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权衡

一个下午有世子殿下插科打诨,徐脂虎欢声笑语不断,她这样发自肺腑的妩媚笑颜,足以让江南道那帮假道学们神魂颠倒,可惜他们见不着。徐脂虎很钟情木剑温华的几句口头禅。

“小年,我当下很忧郁啊!”

“老子能饿得不想吃饭,也是本事嘛。”

“小年,你瞅瞅,那小娘子还没你长得没你白,没你好看,你给兄弟笑一个,解解馋呗?”

徐凤年说起这个曾经一起偷鸡摸狗的哥们,嘴上恼火,眼神却是柔和。而世子殿下说到李子姑娘和王东厢,可以明显察觉到大姐徐脂虎的喜好程度有一个鲜明高下,出乎意料,徐脂虎被《头场雪》勾去不少眼泪,但似乎对胸有锦绣的王初冬并不看好,反而倒是对那个名字古怪的李子姑娘十分喜欢,说这丫头做侧妃是极好的,娇憨可掬福嘛,而王东厢,对女子来说,惊才绝艳不是幸事啊,说不定会难逃薄福短寿的下场。

这些话徐脂虎都是直言以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半点不隐瞒,徐凤年笑着说不会的,王丫头既然能引来魁鼋出水,肯定福缘不浅,徐脂虎一听这个解释,点了点头。

她看了眼窗外天色,临近黄昏,该晚饭了,写意园与退步园在卢府一直特立独行,两个园子都可以不参与家族宴席,徐脂虎嫁到江南后,入乡随俗,逐渐习惯了这边的饮食,但照顾弟弟的口味,专门让二乔请了城中酒楼两位名家厨子来写意园做一桌辣烈北凉菜,不是行家可不敢尝试北凉独有的石烹法与温炝法,做地道了,才是大俗出大雅,做差了,就难登大雅之堂。

江南道胭脂虎徐寡妇的两百两银子可烫手得很,其中一位听说是要给那当街杀人的北凉世子做菜,临行前赶忙跑回家对着妻儿一顿痛哭流涕,再看那成天就知道唠叨鸡毛蒜皮的媳妇就格外顺眼,许诺若是能活着走出卢府,以后再不去窑子里挥霍银子。

卢氏府邸气象不大,胜在格局巧妙,深谙藏风聚水的韵味。

一袭青衫踩踏墙头山头与亭尖,翩然而至,恍若仙人,期间俯视卢府山水楼榭布置,这位青衣略微点头,最终在湖畔落下,脚尖才落地,一人一剑奔袭而至,剑气森寒,青衫文士略皱眉头,身形也不后掠,双足站定,一指敲在剑尖上,硬生生压弯了这柄榜上有名的霸秀古剑,两者之间横着一把弯曲成弧的剑,双鬓白霜点点的儒士单指看似不离霸秀,实则瞬间一敲再敲,指玄一十二次,霸秀剑终于撤离,中年儒士不动如山,身后整座小湖竟掀起巨大波澜,层层推去,将对岸花木冲击得摇晃不止,卢府出面拒敌的当然是棠溪剑仙卢白颉,一剑无功而返,已经猜出眼前儒士身份,立即收剑入鞘,面露惊讶道:“曹官子?”

曹青衣微笑道:“棠溪剑仙果真深得羊豫章剑道精髓,巍然正气。曹长卿不虚此行。”

卢白颉将霸秀剑交给小跑而来的书童,面朝青衣,行礼恭敬道:“曹先生谬赞,卢白颉惶恐不安。”

怪不得棠溪剑仙如此谦恭,此时面对的,可是那个在皇宫内匹夫一怒双手撼城的曹青衣。若说一般江湖人士,哪怕如强如王明寅这些散仙式的高人,也都不会轻易启衅官府与豪阀,徐骁当年马踏江湖后,向皇帝陛下建议树立起一支半军半武的秘密机构,被武林中人胆战心惊称作“赵勾”,专门针对以武乱禁的江湖莽夫,一旦有人惹祸犯事,就要应付这个机构里刺客不知疲倦的追杀。

这十多年,多少自恃武力超群的武夫被格杀后“传首江湖”了?

