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梦中斩龙

徐三是个邮子,家里排第三,就被唤作徐三。小伙子长得结实,年轻力壮,可惜迟生了十年,没那福气掺和到春秋大战中里去,捞不到啥勋功,他所在的鸡鸣寺驿站官老爷刘老头运气要好,在西垒壁一战中斩落首级六颗,年纪大了从北凉军退下后,搏取了个驿站头头的小吏官职,虽是两辽人士,但在战场上颠簸太多,身子骨不如青壮,畏惧北地寒冷,便举家迁到了南方,平日里没事就跟徐三这些小伙子说那春秋九国大战是如何惊心动魄,尤其喜欢说那北凉王何等英雄气概,每次都要唾沫喷人满脸,刘老头嗜酒如命,说起往事时酒气格外的重,徐三在内的十几个邮子也爱听刘老头说那些兵戈硝烟,次次听这些老调常弹,也不厌烦,徐三最是如此,恨不得爹娘早把自己从胎里赶出来,别的不说,现在天下乾坤大定,乡里百姓再贫苦不济,都不用担心出现掉脑袋的灾祸,守着几亩几分地,家家户户好歹总有个盼头,逢年下了几尺厚的大雪,以往老人家都感慨这天气又得有谁熬不过去了吧,可现在不同了,在火炉上看雪都笑着说瑞雪兆丰年呐,徐三不曾读书识字,但道理还是懂的,刘老头说这驿站是北凉王亲手打造的,三十里一驿,谁敢克扣邮子即驿卒的薪钱,甭管你是多大的官老爷,那就是喀嚓一声,给拿下当场斩了,再者徐三与那北凉王兼大柱国的大将军同姓,成了邮子后,每次跑马递信都格外勤快,只觉得不能辱没了这个姓氏不是?

去年鸡鸣驿站近几年内头回遇上需要六百里加急的货物要送往北方,徐三体魄马术都是驿站里最拔尖的,当仁不让地担当起重任,不料祸福相倚,原本是刘老头要栽培徐三,中途却出了意外,交给下一个驿站时,被告知货物受损,那边一个交接货物的宦官跟死了祖宗十八代一般尖嗓子喊着要把徐三抄家灭族,徐三没见过大世面,但跟着刘老头耳濡目染,也知道京城里出来给帝王家办事的宦官连正三品的刺史都惹不起,当时便磕头求饶,只求那位白面无须的太监老爷只杀他一人出气,宦官哪里理睬升斗小民的哀求,逼着身边几位郡内大官表态,说这是宫里娘娘要的新鲜荔枝,以玲珑冰窖珍藏,这该死的邮子颠簸碎了盒子,盒子本就千金难买,南疆运来的荔枝更是要不得,宦官阴着脸问当死不当死?官员只得附和当死二字,徐三如何不认命?可不知如何马蹄轰鸣,几百鲜明铁甲簇拥着一名将军走到驿站,见到这情形,直接拔出北凉刀将那宦官的脑袋给斩落了,将军让徐三起身,再对身旁个个噤若寒蝉的郡府官员笑问道擅杀驿卒当死不当死?官员们一日连续两次说了当死当死,死里逃生做梦一般的徐三最后才获知那名将军便是北凉王!

徐三面无人色,仍旧不顾一切驱马狂奔,斜挎一只包裹。他早已无汗可出,嘴唇干裂,只剩下血丝。双目已不太看得清道路,驿马也不知能支撑多久。昨晚八百里加急而至鸡鸣驿站,刘老头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将宫府文书送来的健壮驿卒才到驿站,只说了一句“奉旨送往龙虎山交由大柱国”便连人带马力竭而死,坠落马下,刘老头环视一周,只有徐三不言不语,火速从马厩牵出一匹比对待媳妇还爱护的骏马,解下包裹系在脖中,快马加鞭,直奔龙虎山。北凉王打造王朝驿站将近两千,曾言驿卒上食天禄当拼死一马当先。徐三粗鄙,大道理说不出,但知道一马当先在是说什么!

