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狭路相逢

在剑州地势上,江东牯牛大岗与江西龙虎斩魔台雄峰对峙,格局形势上,也差不多,秉着远亲不如近邻的原则大体上井水不犯河水,如同两位相敬如宾的老妪,轩辕家族的老祖宗虽说道德堪忧,为剑州士林所不齿,但武德不低,广结天下英雄好汉,一些被官府上榜剿杀的汉子只要上得了徽山,都可托庇于这个当今武林屈指可数的豪族,官府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持家族半百年的轩辕老家主对登山求学的武道后辈也乐意大力栽培,曾替许多如今名动江湖的高手指点迷津过。袁庭山报仇雪恨后,作为被官府重金悬赏缉拿的亡命之徒,甚至上了赵勾名单,若非轩辕价值愿意让其上山,在山脚就要被赵勾拿去传首江湖。

对生性凉薄的袁庭山来说,这份救命恩惠且不去说,他若想在刀法上有所建树,打破瓶颈,就得心甘情愿给轩辕家族做一些见不得光的阴暗勾当,当牯牛岗一名管事在六叠瀑布下找到袁庭山,这名刀客正在以后背硬抗那条百丈高崖跌落的水柱,以此锤炼筋骨,徽山瀑布六叠,以这一叠下坠最急,号称龙吐水,轩辕家族近三十年已经没有年轻后辈如此极端地锻炼体魄。袁庭山听说大概后,就领着二十轻骑下山办事,拦截两个从小门小户里出逃的妙龄玩物,实在提不起大精神,但既然寄人篱下,拿人好处了总得替人消灾。

袁庭山只要答应去做,就务必做到最好。查清镖局路线后,先将那擅长炮捶鞭腿的秦鹞子砍断双腿双脚,拢起一伙不成气候的草寇,倒不是说要借力,只不过总要给官府摆出劫匪与镖局同归于尽的障眼法,听说那对尤物在剑州极富盛名,早前才十二三岁时就早已艳名远播,轩辕老祖青眼相中,视作床帷玩乐的禁脔,早已在江东半公开,就等着何时出手“请”上山享福去了,不曾想那对被誉作“一人已倾城一人更倾国”的小璧人竟然跑了。

在很多事情上都后知后觉的袁庭山瞥了眼脸蛋身材几乎完全相同的两人,拿刀尖指着站在车上的那位,哈哈笑道:“你这皮囊可比娘们还好,难怪轩辕老祖对你更上心些,就是不知道你这细皮嫩肉的,跟姐姐一起能被玩弄几天。记住了,我叫袁庭山,在我刀法大成之前,怎么都别死,要不然就不好玩了。”

袁庭山已经看到那名气态不俗的不速之客,高坐于骏马上,遥遥相望,袁庭山嘴角勾起,杀意涌起。他出身贫贱,习武后从不掩饰对豪门公孙的憎恶,初入剑州,就在江上杀鸡般宰了一整船的膏粱子弟。袁庭山朝轩辕倾注心血培养出来的悍勇轻骑作了个斩头手势,刀背轻轻敲打肩膀,走向那名仍在地上爬行的青镖,不忘转头笑道:“好心提个醒,我在徽山上听说轩辕老祖癖好古怪,到时候老家伙让你与你姐姐欢好,你该如何做?”

脖子乌紫痕迹触目惊心的姐姐瘫软在地,听到这句话,娇躯颤抖,脸色苍白。

站在车上的那位嘴角血丝更浓。

袁庭山做了个充满暗示性的挺腰动作,大笑着走向那名苟延残喘的年轻镖师,留下一对雌雄难辩神情迥异的姐弟,坐在地上的姐姐恐惧地抬头,望向那个从小就极有主见的弟弟,后者恰好居高临下冷冷望来,她打了个冷自骨髓的寒颤。袁庭山根本不在乎被那对姐弟记恨,以他们姿色,如果真的能够对轩辕老祖曲意逢迎婉转承欢,在牯牛大岗得宠几年想必不难,只不过到那时候,轩辕青锋都已是他的女人,一对连命运都掌控不住的软弱宠物能掀起什么风波。

失去双足的韩响马还在血泊中艰难爬行,只是凭着一股执念苟活。

袁庭山站在韩响马与老镖尸体之间,将刀插入地面,弯下腰笑眯眯道:“再努力一点,就快看到你老爹的脑袋了。”

当扭动残躯木然前行的韩响马头颅到达刀锋下,袁庭山冷笑着在道路上缓慢划出一道沟壑,顺便将这颗头颅轻轻割下,拔起刀后拿脚尖一踢,脑袋溅着血液滚到老镖尸体附近。

“江湖儿郎江湖死,死得其所。”

袁庭山喃喃道:“我是好人呐。”

