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有天人出窍而来

那北凉世子一走,阳春城总算是重现太平安乐了,不管湖亭郡士子如何否认,有那世子殿下在阳春城一天,就一天浑身不得劲儿,原本期待宫中娘娘给琳琅卢氏大宅里的那位寡妇施压,不曾想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后边诚斋先生竟被打杀致死,据传京城里整座国子监都闹起来,足足有数千名学子联袂上书,可惜仍是没能求来一道圣旨下江南,那名王朝内最大的将种子弟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离开了阳春城。

马队由卢府出城,不在泱州逗留,直奔道家仙都龙虎山。两驾马车,身体痊愈神速的青鸟和百无聊赖的老剑神分别驾车,徐凤年让鱼幼薇和靖安王妃同坐一车,两名命途多舛的女子约莫是同病相怜,相谈言语虽不多,但琢磨着还真有点同仇敌忾的味道,不过鱼幼薇显然要冷淡一些,裴南苇更热切,徐凤年对这位胭脂评上的王妃那点小心机,视而不见,就当看个无关大局的小乐子,相信鱼幼薇不至于被三言两语就转换阵营。徐凤年坐在车厢内,扳手指计算家当,自言自语道:“符将红甲到手大半,可惜破损太多,不知道能否修复如初。大体上可以确定符将战力与傀儡生前实力直接挂钩,龙虎山是这门驱神役鬼的老祖宗,这趟上山绝不能空手而归。采集秘笈招式入刀,从紫禁山庄《杀鲸剑》中取杀意最沉的刺鲸,《绿水亭甲子习剑录》取叠雷,赵姑姑剑谱取一式覆甲,偷学了老剑神的一剑仙人跪,这段时间翻看《手臂录》,跟青鸟学那招逆转脉络的卸甲,拔刀术学自东越皇族,收刀模仿南海尼姑庵的定风波,林林总总,加上老黄的九剑,也算凑齐了二十来式,有大黄庭作底子,不敢说是根脚盘来爪距粗,好歹有点粗糙架势了。只要架子立起来,接下来就容易多了。”

徐凤年伸手抚摸着武媚娘的脑袋,笑道:“顾剑棠是当世用刀第一人,不知真正对上,能挡下几刀?”

鱼幼薇意料之中轻淡道:“不知。”

徐凤年也没奢望能从鱼幼薇嘴中得到答案,她的剑舞再绚烂,终归不是杀人剑道。拿手指弹了一下白猫脑袋,自顾自说道:“曹长卿无意间说到李老头除了两袖青蛇举世无匹,还有更霸气的剑开天门,貌似很牛气,怎的以前没听说过,江湖上也没半点传闻,这事情没道理啊,有古怪。老剑神的两袖青蛇剑招剑意并重,次次繁简不同,说是一招,其实穷极变化,每次躲避逃命都来不及,想要分心去偷师实在是难难难,老剑神说得好听,说是要传授绝学,分明是无聊了拿我出气嘛。”

靖安王妃阴阳怪气道:“人心不足蛇吞象。”

徐凤年有样学样,争锋相对,极尽揶揄道:“吞?知道王妃这张小嘴儿灵巧,就别在本世子面前炫技了。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本世子把裴王妃给就地正法了。”

裴王妃一而再再而三被世子殿下拿床笫私事打趣羞辱,好似被抓住软肋,以往次次都要恼羞成怒,今天出奇没有神情变化,只是冷眼相向,反过来冷言冷语讥讽道:“原以为世子殿下连藩王都不惧,芦苇荡让我刮目相看,不曾想才离开青州到了泱州就露馅,是只纸糊的过江龙罢了,碰上一个江湖中人的曹官子就得捏鼻子受气,乖乖将婢女双手奉上,由此可见,去了几大天师坐镇的龙虎山,也只能碰一鼻子灰。”

徐凤年沉着脸阴恻恻笑道:“裴王妃小嘴愈发刻薄了,可喜可贺。”

世子殿下拿绣冬刀鞘掀起车帘,扬声道:“舒羞,别骑马了,领咱们裴王妃去后边马车坐着,好好熬一熬她的骨气。”

裴王妃正要说话,就被徐凤年一脚踹出车厢,继而被舒羞探臂掳去。鱼幼薇摇了摇头,但那张清减几许的脸庞没有流露喜怒,徐凤年瞥了她一眼后坐到车门附近,将帘角挂钩,看着青鸟的纤细背影,柔声笑道:“如何了?”

正挥舞马鞭的青鸟敛了敛骏马前奔势头,转头一副犹自懊恼的神情,低眉道:“两颗千金难买的金丹呢。”

徐凤年被靖安王妃一席话折腾得大恶的心情瞬间好转,哈哈笑道:“青鸟,你这样子,很像是夫君在集市上买贵了鱼肉的吝啬小娘,节俭持家,会过日子!”

