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魔头

女子如龙,悠悠口吐骊珠。

国士李元婴曾给世子殿下讲述过人生百相,后者只挑了六种去记,真正见识过的只有一种,共工相,有两人皆是如此,弟弟徐龙象,再就是青州陆家带来的家仆,重瞳子陆斗,黄蛮儿和这位曾经在山熊利爪下救下陆丞燕的重瞳子,都是天生膂力惊人,即便没有后天习武锻炼体魄,也能凭借着先天恩赐,扛千斤鼎,生撕虎豹,有如神助。但眼前这位棋剑乐府里走出的女子,竟然既是道门真人垂涎三尺的天人相,又是密宗欢喜双修中的梦寐以求的龙妃相,打个比方,这类人就像一棵活人参在街上逛荡,岂能不让人心生歹念。

况且兼具双相,她除非有黄蛮儿那般的身体,否则根本承受不住,能活蹦乱跳到今天,只能依靠那颗传言八百年前大秦皇后衔嘴入棺的骊珠,只听说前朝被盗墓,但未有发现骊珠的消息流传世间。当徐凤年看到女子吐珠后眼神涣散,下意识就要将骊珠逼迫回她口中,但已然来不及,死寂无神的双眸猛然一变,毫无征兆变作一赤眸一紫眸,熠熠生辉,徐凤年惊悚,应变已经算是迅捷,拦不下龙吐珠,当下左手向下按住春雷刀柄,右手紧贴女子心口发力一推,试图打散她体内炸雷的汹涌气机,这一瞬间哪里顾得上手心那一团鸽肉是软是硬,至于男女授受不亲就更是个笑话,再有丝毫分神,可能自己小命就得莫名其妙交待在这里。

纹丝不动的徐凤年额头渗出汗水,王重楼灌入体内的大黄庭吸纳八分,竟然在纯粹与这名女子硬碰硬气海的前提下,仍是完全落于下风!女子双色眼眸滴溜溜转动,好似在黄泉路上倒行回阳间的厉鬼,在缓缓适应与阴间截然不同的世界,不光是有揩油嫌疑的右手被黏住,徐凤年搭在春雷上的左手一样动弹不得,就跟一座雕塑杵在女子身前,保持着看似亲昵温馨其实凶险万分的架势,她双眸终于有了焦距,直直盯着近在咫尺的徐凤年面孔,骊珠欢快地绕着女子飞旋,在暮色中带出一抹一抹的流萤光华。

不知道还能否算是棋剑乐府黄宝妆的女子伸出一根纤细手指,轻轻点在徐凤年眉心。

徐凤年体内气机几乎寸寸砰然炸裂,发出一串黄豆在锅中爆开的声响,可想而知世子殿下的气机是何等充沛,而受到的疼痛又是何等巨大,千刀万剐的酷刑肯定要比一刀腰斩来得恐怖。这段时日钻研王仙芝的刀谱,尤其是那一页讲解剑气滚龙壁的气机运转路线,让逆水行舟的徐凤年已经很能承受其中足以让常人晕厥的刺骨颤栗,越是如此,此刻受罪越重。好像是因为有些讶异徐凤年没有被弹指杀死,女子僵硬缓慢地歪一下脑袋,然后低头望去,看到春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鞘一寸,再归鞘大半,如此不停往复,可谓艰辛地终于出鞘至两寸半,她的耐心也消耗殆尽,闪电出手,拍在徐凤年手背,春雷刹那间彻底回鞘,不仅如此,春雷岛冲撞刀鞘的余劲,让这柄短刀在徐凤年左腰荡出一个上翘弧度,紧接着她左手在徐凤年胸口“轻柔”一推。

徐凤年双脚离地,连人带刀倒撞向《佛龛记》石碑,厚达三寸的结实石碑不是折断,被徐凤年体内的混乱气机殃及,整座等人高的大碑瞬间砸成无数块碎石。

徐凤年立定后不惊不惧不悲不喜,略微压抑下痛感,勉强调顺气机运行,左手按住春雷,抬头见她不急于追击,抬起右手抹去嘴角猩红鲜血。不知道棋剑乐府如何养出这么个怪胎的女子,扭了扭脖子,望着徐凤年,嘴角扯了扯,应该是在讥笑他的不堪一击,她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城墙以外,很善解人意地提醒徐凤年尝试一下逃跑。