这一幕姐弟两人看得作呕,尤其是姐姐已经胆寒,当场晕厥过去。身体笔直站在车上那位,喊了一声慕容梧竹后,没有回应,他面无表情提起袖口抹去血迹,这些年在剑州江东无数诗篇赞誉姿容风采的“她”,眼神木然。慕容家族在剑州是末等士族,远比不上那些龙盘虎踞的豪阀世族,相传慕容姐弟出生时有术士路过,留下歌谣“一雌复一雄,雌倾城,雄倾国,双双飞入梧桐宫”,世人皆知梧桐宫是太安城宫殿,随着慕容姐弟逐渐长成,剑州士子交口称赞,姐姐已是奇质美人,弟弟慕容桐皇更是美若莲花,都说自他诞生后,府中莲花池便不曾绽放过,每年满池青莲只长至花苞,故而慕容桐皇又被誉作莲花郎,加上那传唱多年的歌谣,慕容家族无形中对此这双姐弟抱有极大期望,曾有族人色欲熏心,对年仅十岁的姐弟试图猥亵,但不知为何最终没有得逞,还瞎了一眼,被逐出家门,可惜姐弟十三岁时,一次前往龙虎烧香,在徽山山脚被轩辕老祖宗一见之下惊为天人,钦定为禁脔,慕容家族面对在剑州只手遮天的庞然大物,毫无抗拒之力,不知是不是狗急跳墙,熬到了三年期限的尾巴上,闹出姐弟俩离家出走的闹剧,轩辕老祖宗倒也没对做出小动作的慕容家如何为难,只不过蒙在鼓里的长安镖局就遭殃了。

道路尽头那边,得到空中青白鸾消息,只是闻讯赶来凑个热闹的世子殿下瞪大眼睛,看到二十骑朝着自己冲杀过来,一时间没弄明白,难道是贺州这边军旅甲士?可不像啊,真要动手的话,二十余骑是不是太寒碜了点?不知道本世子屁股后头跟着一百凤字营吗?因为有青白鸾示警在先,这次急行,就没让一百轻骑拉开距离,锦衣华服的世子殿下本来临近龙虎山,心情就好不到哪里去,尤其看到那刀客割头颅踢脑袋的残酷动作后就愈发火冒三丈,一抬手,以大戟宁峨眉为首,一百轻骑分作两纵,铁蹄踏地,轰鸣刺耳。

那二十骑也不傻,呆若木鸡后立马转身狂奔!他娘的,又不是瞎子,谁看不到那帮横空出世的骑兵不仅人手一把制式刀,更背负有一副劲弩,弓箭还好,朝廷不禁民间私藏,但弩这玩意,可绝对是若非军队不可配置,一经发现私藏,轻则充军发配三千里,重则以叛逆罪论处,是要掉脑袋的!更要命的是贺州剑州湖州三地境内有资格持有军方强弩的,只有广陵王麾下苍鹰营和游隼营,轩辕家族可以不把那些个郡府放在眼里,却也不敢与藩王精锐叫嚣抗衡。

骄横跋扈如袁庭山,也不禁下意识皱了皱两道剑眉。

广陵王的人马?那高高在上惹人讨厌的公子哥是将门子弟?

若是还是以前单枪匹马的日子,他早就拔刀冲去,事后逃命归逃命,当下怎么都要把那锦衣公子哥劈落马下。

袁庭山摆摆手,示意二十骑去姐弟俩所在的马车,他独自站在原地,死死盯住那个被两批骁骑夹杂中间的纨绔。

狭路相逢!

只见纨绔双刀按刀,以刀鞘拍马,潇洒前行,离袁庭山还有五十步时,冷淡问道:“你们是广陵王赵毅那边的人?”

广陵王赵毅,六大宗室藩王中权柄仅次于燕敕王,为人十分有趣,杀人如麻,挥金如土,尤其是好色如命,春秋大战落幕后,就数这位藩王占有亡国皇后公主嫔妃最多,母女同床,姐妹同被,甚至三代同眠都有,花样百出。正所谓一龙生九子,靖安王赵衡等皇兄皇弟相貌都算当世美男子,赵毅却相貌丑陋,体态臃肿黝黑,与北凉褚禄山号称南北两肥,都是凶名震天下的豺狼。但广陵王虽说人品低劣,领兵却极有心得成就,与王朝“首藩”燕敕王相比,只是差了数量而已,单个武卒甲士的技击并不逊色,赵毅所辖是春秋昔日第一强国西楚的故土,能够在二十年间弹压得楚人抬不起头,绞杀士子无数,可见这位藩王的铁血手腕。

这下轮到袁庭山纳闷了,但随即这名无法无天惯了的刀客开始冷笑起来,显得十分狰狞。

徐凤年问道:“这是在剿匪?”

袁庭山笑着反问道:“那你是不是寇匪?”

徐凤年被这名出手残酷的刀客逗乐,阴恻恻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马上就知!”