青鸟温婉一笑,略微赧颜。她的表情总是浅浅淡淡的,芦苇荡那般身陷死地的大风大浪,她不一样是如此,在她脸上,似乎永远见不着啥大悲恸,女子常有的怀春与悲秋,跟她没关系。徐凤年与青鸟一直言谈无忌,直来直往说道:“让舒羞跟裴王妃共处一室,以舒羞的南疆易容秘术,不知道最终能得几分形似几分神似,徒有其表的话,多半还是白费气力。到龙虎山之前先看看咱们舒大娘的成果,是否真的能以假乱真。”

青鸟疑惑道:“舒羞是要造一张人皮面具?”

徐凤年笑着摇头道:“还要高明些。要不咋说画虎画皮难画骨,这门易容术,分阴模阳模两个环节,尤其后者,几乎到了易骨剔骨的地步,舒羞粗略跟我讲过步骤,十分复杂,跟道教丹鼎一个路数,是最高明的内外兼修,想要大功告成,舒羞少不得吃苦头,不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话搁在舒羞身上,最妥帖不过,侥幸成了,可就是王朝内屈指可数的正王妃,这种气运机遇,以舒羞的性格便是拼死都要抢到。”

青鸟轻声小心问道:“靖安王这老狐狸,最是阴贼险狠人心鬼蜮,会认不出来?”

徐凤年点头道:“色欲熏心的世子赵珣未必能看破,他老子赵衡肯定能几眼就看穿,所以我要先写封信试探一下口风,干脆把底子透露出去,靖安王府乐意收下伪王妃当牌坊摆起来,保证面子不丢,那是皆大欢喜,不愿意,拒之门外,也在情理之中,我就当让舒羞调教裴王妃好了,也不亏,冒险留着中看不中用的靖安王妃也就罢了,这娘们还不知好歹隔三岔五来刺我,天底下没这样的憋屈事情。”

青鸟仍是不敢相信靖安王府那边会接受这个荒谬安排,由得一个伪王妃去鸠占鹊巢?靖安王赵衡一直被世子殿下骂做小肚鸡肠如妒妇,忍得住?徐凤年看出青鸟脸上的匪夷所思,笑道:“就当赌一回好了。”

徐凤年听闻青白鸾鸣声,掀开车帘,这头神俊灵禽瞬间刺入,世子殿下架臂停鸟,右手摘下一节玉筒,取出密信,看完后交给鱼幼薇,后者仔细浏览,抬头说道:“朝廷要改州郡制为路道制,设天下为十六路道,在路道以下,重新划定了州府县?”

徐凤年笑问道:“你说说看想法。”

鱼幼薇略作思量后柔声道:“平定八国后,王朝的疆域版图扩张数倍,如今府县激增到一千八百多个,当初迁就旧八国而设的大州容易自成藩镇,帝国中枢确实不便控制,从信上来看,全部打乱,重新设十六道七十六州,大州割裂作几个小州,大府一律升州,一千八百个县的底子变更相对稍小,设置节度使经略使两位军政大员,再设置监察使监督一道,北凉王与六大宗室藩王各领一道。”

徐凤年平静道:“听徐骁说首辅张巨鹿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差不多该有二十年了。”

鱼幼薇皱眉道:“可州郡县三级变作四级,帝国就不怕政令受阻吗?如果说是为了削藩才这般,代价是不是大了点?”

徐凤年摇头道:“没这么简单,除去徐骁在内的七位藩王,其余节度使经略使监察使都要四年或者六年一换,只不过目前还未公诸明令下发,大概等个三四年后,局势大体平稳,就该张巨鹿出手了。”

徐凤年指了指密信,冷笑道:“别忘了除了路道制,朝廷同时对佛道两教出手了,以往对释门管理不严,只在礼部鸿胪寺设崇玄署管理僧籍和任命三纲,这以后就要有僧正一职了,只是不知道哪位和尚有这个资格做第一任天下僧人头领,我猜杨太岁未必肯冒头。至于道教那边,朝廷伸手更长,对所有道观弟子都要进行考核,分十一级,除了天师府是唯一特例,天下道人都要在这个框架里晋升。再联系前不久率先拿黄门郎开刀的取士制度,你觉得有没有儒释道三教,将尽在朝廷掌控之中?”

鱼幼薇喃喃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徐凤年掀开帘子,振臂让青白鸾飞出车厢,拍掌笑道:“你这话说得好,这张天网撒下,谁都做不得逍遥狗了。张巨鹿这个织网人,手段可厉害得无法无天了。”

鱼幼薇眼神迷离道:“王朝鼎盛吗?”

