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当归

在称雄东南江湖的徽山上,若说轩辕敬宣是一把出鞘的利剑,那轩辕敬意就是一柄钝刀,锋芒稍逊,但对家族来说作用反而更大,轩辕敬宣的性子不适合待人接物,那位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嫡长孙只知读书,许多重担就自然而然落在轩辕敬意肩上,广纳四海宾客,善于养士蓄势,二房的地位这些年水涨船高,愈发稳固,客卿十占六七,两百骑兵都由轩辕敬宣掌控指挥,附近几州的绿林好汉提及这位,都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声江东及时雨,曾有美婢取笑一名慕名上山的跛脚武人,后者羞愤下山,轩辕敬宣听闻后二话不说割下宠婢头颅,拎头下山请罪,这武人当时在江湖上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如今却已是徽山次席客卿。到敬字一辈,分流三脉,资源分配本就要此消彼长,断然没有并驾齐驱的好事,嫡长孙轩辕敬城已是公认的一棵枯木,枝叶稀疏,毫无树荫乘凉可言,而轩辕敬宣太过跋扈,都敢说出吃饺子吃嫂子的荒谬狂言,加上自恃宗师境界,难免有拒人千里的嫌疑。轩辕敬意有没有将来入住牯牛降的心思?如今是骑虎难下,他自己不想,可被众人架在火堆上,似乎由不得他不去争。大家门户唯有逍遥狗,绝无逍遥人,不争的凄凉下场,大哥轩辕敬城早已给出。

轩辕敬宣相貌堂堂,年轻时是被誉为江东奇器的翩翩公子,只不过气质敦厚,锐气内敛,很容易让人心生亲近。此时与那帮不请自来的北凉蛮子对峙,轩辕敬宣头疼归头疼,却也不惧,身边百余弓箭手,比起寻常军旅甲士,臂力无疑要出众许多,一拨攒射,便是泼水般的箭雨。何况徽山客卿听闻是人屠的儿子登山,同仇敌忾,便是三弟那边的都闻讯赶来,要轩辕敬意来说,若非对方有老剑神李淳罡压轴,便是杀鸡用上宰牛刀,李淳罡单枪匹马,再老当益壮,三十客卿还围困不住?可世上许多事情不好讲平常的道理,稳赢的棋局,轩辕敬意却也不敢太放肆,真上了头不小心将那北凉世子给屠了大龙,于徽山何益?

轩辕敬意遥望向仪门下的世子殿下,双方人数悬殊,既然这盘棋胜券在握,只需要把握好出手敲打的力道,轩辕敬意便有些思绪飘散,他自信武学天赋不比弟弟差,可这些年父亲轩辕国器极情于剑,一年中有大半时分都在或者潜心闭关,或者探幽揽胜,找寻世外高人砥砺剑道,轩辕敬意倾尽心血操持一个世家豪阀,难免耽搁武道修行,少年时代除去一些强身体术便再不沾碰武学的大哥,轩辕敬意与轩辕敬宣不相上下,及冠以后至而立之年轩辕敬意甚至有所超出,不惑以后,他劳心家族琐事,三弟轩辕敬宣才开始逐渐一骑绝尘而去,轩辕敬意如何能不去恨大哥?若不是轩辕敬城既不肯学武又不愿担起重任……想到这里,轩辕敬意难免心中自嘲一番,十几年前,他还在偷偷感激涕零大哥的不争不抢,后来才惊觉他那个看似大权在握的光鲜位置,既不诱人,也不牢靠。

