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铜钱加铜钱

世子殿下咬牙切齿说了个大快人心的滚字,结果整座凉亭便寸寸龟裂,曹官子陪着这一日重新恢复太平公主身份的姜泥背对亭子缓步而行,等徐脂虎老剑神等人闻声赶来,只看到徐凤年坐在尘埃碎屑中,脸上神情瞧不出是狼狈还是愤懑。最心疼这弟弟的徐脂虎遮掩不住满脸怒意,恨不得调动兵符围剿了那行事悖逆的曹官子,这两日阳春城有两件大事,一件是报国寺名士荟萃,曲水谈王霸,再就是顾剑棠旧部嫡系心腹领兵入城,无疑是要针对北凉世子,以徐脂虎这些年在江南道上积蓄的人脉,不是不可以借力打力,最不济也能让那曹长卿无法继续闲庭信步地装神弄鬼。

但被毁亭示警的徐凤年没有丧心病狂地跟曹长卿死磕,起身后走向大姐徐脂虎,握了握她的手,挤出一个笑脸,看得徐脂虎心里更难受,但她总算勉强隐去脸上的怒容,姐弟俩人回到写意园房中坐下,没过多久,青鸟站在门口禀告道:“长郡主,殿下,姜泥与曹长卿已经坐上棠溪剑仙安排的马车离去。”

徐凤年问道:“李淳罡跟着走了?”

青鸟摇头道:“没有,老剑神让我捎话给殿下,哪天返回北凉了他才会离去。”

徐凤年呵呵笑道:“好大一颗定心丸。”

徐脂虎犹豫了一下,从袖中拿出一封信,笑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你二姐刚寄信过来,说让你别去上阴学宫,即使去了,她也闭门不见。看来是这次是真生气你先来湖亭郡而不是她那里了哦,咋办?要不姐帮你求个情?”

徐凤年苦笑道:“别,千万别火上浇油,大不了我先绕道去龙虎山找黄蛮儿,既然没有先去看二姐,好歹弄出个把上阴学宫当作压轴的心诚架势,否则二姐说不见我,就肯定会给我吃闭门羹。”

徐脂虎提及徐渭熊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终归是亲姐妹,点头柔声道:“你这二姐心气高,独独对你,是很在意的,你见过黄蛮儿后也别寄信说要去学宫探望,给她个惊喜,她也就没法板着脸给你看了。”

徐凤年思绪偏离,皱眉问道:“这次我在阳春城大打出手,会不会让卢道林很难堪?”

徐脂虎胸有成竹道:“这事不打紧,国子监祭酒的位置当然清贵,可到底不如六部尚书来得实在,以往要顾忌儒士风范,放不下身段去做,这次吃了亏,说不准就会因祸得福,而且小叔已经打定主意去兵部任职,虽说豪阀之间相互争权,可一直在有顾剑棠坐镇的兵部讨不到半点好,六部中就数兵部世族子弟最说不上话,这回小叔出马,哪怕是跟卢氏不对路的,估计都得捏着鼻子点头答应下来,若是卢氏家主再能执掌一部,卢氏就算上了个台阶,不至于跟以往般做个小媳妇两头受气。各大殿阁学士,两省主官,六位尚书,加上六部侍郎二十余人,这几类称得上是第一线京官,一个家族是否得势,关键就看能否在这里头占据一两个位置了。中书省因为长久不舍中书令,十几位大黄门各有山头,况且京城那位也不允许这些人抱作一团,反而不如尚书六部来得势大。”

徐凤年叹道:“想想就头疼。”

徐脂虎问道:“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徐凤年无奈道:“曹长卿这家伙是春神湖上的老麻雀,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没对我出手已经是看在姜泥的面子上。摆在我面前就两条路,一条是寄希望于李淳罡出死力,拉上赵勾和官府和军队三大势力,一同剿杀曹长卿,这样往死里得罪的话,坏了曹长卿的大局,一旦被他逃脱,别说是我,可能连徐骁都要硬着头皮应对他的刺杀,我是知道这种高手偷袭的无解,一个呵呵姑娘数次让我命悬一线,曹官子要杀谁,也就京城那位勉强可以撑着不胜不负的场面。另外一条就是眼不见心不烦,认命了,谁让自己技不如人,没办法的事情。江湖险恶,所以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话是温华说的,真他娘的有道理。要不然我倒是想豪气地跟曹官子说一句有本事来跟本世子互砍,可我能吗?保不齐才说完就被人家拿脑袋蹴鞠去了。”

徐脂虎拍了拍世子殿下的手背,安慰道:“早点掌握了北凉铁骑,谁都不怕。”

徐凤年笑了笑,“姐,你放心好了,跟老黄走的六千里不是白走的,小心肝没那么容易碎。温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哪能不挨刀后头还有句话,很有嚼劲。”

徐脂虎好奇问道:“说来听听。”

徐凤年哈哈笑道:“人在江湖飘,哪能总挨刀!”