此时此刻,徐三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几近人死灯灭,不断告诉自己再有二十里地就到了,再撑会儿,不能死啊!若是耽误了北凉王的大事,愧疚那一命之恩,徐三有何脸面立于天地间?视野朦胧中,道路上一人飘然而来,徐三所乘的马匹前足一软,当场暴毙在尘土中,将徐三狠狠摔出去,徐三滚落于官道,看不清那人容貌,只依稀见得道袍,攥紧包裹,竭尽全力嘶哑道:“鸡鸣驿站徐兵,八百里加急,求道长送往龙虎山……”

道人蹲下身点了点头。

邮子徐三艰难转头看了眼当场毙命的爱马,再望龙虎山方向,气机断绝,竟是死不瞑目。中年道士轻轻一叹,替这名年轻驿卒合上双眼,拿下包裹解开,露出一卷明黄色圣旨。

右手持旨,右手负后,脚尖一点,身形如惊虹贯日,世人不得见真容。

中年道人长驱直入,直到徐字王旗下,丢出圣旨转身飘然远去,空中左右两拨箭雨凝滞,不前不坠,等到那道人身形逝去,才轰然落地。

那一年千钧一发,山上黄紫道士与山下北凉铁骑,终于因为这一道圣旨换来可贵的相安无事。

今夜,姓名道号不见于龙虎山的中年道士元神出窍,驾临匡庐山。

见世子殿下收好匕首神符,随意别在腰间,拔出双刀,站于龙头之上的中年道士古板说道:“贫道曾与徐骁在山脚见过一面。”

徐凤年记起一桩从褚禄山嘴中偶然得知的尘封往事,仰头问道:“你是龙虎山下那名送旨道人?”

中年道人面无表情道:“正是。”

徐凤年犹豫了一下,倒握双刀,弯腰行礼道:“徐凤年见过仙长。家父私下曾言龙虎山上通玄第一,而非五十年前登仙的齐真人。”

中年道士无动于衷,只是俯瞰徐凤年,以及那柄神符。

徐凤年依旧低头行礼,问道:“小子很好奇为何仙长可登仙而不登,可入天门而不入?”

中年道士平淡道:“贫道姓赵。”

与天子同姓吗?

寥寥四字,足以解释许多谜团了。为何上代大天师不惜以寿换寿为先帝续命?为何朝廷要对龙虎山敕封再敕封,将这座道统祖庭的地位层层拔高?为何当代天师赵丹坪能在京城如鱼得水?为何白莲先生能得圣宠?

徐凤年双手微颤,抬首咬牙道:“仙长已是方外人。”

猜不透年纪大小与修为高深的道人浅笑道:“可有听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何况贫道尚未登仙,庇佑后人一二又何妨?”

徐凤年一问再问,再次询问道:“不知仙长这次以出窍元神大驾光临,有何教训?”

中年道人并未回答问题,而是伸手指了指徐凤年身后。

徐凤年不敢转头,生怕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道士皱眉道:“贫道虽称不上道德圣人,但也不至于与你这小辈计较,当年与徐骁也是这个道理。子孙自有福祸,只要不是被有人故意偏岔,便是国亡族消,贫道也不会出手扰乱天机。”

徐凤年这才转头,瞪大眼眸。

不知何时自己身后盘踞着一头吐露红信的巨蟒,与那条张须天龙对峙!

大蟒对天龙。

这条似乎已经盘踞整座山头的巨蟒屹然不惧!

徐凤年对那探出头颅的金黄天龙十分敬畏,不知为何对雪白大蟒竟是半点不怕,反而有一股发自心底的亲近气息,而那巨蟒见到徐凤年转身后,低下硕大如箩筐的脑袋,蹭了蹭徐凤年额头。

天龙似乎对这大蟒生出怒意,口喷紫气愈发浓郁,身形再升高,露出半截,张牙舞爪,对着匡庐山巅一声怒吼,紫气犹如实质,凝结成一根紫柱冲撞而来!

