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青衣杀白衣

为何同样是江湖中最高的高手,差距却这么大。羊皮裘老头儿李淳罡没事就爱掏耳屎扣脚丫,而曹长卿则是符合江湖后辈心目中绝世高手的一切憧憬,身材修长,神华内敛,风度神逸,连下跪都跪得惊心动魄,虽说已是两鬓微白的老男人了,但若仔细打量,仍是颇有一坛老酒的绵醇味道,相信那些个徐娘半老阅历丰富的女子,都要被曹长卿的儒雅风范折服。

徐凤年站在台阶下安静旁观,扳手指算来,十大高手已经见到三位,不过庄稼汉子模样的王明寅已经被一记手刀刺死,这样的收官,谁能预料到?徐凤年看到姜泥傻乎乎望着曹官子,似乎不知所措,欲言又止,便有些好笑,这个笨蛋,哪里会想到什么借势,若是稍稍聪明的别人,好不容易有曹官子这般大菩萨大神仙撑场子,还不得一朝得志便猖狂?管你是什么北凉世子殿下,都让天下第三的曹长卿拿两根手指捏个半死,最不济也要打成猪头才解气,徐凤年笑了笑,对站在姜泥身后的大姐徐脂虎摇了摇头,悄悄示意她不要有所动作,在曹官子面前还是不要画蛇添足了,即使老剑神肯出死力拦阻,曹长卿要伤谁一样轻而易举,天底下能让这位青衣大官子低头的,唯有那个被他欺负了许多年的笨女子了。

世子殿下不服气不憋屈不行啊,江湖百年,武夫百万,才出了几个曹长卿?不知为何,姜泥撞见了徐凤年的嘴角勾起,本能地狠狠瞪了一眼,她这一瞪只是习惯性小动作,毫无杀伤力可言,但今时不同往日,有潇洒起身的曹官子在场,仅是背对世子殿下,徐凤年都立即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杀机,曹长卿缓缓转头,平淡道:“殿下可否将公主交由曹长卿?只要点头,曹长卿可以答应替殿下办一件事情,只要力所能及,绝不推脱。”

力所能及?连离阳王朝两任皇帝都被这位亡国旧臣祸害得睡不安稳,还有什么事情是曹长卿做不成的?常理来说,姜泥只是徐人屠当初带回在北凉王府的小花瓶,并无实质意义,春秋八国,龙子龙孙,皇后嫔妃,何止数百?落在燕敕王广陵王手里,女子貌美的,撑死了沦为妾婢,姿色平庸的,大半充为官妓,至于皇子,不乏被十个一同格杀的凄惨下场,成为撑着成王败寇的庆功宴助兴曲目。留着这些曾经的天潢贵胄,若是说作怀了不臣之心去图谋不轨,会被笑掉大牙。

既然如此,一位西楚公主送出去便送出去好了,还能交好于天下前三甲的曹官子,何乐不为?

被曹长卿泄露出除了两袖青蛇还有压箱本事的老剑神对此不闻不问,老头儿按照约定,只要保世子殿下一个不死,再就是想着让小泥人跟他学剑,至于其它狗屁倒灶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烦心了。再说活了八十几年可都没活到狗身上去的李淳罡心里明镜似的,小泥人只要呆在这世子殿下身边一天,习剑的事情十有八九没戏,还不如早点斩断孽缘,天下何处去不得?老剑神幸灾乐祸斜眼瞥了一下世子殿下,看这小子如何应对,芦苇荡以后,大概是生怕被那神出鬼没的刺客取走头颅,咬着牙都要隔三岔五去扛两袖青蛇,这份毅力与狠辣,委实不像一个板上钉钉要世袭罔替北凉王的世子殿下。

徐凤年嬉皮笑脸道:“不给,她是我的。”

姜泥怒道:“谁是你的!”

曹长卿古井不波,兴许是庆幸于这次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心情没有因为世子殿下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句话而变坏,微笑道:“无妨,过些时候,殿下自会改变注意。”

徐凤年还是吊儿郎当的姿态,笑眯眯道:“别的事情不敢保证,但这事儿,真没得商量。”

曹长卿瞥了眼世子殿下,笑意玩味道:“殿下双手先别握刀了,擦擦汗,否则从东越皇室学来的拔刀术可就要大打折扣。”

脸皮不薄的徐凤年哈哈一笑,果然松开春雷绣冬双刀上的手,在袖口上擦了擦。亭中重新坐下的徐脂虎会心一笑,心中阴霾散去些许,她并不识得曹长卿,曹官子倒是依稀听一些半吊子的游侠儿官宦子弟说起过,自然不知道眼前能让李淳罡剑气滚龙壁的青衫儒士便是那大名鼎鼎的高手,但徐脂虎何等灵犀眼力,敢无视老剑神,更无视整个北凉势力,她如何能够松懈,惦念着弟弟的安危,看了看姜泥,红颜祸水,的确不假。她本来对这位亡国公主的怜惜,当曹长卿出现后,便一扫而空,性情凉薄?最是乐意自污名声的徐脂虎可从不否认。

曹官子不说话,徐凤年不说话,加上姜泥不说话,一时间亭上亭下气氛凝重。

还是徐脂虎出面打圆场,笑问道:“姜泥,一起喝茶去?”

姜泥嗯了一声。曹长卿皱了皱眉头,不过好歹没有出声。好像打定了主意在姜泥面前执臣子礼节,一丝不苟,不敢越雷池半步。一行人回到茶室,女冠许慧扑在里头,客套寒暄过后,又是一番娴熟煮茶,手法老道,赏心悦目,世家女子于细微处见风雅。她显然留意到跪坐一旁的陌生儒士,豪门大族出身的男子,尤其是不惑之年以后,不说容貌,大多有一股子精神气支撑,甭管是正气还是阴气,都与市井百姓迥异,这便是所谓的底蕴了,许慧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愈发觉得深不可测,姜泥喊了声棋诏叔叔,递去一杯茶,曹长卿低头默然接过,所幸没有再称呼公主。

徐脂虎仿佛没心没肺问道:“姜泥,为何喊棋诏叔叔?”

