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最坏的最好的江湖

王大石本想着这辈子能在刘小姐眼前死得爷们,也算没白投胎一次,只不过对不住老爹,在这里断了王家的香火。对他这种小人物来说,刘妮蓉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姑娘,漂亮,温柔,心地好,武学还高,别说入了她的青眼,在鱼龙帮那会儿,王大石便是远远看上一眼,就能浑身发烫劳作一整天都不觉得累,若是侥幸见到小姐嫣然一笑,保准晚上就要失眠了。

这些年与几位师兄们睡在一条大炕上,哪天晚上不是听他们讲小姐的各种,记得前些年一位师兄,不知死活编排出自己撞见过一眼小姐晒在院子的肚兜的英勇事迹,当晚就给其余师兄联手打成猪头,不过据说事后好多师兄都偷偷询问那肚兜儿是何种颜色啊啥子样式啊,明知是假的,都愿意胡思乱想一通。

王大石没资格凑这个热闹,也就只会远远看着小姐刘妮蓉,知道总有一天心中的仙子,也会去相夫教子,前段时候听师兄说老帮主给小姐寻了一位豪门里的世家子,王大石就有些黯然,倒是有些羡慕老爹当年能为鱼龙帮死战而亡了。

徐凤年松开没了脊柱支撑的尸体,弯腰蹲下,在赵颍川衣衫上擦了擦手,瞥见那柄北凉刀,方才手掌作刀刺入这厮后背,中指本可以轻松炸碎整条脊柱,只不过小心起见,瞬间变手刀成爪,如果尸体落在有心人眼中,展露出来的境界便不至于太过吓人。

这趟出行之所以藏身于鱼龙帮,没有阴谋诡计可言,只不过顺路要去北莽留下城,就让褚禄山略作安排,调包顶替了那名武散官府邸里的管家,将其羁押在陵州官府大牢,等鱼龙帮从北莽返回才会被放出,估计遭受无妄之灾去吃牢饭的管事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徐凤年也没料到到了倒马关,鱼龙帮会陷入绝境死地,这件事既然不是因他而起,他原本不打算插手,一个北凉三流帮派的荣辱起伏,生性确实挺凉薄的世子殿下实在没兴趣去理睬。

英雄救美,讨刘妮蓉的欢心?徐凤年还真没这份闲情逸致。

刚才房中,王大石在发呆,世子殿下则缓慢翻阅一部无名刀谱,用一字千金来形容也不为过,武帝城王仙芝的武学感悟,你说啥个价格?一本刀谱六十四页,一页看完,唯有确认咀嚼透了,才小心翼翼撕去一页毁去,从北凉王府到倒马关,才撕去三页而已,第四页正看到酣畅,赵颍川就倒撞了进来,你进来也就进来,还在那里磨磨叽叽,将刀谱放回怀中的世子殿下本来还算可以忍受,直到这家伙拿王大石的命去胁迫刘妮蓉,看着桌上鱼龙帮王大石故意不去碰的大半包细棋子软糕,加上世子殿下最烦办正经大事却跟娘们唠嗑一样唠叨碎嘴,终于起了杀机,于是那哥们就只能去黄泉路上找别人闲谈了。

刘妮蓉震惊之余,没有太过纠缠于赵颍川的死相,而是来到窗口,看到客栈外也多出一条尸体,胸口插着一支羽箭,显然是公孙杨出手威慑,找了一名肖锵的死敌率先开刀,但这些凌厉手段,在倒马关甲士面前,与姓徐的悍然出手,都是杯水车薪啊。

徐凤年坐下以后,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嘴中细嚼慢咽,缓缓说道:“那一车货物怎么办?”

刘妮蓉好不容易对他的印象有些改观,这句话一说出口,马上打回原形。刘妮蓉火急火燎,心思百转也想不出一个将鱼龙帮带出泥潭的万全之策,根本顾不上这市侩男子,眼见公孙杨亮了一手连珠箭根根钉入马马前的地面,总算暂时阻下了倒马关甲士的前行,逃是万万逃不走的,周自如亲率十余名精悍骑兵,以这人的缜密算计,后院肯定也安排了连环陷阱,鱼龙帮三十几人的战力,只需要十几弓箭手选好位置,就能拖死拖垮鱼龙帮,到时候仅剩几尾漏网之鱼,对上周自如骑兵和其余两股势力,她和肖锵公孙杨还不是一样难逃任人宰割的凄凉下场?

