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江湖飘总挨刀

长安镖局在号称无镖不成州的剑州看来,规模不大不小,胜在老镖与青镖搭配得当,人数才五六十号,但由于老镖中多数是绿林好汉和退役悍卒,战力不弱,前者过腻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做了镖客,不但武功底子在,老当益壮能打能杀,而且人脉底子也在,出门靠朋友,既然走镖,难免要经过许多当地寨子,扛上镖旗报上曾经厮混江湖的自家名号,说不定当年就一起抢过黄花闺女,因此对方大多能卖几分薄面,至于那帮曾经在战场上呆过的老镖,单人厮杀兴许不如江湖莽夫的手段干净爽利,但若结阵而战,刀弓马步,更能震慑对手,长安镖局的青镖们,这些年在老镖们手把手调教下比较那前几号的大镖局子弟丝毫不差,欠缺的只是镖号里没上乘秘笈撑场子而已,这是最无奈的事情,镖局大小,说到底还得看局里养了多少个武功拔尖的活镖旗,长安镖局能拿得出手也就总镖头石青峰,以及这趟行镖负责人的武术教头俞汉良,而客卿一名都没有,剑州几家老字号镖局,客卿多则数十人少则十几位,都在江湖上都闯荡下亮堂名声。

韩响马是名孤儿,那时候春秋大战接近尾声,襁褓中的韩响马被狠心爹娘丢在雪地里,被途径的俞教头捡到,自小便在长安镖局长大,韩响马打小心眼活络,习武也肯吃苦,被金盆洗手的江洋大盗俞汉良视作亲生儿子,年轻的青镖里以他和总镖头儿子石襄阳各自为首,分别拉拢了两批青镖,镖局有个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石襄阳爱慕得要死要活,偏偏那女孩只对油嘴滑舌的韩响马眉目传情,韩响马对她没啥感觉,愈发让石襄阳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其实小时候两人常一起用尿糊泥巴,长大后落得这般水火难容的田地,实在让韩响马头疼。长安镖局,取自长命久安的意思,立镖三十多年,尚未丢镖过,故而在镖局多如牛毛的剑州总算是站住了脚根,按照往常规矩,镖局走镖,都是老镖带青镖,比例以镖货贵重程度而定,但韩响马琢磨着这趟走镖有些古怪,青镖里竟然就他一人,其余都是镖局里经验最丰富的老镖,俞老爹亲自压阵,出剑州境前,长安镖局的名头还有些管用,但出剑州这一旬多时日,明显就有些棘手了,俞老爹是个老酒鬼,但寻常走镖偶尔歇脚在熟店,关门后会小喝上几盅,权且解馋,但这趟干脆连酒壶都没带,韩响马就骑马佩刀护在镖箱边上,箱子不大,据俞老爹私下透露当日总镖头接镖时说是一块家传美玉,镖局里有行家专门鉴定,手脚颤抖着说那玉起码能值大半座长安镖行!韩响马瞥了眼镖箱,再转头看了眼帘帷重重的马车,是两个女扮男装的剑州当地小娘,别看她们戴着严实遮面的厚重帷帽,但八九岁就陪着俞老爹去窑子探望姨婶姐姐们的韩响马眼光何等毒辣,光是偶尔她们夜深人静时下车散心的惊鸿几瞥,真相便水落石出,打小在妓院里察言观色混饭吃的韩响马深信这两个小娘绝对是大美人,一次擦肩而过,那叫一个香喷喷,韩响马不用值夜时偶尔躺在床铺翻来覆去,想着这趟走镖能看清楚她们一面就赚了。教头俞汉良背负一张牛角大弓,腰悬一柄环首大刀,策马绕行镖队,见到怔怔傻笑的韩响马,抬脚踹去,骂了一声,韩响马拍拍屁股,腆着脸笑道:“老爹,啥时候把你这弓传给我,我手痒啊。”