传首一说原本出自边境重镇的严酷军法,将领反叛,尸首就会被送去边镇示众,此举乃人屠徐骁首创,搁在江湖中,震慑效果一样巨大,传首江湖的具体地点又有讲究,大江南北不幸被点名的宗门教派共计十六个,其中起初连龙虎山这等道统仙地都难逃羞辱,后来天师府这些年在京城运作,不知道献了多少仙丹妙药给达官显贵,才好不容易免去传首地,除了龙虎山,东海武帝城也赫然在列,不过在赵勾特使连续六次传首东海都被杀后,传首依然传首,不耽误,但都不入城,只是在城外象征性宣示一下即可返回,应该是朝廷与武帝城双方都互退一步。但这些鲜血淋漓堆出来的规矩,对曹青衣来说太不痛不痒了,早些年赵勾整整有一半规模都在焦头烂额地追剿大官子,但哪次侥幸碰头,不是被曹官子一杀再杀?到最后这个刽子手机构干脆不再让属下直接参与扑杀行动,而是传递消息到总部,再由赵勾里的四位最拔尖的杀手集体出动。

所以说曹长卿如果此行而来是要寻江心卢氏的晦气,事后如何姑且不言,当下卢白颉肯定拦不住,棠溪剑仙几近宗师境界,可惜对上曹官子何来半分胜算!

卢白颉难免喟叹,武道一途,最忌心有旁骛。他幼年偶遇羊豫章,也算一桩奇缘,羊豫章非世间最顶尖的剑术高手,却是一流剑道大家,学识驳杂,并不拘于剑道一域,见识往往高屋建瓴,卢白颉本就是家学渊源的世家子,修道讲究苛求法财侣地,习武也是如此,棠溪先生自然都不缺,天赋异禀,得到羊豫章倾囊相授,自然事半功倍,在剑道江河上一日千里,最终隐约有要独树一帜的气象。这么多年清心寡欲,不沾俗务,很大程度上是不得已而为之,委实是武道修为唯有如此才有气候,可惜几近大宗师境界时,还是不能免俗,要入仕朝廷,以后多半是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对于立志于登顶江湖的武夫来说,这种抉择,无异于自断一臂。

棠溪先生在这里头的付出,许慧扑当下有怎会知晓?等到明白卢白颉的苦心,那时候他已身在京城,两人又能如何?世间不如意事七八九,能与人言一二三都无,才算坎坷。

卢白颉稳了稳心神,挥手示意远处一批卢府武士退下,这才问道:“不知曹先生此行所为何?”

曹长卿淡然道:“看看而已,逗留不会太久。”

卢白颉松了口气,既然曹官子不是来卢府兴风作浪,卢白颉当然就不需如临大敌,泱州谁都没这份底气,唯独棠溪剑仙有,故而卢白颉盛情邀请道:“曹先生能否去退步园一叙,白颉有许多剑道结症想要向先生请教,希望先生可以解惑,白颉感激不尽。”

曹长卿笑道:“劳烦棠溪剑仙带路。”

写意园很写意,退步园里卢白颉果真向曹长卿询问了许多积郁心中的剑道疑难,曹官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谈举止俱是风流,卢白颉是第一次与曹长卿见面,起先更抱有戒心,才寥寥几个时辰,便心生佩服。曹长卿全无门户之见,讲解疑惑,深入浅出,娓娓道来,且半点不以前辈自居。圣人有云独学而无友必孤陋寡闻。这道理谁都懂,可类似棠溪先生这个境界的人物,如何去找那值得相谈甚欢推诚布公的友人?

在剑道上豁然开朗的卢白颉心中感慨,曹长卿不愧曹八斗的名号。

黄昏中,卢白颉正襟危坐,再一次问道:“曹先生所要何物?”

这一次,棠溪先生心诚正意。

曹长卿摇了摇头,只是问道:“相信棠溪先生比我更了解世子殿下徐凤年,若是他极为在意一样东西,有人想拿走,他会不会给?”

卢白颉记起了卢府门口那一幕,思量以后沉声说道:“若是重要如他至亲,此人绝不会给。除此之外,并不是小气的人物。此子心机城府极轻又极重,不好妄言。”

曹长卿笑了笑,道:“那就行了。”

姜姒对他来说才是西楚公主,对那世子殿下来说,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