于是徐凤年没有让她失望地掠向城头,脚尖在箭垛墙体上一点,但却是在空中转折,春雷毫无凝滞地出鞘三寸,身体狠狠撞向这名高深莫测的女子。逃?以她的凌厉手段,肯定身体落地时便是丧命时,五步时,春雷即将彻底拔出的关键一瞬,她轻描淡写地向前踏出一步,一只五指纤细如青葱的玉手往外一推,让徐凤年身体一滞,恰好在节点上延缓了春雷出鞘的时机,她另一只手伸出凌空往回缩,徐凤年如同龙汲水给吸纳过去,女子骤然加速快步前行,横出手臂,轰然挥在徐凤年胸膛,身体如同一张被拉弦满月的弓胎,再度向后倒飞出去,女子继续前行,看似闲庭信步漫不经心,实则快得让人眼花,她“慢腾腾”走到身体浮空的徐凤年身侧,一个肘击在腰间,徐凤年的身躯边墙上砸出一个坑,单膝跪地,吐出一大口淤血,青砖地面上一滩红色,触目惊心。

她面无表情勾了勾手指。

徐凤年默然以春雷鞘尖点地,借力撑起身体,直起腰,浑然忘我,没了疼痛,没了杂念,脑海中只有那一页剑气滚龙壁的精髓所在,气海沸腾。

气吞云梦泽,波撼昆仑山。

徐凤年再不去握春雷,双手在胸前起手势,双脚在地面上击出两团尘土。

在这种要人生死存亡的紧张时刻,她肚子发出咕噜一声,轻轻叹息,几乎弥漫整座城头的浩然杀机荡然无存,她低头摩挲着肚子,喃喃道:“饿了呢。”

徐凤年气机一松,她的那张脸庞眨眼睛就到了贴到了他眼前,双手握住徐凤年双臂,喜怒无常的她沙哑道:“饿了,我就格外喜欢杀人。把你手臂撕掉好不好?”

徐凤年决绝的脸色浮现出一抹冷血,故作一松的气机悉数提起,张嘴一吸,将那颗骊珠咬在牙缝中,只要她撕断双臂,他就可以拼上全部大黄庭将这颗骊珠炸碎。

她问道:“你真以为我会让你心想事成?”

初见面时,是徐凤年说话,她做哑巴,现在风水轮流转,颠倒过来,徐凤年成了哑巴。

她笑了笑,松开徐凤年双臂,不见她任何气机运转,骊珠便脱离徐凤年的驾驭,重返她身边活泼打转。她跃上城头,弯腰看着徐凤年,说道:“算你运气好,我曾经与她许诺,吐出骊珠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杀。”

徐凤年不笨,知道这名棋剑乐府的女子是双重人格,他显然更喜欢跟那个腼腆婉约的她打交道,眼下这个她,应该至少是指玄境界,吐出骊珠,就等于释放了一尊天大魔头,难怪当初她让自己快逃走。徐凤年倒不是说贪恋这颗传说可以让女子青春常驻的骊珠,至少想着见识一下天人相与龙妃相的玄奇,不过打死都没预料到一颗珠子会惹出这么大麻烦。跨境杀人,是很解气,但事实证明徐凤年目前还做不到。

她玩味道:“答应不杀,不意味着可以活得痛快,不过你这人还有些小本事,受得住一弹指。你其实应该一开始就拔刀杀人的,也不会如此狼狈,为何犹豫了?怜香惜玉,真蠢。你练刀,已经到了蓄意的地步,这跟李淳罡到达指玄境以后闭鞘封剑是一个路数吧,对的,你方才有李淳罡在西蜀皇宫剑气滚龙壁的雏形,你跟这老头是什么关系?说来听听,要是我开心,教你几手不输两袖青蛇的好东西。”

徐凤年多此一举地握住春雷。

女子负手而立站在城头,赤眸紫眸很是渗人,居高临下微笑道:“呦,看来这老家伙在你心目中还真有地位,都舍得拼上性命维护?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十六岁入金刚十九岁入指玄,这个跟我差不多嘛,况且他二十四岁才达天象,说起来比我还晚,什么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长如夜,好笑好笑。我看也就是你们离阳王朝没有真正的高手,哦,王仙芝算一个。”

始终没有说话的徐凤年终于张嘴,早已涌到喉咙的鲜血吐出,不是他想做哑巴,实在是已经说不出话来,只好朝她做了几个字的嘴势。

她伸出一根手指,骊珠绕指而旋,她笑眯眯道:“哦,你是说去你娘的。”

她说完以后,徐凤年两袖猎猎作响,重新闭嘴后,唇角溢出鲜血却是更浓。

她撇了撇嘴,冷笑道:“也就是你不知道我是谁,否则哪来这么多狗屁骨气。”

她跳下城头,伸了个懒腰,握住骊珠,轻柔摩擦脸颊,恋恋不舍叹气道:“回了。”