牯牛大岗上声势浩大的客卿分作三足鼎立之势,泾渭分明,明确投入轩辕敬意和轩辕敬宣两个阵营的分成两拨,剩下则是仍然举棋不定,下一任家主落入谁手的局势尚未明朗,这一撮江湖大佬显然打定主意要不见兔子不撒鹰,物以类聚,轩辕敬意身旁的徽山客卿性子都较为温和,在江湖上的口碑都不错,属于锄奸除恶的大侠一类,个个大义凛然,见到世子殿下一行人淌着血路上山,都流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轩辕敬宣那一拨则截然相反,大多是流窜上山寻求庇护的亡命之徒,皆是赫赫凶名在外,其中便有几位在王朝东南名列前茅的绿林大盗,还有一名臭名昭著的采花圣手。最后那一拨亦正亦邪,不拘泥于道德,被朝廷里对江湖存有好感的正统人士称作武散人,这类人往往不做大恶事,兴致所至,便做些小善事情,日积月累,倒也积攒了些名声。

这时候,两名大客卿视线一触即散,似有嫌恶。轩辕敬意心中一笑,这便是他刻意经营的效果了,徽山客卿数量惊人,大多实力不俗,武道实力平庸者也有一些奇技淫巧傍身,但徽山常年一掷千金给予这些客卿舒舒服服的豪奢生活,要女人给女人,要秘笈给秘笈,但徽山的大人物们肚子里自有一本清清楚楚的账本,真正入得牯牛大岗法眼的才寥寥七八人,而这些人中又以首席客卿黄放佛和次席客卿洪骠最为值得接纳,而洪骠就是当年那个无名小卒的瘸子,此人不负轩辕敬意厚望,在天才辈出的徽山福地表现出不输给轩辕敬宣的武学天赋,修为一日千里,因洪骠为人豪迈有古风,行事具英雄气概,在客卿中人缘最好,这还不止,洪骠更精于兵法韬略,后被给予骑兵统率权力后,反哺整个二房,才使得二房力压三房,可谓是轩辕敬意的福将。

徽山首席客卿黄放佛便是江湖第一流武散人,接近宗师境界,遇到武道上的大瓶颈后,上徽山只是想借阅秘笈,以他山之石攻玉,一般情况下牯牛大岗不会劳驾黄放佛做事,毕竟客卿不比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家族走狗,这些高手大多遵循合则留不合则去的客卿规矩,再者世上最难伺候的便是文豪与高手,原本骄纵跋扈的徽山在轩辕敬意手上培养势力,十几年来一直奉行和气生财,不愿店大欺客,无形中便助长了客卿的地位和气焰,脾气愈发刁钻,有几个人能如轩辕敬意那般为了拉拢人心而杀侍妾?黄放佛也是聪明绝顶之辈,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早早登堂入室,在江湖上罕逢敌手,可偏偏被压在宗师境界之下,百思不得其解,期间不惜冒险赶赴西域与北莽,仍是到达不了那看似触手可及的层次,最终一次在春神湖上与轩辕国器以剑论友,惺惺相惜,才被邀请到了徽山,如今黄放佛是武散人中的魁首人物,他对轩辕敬意轩辕敬宣两兄弟只是以礼相待,却谈不上坦诚相见,倒是经常与嫡长房那个不成气候的家伙煮酒说青史,烹茶论英雄,很是气味相投。

一个致力于制霸江湖的大家族,自然是既有蝇头小利的蝇营狗苟,也有放眼整座武林的宏阔布局。

黄蛮儿赤手空拳走到当中广场空地,轩辕敬意已经得到消息这枯瘦少年上山途中连杀十几人,都是被活生生撕裂手脚,手段端的生猛恐怖,轩辕敬意在老祖宗和父亲不在场的时候,便是徽山的旗帜,在高位上养尊处优,他最重脸面,就要给那世子殿下一个下马威,冷声道:“放箭。”