姜泥柔声道:“棋诏叔叔是大国手,我经常看下棋。”

曹长卿喟然摇头道:“罪臣称不得国手。”

随即补上一句:“罪臣终有一日要割下黄龙士头颅,祭奠先帝。”

许慧扑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黄龙士,这位可是不似凡世人物的半仙,春秋不义战,皆因他而起!那盘大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取黄三甲的项上头颅?先帝?心中惊骇的许慧扑面不改色,急急思量着中年儒士到底是何方神圣。

徐凤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被许慧扑顺藤摸瓜,冷不丁冒出一个陈亮锡,已经让他心生警惕,江南道崇尚清谈不假,但那些个老狐狸一只比一只老奸巨猾,天晓得这个一战成名的大才士子是不是一手精心暗棋,况且冒险招揽陈亮锡与这趟游历初衷背道而驰,北凉世子才及冠,徐骁才在京城讨要来世袭罔替,便开始急不可耐蓄势养士了?是何居心?徐凤年转移话题笑问道:“许姐姐,陈公子去哪了?”

许慧扑悄不可见地犹豫了一下,温婉说道:“在禅房与鸿鹄先生等人深谈王霸义利,约莫是先前对峙,尚未尽兴,分出胜负才行。”

徐凤年喝茶如饮酒,半点不解风雅,腆着脸再跟徐脂虎讨了杯慢饮入味的野茶,笑道:“陈公子一席高谈阔论,奈何本世子听不太懂,好在袁鸿鹄这些名士识货,要不然就埋没了。”

许慧扑皱了皱黛眉,眉梢隐约可见几丝鱼尾纹,女子不再年轻,但气质若好,也是独到韵味,她耐着性子看似漫不经心说道:“殿下,陈公子虽健谈不输名家,但确有安邦救世的真才实学,不可视作寻常的玄谈人士。”

徐凤年心不在焉道:“这样啊,那回头我让大姐跟卢府说一声,卢玄朗不惜才的话,就让棠溪先生去提拔。”

哪壶不开提哪壶,说到棠溪剑仙卢白颉,许慧扑脸色立即沉了下去,不再言语。

徐脂虎嘴角翘了翘。

曹长卿平淡道:“此子是极端外王者,王霸兼用只是遮掩,日后如果能自立门户,所崇学说必然比姚白峰心学更贻害无穷,姚学于儒家正统只是有失偏颇,即便姚氏家学变国学而盛行天下,士子仍是士子,儒生仍是儒生,好似人身偶有小病,长久看来,反而有益身体。但此子学说一旦风靡,却是儒家内伤,祸根在肚皮里,病入膏肓,再想拨乱反正,就不是剐下几两半斤肉的皮肉小痛了。内圣外王,内不圣,何谈外王。根子上,与黄龙士学说分明异曲同工,此子若是名声不显也就罢了,若是有开宗立派的迹象,我定要手刃之。”

许慧扑听得脸色发白。

老剑神讥笑道:“就数你们读书人最狠毒,尤其是读书人杀读书人,比谁都肯出力气。文人相轻这个臭毛病,比妇人相妒还无药可救,老夫看着就嫌腻歪,曹长卿,老夫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以后你要那后生,知会一声,老夫与你斗一斗。”

曹长卿淡然不置可否。

许慧扑牢牢记下了曹长卿这个名字。

她与徐脂虎一样不清楚曹长卿便是那刺杀天子的曹官子。否则哪敢同居一室,被京城那边知晓,就是一桩泼天大祸,这根刺扎在了两位皇帝心头二十年,先皇驾崩前便曾真正切切说了一句不杀青衣不瞑目,为此专门有一批游曳潜伏在江湖上的大内侍卫,个个武功绝顶,更有军数目可观的伍锐士辅助,常年刺探消息,只求剿杀掉曹官子,传言当今天子登基后,也没有下旨召回这些死士。他们都由人猫韩貂寺直接负责,需知这位号称天底下阴气最重的天字号大宦官,是可以指玄杀天象的变态,韩貂寺白眉白面,说好听点是鹤发童颜,难听的就是成妖了,皇宫里头多少耸人听闻的血腥,不都是这只人猫亲手造就,世人都说他驻颜有术,因为喜好人心人肝作食,切片做下酒菜,且不说真假,可听着就透着股渗骨寒气。

茶热便有冷时,一行人离开报国寺打道回府。

曹长卿站在门口,亲眼看着姜泥上车。

徐凤年登上马车前,问道:“曹先生,你是要向全天下挑明她的身份?我如果不放人,你便跟着我,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身边有一位曹官子?”

曹长卿微笑道:“世子殿下是聪明人,北凉王虎父无犬子。”

徐凤年默不作声。

曹长卿不去看世子殿下,只是望着姜泥所在的马车,笑道:“殿下还在权衡利弊吗,这份果决,可就输给徐骁了。连你们皇帝都杀不了我,你如何杀得?”

曹长卿察觉到徐凤年的气机,摇了摇头道:“起码你现在不能。可惜我现在就找到了公主。”

此话一出,是否可以判定曹官子都不敢小觑世子殿下的造化?

徐凤年当得起这份重视?

曹长卿伸出手掌,做了个反复动作,一语道破玄机:“殿下只要肯顺势而为,曹长卿便可以替你杀掉陈芝豹。徐骁不好杀,你不易杀,我却是如此。”

徐凤年一脸苦笑。

青衣杀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