俞老爹是个目不识丁的莽夫,义子韩响马这名字还是跟镖局里一位先生讨要来的,破费了好几斤酒,虽说当成亲生儿子养大,自然望子成龙,可怎么个成龙法子,俞汉良一点不懂,反正犯事了就拿鞭子打,觉得这小子出息了就拿出银子让他跟狐朋狗友耍去,喝酒也好,逛窑子也罢,都是大老爷们,装什么读书人,那石家小子就瞧着不顺眼,明明是个习武之人,却成天吟诗作对舞文弄墨,你他娘念诗给聋子听啊,活该柳丫头不喜欢,老一辈家伙,不管年轻时如何心狠手辣,年纪大了,最大的乐趣可不就是比对子孙谁更出息一些?俞老爹就觉得韩响马很不错,再打磨几年就是条汉子,不愁没饭吃讨不到媳妇,俞汉良心情不错,指了指韩响马腰间佩刀,笑骂道:“别不知足,镖里加上总镖头那两把,总共也就六把麒甲刀!”

俞老爹摸摸背后牛角大弓,深情款款,跟抚摸姘头柔滑肌肤似的,见韩响马一副肉麻恶心的抖索神态,瞪眼说道:“最早也得等老子进了棺材才传给你,这趟镖你要没走好,这弓,老子就带进棺材,传给你个屁!”

韩响马拢了拢缰绳,让两马并行,勾住俞老爹肩膀一脸谄媚道:“老爹,这话见外了吧,咱做牛做马攒钱给你老人家养老送终,没点家当怎么闯荡江湖,你又不是不清楚我膂力在镖局里数一数二,如今连总镖头都不敢跟我比试箭术了,好马配好鞍,老爹,辱没这把宝弓,是要遭天谴的。”

俞老爹白眼道:“去去去,好好盯着前头,咱们这趟走小路,不安生,千万别折了镖局几十年辛苦积攒下来的口碑。”

韩响马笑着说了声“得令”,驱马前奔。俞老爹眼神慈祥,实在无法想象当年这家伙是杀人如麻的大盗,望着儿子背影,心中俱是欣慰,这小子能获准佩麒甲刀,可不是因为韩响马是自己义子,在镖局里捧饭碗,靠得是实打实真本事。镖局任何一件武器,都要跟官府详细报备,增添一件折损一件都要记录在案,长安镖局才六把麒甲刀,这种刀仿制式北凉刀,百炼成钢,刀身狭窄,样式轻巧而劈砍锋锐,马战步战都是一等一的趁手好宝贝,镖行里有几名广陵军退下的悍卒,韩响马性子好动,但跟广陵老卒学刀绝对没二话,只要让他握刀,就能屁股生根,能苦练一宿都不喊累。其实这捡来的儿子箭术更好,连军旅悍卒出身的老镖们都说韩响马猿臂善射,是顶好的苗子,奈何相比练刀,韩响马练箭始终不肯用心,这让吐了几大缸口水都没辙的俞老爹来了脾气,偏不肯把牛角弓交给这小王八蛋。

俞汉良押镖出剑州,十分谨慎,一来镖物异常贵重,一旦丢镖,长安镖局亏损巨大不说,十有八九再无法在门户竞争激烈的剑州树旗接活,所以除了他这个武术教头,还有韩响马这个心思缜密武力不差的青镖,其余清一色是老江湖的镖师,足足三十多号人,可谓精英倾巢而出,加上伙计杂役也有将近五十,浩浩荡荡,哪怕不走官道走小路,一般山寨都不敢露头来拦路剪径,走镖求稳和字当头,这没错,但没得商量的话,还得靠硬刀硬枪。

俞老爹想到车里头坐着的两位,皱了皱眉头,心想这趟镖不简单呐,明面上护送那块价值连城的玉佩去松州,是走镖里最希拉平常的货镖,可暗地里更像是人镖,车厢两人深居简出,俞老爹大半辈子都在亡命生涯,入了镖局才安稳下来,但这辈子没见过啥大家闺秀,连小家碧玉都没接触几位,可没吃过猪肉好歹见过猪跑,车里两位,实在不像是一般门户里出来的女子,打着货镖名号出走剑州,怎么看怎么像是在逃祸,长安镖局几位当家的起先聚在一起也做过计较,俞汉良就不太想接镖,可长安镖局近两年生意清淡,被几个大镖局压榨得不轻,加上对方两人出手豪气,押金就有六百两银子,许诺到了松州,再拿出六十两黄金!总镖头一咬牙,接了!