徐凤年躺下,枕在鱼幼薇弹性十足的双腿上,闭眼道:“所以我就劝徐骁不管发生什么都别想着造反了。”

鱼幼薇低头柔声问道:“哪怕你被朝廷害死都不造反?”

徐凤年嘴角勾起,伸手去抚摸她的下巴,笑眯眯不作声。

半响,鱼幼薇恼怒道:“你摸哪里!”

徐凤年愕然睁眼,讪讪缩回爪子。原来是摸到一座挺拔山峰了。

只见鱼幼薇满脸涨红,气喘吁吁。

徐凤年得了便宜卖乖,仰头调笑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实在是壮观,本世子都看不清你脸了。来来来,给本世子一记泰山压顶,压死我算了,省得头疼这些闹心事。”

鱼幼薇伸手拧住世子殿下耳朵,狠狠一拧。

徐凤年没有出声,报复性地伸双手托住那对峰峦,只恨手掌太小,缓缓推揉而去,慢慢慢捻而返,周而复始,起先鱼幼薇拧耳还有些力道,不到三分之一炷香时光后,便只听细细喘息不见她手上出力了,约莫是那对软温好似鸡头肉的挺翘挡住视线,给了她生出莫大勇气的缓冲,并未喝斥这世子殿下的无良行径。徐凤年意犹未尽,就要暗渡陈仓,去要替那对肥硕玉兔解开束缚,饱览景致,刚起身,鱼幼薇便一脚踹来,一点不差踢中世子殿下的胯下剑,徐凤年顿时倒抽一口冷气,满腔欲火给大冬天浇了一盆冰水般,比正人君子还要正经一百倍,鱼幼薇先是眼神愧疚不敢去看那小世子,继而躲在车厢角落,双手抱住胸口媚笑,徐凤年本想作罢,见她半点不知见好就收,气笑得二话不说,把她拖到怀着,不许她动弹,按着她的纤手往胯下摸去,本以为鱼幼薇又要挣扎搏命,不料她这回鬼迷心窍般异常温顺,如葱五指倒也安分守己,手心却悄悄一抹,让世子殿下原本平息的欲念波澜再起。

徐凤年一只手从她领口深入,心满意足感叹道:“鱼幼薇,你这里才是盛世气象啊。”

鱼幼薇双目迷离,扬起脖子轻轻吐气如兰:“还惦念那靖安王妃吗?”

徐凤年愣了愣,哑然笑道:“怪不得。”

鱼幼薇默不作声,只是挣脱怀抱坐远了。

徐凤年指了指鱼幼薇胸脯,打趣道:“裴南苇能跟你比这儿?馒头叫板大饼,自不量力嘛。”

鱼幼薇媚眼一瞪。

徐凤年鬼鬼祟祟轻声道:“我想看剑舞,允许你最多只披一件薄纱。”

耳根红透的鱼幼薇扭头骂道:“去死!”

徐凤年撇撇嘴靠着车壁,道:“不解风情。”

站起身,徐凤年无奈道:“出去透透气。”

鱼幼薇眼眸含笑。

徐凤年坐在青鸟身边,问道:“还要多久能到剑州?”

青鸟想了想,说道:“快则一旬,慢则二十天。”

徐凤年嗯了一声,抬头望见此州境内最高的匡庐山,笑道:“我们今晚就在山顶歇脚,剑崖背面山腰有一条千丈瀑垂流直下,据说运气好的话,清晨日出时分,在山巅可以看到瀑布变成金色。到龙虎山,差不多立秋。”

上山过程中,徐凤年始终跟青年插科打诨。

夜色登顶,点燃篝火,吃过野味丰盛的晚餐,徐凤年走到剑崖附近,大风扑面,盘膝坐下。

羊皮裘老头儿走到身后,徐凤年问道:“开始?”

老剑神摇头道:“今天算了,看看风景也好。”

徐凤年有些遗憾,两袖青蛇能多扛一次便是一次福气啊。

李老头儿伛偻弓腰站在崖畔,眺望蜿蜒如长蛇的壮丽山川,轻声说道:“为什么不留下姜泥?”

徐凤年平静道:“这次留不下了。”

李淳罡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为难世子殿下。要徐小子与曹长卿这老儒生斗法,实在是强人所难。

徐凤年欲言又止。

老头笑道:“想知道老夫那从未跟你提起的一剑开天门?”

徐凤年嘿嘿一笑。

老剑神淡然道:“有些话本想回到北凉分离时再说,既然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老夫也就不吝啬这点陈年旧事。”

徐凤年下意识正襟危坐,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李淳罡自嘲一笑,缓缓道:“可知老夫当年为何下了斩魔台便境界大退?”