徐脂虎捧腹大笑,猛地笑出了眼泪,不知是被逗乐,还是心酸。

徐凤年今天是第二次帮着大姐擦去泪水,温柔道:“姐,差不多我也该走了,再哭我可就走不了。”

徐脂虎压抑下心中的恋恋不舍,故作大度道:“去去去,本来想帮你引荐一些身世清白的美人儿,江南道上的女子,可都水灵灵的,你走了更好,省得我家二乔魂不守舍。”

徐凤年哑然失笑道:“二乔那丫头犯浑了还是瞎了眼,会看上我?”

徐脂虎眼眶中不知不觉又泛起泪花,带着哭腔气极而笑道:“你以为谁都跟姜泥那丫头没良心?!说走就走,就是养一条狗,都养出感情了!”

徐凤年叹气道:“姐,这话说过头了啊。”

徐脂虎重重呼出一口气,愤愤不平道:“她也不容易,那么小小的肩头就得扛着整个西楚。说来说去,曹长卿才不是个东西,要说这些年三入皇宫听着挺英雄气概,到头来还是要拿姜泥这么个小闺女顶缸,当真是一世英名晚节不保!”

徐凤年起身道:“我出去走走。”

徐脂虎担忧道:“没事了?”

徐凤年做了个猪头鬼脸,徐脂虎这才放行。

青鸟没有跟着,徐凤年独自走到院门口,缩回脚,走回院中一间厢房,雅淡洁净,房中角落放着一只大书箱,徐凤年看到桌上凌乱放着十几枚铜钱,坐下后一枚一枚拾起握在手心。当年她孤苦伶仃走入北凉王府,今天也是不带一物走出院子。徐凤年将铜钱叠在桌上,下巴搁在桌上怔怔出神,察觉到下巴有些湿润,骤然醒悟,苦笑一声,继而眼神坚毅起来,一抹手将铜钱收起,急急走出房间,去拿了剑匣,去马厩牵马,单骑而出。

在官道追上曹长卿亲自做马夫的那驾马车。

曹长卿缓缓停下马车,并未再度刻意为难这名言语不敬的世子殿下。

只是单骑而来,已经足够诚意。

曹长卿连皇帝陛下都可杀,岂会真去斤斤计较一个滚字?

若非惊觉真相,曹官子大可以徐徐收官,不至于当下这幅看似相安无事其实两败俱伤的最坏场景。

曹官子可以不在乎全天下人眼光,唯独不愿让太平公主记恨。

徐凤年等姜泥掀起帘子探出脑袋,送出装有大凉龙雀的剑匣,云淡风轻道:“送你的。”

她眼神涣散,没有伸手,马上要放下帘子,看也不看一眼紫檀剑匣。

徐凤年弯腰放在曹长卿身后,她眼前。

剑匣上还摆有一串铜钱,世子殿下笑眯眯道:“本世子委实没有随身携带银子的习惯,其余铜钱先欠着,什么时候穷得叮当响揭不开锅了,来北凉找本世子,管饱。报仇是报仇,两码事。”

小泥人怔怔望着剑匣上的铜钱,眼睛一亮。

双鬓霜白的曹长卿虽是背对两人,但仍是轻轻叹息。

徐凤年深深看了一眼没能擦干净泪痕的太平公主,玩笑道:“都要分别了,有棋诏叔叔在身边,以后恐怕就找不到谁来欺负你了,要不笑一个?”

姜泥下意识瞪眼,但如何都凶不起来也笑不出来。

马背上徐凤年直起身,不再犹豫,掉转马头,策马缓行,骏马才踏出几步,世子殿下一拉马缰,停马沉声道:“曹长卿!”

青衣曹官子不需徐凤年说话,便平静道:“赵勾算得了什么,以前公主不在,曹长卿就容得他们蹦跳,这次出行,就让他们死绝。”

徐凤年不再言语,策马狂奔而去。

姜泥捧着剑匣坐回车厢,悄悄将一枚紧紧攥在手心沾满汗水的铜钱与那十几枚放在一起。

曹长卿喃喃道:“此子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