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江西龙虎江东轩辕

世人皆知剑州有“江西龙虎,江东轩辕”一说。

剑州被歙江一劈为二,江西有龙虎,江东有轩辕。前者是道教祖庭,与天子同姓的道门赵家已是世袭道统六十余代,奉天承运奕世沿守一千六百年,方圆百里龙虎山是天师教肇基之山,以天师府为核心。峰峦对峙如龙虎相争,山丹水绿,紫气升腾,美不胜收。

若是广义来说,龙虎山道区更是广袤,歙江以西,几乎一半都属于这座道家仙都。与北方那个出了一位至圣先师万世师表的张家并称“北张南赵”,北夫子南真人,交相辉映已千年。

师徒二人走出一座龙虎山脚的破败道观,乘上竹筏漂流直下,持竿的邋遢老道士唾沫四溅,给趴在竹筏边上伸手捞鱼的憨傻徒弟介绍些有关剑州的风土人情,“不说咱们这龙虎山,那江东轩辕既然在剑州能与龙虎山并肩,也着实不简单,虽说不幸与咱这道教祖庭处于一州,数百年来仍只是略逊一筹,更难得是这个家族不入仕,乱世任你乱,太平任你平,我自独独修身齐家,岿然不动,说来奇怪,轩辕只在江湖上行江湖事,高手辈出,江西龙虎据称山底埋有一枚篆刻‘奉天承运’的神仙玉玺,才得以成为百神千仙受职敕封之所,轩辕便立有一块古碑,上书独享陆地清福六字,是真是假,早已不可考据。不是为师故意偏袒,要诋毁那江东轩辕,反正为师年轻时候问过老祖宗山下到底有无玉玺,老祖宗也说天知地知就是他不知,我看悬,所以嘛,轩辕那块碑十有八九也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这江东轩辕不是道门,却占据了大半座徽山,故而拥有洞天福地中第六福地的天姥岑,为师以前没事就去那边赏景,风光一点不差啊,尤其是主峰牯牛大岗纯是一块巨大青石,形似青牛顶天而静卧,山下有六叠姊妹瀑,每逢夏季,万千条鲤鱼溯流跳跃而上,啧啧,壮观得很,与你北凉王府的听潮湖万鲤出水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时因有潭底禁锢有一位龙王的说法,又称龙门或者天门,剑神李淳罡曾一剑让六条瀑布齐齐逆流,连建在牯牛大岗上的轩辕府邸大门都给大水冲塌,李淳罡为世人称道的一剑开天门,正是由此而来。”

“这代轩辕家主武功应该不弱,如今是指玄是天象还真不好说,不过当年先后与人比剑比刀比内力,接连三场都输了,真是可悲可叹,没法子,算他运道差,跟正值峰顶的李淳罡比剑,能不输?后面更惨,当时还是无名小卒的顾剑棠一路杀到牯牛大岗,弃剑入刀才十年的轩辕老头又输了一招半式,最后更可笑,老家伙干脆兵器都不要了,眼见着齐玄帧要羽化登仙,就不知死活来龙虎山跟齐玄帧比内力,起先齐玄帧没理睬,这家伙便纠缠不休,在山顶呆了半年,这不是给脸不要脸嘛,活该他输得干净利落。不过老家伙活了一辈子倒霉了一辈子,结果愣是儿子孙子都出息得相当生猛,独苗的子孙两人,就是性子都太差,没半点仙气,性倨少礼,好面折辱人,不能容人之过,阴阳不济,武功再高,碰上道统大真人一流,也得乖乖俯首,呃,话说回来,如今道统青黄不接,真人也没几个。”

“轩辕老头不愧是会享清福的,老不知羞,越活越回去,没事就与年轻到能给他当孙女曾孙女的女子双修,虎毒还不食子呢,老家伙倒好,家族里出挑的,大多被早早祸害了一遍,好的留下视作禁脔,稍差的,才送出去嫁人,真是可惜了轩辕家族女子天生貌美,那些迎娶轩辕女子的世族门阀,偏偏不怒反喜,这世道人心,为师看不懂啊,看不懂。”

忘乎所以说到口渴,撑筏的老道士蹲下,捧水而饮,咦了一声,猛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徒弟在筏头那边撒尿,老道士苦着一张皱巴巴的老脸,连忙吐出本该甘甜清冽的溪水,笑骂道:“你这顽劣徒儿!”