骊珠重新入嘴,双眸光华逐渐淡去,归于暗淡。悬挂绿腰剑的女子一脸茫然站在那里,好不容易才看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的徐凤年,眼眶湿润地小跑到世子殿下身前,紧闭嘴唇,拿手指在空中比划,仍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的徐凤年看懂了,她是在说:“别杀我。对不起,我如果张嘴或者死了,她就会出来杀很多人。”

徐凤年暗自庆幸没有在她回魂的时候痛下杀手,她那一番故意激怒自己的言语果然是预谋的,恐怕更是存心主动给自己杀死另外一个她的机会,这个手段骇人的女魔头,心机也不浅啊。眼前这个相对来说普通的棋剑乐府女剑士,无非是与自己一样临近金刚境,论起贴身搏杀,徐凤年有九成把握将其斩杀,要不然那时也不可能一瞬间就制住口衔骊珠并未疯魔的她,分明是个没有江湖阅历与厮杀经验的雏鸟,顶尖宗门的嫡系亲传大多如此,按部就班的在武道上飞跃晋升,看似一骑绝尘,一旦遇上在江湖摸爬滚打过来的同境武夫,只有一个死字,而且以她这种百年难遇的情况,棋剑乐府没有拿铁链把她当做凶兽锁起来已经足够宽宏大量了。

徐凤年一边吐血一边苦笑,要有多悲凉就有多悲凉,让那个从小就在棋剑乐府长大而涉世未深的黄宝妆无限愧疚,以至于完全忘了这场灾祸是这名佩刀男子自讨苦吃,两个鲜明的极端,一个她,上一次现世,惹下了骇人听闻的滔天大祸,一个她,只会埋头练剑,只会在棋剑乐府板着冷脸这么个最笨的法子,去应对所有人,师父说什么便是什么,师父逝世以后,便是瞎子一般茫然失措,只敢躲起来偷偷哭。

这个她,此时此刻,忘了矜持和羞涩,颤抖着伸手去帮这名陌生男子擦去鲜血,但如何都擦不干净,徐凤年轻轻抬手挡去她得帮倒忙,一脸无奈道:“没事,吐着吐着习惯就好,死不掉的。”

徐凤年好奇道:“她是谁?”

黄宝妆抽泣着沉默下来。

徐凤年也不追问,在离阳王朝魔道式微得厉害,尤其是当年六大魔头上金顶,被齐玄帧一人杀尽,徐骁马踏江湖后,一些个帮派名字稍微有魔教嫌疑的都忙不迭更名,夹起尾巴做人,但北莽皇朝大大不同,北莽王庭除了扶持那些个少数几大宗门去垄断江湖,对于所谓的魔道派别,一直不予理睬,以至于那些个公然食人心肝的、采阴补阳的大邪派,一样能够风生水起,北莽王庭一直遵循江湖事江湖人自己拿双手去解决的宗旨,这次北莽点评武榜,除了天下十人,还列出了十位魔道巨擘,随便拎出一个,在离阳王朝被江湖传首十次都不够,其中高居榜首的洛阳,只凭双手便转战东锦宝瓶橘子龙腰四大州,最后更是堂而皇之杀到帝城,见人便杀,这还不够,直到赶至皇城门口的军神拓跋菩萨亲自出手,才挡下这位一身紫袍魔头的脚步。

北莽女帝就在城头观战,始终耐着性子没有调动拱卫皇城的六千锦甲,而是说了一句:“用六千甲士杀一个洛阳,寡人的巍巍北莽岂不是少了一万二千好儿郎?”

这样的江湖,这样的北莽,是应该亲眼去看一看。

“凤年,你有没有想过,北凉三十万铁骑,要担心被背后捅刀子,到底能否挡得住北莽一个皇朝的正面南下?”

那一晚彻夜密谈,临近尾声,徐骁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徐凤年后移了一下,靠着墙壁,总算止住鲜血涌出的势头,抬臂拿袖子随意擦了擦嘴,苦笑道:“当时一个冲动,对姑娘有所不敬,见谅个。”

黄宝妆摇了摇头,指了指徐凤年的脸,继续比划手势,“你的面具破了。”

先前在雁回关墙根下蹲着换上一张舒羞精心制造的易容面具,与那个她一战后,已经破碎七八分,徐凤年仔细一点一点撕去,在她帮着指指点点下,逐渐露出本来的面容,略显苍白。

徐凤年伸出一只手,她以为他要自己搀扶,也伸出手,一下子被他拉入怀中。

手足无措的黄宝妆娇躯僵硬。

徐凤年轻声笑道:“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喜欢我。我也没说喜欢你啊,不过就是吐了这么多血,好歹把老本挣回来,亏本买卖,我不做的。”

精疲力尽的世子殿下闭上眼睛。

记得徐骁说过,年轻时候第一次遇到媳妇,就被打了个半死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