩智两者功用先分谈再并拢,最终殊途同归,引得许多以醇儒自居的名士都略有惊醒,穷书生那句“本领闳阔,工夫至到,便做得圣贤;有本领无工夫,空有玄谈,只做得迂儒”算是打脸至极。

可袁鸿鹄仍是毫不生气,一笑置之,书生不遗余力推崇君主事功事能的观点,也气量宏大地不予计较,否则以袁疆燕的地位,一言足以定生死。虽然平心而论,这场辩论,仍是袁疆燕赢了,但他亲自评点此辩不胜不负,报国寺主持殷道林点头称是,如此一来,自然无人敢有异议,庶族寒门想要出人头地,参与名流荟萃的清谈辩论是一条终南捷径,可说来容易做来难,寒门子弟要想入席就难如登天,能入名士法眼又是难上加难,更别说是辩赢了袁疆燕这类名副其实的一流名士,因此没人怀疑这陪坐末席的书生已是一鸣惊人,富贵可期。

自恃清贵身份的世族兴许尚未心动而准备行动,一些个二三流士族与高等庶族已经思量着是否能够先下手为强,散会后抢认了这名便宜女婿,纳入家族后,多参加几场曲水流觞,搏取声名水到渠成,先入士品,再谋仕途,这比起联姻于才庸学浅的士子人物,并不逊色,若是运气好,这小子能被袁鸿鹄这等豪阀嫡系真正青眼相加,何愁没有一个大大的锦绣前程?

亭中偷闲的徐脂虎冷眼旁观,冷笑不止,袁鸿鹄之所以如此大度作态,何尝不是那书生借了她弟弟的东风?这书生操着地道的江南道口音,分明是泱州寒门人士,既然你北凉世子能领进寺内入席而坐,我泱州名士便更不介意你的低贱出身,亲自让你名声鹊起,两种恩惠,孰轻孰重,还真不好说,徐脂虎心想袁疆燕能够做江左士子集团的领头羊,眼力的确不差,恶心人的本事相当炉火纯青。居高临下的徐脂虎瞅见那书生一举成名后,并未流露出丝毫志得意满,洒然起身,环顾一周,竟有些不符情境的萧索意味,身世起伏的徐脂虎看待男子,极少有偏差,眼光可谓炉火纯青,这就有些奇怪了,寒门士子鲤鱼跃龙门,喜极而泣者有之,疯魔癫狂者有之,记忆中,这个叫陈亮锡的书生与许慧扑相识相亲,擅画龙虎,今日与弟弟偶遇,其中会不会有玄机?

许慧扑性情虽冷傲,可终归是高门大阀里的一只笼中雀,小事散漫无妨,大事却无一例外的身不由己,就像自己当年,何曾就想远嫁江南了?被世子殿下三番五次调戏的美婢痴痴望着身边的书生,心驰神往,他方才的挥斥八极,风采绝伦,哪怕与袁鸿鹄这般首屈一指的硕儒名士争锋,仍是毫不怯场,再者她参与清谈次数不计其数,相当识货。能参与曲水流觞的丫鬟,都不简单,首先要是世族清白出身,其次需要貌美脱俗与才情上佳,像她便是自幼有幸进入伯柃袁氏的婢女,天资聪慧,被相中后教授诗书琴棋,今日端酒婢女无一不是伯柃袁氏调教出来的妙人。

她见陈亮锡起身后,赶忙递去酒杯,后者温良一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以酒解渴。她心中难免要将眼前俊彦与那浪荡子做对比,哼,那无赖轻浮的公子哥白长那么俊逸好看了,可惜了皮囊!

穷书生陈亮锡没有看见那个“徐典匣”,有些遗憾,本想由衷道一声谢的。既然找不着,他也不杞人忧天,转头看见面黄肌瘦的小女孩,心生怜意,跟婢女讨要了一些瓜果点心,拉着小乞儿重新坐下,美婢端来餐盒后,小乞儿不敢动手,便由他捡起精致点心交给孩子,小乞儿低头吃得忐忑,也不知道记住了这滋味没有,他时不时笑着帮小女孩擦去嘴角糕点碎屑。美婢看到这幅以往在世家豪门中注定无法想象的温情画面,心头又是一柔,这位公子,真是好人。

亭外,徐凤年只能保证不再后退,想进一步已经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从不带兵器对敌的曹长卿目中无人,即便对上了昔年江湖传奇的李淳罡,仍是径直前行,无视老剑神一涨再涨的磅礴剑意。

羊皮裘老头儿尚未抬起手臂,两者之间的地面上便瞬间出现数十道纵横交错的沟壑。

剑气滚龙壁!

李淳罡曾与西蜀剑圣在皇宫一战,李淳罡剑气所及,一整面存世数百年的恢宏龙壁碎裂不堪,这之前,李淳罡放话西蜀无剑子,单身入蜀,斩杀拦路剑术高手十六人,无一例外皆是被滚动剑气碎尸。

那时候,无疑是李淳罡的剑道顶点,几近举世无敌。

一条条沟壑龟裂,触目惊心,唯独蔓延至曹长卿身前时,无形中仿佛被阻隔,硬生生停住。

曹长卿平静道:“前辈何止第八?世人只知李剑神两袖青蛇不可匹敌,却不知剑气开天门的厉害。”

这位中年儒士愈是前行,裂痕愈加粗大。

两人仅仅相距十步。

羊皮裘老头儿一副老神在在的悠哉神情,任由曹官子一进再进,只是眯眼笑道:“说甚废话。”

曹长卿轻轻一笑。

亭中,总算有胆量盯着曹长卿看的姜泥半信半疑轻轻出声问道:“棋诏叔叔?”

曹长卿猛然停下身形,重重点头,百感交集。

姜泥突然红了眼睛,想要起身,却下意识先去看了下世子殿下,见到他面无表情,再转头小心翼翼望向徐脂虎。曹长卿见到这一幕,心酸至极,无需老剑神剑气滚动,亭前地面轰然下陷。姜泥看到徐脂虎笑着努了努嘴,这才起身怯生生说道:“棋诏叔叔,能不能不要动手?”

溅起尘土一层层如涟漪向外扑散而去,居中的曹官子柔声道:“曹长卿听凭公主吩咐。”

便是徐脂虎都忍不住瞠目结舌,当真是正应了那个曲水王霸中陈亮锡定下的结论,醇儒近腐。不可理喻。

老剑神冷哼一声,终于收起剑气。

曹长卿走上台阶,并未走入亭子,再度跪下。

这一次,却是为当年那个春秋鼎盛的西楚而跪了。

徐凤年神情复杂看着站着的小泥人,跪着的曹官子。

要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