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步步长生莲

慕容桐皇犹豫了一下,使劲锤了一下世子殿下胸口,这个瞬间,他不再故作诱人妩媚,不再眉宇阴沉,散发出一股陌生的凛然英气。

徐凤年躺在坡地上,笑道:“胭脂评上排第二的陈渔,称作不输南宫,知道吧?”

慕容桐皇点了点头,不过至于为何提起陈渔和南宫,一头雾水。

徐凤年笑道:“那个南宫与你一样,是个男人,长了一张白狐儿脸,比你还好看。如今就在北凉王府听潮亭里观看秘笈,等他出楼,说不定就是天下第一了。我这两把刀春雷和绣冬,原本都是他的,后来一把送一把借。”

慕容桐皇哈哈笑道:“你再解释,小心被当成此地无银三百两。”

徐凤年如释重负,心有千千结,能帮这对姐弟解开一结是一结,处理掉轩辕家族那一茬破事,至于慕容桐皇人生走势,只需要埋下称不上伏笔的伏笔,再以后就不再搭理了。这下棋,确实得跟黄三甲那老妖怪学,先别管是不是画虎类犬,学了再说。徐凤年没来由想起那位梦中乘龙而来的龙虎山天人,赵黄巢,此赵并非天师府赵氏的赵啊,徐凤年其实至今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若说是真相,整晚都在攀崖而上的呵呵姑娘为何没有反应?连老剑神李淳罡都不曾察觉!可要当作是一场春秋大梦,白蟒对黑龙,中年道士赵黄巢所说一切都是有理有据,尤其是那条从悬崖升腾而起的张须天龙,几乎与《春雷恶蛟惊龙图》上如出一辙,这幅天王天女图出自大炼气士之手,辅以恶谶,徐凤年皱紧眉头,暂时不敢对谁说起这件古怪事情,恐怕只有回到北凉才能跟徐骁和李义山提上一提。

世子殿下不知道徽山没多久前,有人与他恰好对望龙虎而来。轩辕青锋和爷爷轩辕国器站在问鼎阁的望江台,两人凭栏而立,问鼎阁依崖而建,望江台则突兀横出,山风猎猎,高处不胜寒,轩辕青锋拢了拢裘衣领子,鬓发皆霜的老人笑道:“冷了?你这惫懒丫头,与你爹一样,都不肯在武道上出力,习武也不一定是要打打杀杀,强身健体才是根本。”

轩辕青锋脸颊被从江面荡到牯牛岗壁上激起的罡风吹得通红,缩了缩脖子,撒娇道:“现在学也不迟啊。”

腰悬古剑名抱朴的轩辕国器笑而不语。

老人是徽山轩辕他这一辈的独苗,老祖宗轩辕大磐一败再败后,闭关修行,都是由轩辕国器一手撑起大梁,年轻时寂寂无名,与当时堪称李无敌的剑神李淳罡错过了交锋时机,近二十年才名声鹊起,下山第一战便挑了最硬的吴家剑冢做磨剑石,逼得吴家素王剑出鞘,轩辕国器虽败犹荣,被武林盛赞大器晚成,这些年结交皆老苍,前不久刚刚去了趟东越剑池,一剑挑翻六名剑傀剑儡,名声紧随邓太阿其后,不知江湖传言将由轩辕国器顶替王明寅递补成为第十一是真是伪。

轩辕国器轻声道:“听说李淳罡就在那北凉世子身边。”

老人手指轻弹剑鞘,鞘内古剑颤鸣,竟然盖过了山风呼啸,偏偏轩辕青锋毫无异样。老人嗤笑道:“李淳罡曾经何等剑仙气概,何时成了北凉的走狗,真是让人大失所望!本想剑池归来便去寻这剑道前辈切磋一番,现在虽说省事了,可不知李淳罡还配不配这柄抱朴剑出鞘!”

轩辕青锋笑眯眯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老头不是第八吗?”

轩辕国器淡然笑道:“丫头别耍激将法,你可知剑道境界一朝倒退,想要再勇猛精进,尤其是李淳罡这个境界的高手,难度比起渡劫飞升都不差?只要不是剑仙一层,你爷爷大可以一战。这第八若是真金白银的第八还好说,如果只是惦念着李淳罡当年无双英姿,才施舍一个名号,就干脆由我来戳破这遮羞布也好,没了木马牛和一条胳膊的昔日剑神败在抱朴剑下,总好过被那些年轻后生当作踏脚石。”

轩辕青锋正要说话,老人摆摆手道:“丫头先去吧,别被吹出个风寒。你那读书读痴了的爹到时候要跟我唠叨个把月。”