弓弦崩出一阵刺耳嗡嗡声,箭矢如飞蝗砸向那不知死活的少年。

一品初境金刚,取自佛门说法,寓意长寿佛身,如来身者,即是金刚不坏坚固身躯,金刚法身,号称三界最胜之身。仙人吕洞玄曾作歪诗“得传三清长生术,已证金刚不坏身”,说此诗歪,是因为混淆佛道两教,后辈却不敢轻视,释门道统都以此自我标榜,故而金刚境界在道教中又被视作小长生修为,以示与大长生的区别,这里头显然有道门的矜贵嫌疑。绝大多数后天修就金刚境,都是以体内精气借来“不动如昆仑”之力,刀斧加身而不侵,天象以下金刚指玄两大一品境,都是如此。李淳罡说当下金刚多如牛毛,实在是高看了如今的江湖,委实是世子殿下树大招风的缘故,寻常人一辈子别说看到金刚境高手出手炫技,便是离一品境只差一层窗纸不能捅破的小宗师,都不得见。

箭矢在空中抛出一道弧线,直刺黄蛮儿。精于箭术的武者挽弓,准度与力道都远超寻常弓卒。

轩辕敬意眯眼静待那名少年躲避不及后被攒射成一头刺猬。

洪骠生得一副五短身材,仅就相貌而言,十分不起眼,比起道骨仙风的首席客卿黄放佛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洪骠胆大,心思却异常细腻,是典型的莽夫可绣花,看到箭雨泼去,忧心忡忡道:“先生,听闻赵老天师秘密收了名徒弟,是北凉小王爷,武胎根骨十分不俗,会不会眼前此子。若是同时惹怒了北凉王府与龙虎山,会不会后患无穷?”

轩辕敬意轻声笑道:“你猜他是北凉小王爷,可我不知道嘛。再说了既然是赵希抟的高徒,怎么都该有些斤两,否则真当牯牛大岗是那山下的酒肆茶馆,说来便来说去就去了?”

咦?

轩辕敬意与洪骠同时一愣。

飞蝗气势汹汹当空坠下,丝毫不见少年有气机流转的迹象,不躲不闪,伸手拨去几根箭矢,来不及拨开的,任由射在身上,但激射而至的羽箭,如撞在金石上,尽数断折,竟是以卵击石的下场,几根算计到少年躲避方向的羽箭击中地面上,擦出一阵火花,可见其弓手气力之大,箭矢去势之猛,这愈发衬托出场内景象的古怪,既然不以气机壮大体魄,又能让那些根羽箭折去,识货的徽山客卿们都面面相觑。

黄放佛淡然道:“好一个生而金刚境!以前只听前辈们当咄咄怪事说起,始终不敢信以为真,今日大开眼界。”

客卿边缘,一名秋日摇扇的貌美男子虽说生了一双桃花眼,但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邪气,扇面正反绘有十数位女子,写有姓名家族,以十几二十几字描绘其风流,尽是艳词秽语,这些女子都遭了他的魔爪,美人扇已有十数把,都小心珍藏着,说是当作传家宝交由后人。这位自诩情画双绝的情场圣手这些年恣意花丛,若非前年毒害了一名郡守之女,彻底惹恼了官府,他才不会来徽山看人脸色行事过活,山上哪有山下那般快活自在,徽山山清水秀女人美,这不假,可这份陆地清福却是给轩辕嫡系独享的,他早就心生不满,多有怨言,此人口碑恶劣至极,很难想象这么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淫贼,却能写出诸多“人生须臾一百年,且去酣畅骂万古”的气概诗句。

他见到那名据说是北凉世子的佩刀青年,相当不顺眼,他生平最恨两种人,一种是丑陋的女子,那会污了他眼睛,一种是比自己英俊的男子,前者他可以不去看,后者却多半要被他折腾成残废才罢休。场中少年武力惊人,但他掂量了掂量,看那小家伙表情,痴呆木讷,觉得只是个会使蛮力的,他对此这倒是半点不惧,要做采花贼,跑路是最紧要的本领,所以他的轻功在高手如云的徽山上都可排在前头,他觉得在徽山实在是呆得乏味腻味,一些个出彩的奇质女子又都被瓜分殆尽,只能看不能吃,太挠肝闹心了,徽山藏龙卧虎,雷池座座,在这儿翻墙采花与寻死无异,还不如下山去眼不见为净,两年过去,差不多也避过风头,是时候重出江湖了,那些个只知暗投媚药糟践女子的后辈们实在是给他这位采花圣手丢人现眼,花不是这么摘的,采花的最高境界是摘下后享用一番再种回花盆,可以更加娇艳,而不是鲁莽折断,此后再无生气。既然要下山,但这两年在牯牛大岗好吃好喝,总得还一个人情,今日状况棘手,他料定了徽山许多客卿心底忌惮北凉王的名号,不敢出手,可他不一样,下了山后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异姓藩王,我龙轩宇何处潇洒不得?

