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江湖险恶啊

不知为何徐凤年并未走入珍宝无数的牯牛降,只是呆坐在檐下台阶,身后站着弟弟徐龙象和女婢青鸟,世子殿下自顾自嘀嘀咕咕,轩辕青锋听不真切。她当然猜不到这位北凉世子正在长吁短叹,出凉州以后,先是符将红甲重出江湖,接着吴家剑冢那对剑冠剑侍莫名其妙挡路,更别提天下第十一王明寅要拿走头颅,紧接着大官子曹长卿在江南道带走姜泥,继续东行,在匡庐山更是遇到天人出窍的赵黄巢,好不容易到了道都龙虎山,这大雪坪又是儒圣又是剑仙的,这日子没法过了,徐凤年自认练刀还算勤快,可这些个家伙里头随便拎出一位,连拼到鱼死网破的资格都欠奉。

温华那小子都说人在江湖飘没有总挨刀的理由,可碰上这些个,不挨刀都不行啊,这会儿徐凤年终于有些明白骑牛的为何胆小如鼠,不下山是对的,以洪洗象身份,轻易下山,就像背了个大牌匾,上面写着来打我啊几个大字。这座江湖高手自有高手磨,金刚境武夫看似可以横着走,不小心有指玄境看不顺眼了咋办?指玄高手威风八面,天象境的千年王八万年龟又冒出池子来教训你了。天象境够无敌了吧?轩辕大磐还不是给孙子轩辕敬城读书读出了个陆地神仙,辛苦百年修为,别说全尸,就是一捧骨灰都没能留下。

徐凤年躺在地面上,叹息复叹息。

江湖险恶啊。

轩辕青锋等了半天没能等到世子殿下还魂,终于不耐烦说道:“殿下不进入牯牛降?这里的东西太脏,青锋绝不取走一物,殿下可以随意拿走。”

徐凤年仍是没反应,半响过后,一名陌生少女走出府邸,同先前送出锦囊的那个少年神态如出一辙,轻声道:“大老爷吩咐小婢若是殿下不进牯牛降,就交付锦囊一个。”

徐凤年总算回过神,白眼道:“还没完没了了。”

嘴上念叨,却是忙不迭接过锦囊,拆开一看,等那名妙龄少女走回牯牛降,才小声询问轩辕青锋:“你父亲说牯牛降有座宝库,大门由上阴学宫墨家矩子打造,坚不可摧,让雌雄两条蛟鲵做内外环首,想要入内,必须由轩辕家族嫡子嫡孙滴血到雄鲵嘴中,大鲵钻透库门,游走机关,与雌鲵相会,才能打开?要是你们轩辕血脉断了,岂不是谁都打不开?”

轩辕青锋皱了眉头,道:“殿下想怎样?实话告诉你,那一尾雄蛟鲵去年便生机断绝,我曾入云锦山寻找新的蛟鲵,奈何苦寻不得。既然小王爷在龙虎山拜师学艺,相信殿下与天师府关系肯定不差,听闻天师府龙池中豢养有蛟鲵数尾,殿下不妨求一尾赠予徽山,宝库所藏,就当轩辕家族酬谢殿下这趟上山辛劳。”

说到后面,轩辕青锋脸带讥诮清晰可见,看笑话的嫌疑十分明显。分明是拿住了世子殿下借老剑神之口朝天师府说出放屁两字的七寸要害。

躺在地面上的徐凤年斜瞥了一眼轩辕青锋,懒散道:“咋了,你以为我不敢去要蛟鲵?天师府不肯送,我就抢,抢不来就偷,偷不来再好好说话,求上一求嘛。”

轩辕青锋嘴角勾起一个微妙弧度,似笑非笑道:“世子殿下行事不拘小节,以后世袭罔替北凉王,只要把这法子照搬对付北莽王朝,定然可以运筹制胜马到功成,名垂千古。”

徐凤年站起身,故意听不出她言语中的冷嘲热讽,“借你吉言。”

徐凤年继而换了张面孔,和煦微笑道:“锦囊上不但说宝库里头有几样能入本世子法眼的好玩意,还有武库外边有一样东西,比整座牯牛降都要金贵,要本世子好好珍惜,这锦囊上用了八个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轩辕青锋脸色微变。

徐凤年大笑而去,跳下台阶,“傻娘们,你爹舍得把你送给本世子?再说他乐意送,我还不乐意收呢。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成天冷着张苦瓜脸,照镜子就能看到女鬼。”

轩辕青锋盯着徐凤年背影,眼神复杂。

临近大雪坪边缘,青鸟小声道:“公子。”

徐凤年与她心有灵犀,知道她在想什么,微笑解释道:“不是我有意刁难轩辕青锋,只不过这女人你说好话她听不进去,真要跟她推心置腹,好心保准被当成驴肝肺,真当我觊觎她美貌或者家产什么的,我岂不是冤死。”

不理睬脸色晦暗的轩辕青锋,世子殿下才下大雪坪,就看到眼前黑压压跪倒一大片,不下三十人,徐凤年略作思量就一清二楚,按住绣冬春雷,居高临下笑眯眯说道:“呦,都挺知晓见风使舵,急着过来要给本世子当差,好去北凉那边作威作福?这事情,行是行,不过丑话说前头,真有些斤两的,本世子绝不打发乞丐一样打发你们,管你以前是通缉重犯还是鸡鸣狗盗,本世子的饭碗大得很,别说几十人,就是几百人,都喂得饱!不过没本事的,想来混吃混喝,甭管你是徽山客卿还是哪条道上的武林好汉,都给本世子滚蛋,一旦被揪出来,就拿你们脑袋去官府换点碎银子。”

大多数依附徽山的江湖人士都给说愣了。

这北凉世子是否太不学无术了点,怎的说话比剪径蟊贼还直白露骨?

当下十来棵墙头草就小心翼翼站起身,试图反悔离开,这些人一半出于心高气傲,不乐意受气。另外一半是滥竽充数,只是想着树挪死人挪活,去家大业大的北凉世子那边求个王侯门第的锦衣玉食,这一拨人在牯牛大岗本就地位不高,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小人物,捞不到客卿那个油水最饱的位置,平日里别说了一整本秘笈,就是一页,都能争得头破血流,交情相对较好的,也不乏尔虞我诈,非身份清贵的客卿,问鼎阁秘笈只可限时借阅,不可带出问鼎阁,若有私抄,一经发现就会被逐出徽山,许多武林豪客若是武学路数相近,就各自死记硬背,多多益善,事后相互交换秘笈,心眼稍坏的,在节骨眼上多说几字错说几字,不至于让人走火入魔,却也让对方多走上弯路,徽山客卿席位就那几十个,一个萝卜一个坑,僧多粥少啊,人生百态,淋漓尽致。

徐凤年竟然在这时候都会走神。

因为接下来潦草处理完牯牛大岗的遗留事务,在龙虎山就不再如何逗留,要往剑州东北而去。

武帝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