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急急如律令

徐凤年才问慕容雄雌有无吓尿,很快就因果报,被自己的念头吓到。

祸水倾国,其实是无稽之谈,那些个在春秋硝烟里帝王身侧衣袂翩翩的美人,不管是致使外戚坐大的皇后还是媚惑君主的嫔妃,无非是替罪羔羊罢了,亡了国的文人书生,忠于旧君,不敢或者不知去刨根问底,看不到烂在根子上的结症,只好用诗篇文章去对那些个尤物女子撒气,托词于魑魅魍魉女精雌怪出世,在明眼人看来实在是荒诞无理,慕容桐皇一个连轩辕家族都斗不过的美少年,如何去崩塌一个鼎盛王朝。

回神的徐凤年自嘲一笑,后宫有赵稚母仪天下,这位皇后的铁腕不输给名将治军,如何都乱不起来的。京城有那位以娴熟帝王心术驾驭各派各党,内有公认贤德皇后打理内宅,外有满朝文臣武将虎视八方,好大一个铁桶江山啊。

脸皮薄心机浅的慕容梧竹呼吸紧促,小心打量这个才认识一旬时分的公子,北凉世子殿下?多大的官?她不懂这些,只是应酬剑州士子时偶尔听到一些有关北凉的恶评,说北凉王是王朝杀人最多的暴虐刽子手,曾经喜欢动辄屠城,至于那个嫡长子,纨绔得很,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把刀的,只会在北凉一亩三分地上欺负良家女子,迟早会把家业败光,不值一提。慕容梧竹再心思单纯,也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道理,她先入为主,对救下自己与弟弟的徐凤年,印象一点都不差,在他已经掌控性命的前提下,能把持得住诱惑,不欺负他们,这已经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暗中眼光猥亵的世族士子要好百倍千倍,她便是如此简单,以往认命给轩辕老祖宗掳去玩弄,当下认命哪天给这位世子殿下暖被窝,慕容梧竹望着那张俊逸脸庞,退一万步说,年轻的他长得很好看,不是吗?姐弟中从小便是他拿大主意的慕容桐皇瞅见姐姐的眼神,泛起一股无力。

徐凤年对士子风流的断袖癖好深恶痛绝到了极点,对慕容桐皇这位莲花郎当然敬而远之,但挺中意这家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辣,敢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一个爷们能忍着恶心对另一个爷们抛媚眼,也就是时运不济生在了小家族里施展不开,给个大一点的戏台子,可不就是长袖善舞。既然慕容桐皇言行直来直往,徐凤年也不能让他失望,轻轻一脚将撕咬衣袍的虎夔金刚给踹远了,笑着说道:“你要想扯北凉的虎皮大旗去玩狐假虎威,也不需要藏着掖着,既然我吃饱了撑着接下烂摊子,也就不在这点脸皮,不过丑话说前头,咱们起码现在是一个阵营的,就别背后捅刀子,想着事后给徽山那边递投名状,好事总不能全让你们姐弟占了。”

慕容桐皇点头阴沉道:“我们踏出家门后,就没想着去轩辕家族苟且偷生。但既然世子殿下说了,我也希望殿下不会拿我们姐弟去笼络徽山,若是如此……”

徐凤年大手一挥,摇头道:“那你也太小看我徐凤年了。”

慕容梧竹轻声呢喃道:“徐凤年?”

徐凤年笑道:“名字好听不,凤凰非梧桐不栖,跟你们挺有缘分,对不对?北凉王府我的院子就叫梧桐苑,要有机会,你们可以去玩玩。放心好了,对你们真没啥想法,总说这个,我也觉得浪费口水,以后就别提防着这个了,捧白猫的那位姐姐瞧见没,我好这一口。若说是脸蛋水灵肌肤柔滑,跟你们一起戴帷帽的那个裴姐姐,或者说裴姨,肯定也比你们更出彩一些,你们跟防贼一样防着我,很伤感情。”

慕容梧竹扑哧一笑。结果被慕容桐皇瞪了一眼,但她这次破天荒没有退缩。徐凤年看着慕容桐皇无奈道:“你总不能护着你姐一辈子,她总得嫁人吧,总得独力持家吧,到时候你难道还跟在你姐后头,就不怕你未来姐夫嫌弃你碍眼?”

慕容桐皇冷哼道:“那也得等她找到那样的男人再说,找到了,便是让我去死也无妨!”

徐凤年哑然,无言以对,只是转头对黄蛮儿笑了笑。接下来几天世子殿下出人意料既没有去天师府,更没有去徽山牯牛大岗,就安分守己呆在逍遥观,要么与老剑神讨教二十几招保命压箱的刀法有何纰漏瑕疵,要么就是拐弯抹角与老天师询问龙虎山符箓的精髓,尤其是后者,在山脚难得遇上肯让他过一把师父瘾头的后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期间特地去山顶藏书阁搬了许多道教云符密典下来,一老一小能挑灯夜谈到天明,约莫是生怕世子殿下说自己肚里没货,赵希抟甚至专门捡起了几门寻常道士畏之如虎的符箓咒术,一边大补恶补,一边与世子殿下解说玄妙,需知赵希抟年轻时惊才绝艳,可惜跟轩辕大磐是一个毛病,各个领域,都是点到即止,不求甚解,被世子殿下拿话一激,一咬牙连公认道统典籍里极为晦涩的大部头《太上正一洞玄律令集》都堆到桌上。

这一日,徐凤年终于不再只在山脚逛荡,拉着黄蛮儿,喊上慕容梧竹慕容桐皇一起去附近一座道观后山,只有青鸟跟着,挽着一只竹篮。

慕容梧竹大概是那天马虎算是一场推心置腹后,对身披一张好大虎皮的世子殿下远比弟弟来得泰然自若,柔声问道:“殿下,这是做什么呀?”