黄蛮儿回头看了眼徐凤年,得到眼神允许后开始撒开脚丫子狂奔。

“不许再用霸王卸甲这般拼命的招式了,打不过咱们就跑嘛。丢人没关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迟早能找回场子的。”

世子殿下转头对身边的青鸟打趣道,说着说着就有些遗憾,可惜温华这小子没在场啊,要不然这种热闹场面,他打架也许不在行,可骂架功夫绝对是登峰造极,能把人骂得七窍生烟,祖宗十八代,一代一代骂下来都不带半个字重复的。这独门绝学十八骂,也算与村妇们学了不少嘴皮绝技的徐凤年都要自叹不如,不甘拜下风不行,当年碰上误以为叫轩辕青凤的轩辕青锋,本来无非是两浪荡子不肯与一位大家闺秀让路的屁大事情,打架不过也就是忍气吞声一场,但温华这王八蛋的那张嘴实在是厉害得无法无天,又喊狗做爹喊她做娘的,又胡说八道说她腋毛有狐臭可以熏蚊虫的,更要做当众脱裤子露出两个屁股蛋的下流动作,轩辕青锋就是菩萨好脾气,都要怒起揍人,这趟上徽山,没有吵架功夫堪比陆地神仙的温华陪伴,有些遗憾啊。

青鸟持枪掠出,身形不比黄蛮儿来得让人惊讶。

先是痴傻少年,再是秀气女子,这北凉世子除了那老剑神李淳罡就再无拿得出手的高人了?

龙轩宇遵循规矩向轩辕敬意请战,几乎同时一名拳法刚猛的客卿也出列,龙宇轩见到青衣女婢持枪而来,轩辕敬意不用他多说,就示意龙宇轩去对付那名冒冒失失的女子,少年交由另一面客卿擒拿。

大局已定。

轩辕敬意勉强算是猜中了结果,可却是自己这边被大局已定了!

拳法著称于世的客卿不知是否心存轻视,才一个照面,就被那名少年硬抗当胸双拳,身体不动,只是双脚深陷入瞬间碎裂的地板,然后一拳就把客卿的脑袋给削了去!

说削并不准确,整颗头颅是被少年砸离开了身体。

场面血腥生冷到了极点。

哈哈大笑飘向青衣女子的龙宇轩正要调笑几句,眼角瞥见这一幕,吓得把话都咽回肚子,果然一枪骤然抡下,地面割出一条余势递增下长达两丈的裂痕,所幸他侧移得迅速,否则一枪之下,不得跟被人刀切西瓜一般?

那女子让整座徽山知道了什么叫枪法刚烈如游蛇炸雷。

龙轩宇的轻功无异是极好的,可那杆红枪游走,如影随形,每一枪只要触及地面,都会碎石无数,便是扫在空中,一样猎猎作响。

见多识广的黄放佛在见到生而金刚的少年后再度被震撼,喃喃道:“枪仙王绣的刹那终于现世了?可这也就罢了,一名年轻女子如何使得如此霸道?”

徐凤年一直拿眼神瞥羊皮裘老头儿,此时不趁众人惊愕时出手拿下贼首轩辕敬意,可就是挥霍大好时机了。

李淳罡白眼道:“心疼那闺女了,老夫就不明白你小子明明在意她在意得紧,怎的就不吃了她?对女子而言,这种在意才最实在。”

徐凤年恼羞成怒道:“甭废话,前辈你倒是出手啊!”

