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跪不跪

闸狨卒双拳在徐凤年胸前如雷炸开,边境马贼寇首拿宣花板斧用了许久才割开的海市蜃楼,竟是被这名皇帐近侍一瞬便攻破,原本有些讶异年轻刀客可以气满外泄,不曾想一击得逞,只是个花架子罢了,腾空的身体猛然舒展如猿臂,加重力道砸在这小子胸膛,定要教这不知死活硬抗拳头的雏儿命丧当场。徐凤年身体弯出一个如挽弓弧度,头脚不动,利用胸背的向后凹陷来抵挡潮水般拳罡,右手一瞬间按在闸狨卒脑袋上,正要拍碎这颗头颅,闸狨卒察觉到不妙,这小子够狠,才交手便要玉石俱焚,使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勾当,缩头往后仰去,双腿踹出,被徐凤年左臂格挡住。

闸狨卒借势往后闪电弹射出去,身体黏在墙壁上,双手成爪钩入木板,正要进行第二次反扑,心口传来一阵绞痛,低头望去,双目骇然,心口不知何时被锋利暗器刺透,这名年轻人分明不曾拔刀,闸狨卒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醒悟,委实是徐凤年这一手耍得阴险奸诈和闻所未闻,先是摆出要力敌闸狨卒拳脚的雏儿架势,再祭出十二飞剑中最锐利也是最渺小的一柄蚍蜉,安静“摆放”在闸狨卒身后一丈外。

此剑晶莹剔透,杀气内敛至极,如果说玄雷锻造出炉以后便杀意充沛,好似千里杀人的剑客,最长飞剑太阿气冲斗牛如扛鼎天人,桃花剑身妖艳如二八美人,那么蚍蜉就太不起眼了,如婴儿质朴,便是摆放在眼前,常人若不仔细凝神,也只能瞧见镜像模糊,如一小块清水涟漪,当闸狨卒一击未中,顺势后撤,徐凤年只要微微移动太阿的方位,对准心口部位,好似闸狨卒自己就自寻死路地狠撞上去,心脏毫无悬念被太阿刺穿,除非是金刚不败的体魄,否则难逃一个死字。

高手拼死,哪来说书先生嘴里以及游侠列传中描绘得那般诗情画意,从来都是高下立判,生死立见。若非势均力敌,谁愿意大战三百个回合。

观战的慕容江神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中只见堪称战场无敌的闸狨卒一个交手后撤就死于非命,尸体坠落在楼梯底部,捂住鲜血如泉涌的胸口,蚍蜉飞剑的剑气残留体内,阻碍了闸狨卒死前徒劳的气机弥补,可以说蚍蜉切割以后,虽然只造成狭窄的一丝缝隙,却也是如同天涯海角,阴阳相隔,这也是飞剑取名蚍蜉寓意所在,蜉蝣不识晦朔春秋,朝生而暮死。慕容江神不明所以,见到陶潜稚遗孀后头颅后的震怒,夹杂有一丝惊惧,能够弹指间杀死皇帐近侍,况且如此年轻,该不会是棋剑乐府这种高门大宗里出来的嫡传子弟?听说董胖子与北莽五大宗门中的提兵山和棋剑乐府都私交不俗,提兵山山主的女儿还被董胖子给祸害了,生米煮成熟饭,饶是提兵山山主这般英才大略的江湖雄主,都不得不捏着鼻子默认这桩女儿给一个死胖子做妾的婚事,只是最擅长权衡利弊的董胖子真敢往死里得罪慕容氏?

徐凤年走下楼梯,冷笑道:“慕容章台,别装睡了,再装下去小心被谢掌柜挖了心肝当补品。”

躺在桌上的慕容章台仍是没有动静,谢灵走过去先将老板娘的脑袋放在桌上,五指如钩,将那名扛下楼时便被禁锢窍穴的慕容氏俊彦的心脏从胸腔中捞出,放入嘴中大口咀嚼。慕容江神看得肝胆俱裂,怒发冲冠道:“谢灵安敢害我慕容子弟?!”