黄蛮儿憨憨道:“摘山楂。”

徐凤年点头笑道:“当初老天师去北凉那边要收我弟弟做闭关弟子,好说歹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也就这山楂比较让黄蛮儿顺眼。”

慕容梧竹只觉得匪夷所思。徐凤年挑了个山坡坐下,黄蛮儿来去如风,一捧山楂接着一捧,很快就填满小竹篮,青鸟干脆就把竹篮放地上,慕容梧竹说到底还是跳脱活泼的年龄,与青鸟去采摘山楂。徐凤年和慕容桐皇隔着一段距离坐着,两头虎夔漫山遍野打滚撒泼。清风拂面,徐凤年闭目凝神,抚摸着交叠而放的春雷绣冬,浮想联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原本闭关造车,即便有九斗米魏叔阳帮忙解惑,对符将红甲云纹禁止的研究仍是举步维艰,可这两天经过老天师赵希抟的点拨,许多拦路虎都被腹有天机的邋遢老道给轻轻打死,让人豁然开朗。唯一可惜的是身边缺了个知晓密意的佛门高僧,否则徐凤年自信可以把符将红甲变成彻底的囊中物。

慕容桐皇轻声问道:“听说殿下在江南道杀了许多铮铮士子。”

徐凤年平淡道:“比起徐骁还是少多了。”

慕容桐皇皱眉道:“为何要跟读书人作对?不知道众口铄金以至于让你们父子遗臭万年吗?”

徐凤年修长手指抹过春雷,缓缓道:“成王败寇。你想想看,春秋八国史书,不都是由离阳王朝的史官在写吗?那些个为了让列祖列宗上忠臣传的,哪怕留下个十几个字给后人,便可以不惜羽毛,削尖了脑袋去入仕新朝廷做官。那些个为了让父辈们不入佞臣传的,则更是奔赴京城,绞尽脑汁讨好翰林黄门郎们,哭着喊着恨不得把妻妾双手奉送。不是有个人让正妻解衣以乳暖人手的荒唐典故吗?”

慕容桐皇正色道:“殿下不可以偏概全!”

徐凤年睁开眼睛淡然道:“这个道理我懂,徐骁也不是没有打心眼佩服的读书人,不过似乎没几个有好下场,递交治国二十一疏的贺州荀平,被百姓烹食。赵广陵呕血身亡于西蜀皇城外的军帐,曾做文武评将相评的李义山被同是读书人的一些个文坛巨擘,以文字取人性命,被株连,最后逃到了徐骁身边才活命。当然,你也可以继续说这是以偏概全,但我身在北凉王府,见识过太多名士风采,的确写得一手花团锦簇的诗章,不管是唇舌杀人还是歌功颂德俱是一流手笔,名利名利,知道为何名字在利字之前吗?北方张圣人曾说有三不朽,太上立德,其次立言,再次立功,这便是答案,也是为何文人轻视武夫的根据,有几个读书人是奔着立德而去?读书来读书去,最多的还是立言啊。立言攒人格赚名望,光宗耀祖,名留青史,哪里顾得百姓饥饱寒暖。”

徐凤年轻声道:“我在江南道报国寺听江南名士说王霸义利,结果只是一个原本没资格入席的寒门士子在为百姓求利,你说那些名士,是哪门子的名士?只知吟诵风花雪月,清谈玄说,全天下都在叫好,便是真的好了?读书万卷,无书不读无经不解,不知朱门外有冻骨,便是士子的士了?”

徐凤年笑道:“说来可能不信,襄樊儒将王阳明自刎后,本是佞臣传榜首,是徐骁与老首辅吵了一架,撸起袖管亲手划去的。而西楚史书对于这位曾给西楚独坐钓鱼台整整十年的读书人,没有留下半个字。这一次,则是朝中遗老领袖,西楚老太师孙希济亲笔抹去。”

慕容桐皇还在坚持,但已经不如一开始那般理直气壮,低头道:“读书人还是好人居多。”

徐凤年自嘲道:“我也没说我非要跟读书人过不去啊。再者很多人和事,本就没对错可言,钻了牛角尖,一定要非此即彼,就没道理可言了。”

慕容桐皇嗯了一声。

徐凤年托着腮帮望向牯牛大岗,自言自语道:“还是温华那小子想得开,不知道这会儿在哪里了。”

慕容桐皇怔怔出神。

徐凤年转头伸出两根手指,学那降妖除魔的符咒派道士,指向慕容桐皇,大笑着打趣道:“急急如律令,你这祸国殃民的孽障,还不速速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