沿青龙溪乘筏直下,先汇入徽山龙王江,再入歙江。老道士才抬头,看到一艘两楼大船沿溪而上,不用想都知道是轩辕那边的人士,也就这个家族敢摆阔摆到龙虎山来,两层楼船已是青龙溪的极致,再大再高就要搁浅,寻常探幽揽胜的文人骚客都只能向道区的渔家借条小筏代步。

游赏龙虎山有三条路径,又有大讲究,分身心神三游,身游最累,沿香道翻山越岭,虽可登山俯瞰祖庭全貌,但中途取景才十之二三,心游要更胜一筹,可坐几条大索道,取景可达十之五六,神游最佳,先乘筏环绕青山,后在云锦山拾阶而上,再过悬于两大主峰间的索道流笼到达龙虎山,道都仙境大可以一览无余,一般而言,想要神游龙虎,没有雄厚的家世背景根本不用去奢望,这些年能入天师府饮茶论道沾点仙气的,十有八九都是轩辕这个阔气佬带过去的。

龙虎山与轩辕好歹做了几百年邻居,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当年徐人屠用铁蹄把好好一座江湖践踏得乌烟瘴气,到头来连龙虎山都不放过,也就轩辕世家敢壮着胆子来助阵,这份天大的香火情,天师府自然得念旧。赵希抟再怎么对那个轩辕老家伙看不顺眼,也不好多说什么。

看上去面黄肌瘦的徐龙象继续趴在竹筏上捞取游鱼,抓了放放了再抓,其乐无穷。老道赵希抟举目望去,船头站着几位年轻男女,女子认得,轩辕家的宝贝疙瘩,自幼好弹弓,父亲轩辕朴滑对其极为宠溺,销金为丸,交由女儿,每逢踏春秋狩,必会弹出金丸几十,视金如土,江东稚童听闻轩辕仙子出行,大批尾随,只等金丸落地,疯抢拾取,她从不收回,在剑州江左一带是一桩趣谈。

这女子身材修长,穿窄袖紫杉白犀带,与男子着装无异,与时下贵族女子喜好宽博对襟大袖截然相反,若非她以丝带缠额,缀有一颗大品珍珠,增添了几分女子气息,否则配合她的英气容貌,恐怕会被女子视作熬鹰走狗的英俊豪奢子弟,她在宛若轩辕家“行宫”的徽山上,穿戴更是随意,甚至衣蟒腰玉,远超世俗规格。

她出身王朝一等大族,却有浓重的草莽气,经常携婢带仆行走江湖。轩辕嫡系成员,大多名字古怪,她也不例外,女子竟然名青锋,轩辕家的女性,几乎个个长得沉鱼落雁,而且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并不是同一个死板套路。剑州每有孩子诞生,会有抓阄习俗,轩辕青锋没抓那胭脂水粉,抓了柄小巧青玉剑,无愧家族赐予的名字。

轩辕青锋身边站着两名青年男子,左侧一人襦衫,顶华阳巾,踩云头履,相貌俊逸,唇红不熟婉约女子,他负手而立,卓尔不群。

轩辕青锋右手边那位则广额阔面虎体熊腰,有趣的是偏偏长了一张娃儿脸,凑在一起更是让人过目不忘,尤其是一双眼眸,精光流溢,以赵希抟内丹家兼炼气士的眼力,一望便知此子内力不俗,若得机缘,步入江湖武夫梦寐以求的一品境界,绝非痴人做梦。

此子佩一柄百辟刀样式的重刀,散发着一股尖锐的刚烈气机,赵希抟皱了皱眉头,好大的煞气,莫非是杀人堆里练出来的刀法不成?别说外人,便是龙虎山都有大半人认不得大天师赵希抟,尤其近二十年这位最不像赵家天师的老道士与轩辕从无走动,轩辕青锋自然认不得,竹筏与楼船一上一下在溪上擦身而过,轩辕青锋与家中男子如出一辙的性子倨傲,对邋遢老道和瘦弱少年视而不见,那年轻俊雅儒士一直仰望云锦峰顶,诗意勃发,大有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要诗百篇的架势。唯有佩刀青年眯眼朝师徒二人望去,嘴角一勾,持竿撑筏的赵希抟咧嘴笑了笑,算是回应。

轩辕青锋瞥了眼身畔的宋家雏凤,略有恍惚。这人无疑是出彩的,祖父宋观海可谓通禅理、善鉴藏、工诗文、擅书法,精水墨,无所不通,年轻时候散尽千金求学拜师,宋观海的恩师随意拎出一人都是大家名士,与北地大真人杨芾学道,字画师从黄巨望,宋观海治学刻苦,博闻强识,最终融会贯通,老而弥坚,自创心明学。

春秋一统后,受命编撰《九阁全书》,篇帙浩繁,二百卷,历时十五年,皇帝陛下龙颜大悦,特赐宋夫子可在皇城内骑马而行,本来王朝内外预测宋夫子可按例迁礼部尚书,出人意料被原国子监右祭酒顶替,而宋观海则转去清贵更胜的国子监,众望所归。