刘妮蓉面对这种几双手共同造就的死结,她纵有纤纤妙手,又如何能解?

肖锵走入房中,见到王大石脚下的死尸,皱了皱眉头,当看到尸体手中的北凉刀,喟然长叹,误以为是刘妮蓉的手笔,心想既然妮蓉这丫头决意如此,那今晚死便死了,不过王大石见到高高在上的二帮主莅临,一方面感激于徐公子的救命之恩,一方面出于畏惧本能赶忙解释说道:“是徐公子出手相助,才杀了此人。”

肖锵当然不信,眼神飘向窗口转身的刘妮蓉,后者点了点头,肖锵略一思量,就勃然大怒道:“姓徐的,你可知这人是北凉甲士,如何敢杀?!我鱼龙帮绝不会与你为伍!你滚出去自己向官府请罪!”

客栈内外都听到了肖锵大义凛然的言语。周自如听到这个消息后脸色阴沉得恐怖,赵颍川是结拜兄弟,在北凉军中前程似锦,这些年周家花在异姓兄弟身上的银子少说也有四五千两,更别提周自如当折副都尉的老爹暗中许多为赵颍川铺路子的人情买卖,就是指望着以后周自如赵颍川兄弟二人能够在北凉边军中相互映衬,一起平步青云。谁想到折在了自家地盘上,这让周自如怒不可遏,抬头对鱼龙帮里的神箭手愤然道:“老匹夫再敢阻我,定要你祸及全族!”

肖锵本意是想要将客栈外的怒火转嫁到姓徐的身上,病急乱投医,他不知刀客赵颍川的内幕,火上浇油,让周自如铁了心要让鱼龙帮一起给他兄弟陪葬。在成名已久的陵州剑士看来,只要倒马关士卒不掺和到这滩烂泥,以鱼龙帮的实力,足以应对另外两拨江湖人士,他显然小觑了周自如的野心和胃口。

刘妮蓉似乎没有预料到师父如此言语,一时间满目惊讶,再看以前总觉得有剑仙风范的师父,竟是陌生起来,她转头望向姓徐的,那人吃完了糕点,轻轻拍拍手,没有起身的意思。刘妮蓉欲言又止,有些愧疚。肖锵恨不得立即把这个装模作样的草包男子丢到窗外,好让那些马蹄踏成肉泥,固执认为只要倒马关甲士没了火气,他与鱼龙帮就还有死里逃生的可能。

徐凤年见这位鱼龙帮头号剑客有点气急败坏,平静说道:“别急着祸水东引,今天这个局,最重要的设局人不是你以为的那帮仇家,而是倒马关的周自如,这家伙既想拿你们鱼龙帮三十几颗脑袋,换取剿匪的军功,也想霸占了你徒弟刘妮蓉的人,控制住你鱼龙帮,好在北凉腹地陵州占据一席之地,以后做些见不得光的营生就顺便许多。周自如做事目前看来挺滴水不漏,肯定要对鱼龙帮斩草除根,刘妮蓉有姿色,有未来鱼龙帮帮主的身份,可以在乱局中自保谋求富贵,试问肖锵副帮主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卖屁股给周自如不成?还是想着给周公子做一名剑舞求恩宠的丫鬟?”

王大石看了看语调平静的徐公子,再瞧了瞧气炸到握剑手臂都在颤抖的肖帮主,王大石脸色古怪。

肖锵对这姓徐的已然恨之入骨,但听到骇人内幕后,望向刘妮蓉,见到她点头后,先是心死如灰,继而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转身见屋外无人,转头轻声道:“妮蓉,为师为鱼龙帮做事已有二十年,兢兢业业,可曾有半点对不住鱼龙帮三个字的事?而且你我师徒一场,为师倾囊相授你剑术,可曾有半点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私心?师父知道你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可这件事涉及鱼龙帮百年大计,你便是受到了委屈,还是要打落牙齿和血吞啊,只要与那周自如牵上了线,以后鱼龙帮不用担心财源,何愁无法崛起?退一步来说,只要离开倒马关,你我师徒再与周自如翻脸也不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师父可以答应你,到时候为师哪怕豁出性命,也一定替你从周自如身上找回场子!你若不信,肖锵可以对天发誓!”