镖队前头的韩响马抬手做了个手势,老镖们立即抽出兵器,如临大敌。但刀只出鞘一半,这是走镖不成文的规矩,对面既然没有偷袭出手,而是明着来拦路,只要没有真正撕破脸皮,镖局若是刀锋率先全部出鞘,就等于是砸山寨的场子,是一种大不敬行径,出门在外行走江湖,情义礼三字,都不得丝毫马虎。

小道两旁密林中哗啦啦跳出七八十号人,刀矛鲜亮,岔路上更杀出二十余骑,皆是人强马壮,俞汉良走镖二十年,当然看得出这一伙劫道贼匪不比寻常,多半是那种放小虾逮大鱼的那种大寨,俞汉良一肚子纳闷,以往没听说这座山上有如此扎手的山大王啊,他去年还来过这里,记得占山的是秦鹞子那伙熟人,姓秦的擅长三皇炮捶和十六路鞭腿,单对单,俞汉良没有半点胜算,但大寇秦鹞子手下喽罗很不济事,属于老弱残兵,因此以往走镖至此,也就是掏点碎银当作“敬太岁钱”,双方面子都过得去,一来二去,俞汉良跟秦鹞子还算混了个半生不熟,按照总镖头石青峰的意思,这趟看能否趁机拉拢秦鹞子做长安镖局的客卿,哪里料到换了山头王旗,来势凶猛,骑匪二十,这可不是普通山贼能有的家底,一匹马昂贵不说,而且有价无市,养马就更不轻松了,这下子棘手了!

俞老爹长呼出一口浊气,握紧腰间环首刀,驱马前行,先让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韩响马干净滚回来,面对那帮精装山寇,捧拳大声道:“剑州长安镖局俞汉良,向诸位好汉借道!”

对方人马毫无动静,俞老爹硬着头皮掏出两袋子碎银,扬声道:“太岁孝敬钱二十两!”

二十骑照旧在小道上纹丝不动。

原本被俞老爹勒令去殿后的韩响马大怒,寻常过路的太岁钱,十两已是一般镖局相当阔绰的出手,这帮兔崽子仗着人多势众给脸不要脸,掉转马头,就要彻底抽刀,熟谙这小子暴躁脾性的俞老爹生怕误了大事,转头骂道:“响马,不得胡来!”

韩响马只得闷闷收刀,蓦地瞪大眼睛,红着眼喊道:“老爹小心!”

路旁一棵树上跃下一人,黑衣带刀,疾奔前冲,俞汉良才生出寒意,甚至来不及抽刀格挡,就被来者抽刀一抹,连人带马给当头劈成两半。

众人皆是肝胆欲裂。

这一刀只瞧见了刀锋暴起的半圆形流华,这种冷冽无言的杀人手法,实在恐怖。

小道上,鲜血淋漓,人与马的尸体都断作两截。

与俞老爹相依为命二十多年的韩响马已是怒极,丧失理智,夹了夹马腹,抽出麒甲刀策马疾驰。

站在小道上的青年刀客手腕轻轻一转,刀锋上鲜血在地面上溅出一条猩红血线,侧锋直指借马势壮刀势而来的韩响马,不退反进,迎面狂奔。

敌对双方瞬间擦身而过,韩响马落刀后惊觉根本没有砍中那挨千刀的仇家,下一刻他便坠下马背,滚落在道路上,原来马匹四蹄已经被那名刀客齐齐削去,再低头看自己,双腿膝盖以下早已离身,只是刀锋太锐,直到现在,韩响马才察觉到那刺骨的疼痛,坚韧如他也哀嚎起来,十指下意识在道路上弯曲成钩,刺入泥地,指甲翻起都不自知,自打记事起便有着一个江湖梦的韩响马,抬头看到不远处的俞老爹,缓缓爬去,这时这名年轻镖师脑海中再无什么逍遥江湖扬名武林的念想了,只想着见到老爹一面。