谢灵眼眸赤红,满嘴鲜血,一边手捧心肝低头啃咬,一边望着头皮炸开的慕容江神,这位误入歧途便没有回头路可走的魔头没有感情起伏说道:“原来是棋剑乐府的剑士,正道人物的心肝,就是好吃。别看同样是啖心肝,多了,也会知道滋味各有不同,有些人像肥鹅,油腻反胃,益处不大。有些是啖蛇龟,有些小毒,却能治病。有些是蟹肉,经霜味更美,已是上品,可续断筋骨,就像我手中这一副。至于佩刀那位公子,则就是凤髓龙肝了,可遇不可求。我谢灵看人,从不看人脸面皮囊,只看皮内心肝。”

鸭头绿客栈都知道谢掌柜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好人,一杆病秧子,与人打交道,常年和和气气。却不知道好脾气都是年啖心肝一百副养出来的,谢灵破天荒说了许多,不理会心生怯意的慕容江神,转头看向徐凤年,说道:“你既然会养剑也会驭剑,身世注定不差,这两个姓慕容的也未必能与你媲美,为何不迟一些再离开师门,好歹等到了金刚境再说,你杀人却不逃,显然是看出我受到重伤,觉得可以虎落平阳被犬欺?等下我用手指剥开你的胸口,保证你可以活着看到自己心脏跳动的画面。你这副心肝,我会吃得很用心很缓慢,你会因为剧痛所致,气机集中于心脉,心肝的滋味也就更好。”

心神不定的慕容江神听到谢灵有重创旧疾,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再不去管什么慕容章台被剐心肝,也不管小妇人脑袋仍在脚边,迅速转头对徐凤年无比词真意切说道:“公子,你我联手对付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如何?我慕容氏必将重谢公子!慕容氏子弟向来一诺千金,重信诺重过性命……”

徐凤年默不作声,看到谢灵身形如窜出丛林的猎豹,奔至慕容江神身前,一手拧断脖颈,一手锤在腰上,以外力加速慕容江神体内血液与气机流转,低头咬在慕容江神胸口,汲水一般,将今日第二颗心囫囵吞下,随手丢掉慕容江神的温热尸体,谢灵仰头,一脸走火入魔的陶醉和满足,这幅不逊色佛教典籍对地狱残酷描绘的情景,胆小的,早就吓晕过去。

谢灵一双诡异的猩红血眸,让人不敢对视,二楼上一个晕乎乎的稚童趴在围栏间隙,见到大魔头发现自己,小女孩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娇柔身躯蜷缩起来,只当自己看不见魔头,魔头便看不见自己。谢灵狞笑一声,掠向二楼,被徐凤年横刺而出,一脚踏中侧腰,撞到一根梁柱上,一踏之下,便是寸厚青石板都要给踩裂,但谢灵的身体软绵无骨,围绕着梁柱,头脚相衔,略带着笑意盯住徐凤年,桀桀笑道:“年轻人,如此沉不住气,本以为这个最没资格活下来的小娃娃是你的诱饵,不曾想一试探便知真假。我明白了,不是你要杀陶潜稚遗孀,而是她自知苟活,自己以死求清白身,但要你护着这名孩童,如此看来,你的确是陶潜稚结拜兄弟董卓派来的人,你来自装腔作势的棋剑乐府,还是狐假虎威的提兵山?”

一口再地道不过北莽强调的徐凤年微笑道:“我要是说来自北凉,你信不信?”

谢灵嘴角渗出黑血,不知道是邪功反噬还是有何玄机,平淡道:“就算你说自己是离阳王朝的皇子,我也信。”

谢灵身体游蛇一般鬼魅滑行,最终屈膝双手双足死死钉在木梁上,乌黑血液与口水唾液夹杂一起坠落在地面,啖人心肝助涨功力的魔头挤出一个笑脸:“不管你是谁,你的心肝,我都要定了。你的尸体我会挂在荒漠上,曝晒成干,运气不好,就任由鹰啄殆尽。”

徐凤年面无表情,眼神清澈。大概是谢魔头没有见到预料中的绝望与恐惧,恼羞成怒,双脚踩断这根粗壮房梁,身体疾射向这名佩短刀却驭飞剑的年轻公子。两人碰撞在一起,巨大冲劲迫使徐凤年后背砸穿了墙壁,身手敏捷出乎想象的谢灵几乎一瞬间,在破墙出了客栈以后,一记可裂铁石的膝撞被徐凤年双手按住,谢灵一拳仍是结实轰在他额头,徐凤年身体后掠的同时,也一掌拍在魔头太阳穴,一人风筝断线向后飞去,一人在空中打转了几圈,电光火石间的短兵相接,出手都不遗余力,双方落定后仍是都没有半点窘态,可见这场死战想要不拖泥带水地分出生死胜负,难。

赤眸谢灵吐出一口血水,闲逸地摇了摇脖子,眯眼看到那名公子哥的额头本已淤血汇集,由鲜红转青紫,却又以肉眼几不可见的速度快速淡散而去。谢灵这一拳交待在慕容江神之流武夫的身上,全身经脉尽断都不奇怪。