随着老一辈文坛巨擘逐渐凋零,宋观海成为文坛当之无愧的执牛耳者,近年开始做十五评,每逢月十五,评点天下士子,盛极一时,一经宋夫子亲口评题,士子顿时身价百倍。登评士子,无不以宋夫子为师。

祖父已是如此显贵无边,他父亲宋至求竟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尤其书法被誉为书家神品,仅以国子监作例,一半学子都以“宋体”书写,宋小夫子最大的手笔则是以禅宗南北两派附比书画,崇北贬南,虽说有一味抬高书院画地位的嫌疑,但在北方士子集团获得了巨大的人望,再者宋至求率先以韵法意神划定书法境界,称“蜀字取韵,中品。越字取意,上品。楚字取法,一品。而我朝重神,当是神品”,此言一出,宋家自然再次让原本就私下经常临摹宋体的天子大喜,擢宋至求入礼部,任右侍郎,加学士衔,恩宠浩大。

世人不经去想,若是宋夫子能再活个二十年,等到桓温让出左祭酒,国子监两祭酒岂不是就都是宋家父子的囊中物了?

宋家才两代人便树立起豪阀的底子,有这样的祖父父亲,轩辕青锋旁边这位宋家雏凤,怎会是庸碌人物?

轩辕青锋忍不住瞥向另一侧,若说雏凤宋恪礼是第一流世家子,那悬刀的同龄男子可算是另一个极端,出身市井贫贱,因缘际会,落草为寇,无意中得到了残缺的半部刀谱,自学成才,命悬一线的搏杀无数,硬是被他杀出一条前程,后被一位刀法宗师相中根骨,收作关门弟子,但旋即师门被灭,他忍辱蛰伏三年,一击毙命,以三品实力杀二品,杀尽仇家族内六十二人,再获一本秘笈,境界大涨,刀法趋于圆满,去年此人上徽山来到牯牛大岗,站于雪中一日一夜求学上乘刀法,家族不许,但准其在山上逗留,他便在六叠瀑独自练刀,性格极其冷冽,坚韧不拔,初见轩辕青锋,便直言要娶她做妻。

轩辕青锋对这个被老祖宗说作“狼子野心”的家伙谈不上生气或者高兴,但委实厌恶不起来,这趟来龙虎山,一来游览散心,二来要去深涧抓几种龙虎独有的灵异珍兽,有他在,可省去许多气力。

正是酷暑,龙虎山虽清凉,但娇生惯养的轩辕青锋还是走回船内。井蛙不可言海,夏虫不可语冰?钟鸣鼎食之家便不是如此,如同那北凉王府有大湖可听潮,这艘楼船内则摆有四只大桶,盛满冬季储藏起来的冰块,到了夏季再从冰窖取出。

满室凉爽如秋,轩辕青锋坐下后望向潇洒不群的宋恪礼,笑道:“宋公子为恩师护柩南下数千里,此举大善。”

宋恪礼摇头道:“礼当如此。”

凝神闭目静坐的佩刀青年嘴角悄不可见地勾起一个弧度,隐约有讥讽意味。

轩辕青锋天生性情冷淡,哪怕与宋恪礼相处,也不会刻意笼络人情,客套寒暄点到即止,望向窗外山清水秀,没来由想起几年前一对王八蛋,微微皱眉,本来早就忘却那两浪荡子,只是遇上世家子宋恪礼,此时发觉两个混蛋中有一人眉目要更胜宋恪礼一筹,两年还是三年前在绵州游玩,在元宵灯市碰到两衣衫褴褛的登徒子,一个长得不错,就是下作得很,另一个相貌不起眼,只模糊记得佩一把滑稽可笑的木剑,在绵州灯市上狭路相逢,长得人模狗样的乞丐挡在道路上不肯让行,笑得十分面目可憎,眼神直溜溜在她胸口转悠,便起了言语争执,不曾想那佩木剑的是个疯子,对路旁一条狗喊了几声爹,然后丧心病狂地转头便喊她“娘”!

一旁还蹲着个看乐子的老家伙,缺门牙,张嘴笑起来就格外不正经,轩辕青锋何曾受过这等奇耻大辱,立马让仆役追着打了几条街,本意是打断六条狗腿出气,殊不料莫名其妙两个王八蛋就被缺门牙老头给拎着溜之大吉。

那家伙最该死的是消失前还嚷着:“小妞儿,记得老子姓徐,你等着,下次见面给大爷来次兔吮毫!”

轩辕青锋咬牙切齿,心中默念道:“姓徐的,别让我在剑州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