王大石听得目瞪口呆,这副帮主以往是何等英雄气概,种种豪气干云的英勇事迹,能让他这些鱼龙帮的小卒子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今天怎么到了生死关头,就这副嘴脸了?以往观赏闹市杂技,西蜀旧人有那变脸的绝活,似乎都比不上肖副帮主一半功力!

徐凤年不咸不淡说道:“肖帮主说得在理,既顾全了鱼龙帮大局,又保证让师徒二人脱离险境,用心良苦,我想事后刘老帮主肯定感恩得无以复加,干脆把孙女都嫁给肖大侠算了,老夫少妻,天作之合,徐某在这里先恭喜二位了。”

这言语何其歹毒,联系前头要让肖锵卖屁股给周自如以及搔首弄姿耍剑舞,世子殿下的嘴皮功夫,显然已经到了相当高的境界。连王大石这种平时最是温顺忍耐的无名小卒,再看所谓大侠肖锵道貌岸然的丑陋嘴脸,都恨不得扇几个大嘴巴子过去。

徐凤年没忘记转头,轻描淡写瞥了一下刘妮蓉,问道:“这段姻缘,刘小姐意下如何?到时候可莫要忘记给徐某人寄喜帖。”

肖锵怒极道:“竖子放肆!”

刘妮蓉则是对着徐凤年和师父肖锵一起喊道:“闭嘴!”

肖锵原本已经有出剑杀人的浓郁企图,只是听到刘妮蓉哭腔出声后,才惊醒若是当着她的面杀人,恐怕就真要连累自己把命交待在客栈了。

刘妮蓉沉声道:“肖锵,你我师徒情谊到此为止,刘妮蓉今日绝不会向那周自如委屈求全,你现在要走,兴许还有一线机会。”

肖锵脸色阴晴不定,冷哼一声,毫不犹豫转身便走。

这时候刘妮蓉终于抽泣起来。

从孩子到少女,再到女子,二十几年以来那些有关江湖的憧憬与遐想,在这一瞬间都如同摔了铜镜,支离破碎。

徐凤年站起身,不去看梨花带雨的刘妮蓉,走到窗口,轻声道:“再熬一会儿,大概就有转机了,倒马关不是周自如一个人的倒马关,二把手的垂拱校尉韩涛一直与周自如老子不对付,如果我没有记错,近期有一名顶头上司巡视倒马关,韩涛如果还算有些脑子,就不会错过这个打压周自如父子气焰的大好时机,只不过到时候是否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你们鱼龙帮就自求多福好了。到时候若是有人再觊觎你美色,我估计你也没几斤硬气可以支撑了吧?你那侠义心肠的师父有一点说得没错,长远来看,只要你肯委屈自己,对鱼龙帮而言,不过是今晚少了三十来号打手,以后有北凉边军一方势力撑腰,手里握有大把银子,还怕招揽不到肯替你卖命的狗腿子?你无非是给军爷做小,做小就做小呗,指不定还能成为陵州江湖的女皇帝呢。”

刘妮蓉站在徐凤年身后,泪眼模糊看着这个佩刀男子的背影,摇头道:“这不是我想要的江湖。”

徐凤年讥笑道:“那你就求着垂拱校尉韩涛能与周自如两虎相斗,实不相瞒,那名北莽口音的女子来历很大,不是任何权贵女子都能腰间挂一条鲜卑龙头玉扣带的,韩涛如果与那名新上任的果毅都尉关系平平,未必能占得便宜,到时候你就在周自如手上死得更惨。连活都活不下来,还跟我提什么你的破烂江湖。”

刘妮蓉苦笑道:“以前一路上你总是几天都难得说一句话,本以为你是怕了鱼龙帮,到今天才知道你的言辞如此尖酸刻薄。”

徐凤年双手撑在窗栏上,眯眼道:“说话难听的真小人,总好过那些做事难看的伪君子。”

刘妮蓉黯然伤神,茫然问道:“如果你说的垂拱校尉没有出现,你会帮我们吗?”

徐凤年冷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刘妮蓉毅然转身。

看来是抱着必死决心去了。

王大石看了眼徐凤年,也跟着离去。

能跟小姐并肩作战,然后死在一起,哪怕尸体离得很远,这也是王大石最好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