徐凤年摇头道:“不知。”

李淳罡停顿了片刻,许久才回神,叹气一声,道:“老夫用剑,剑意极点,比两袖青蛇犹有远胜,便是那撞响天钟,洞开天门杀天人。曾有剑道前辈嘲讽,既然世上无蛟龙,那你这几剑,便是那屠龙技,只是个笑话。”

徐凤年正有疑惑,老剑神摆摆手,反而道:“何谓天人?”

徐凤年苦笑道:“小子见识短浅,自然不懂。”

老剑神李淳罡嘿然一声,道:“三教教义不同,根柢却同。古人说易与天地准,故触弥伦天地之道。这便是天人门槛,儒家圣人,道教仙人,释门活佛,莫不是如此。陆地神仙的说法,由此而来。一品四境,不是瞎掰的,金刚出自礼佛,指玄赞道,天象则是溢美儒家,唯有陆地神仙,无分三教,到了此境,便是神仙,便是天人。”

徐凤年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李淳罡沉声道:“老夫练剑,立志一剑出鞘杀天人,那一式,剑术剑招,甚至剑意剑罡,都不算顶尖,可老夫误打误撞,每次使用此式,都力求一剑杀敌,试想老夫二十岁便几乎站在剑道巅峰,此后二十年逍遥天地,每次递出此剑式,一往无前,从未有人能活下,老夫的剑,愈发凌厉无匹,一剑递一剑,真正是算得上无敌了。当年输给王仙芝,木马牛被折,这并非老夫斗不过那时候的王仙芝,惜才而已,才未递出这一剑,否则如今世间便再无武帝城天下第二了。”

徐凤年如遭雷击。

老头儿无限感伤道:“直到老夫去龙虎山求仙丹,齐玄帧飞升在即,讲道理,我与齐老头分明是鸡同鸭讲,谁都说不服谁,齐玄帧便说要试那一剑,赢了,他便交出丹药,输了,当然是一切休说。”

徐凤年喃喃道:“老前辈输了?”

李淳罡眯眼喃喃道:“输了,从此老夫再无剑道,境界一泻千里。”

老头儿冷笑道:“既然到头来杀不得天人,这一剑便是空中阁楼了。”

徐凤年心神激荡,好奇问道:“何谓神仙天人?”

李淳罡犹豫了一下,道:“儒释道三家,老夫只见识过一个天人齐玄帧,只知道道门真人到达陆地神仙境,精神气炉中相见结婴儿,可出窍远游千万里,五百年前吕祖飞剑千里斩头颅,便是这个道理。”

徐凤年轻轻道:“如此一来,世间还有敌手?”

李淳罡讥笑道:“到了这等境界,谁还去理会俗世纷争?比如你是北凉世子,会去跟乞丐争抢那几个铜板的施舍钱?再者到此境界者,谁的心性不是坚若磐石,与天地大道契合,心思乖张者,堕于旁门左道,无法证道。那黄龙甲,自诩黄三甲,武功智力皆是当世超一流,可他何尝悟了?不是他不愿,委实是挟泰山以超北海,他不能也。”

徐凤年哦了一声,跟随李淳罡一同望向远方天地。

心旷神怡,胸中气机如雷鸣蟒游。

老剑神摘下插于发髻的匕首,丢给世子殿下,没好气说道:“姜丫头临行前,说将这柄神符转赠给你,老夫不舍得也没法子。”

徐凤年握着神符,怔怔出神。

李淳罡转身离去,嘀咕道:“一个赠神符,一个送大凉龙雀,都他娘的是败家子。”

徐凤年摘下春雷绣冬双刀,插入地面,闭目养神,右手托着腮帮,左手五指转旋匕首神符。

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不知是短暂一刻钟,还是漫长千百年。

徐凤年猛然睁眼,握住神符。

只听见悬挂剑崖的千丈瀑布轰然炸响,刺破耳膜。

崖外天地间云雾弥漫,紫气升腾,伸出一颗巨大头颅,那头颅,分明与徐骁蟒袍上所绣绘的蟒龙景象有七八分相似!

天王怒目张须!

它口吐紫气,双目紧盯徐凤年,狰狞恐怖至极。

一道身影如彗星流萤仿佛千万里以外飞掠而来,落到不知是蛟龙还是大蟒的头顶,人未至前声已到:“得道年来三甲子,不曾飞剑取人头。天庭未有天符至,龙虎山间听泉流。”

徐凤年痴痴望去,只看到来人通体晶莹如玉,双眼光华流转,只有身穿一袭龙虎山道破如凡间物品。

徐凤年猛然惊觉。

有天人出窍乘龙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