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赌气

轩辕青锋走回嫡长房所在庭院,堂前天井的琉璃鱼缸已毁,抬头看匾额,是父亲轩辕敬城正楷写就的壶天永春,穿过厅子,有一座敕书楼,青少年的轩辕敬城几乎所有时光都耗费在这里,藏经纳籍六千余卷,只是与问鼎阁截然不同,这里武学秘笈寥寥无几,都是诸子百家的经典,小楼简陋,只是窗明几净,顶楼视野开阔,可观察南星北斗。

后有一座门面不阔的灵芝院,两侧是狭小厢房,本是供给鬟仆役住宿,只是嫡长房门庭冷落,那女子又性子清冷,不喜喧闹,才留下一名贴身婢女,厢房都用做摆放杂物,许多轩辕敬城年轻时候抒发胸臆鸣不平的诗词文章,都被她丢弃成堆,散乱在桌椅地上。甬道侧长有雌雄千年罗汉松一对,盘根错节,峰冠并列,愈显得这里冷寂得让人心里发慌。轩辕青锋再往后走便是那女子的私第后厅了,原有字画对联无数,后尽数被她摘了去,唯有厅堂悬有一“如来不如去”大匾,约莫是她碍于搬运过于吃力,才得以幸存。

轩辕青锋走到可观龙王江风景的茶室,见到她静坐不语,身畔有一地灰烬,一卷画只剩白玉卷轴,轩辕青锋冷淡道:“父亲以陆地神境界击杀老祖宗,轩辕敬意被黄放佛和洪骠偷袭得手,爷爷被驱逐下山。北凉世子徐凤年在大雪坪外一口气痛杀十余人,让轻骑扈从悬尸于徽山仪门,扬言不会接纳任何徽山人士,如今徽山客卿十去三四,其余闲杂散乱的江湖草莽,更是大半人数选择下山。”

女子唯有面对女儿轩辕青锋,才不至于言语神态俱是拒人千里,柔声笑道:“这不正是青锋接手徽山的大好时机吗?轩辕敬城扫干净了大雪坪,再有北凉世子虎视眈眈,正可谓内忧外患,史书上那些中兴之臣,都是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挽狂澜于即倒,才能让人一边感恩一边畏惧,驾驭人心,不过是恩威并济这四字真言而已,如果娘亲没有猜错,轩辕敬城已经和那世子殿下达成密约协议,除去黄放佛和洪骠两颗明棋,还有一些暗棋按兵不动,是不是?娘亲这会儿最好奇的是那世子殿下可曾狮子大开口,提出些让青锋为难的要求?若是嫁入北凉王府做侧妃,也未尝不可。以徽山轩辕世家数百年基业做嫁妆,天底下也没几个女子拥有这般大手笔了吧?”

女子嗓音轻轻柔柔,十分悦耳,但言语里的寓意,由她娓娓诉说,此时此景,却清冷得刺骨森寒。

轩辕青锋大笑不止,竟然笑出了泪水,伸手擦拭眼泪道:“好生让娘亲失望了,那世子殿下可瞧不上眼这座徽山,更别提连胭脂评都上不去的轩辕青锋了。这可得怪娘你当年没把青锋生得更水灵祸水呀!”

女子并未气恼,只是安静等待轩辕青锋笑完,见女儿脸颊泪水止不住,伸手想要帮着擦去,被轩辕青锋狠狠拍掉。她还是不以为意,轻缓说道:“鼠因粮绝潜踪去,犬为家贫放胆眠。只可惜这是说那些小门小户,但徽山气数虽损伤得可怕,却不一定就真会一蹶不振,牯牛大岗今日遭遇,比起百年前吴家剑冢一线高手在北莽境内几乎死绝,还是要好上几分。北凉世子悬挂尸体震慑众人,分明是在为青锋造势,果真如你所说那世子志不在徽山,更好,等他带兵马一走,青锋若是觉得手头拮据,不足以掌控局面,大可以向龙虎山寻求一些庇护,天师府与牯牛大岗数百年来一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远亲不如近邻,说得便是我们与龙虎山。”

轩辕青锋冷笑道:“说到底还是求人。”

女子喃喃轻声道:“人活一世,求天地君王爹娘,哪有不求人的。”

轩辕青锋面无表情说道:“那世子把百余轻骑都留在了徽山,说是要他们负责搬运问鼎阁秘笈摹本回北凉。”

女子笑道:“轩辕敬城说过一句话,娘难得记下了,男儿腹中才华千万斤,不及女子胸前四两重。在娘看来,这世子殿下对青锋显然还是有想法的。做不做北凉侧王妃,不打紧,王侯世家钟鸣鼎食,对女子来说也未必全是福分。但如果能够借势稳住徽山,才是当前第一等大事。娘亲多嘴一句,不管那袁庭山天分高低,以后都不要见面了,一个江湖武夫,成就再高,都不如北凉世子一句话来得裨益实惠。短时间内北凉世子只可亲近不可疏远,至于长远是怎样个光景,走一步看一步即可,好似下棋,青锋不可急于落子生根。”

轩辕青锋怔怔出神,心不在焉,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酒仍温热香醇,仰头猛饮一口。

已不再年轻的女子眼神柔和,笑道:“一杯桂酒入嘴去,两朵桃花脸上来。”

轩辕青锋平淡道:“这是爹写的。”

她平静道:“轩辕敬城说了那么多写了那么多,总有几句会记住的。古籍记载招摇山多古桂,可娘亲上山时,已经所剩不多,其中又以那株唐桂最年老最茂盛,每到秋季,桂子如雨,荣而不媚。”

她犹豫了一下,缓缓道:“就好似轩辕敬城为人处世。”

轩辕青锋握紧酒杯,抬头死死盯住她,咬牙哽咽道:“现在再说我爹的好,岂不讽刺至极?!”

她淡然道:“娘可曾说过轩辕敬城的不好?”

轩辕青锋嘴角咬破,渗出血丝在酒杯中,声音颤抖问道:“娘,你喜欢过爹吗,哪怕是一点点?”

她摇头道:“不知。”

轩辕青锋发疯般冷笑连连,道:“那便是从未喜欢过了。可怜爹为你读书二十年,读出一了个千百年来天底下最滑稽可笑的陆地神仙!”

她没有反驳。

轩辕青锋丢掉酒杯,霍然起身,背对她时,沉声道:“娘,你放心,爹耗费心神才造就眼下局面,青锋一定会拼死让徽山不倒,好让娘过一个安安稳稳的晚年!”

她还是没有出声。

等到轩辕青锋离开庭院,她才缓慢起身,拎起烫手酒壶不觉疼痛,径直走往大雪坪。

雨过天晴,大雪坪风景怡然。

她来到崖畔,展露出一个谁都不曾见过的凄美笑颜,“敬城,不与你赌气了。”

她纵身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