轩辕青锋脸色黯然地离开问鼎阁。读书读到痴呆,在武痴扎堆的轩辕世家如何能立足?轩辕青锋行走在阁内,两旁竖起书架,一只纤手在按字首发音排列的秘笈上缓缓抹过,她的眼神呆滞。这些手指摸过的古香书籍,尽是江湖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笈,她大多都看过,都牢牢记在脑中,因为她知道一旦嫁人,哪怕是招婿入赘,她就不再被允许进入问鼎阁,所以这些年她一直辛苦背诵秘笈内容,一页复一页,一本复一本,希冀着以后能够找到一个可以凭仗的男人,去兴盛那一支被书生父亲耗掉锐气的嫡长房,恢复大宗该有的气象。

走出问鼎阁后,轩辕青锋一脸坚毅。

一名照顾轩辕青锋长大的老妪急匆匆跑来,小声说道:“小姐,袁庭山回来了,有重伤不治的兆头。”

轩辕青锋平静问道:“能救?”

老妪摇头道:“寻常手法,必死无疑。”

轩辕青锋呆立当场,魂不守舍。

老妪怜惜道:“小姐,这袁庭山死了便死了,再找一名年轻人悉心栽培就是。”

轩辕青锋嘴唇青白,喃喃道:“没这个机会了。”

她猛然转身,走过阁楼无数书架,来到望江台,扑通一声跪在轩辕国器身后。

养气功夫炉火纯青的老人只是沉默,没有出声询问。

轩辕青锋双手双膝抵在冰凉刺骨的青玉地面上,沉声道:“求爷爷救袁庭山一命!”

轩辕国器说了一句让外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若想有辱人本事,必先有自辱功夫。”

轩辕青锋身躯开始颤抖,越来越剧烈,最终趴在地面上,心如刀绞,抽泣道:“爷爷,老祖宗为何要选中我双修!为什么?!只要爷爷救得了袁庭山,只要袁庭山挡得住老祖宗十刀,青锋就不用去牯牛降了啊!”

轩辕国器摇了摇头。

一名与轩辕国器有七分形似的中年儒士咳嗽着走入望江台,发髻系一方逍遥巾,他一手握有《道德禁雷咒》,一手捂住嘴巴,松手后手掌放在身后,一滩猩红血迹。

轩辕国器微怒道:“敬城,既然你身体不好,就别乱走!”

轩辕敬城苦涩道:“生死有命,认命就好。”

背对父女两人的轩辕国器一挥袖,显然已是怒意颇大。

轩辕敬城将道教书籍换到那手心满是鲜血的手中,紧紧攥住,弯腰,腾出的手想要去搀扶女儿。

轩辕青锋本已手脚无力,此时不知为何涌起一股力道,狠狠摔掉这位亲生父亲的手,带着愤恨哭腔骂道:“你不配!”

轩辕世家的嫡长孙轩辕敬城面容苦涩,柔声道:“走,你娘替你温了一壶当归酒,去暖暖胃。”

轩辕青锋摇晃着站起身,踉跄走出望江台,留给轩辕敬城一个决绝的凄凉背影。

轩辕国器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提高嗓音斥责道:“你瞧瞧,当年为了迎娶一只人尽可妻的破鞋,你丢光了家族的脸面不说,这些年又了做什么?!”

轩辕敬城平静道:“读书。”

“读春秋大义。”

“读道教无为。”

“读佛门慈悲。”

轩辕敬城一字一字说来,不温不火,语气极缓。确实,不是温吞脾气,如何消受得下这二十来年的白眼打压,其余两房已经是在骑在他头上拉屎撒尿,可这个读书人始终不发一言,只是看书。

“敬城要让老祖宗知道,他所谓的三教贯通,狗屁不通。”

轩辕敬城走到栏杆旁,与轩辕国器并肩而站。

轩辕国器气恼得眉毛抖起,恨不得一巴掌就把这个不成材却魔障的儿子给拍死。

轩辕敬城笑了,握紧《道德禁雷咒》,鲜血愈发渗入页面,说道:“既然成不了长生真人……”

“住嘴!大逆不道的东西!”

轩辕国器一巴掌摔在儿子脸上,甩袖儿走。

显然要是让这名中年书生继续说下去,只会更加语不惊人死不休。

被扇了一记耳光的轩辕敬城无动于衷,眺望龙虎。

照理说以轩辕国器的手劲,即便有所内敛,轩辕敬城脸上痕迹也绝无可能转瞬即逝。

等到问鼎阁空无一人时,他丢出那本《道德禁雷咒》,身形一跃过栏。

飞出了牯牛大岗,直扑龙王江水面。

坠落半空时,脚尖踩在书籍上,斜向前横空而掠,如鹰如隼。

世间真人近在咫尺不得识。

轩辕敬城逍遥飘过龙王江,脚尖在岸上落地第一下,炸出一个大坑,第二步稍小,第三步再次之,接连七步,步步踏坑,宛如莲花绽放。

一步一莲花,步步生莲。

七步以后,地面上已是尘土丝毫不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