袁庭山无视那当先轻骑二十柄劲弩所指,身形暴起,拖刀奔走。

二十根箭矢激射而出,袁庭山辗转腾挪如灵猿,五十步距离,一瞬就清晰可见那倨傲公子哥的脸孔,小白脸一个,这种富贵人家的脑袋割下来才解气!但为了前程,先忍一时,头颅且让你再留一会,等老子刀法超越轩辕老祖宗,到时候徽山在手,轩辕青锋沦为胯下,但暂时留你一条小命不假,不意味着就让你继续高坐马背颐指气使,能在老子这柄刀面前装大爷的家伙,还没从娘胎里滚出来!

可袁庭山躲过了一拨羽箭,才腾空跃起,想将那名将门子弟重伤,一匹黑马从旁刺出,武将手持一杆卜字大戟,直插袁庭山胸口,若被刺中,十成十就要被透心凉。

袁庭山千斤坠下身形,落地后再重新炸起,手中名刀刚好斩向马头。

沉重大戟当空一抡,恰恰争锋相对,横扫向刀锋。

袁庭山眯眼,手中刀不再退缩,砍中卜字戟身,大戟向后一荡,袁庭山看似倾注全力后被迫后退,但双脚在地面上倒划而去,单手撑地,脚下才扬起些许尘土,身形再冲,速度几乎是方才一倍,分明是视敌以弱在先,一旦探知深浅便突兀杀人在后,身披重甲的宁峨眉怒喝一声,一杆坚硬大戟在他手中隐约震出层层叠叠的微妙弧度,嗡嗡作响。袁庭山快,他的大戟一样不满,卜字戟尖向这名青年刀客的腰部勾去,一旦钩中,定要这个刺客腰斩!袁庭山笑着咦了一声,空闲的左手猛地按在刀背上,与大戟再度接触,这次不再硬拼气力,而是手掌发力,带动右手刀,整个人以卜字铁戟为中心,在空中灵巧画出一个半圆,再度与那马背上岿然不动的无知公子哥欺身接近!

袁庭山是市井巷弄里杀出血路来的狠辣匹夫,敢拼命,同时却也惜命,既擅长死缠烂打,又熟知如何占得最大便宜,大概知道那名使戟将军的武力,绕过铁戟后,不是趁势直接出刀,如此一来就要将整个后背留给那重甲将领,老子的命比天王老子还金贵,一命换命太不划算,所以他非但没有立即出刀,反而弓腰侧到马腹下,这才提刀,这一刀向上撩起,算准了位置,要让那纨绔断了子孙根!大戟出人意料没有尾随袭来,但大戟没到,一杆猩红铁枪却角度刁钻地阴毒刺来,袁庭山要是不收手,太阳穴就要被枪头炸出个窟窿,也不惋惜,身体一扭,左手这次是贴上刀身,刀身侧面抵住那枪尖,刀片弯出一个弧度,继而借这一枪之力骤然如羽箭后射,从纨绔的白马腹下退出,再滑出宁峨眉黑马马腹,脚尖一点,拔起身形,撞在路旁一名轻骑的马身上,将其撞倒后,成功没入密林,袁庭山大笑道:“后会有期!”

先前在白马马腹下,他清晰看到那一杆红枪,以及那一双青色绣鞋。

挥出这霸气一枪的,还是个娘们不成?

从头到尾,徐凤年都没有任何动静,看到袁庭山逃入密林,眯眼道:“杨青风,你与舒羞跟上这家伙。宁将军,带上十骑下马追踪,天黑之前如果没追上就算了。”

道路那头的二十骑看得有些呆滞,袁庭山在山上练刀谁都知道,这小子的刀术是死人堆里滚出来的,不是一般的狠辣刚猛,虽说在那边轻骑人堆一进一出很了不起,但那将门子弟能够毫发无损,便更能说明状况了,能如此轻松化解袁庭山杀机的家伙,家底可不薄啊。何况除了真正出手的大戟将军和青衣女子,其余几位都在旁观,接下来跃入密林追杀袁庭山的几个扈从,似乎也不简单。咋办?废话,为首骑士顾不得袁庭山安危生死,拨转马头,直接就撤了,路过马车时,弯腰将傻傻坐在地上的慕容梧竹抱到马背上,另外一名骑士有样学样要去掳走站在马车上的慕容桐皇,殊不料这位愧杀莲花的俊美“女子”伸手就刺,没防备的骑士一阵吃痛,回头狠狠瞪了一眼,继续前冲。慕容桐皇不等下一位骑士出手,迅速退入车厢缩在角落。

徐凤年转头对跃跃欲试的袁猛笑着吩咐道:“袁校尉,带人追上去。留不留活口你看着办。”

两队轻骑衔尾一追一逃,小道上十分喧嚣热闹。

徐凤年来到马车附近,拿刀鞘挑起帘子,看到一张虽稍显稚嫩但冷艳动人的容颜,以及一双阴冷仇视的秋水眸子。

徐凤年才刚刚张嘴微笑道:“这位姑娘……”

那位虎口脱险的“姑娘”便怒目相向,忘恩负义地骂道:“你才是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