老剑神抬了抬下把,没好气道:“再等等,你瞧瞧那边。”

徐凤年顺着方向望去,看到轩辕青锋缓缓行来,她对轩辕敬意朗声道:“我父亲邀请世子殿下前往牯牛大岗观景,已经得了老祖宗的许可。”

此话一出,议论纷纷。

轩辕敬意皱眉道:“青锋不要胡闹。”

显然他对这个侄女所言视作假传圣旨。

轩辕青锋平淡道:“如果叔叔不信,可以亲自去牯牛降询问老祖宗。”

轩辕敬意眯眼微笑道:“这倒不必,不过世子殿下有意要以武会友,那便等打完了再说。”

他转头对次席客卿说道:“洪兄,你与那后辈切磋切磋?由你亲自出阵,如此才可显示徽山的待客之心诚嘛。”

洪骠面无表情,准备出手。轩辕敬意则眼角余光打量这侄女的细微神情变化,他对轩辕青锋并无好感,身为女子,却想要从自己这个亲叔叔手里夺权,真真正正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轩辕敬意等到她出声,断定那已是呼气多过吸气的袁庭山被侄女当作弃子,而是转而傍上了北凉世子的大腿,希望借以外力来抗衡老祖宗所在的牯牛降府邸?可这位声名狼藉的世子殿下有这个本事去叫板老祖宗?不过轩辕敬意理解侄女的心情,毕竟一入牯牛降再出来,对任何女子而言,便都是两个世界了。

轩辕青锋本身就心神激荡,一心一意破罐子破摔,自然不去在意轩辕敬意一错再错的猜测。

长房大宗的后院,面容清冷的少妇静静望着火候渐足的酒炉。

酒名当归,夹以徽山老茶雨前茶叶,以及每逢中秋摘下的桂子,该酒色泽金黄透明又微带青碧,酒香兼有茶香与桂香,入口微苦,细细品尝,却绵甜长久,余味无穷。此酒契合苦尽甘来之意,在徽山上却不流行。

徽山又名摇招山,古书《山海经》在雄山志里记载摇招之山多桂树,可轩辕世家占据这座洞天福地后,独享清福数百年,约莫是福不长久,气运渐次减少,连带着老桂树都一棵棵死去,去年甚至连那棵性命比龙虎山一千六百年天师府还要长久的两千年老桂,被取名唐桂的仅剩一棵桂树都凋零,故而这当归桂子酒,除去去年摘下桂子酿就的几坛子酒,便终成绝响。

徽山都知晓嫡长房轩辕敬城是个荒唐人,嗜好以圣贤书下当归酒,老一辈更记得每年轩辕青锋生日,这名曾痴心妄想要考取下山功名死活不愿习武的读书人,都会带着年幼女儿去唐桂那边刻下身高,只是十五岁以后,早熟世故的轩辕青锋便将这件事当作耻辱,不愿再做,与父亲也愈行愈远,这些年唯有黄放佛屈指可数几个与那书生谈得来的客卿,才有口福喝上一壶色呈琥珀的桂子苦酒,轩辕敬城喝酒喜欢那苦味,不负怪人的印象。

轩辕敬城每年酿当归酒三坛,两坛都让人送来庭院,自己只余一坛。

所以他从来都是喝不够酒,而这里却是从来不喝,任由年年两坛酒搁着闲置,年复一年,酒坛子越多,酒香也愈发醇厚。

她终于启封一坛酒,搬来一套尘封多年的酒具,酒具是那男人自制而成。

反正除了习武,那人仿佛没有不擅长的事情。

独坐的她盛了一杯酒,放在桌上,好似对于喝不喝酒,犹豫不决,她没来由开始恼恨自己,伸手猛地拍掉酒杯。

半响后她起身去拿回酒杯,才发现杯底刻有两行小字,字迹清逸出尘。

“人生当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