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东游西归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首脍炙人口的游侠诗篇,点睛在于那个杀字,若是修改成救字,显然不伦不类,此时病恹恹坐在马车内的世子殿下,心情就十分古怪,呵呵姑姑,即那个豢养大猫做宠物的贾家嘉,原本以为就算不是国仇家恨,也是冷血无情的超一流刺客,怎么都不会出手相救,移花接木过去赵宣素的三清劫数,前几日在东海坡顶,徐凤年体内犹如一座炼丹熔炉,鼎沸异常,与外丹以金石药材做饵不同,是内丹熔化精气神,其中凶险,丝毫不逊色赵老道杀招,赵宣素的紫气东来与王重楼的大黄庭,形同兵戈相向,徐凤年陷入昏迷,几近濒死,等他醒来,从青鸟嘴中得知是贾家嘉救了他一命,引得紫气逆行入她身,然后她便脱身离去,并未留下只言片语。

桃花剑神让青鸟给他这位远房侄子留下两句话,说是他已抹去十二剑秘法禁止,需要新主子饮血饲养,短则三年,长则十年,可以生出灵犀,只要气机充沛,学上一门上乘驭剑术,便能牵引驾驭十二剑。他当年欠下徐家或者说吴素的授业救命之恩,就算两清,以后能不见便不再相见。

羊皮裘李老头掀开帘子弯腰走入车厢,懒洋洋靠着车壁坐下,徐凤年瞥了一眼,东海一战如何收官,只听说是不胜不败,谁都没能瞧出端倪,王仙芝为老剑神开海送行,给足了颜面,显然当年半柄木马牛之恩,在武道最高峰上屹立不倒一甲子的王老怪始终不曾忘却,这让徐凤年对那武帝城主生出丁点儿好感。老剑神看见绘有百鸟朝凤图棉毯上摆有一只黄梨木盒,很不客气的打开剑盒,分明剑气森森,但到了羊皮裘老头嘴里却是:“娘娘腔,绣花针。这姓邓的晚辈是个娘们不成?”

伤势由内而外蔓延的徐凤年脸色苍白,膝盖上盖了一块西蜀天工小缎毯,除此之外车内还新添了一座暖炭炉,尚未入冬,可见此时此刻世子殿下是何等虚弱,他苦笑道:“幸好邓太阿没在场,要不然前辈你还得打一架。”

李淳罡伸手脱了靴子,惬意扣脚,吹胡子瞪眼道,“咋的,老夫打不过王仙芝,还打不过邓太阿?”

徐凤年挑了挑眉头,小心翼翼问道:“东海之上,前辈输了?”

李淳罡撇了撇嘴,直截了当道:“老夫输了便是输了,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王仙芝这些年就落下过境界,修为一直稳步上升,底子打得扎实,悟性又好,打不过王仙芝,也不奇怪。不过那场架,王仙芝实打实出了九分气力,他若倾力一战,恐怕只有五百年前的吕祖才镇得下这匹夫,老夫还差些火候。可惜你小子没瞧见他让东海之水立起的场景,很能吓唬门外汉。”

不顾世子殿下心中震撼,老剑神又将视线投注在剑盒上,这一次没有言辞刻薄,轻声感叹道:“这十二柄袖珍飞剑,被抹去了禁止,差不多算是半死之物,还能存有眼下的剑意,殊为不易,养剑与飞剑,邓太阿确实天下第一,不愧是能让吴家剑冢颜面扫地的剑道天才。不过叫青梅竹马春水桃花什么的,真是酸掉老夫的大牙,比起木马牛,差了十万八千里。剑道剑术,道术之争,看似水火不容,其实术到极致,与道无异,邓太阿是聪明人啊,跟王仙芝的以力证道,异曲同工之妙,这样的江湖,才有意思。”

徐凤年神情古怪,羊皮裘老头儿扣脚扣舒坦了,便伸手重新合上剑盒,看得徐凤年一阵头疼,亏得眼前这位是李淳罡,才能如此对待邓太阿所赠剑盒,搁在一般江湖豪侠身上,还不得将这小盒子高高供奉起来。李淳罡约莫是瞅见世子殿下眼神,没好气道:“你小子可曾听说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

徐凤年再不学无术,但这句针砭时弊的诗句浅显易懂,还是清楚听出了其中的讽刺,低头看到一寸一金的名贵毯子,愣了愣,自嘲道:“老前辈忧国忧民,果然大侠大宗师。”

羊皮裘老头对这小子的溜须拍马无动于衷,掏了掏耳屎,啧啧道:“听闻赵宣素不惜拼了一条老命也要将龙虎山劫数嫁祸给你,那名宰了王明寅的少女刺客不趁火打劫也就罢了,还帮你?靖安王赵衡的千两黄金,全打水漂了?这件事乌烟瘴气的,老夫百思不得其解。说你小子运气差,的确是差到了极点,惹上了赵宣素这个百年不出龙虎的大天师,但说你运气好,也没错,分明是临头的泼天大祸,还能否极泰来,误打误撞,三清紫气一举捣开你那些窍穴,大黄庭几重楼了?等你伤势恢复,岂不是快要摸着金刚体魄的门槛?应了那句富贵险中求啊。赵宣素这老小子也忒不是个东西,没本事跟徐骁和北凉三十万铁骑叫板,只知道寻你这小辈的晦气,过雷池自寻兵解,嘿,都说庙小妖风大,在老夫看来这龙虎山是水深王八多,没奈何偷鸡不成蚀把米,惹上了邓太阿,天师府不得安宁喽。”