老子管你是天人还是神仙,天底下没有让他徐凤年认命求死的道理!

徐凤年刚要拔刀,盘虬山顶的大蟒嗖然抬头,直起身躯,一口咬住龙气紫柱,瞬间便将其咬碎。

恍恍惚惚犹如站在众生之上的中年道士只是冷眼旁观。

天龙吼叫,徐凤年看到天空中再见不到半点繁星,云气翻滚,汹涌如怒涛,在天龙头顶汇聚,层层叠加,愈发硬密。

“凤年。”

徐凤年正恐惧于那黄金天龙无可匹敌的威势,耳畔听闻熟悉入骨的嗓音,猛然转头,看到那人,在这生死关头,竟然对天地万物都浑然不觉,只是泪流满面。

有白衣女子,袖袂飘摇。

她曾一剑出剑冢,她曾白衣擂响鱼龙鼓,她曾罚他捧书面壁,她曾穿着徐骁亲手缝制的布鞋,孤身入皇宫!

徐凤年嗓音沙哑,小心喊道:“娘。”

只怕喊大声了,她便随风而逝。

她身躯通透,缓缓飘荡而来,犹如敦煌飞天。

悬浮空中,似乎想要轻抚儿子的脸颊。

中年道士终于说话,冷哼道:“阴魂不散,有违天道!”

他一挥道袍袖口,将巨大白蟒的头颅砸在地面上。

“吴素,还不速去黄泉!”

再一挥袖,罡风大起,距离徐凤年才几尺距离的白衣女子随风后退。

女子抬头冷笑道:“赵黄巢,那你又为何不入天门!”

徐凤年看见娘亲身体逐渐模糊不清,化作流华散去。他彻底陷入癫狂,双眸赤红,伸手就想要去抓住。

那中年道士终究是当之无愧的陆地神仙,玄力通天。

本就违逆天机的她艰难前行,任由魂魄消散,伸出一只幽莹的手,“握住”徐凤年的手。

中年道士浩然道气铺天盖地倾泻而下,抬起手掌,怒道:“天道巍巍,邪魔退散!”

瞬间天雷滚滚。

道人一掌拍下!

道士替天行道,天发杀机。白衣女子由脚及腰,与巨蟒一同缓缓消逝如尘埃。

泪流满面的徐凤年撕心裂肺,喊道:“娘!”

她微笑,面容慈祥道:“凤年,娘照顾不到你了,真舍不得啊……”

徐凤年疯魔一般,只是摇头,那一瞬,二十年人生,在脑海中走马观花,一闪而逝。

直到浮现起李淳罡那一句我有一剑开天门。

徐凤年只觉得炸开,窍穴炸雷,经脉炸雷,血肉炸雷,魂魄炸雷,所有的所有,都炸得一干二净,老子今天便是死又何惧?娘亲死了,你这死道士连娘亲的魂都驱散,老子便杀不得你了?!

他转身面朝金黄天龙与中年道士怒吼道:“去你妈的天道!”

“我有一刀,可斩天龙!”

徐凤年手中本无刀,此话一出,巨蟒流萤汇聚,一柄雪白神兵在徐凤年之手。

“我有一刀,可杀神仙!”

一刀破空。

天地变了颜色。

再无天龙,再无仙人。

徐凤年缓缓睁开眼睛,匡庐山巅分明云淡风轻,也无李淳罡与青鸟等人闻讯赶来,徐凤年低头望去,神符仍在手指间,绣冬春雷插在地上。

徐凤年摸了摸脸颊,尽是泪水。

原来是做了个梦啊。

徐凤年转头,挤出一个笑脸,望向寂静无声的虚空,喃喃道:“娘,走好。”

再转头,望向星空,徐凤年一字一字说道:“我有一刀,可杀天龙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