行凶的刀客连看都不看一眼无名小卒韩响马,面对仓促镖局结阵,闲庭信步前行,轻松挑落几枚激射而来的羽箭,锋芒清亮如雪,刀势大气磅礴,最前面结阵的广陵老卒根本抵挡不住,面容生硬的青年刀客每次都只是干脆利落一刀,就如砍瓜切菜般将这些长安镖局的老镖斩死在血泊中,除去韩响马没有当场毙命,接下来与他照面的,无一例外都是瞬间被杀,才小半炷香功夫,车队便被杀得七零八落,老镖拼死护着马车,伙计杂役没这胆识四散逃去,刀客也不追撵,自然有那二十彪悍骑匪驱马追杀,手起刀落,轻而易举就在后背上拉出一条深可见骨的致命伤口。体魄魁梧的青年抽出那捅在最后一名老镖心口的刀尖,刀身在缓缓倒地的尸体上擦了擦,拭去血痕,再用刀尖挑起车帘子,冷淡道:“被轩辕老祖宗看中,逃得到哪里去。”

帘子掀起,一柄匕首刺出。

青年刀客两根手指夹住匕首,随意扭断,丢在路上,再伸手捏住她的纤细雪白脖子,先将她拖出车厢,再悬在空中,她的帷帽已经掉落,露出一张清冷绝世的容颜。但冷血刀客对她相貌并不留恋,只是略微低了低视线,看到她离地颇高的双脚脚尖剧烈颤抖,双手徒劳地拍打他那只粗壮手臂,脸色由红转紫。呆在车厢里的另外一人钻出来,看到这一幕,摘下帷帽,脸庞与命悬一线的女子一模一样,她嗓音冷清道:“放了我姐姐!”

他眼角余光瞥去,觉得有趣,竟然有不怕死的?

她突然抽出一柄藏在袖中的匕首,抵在自己脖子,刺入吹弹可破的肌肤,割出一道血槽,冷冷道:“我死了,看你如何去跟轩辕老变态交差!”

杀人如麻的青年皱了皱眉头,今天这档子秘事在他看来谈不上什么,既然上了徽山牯牛大岗拜师学艺,受人恩惠当然要给人卖命,轩辕老家主无女不欢的癖好,尤其喜好豢养娈童和虐杀幼女,在剑州早已路人皆知,老家伙精通房中术的密宗欢喜法门,才阴补阳已经几十年,内力堪称通玄,更是刀法宗师,青年刀客半个多月前领命拦截一对被轩辕老祖相中的仙品鼎炉,剑州镖局被他掀了个底朝天,这才连路赶来,耽误了六叠瀑练刀,这让嗜武成痴的他心情很糟糕,面对车上女子威胁,一手提着脖子一手握刀的他拿刀尖抵在猎物心口,冰冷道:“自尽?不拦着,只不过我敢保证你姐姐肯定会死在你前头,一刀刺入,只要找准心窍,搅烂心脏后,我就能让你姐姐半死不活,生不如死,比你一抹脖子要不幸百倍。”

她雪白牙齿死死咬着嘴唇,渗出血丝,眼眸子的仇恨刻骨铭心,缓缓道:“你是谁?”

青年刀客无所谓道:“记住了,袁庭山。想要报仇,就老老实实跟我回徽山,把轩辕老祖宗伺候舒服了,多吹几年枕头风,才有希望给我找点麻烦。”

她果真丢掉匕首,嫣然一笑道:“你等着便是。”

自称袁庭山的刀客随手将做姐姐的女子丢在地上,二十骑已经将镖局里的杂鱼砍杀殆尽,一个不剩,刀客朝后边那些货真价实的劫匪扭了扭脖子,刀锋上尚在滴血的骑士个个嘴角狞笑,拍马前冲。

她眼神冷漠望着抱住刀客大腿求饶的姐姐,无动于衷。

青年刀客安静等着骑兵收工,见人头收割得差不多,低头望去:“听说你们雌雄难辨,我很好奇你们中谁是男的。”

说话间,道路尽头出现一位佩双刀的白马锦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