徐凤年捂住刺痛的胸口,咬牙冷笑道:“这臭老道被邓太阿阻拦,杀我不成,便瞅准老前辈剑开天门的机会,想要出窍飞升,结果仍是被邓太阿飞剑截留,迫不得已这才玉石俱焚,原本我看在赵希抟收黄蛮儿做徒弟的面子上,上次在剑州便不与龙虎山计较什么,果然人善被人欺,不管邓太阿如何出手,下次我再登上龙虎山,一定要让这帮黄紫贵人好好消受一番!”

李淳罡嗤笑道:“就你那点道行?真当自己是邓太阿曹长卿之流了?”

徐凤年坦然笑道:“年轻嘛。加上有老前辈一旁指点,练刀事半功倍,总有报仇解气的一天。”

李淳罡伸出一根手指轻敲剑盒,轻念一个起字,剑盒滑开,十二飞剑悬空排成一线,与山坡邓太阿列阵如出一辙,不理会徐凤年的惊讶,自顾自说道:“剑意一途,臻于巅峰境界,汹涌江河奔东海,滚滚天雷下天庭,看似因过于霸道而毫无章法,其实归根结底,仍是顺道而驰,有法可依。术道两者缺一不可,如人远行,术是脚力,道是路径,光有脚力,误入歧途,不过是画地为牢,走不长远。仅知方向,却不行走,无非望梅止渴。邓太阿还是太小气了,只是送你飞剑十二,却没留下驭剑法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老夫当初展示两袖青蛇不下百次,你若真正牢记,铭记于心,便是上乘御剑手段,有朝一日能打破瓶颈,借着体内大黄庭,以飞剑杀人,并非痴人说梦。古人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也是老夫当初要姜丫头练字不练剑的苦心所在,练字如何不是练剑?非是老夫自夸,两袖青蛇已是这江湖百年以来剑法极致,等于将那万卷书铺在你书案上,至于你小子到底能通透几分,看你造化。老夫总不能搀扶幼童走路般教你习剑,一来太跌份,再者对你只是拔苗助长,并无裨益。”

十二柄飞剑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急速微颤。

“落。”

飞剑缓缓落下,安静躺在剑盒中。

面对老剑神李淳罡破天荒感叹唏嘘,徐凤年轻轻喊了一声老前辈后,再无下文。

独臂李淳罡掀起帘子,望向窗外风景,笑道:“如你所猜想,老夫与王仙芝一战后,对剑道也好,对人生也好,都无遗憾。老夫膝下无子孙,一个老无所依的糟老头,无牵无挂,今日所言,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辈子也曾年少轻狂,出剑斩不平,可天地之大,岂是老夫一人一剑能摆平的?记得早前有一位诗坛女文豪赞誉老夫剑摧五岳倒,老夫不屑担当,不过收剑膝前横一说,如今细细咀嚼,确是有些滋味。”

徐凤年一时间百感交集,竟是无言以对。

按理说李淳罡借着重返剑仙境界与王仙芝惊天地泣鬼神一战,已是当之无愧的剑道魁首,再不济都可与邓太阿并驾齐驱,是排在天下前三甲的武道宗师,正是时候借势崛起,让这一座新江湖再度刮目相看,可眼下羊皮裘老头儿却是云淡风轻,有了彻底退出江湖的心思,并非心灰意冷,而是了无牵挂,再无所求,真正有了仙人风骨,李淳罡放下帘子,轻声笑道:“送你回到北凉,便去姜丫头见上最后一面,好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你小子可有言语需要老夫帮你转述?”

徐凤年摇了摇头。

李淳罡本就不是小肚鸡肠那些儿女情长的人物,便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不休,突然自言自语笑道:“不知将来谁能收了王仙芝这头老怪物。”

徐凤年试探性问道:“登顶再出楼的白狐儿脸如何?入指玄的黄蛮儿如何?”

羊皮裘老头略作思量,说道:“那白狐儿脸只是出楼的话,还差了一大截,不过再给他一些际遇,再多拿几个十大高手练练手,磨砺个十几二十年,然后去武帝城,倒是可以有精彩一战。至于你那弟弟,嘿,本就是第二个王仙芝,打什么打。”

徐凤年心情大好。

徐凤年掀起帘子,见外头风景旖旎,前头一座青山,是满目的青翠青竹,出声让青鸟停下,下了马车散步,心旷神怡。这是裴南苇与慕容姐弟近期第一次见到世子殿下,加上远处风景独好,都下车赏景,舒羞望着身负重伤有些面目萎靡的年轻世子,不知为何,白马出凉州后,一直在孕育着什么,直到武帝城外,经历大劫以后的男子,终于蜕变,身上那股气势浑然天成。舒羞怔怔望着背影,一时间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