然后谢灵看到这家伙摘下在鞘短刀,先是双指一拧,再屈指弹鞘,古朴短刀如灵燕绕梁。谢灵皱了皱眉头,江湖上刀枪斧诸多兵器的离手术,并不稀奇,只不过是驭剑术的粗胚子罢了,登不上大台面,一来在宗师行家看来,没有足够沛然的气机打底子,离手兵器不管使唤得如何眼花缭乱,都是金玉其外,不堪一击,再者正所谓一寸短一寸险,兵器离手,有利有弊,虽然拉升了攻击距离,无形中暴露了不敢贴身死战的怯弱,故而离手术一直尤其被剑道名家嗤之以鼻,视作贻笑大方的末流旁门左道。

徐凤年向前狂奔,每当春雷回旋便复弹指,短刀始终萦绕四周,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只见流萤婉转。

初始不露峥嵘,等到离谢灵不足五丈时,一人一刀则锋芒毕露,地面黄沙尘埃被春雷裹挟飞起。

两人相距三丈时,谢灵探手一抓,没有握住春雷刀鞘,却仍是五指骤然发力,拧去一道杀意重重的暗藏气机,谢灵啧啧了几声,不理会手心被滚荡气机擦出血丝,伸臂一划,劈碎第二条气走龙蛇,徐凤年眨眼便至,抬臂做偷师而来并且加以雕琢的夫子三拱手,前两次都被谢灵接着雄浑蛮力挡住卸去,最后一次还是双手十指指尖相向,拖住谢灵下巴,迅猛一推,就给大魔头身体浮空拨了出去,徐凤年大步前踏,地面出现两个坑洼,两条春雷刀鞘挟带的汹涌气机在空中纠缠,如瀑布垂泻向谢灵奔去,身体悬空的谢灵哈哈大笑,一个单手撑地,身体陀螺转动,双脚顺势踩烂那两条蕴育磅礴剑意的凶狠气机,谢灵得逞以后,并不着急站定,仍是保持单臂支撑头颅朝地的古怪姿势,望着徐凤年,阴沉笑道:“棋剑乐府有词牌将进酒,有剑技脱胎于离阳剑神李淳罡的开蜀式,好像是叫剑气滚龙壁来着,你与这名府主剑气近的高徒有何关系?”

九名轻骑终于按耐不住闯入客栈,见到两名主子都给人剥橘柑一般挖去心脏,那名闸狨卒则倒毙在阶梯口,震骇得无以复加,他们虽然是慕容氏亲卫,不用计较北莽军中铁律的连坐法,伍长战死人四皆斩,什长战死伍长皆斩,可慕容章台慕容江神兄弟一死,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慕容氏数百年积威深重,治家与治军已是无异,他们所有人板上钉钉的死罪难免,九名骑兵短暂的面面相觑后,毫不犹豫地奔出客栈,翻身上马,朝谢灵和徐凤年的战场提刀死战而去,若是活着回去,家人就要受到惨烈牵连,若是与主子一同战死,反而有丰厚犒赏,实在是北莽的规矩容不得他们惜命。

其中两骑被剑气连人带马一同斩断,更多是被谢灵钩出心脏塞入嘴中,最后一骑不怕死,却怕心肝被吃掉,正要后撤,就被谢灵扯住马尾,将骑士和战马摔向一道冷冽剑气。

谢灵伸手抹去嘴角的鲜血,眼神怜悯地望着那名公子哥,道:“不愧是久负盛名的剑气滚龙壁,有些意思,可惜九龙已是极限,九条气机都被我裆下,你小子还有什么压箱本领,死前都尽数耍出。”

徐凤年看傻子一样看着魔头,轻声道:“剑气滚龙壁的确只有九龙不假,可我就不能再来一遍滚龙壁吗?你吃了不知几百副心肝,功力不见涨,怎么把自己脑子也给吃坏了?”

谢灵不怒反笑,勾了勾手指,“少逞口舌之快,剑气滚龙壁是少有将剑意剑招融会贯通的上乘剑势,可那也要看谁来用,你小子还嫩,不信的话,再来试试看。”

身侧有春雷飞旋的徐凤年笑了笑,“哦?”

赤眸谢灵双拳当胸,怒喝一声,以他为圆心,地面一丈出现无数细微龟裂。

谢灵眼神冰冷,狞笑道:“练了这吃人心肝得长生的本事,有些见不得光,这辈子只跟魔道魁首的洛阳用过一次,你小子应该死而无憾了!”

砰!

血雾弥漫。

谢灵自残气海窍穴三百余,无数股丝线鲜血浸透衣衫,破体而出,散而不乱,最终凝聚成六条拇指粗细的猩红游蛇。在空中游曳不止,如恶蟒吐信,择人而噬。谢灵没有急着给予徐凤年致命一击,而是连续蜻蜓点水,将客栈外那些尸体踩爆,每一次鲜血溅射,都被那六根游蛇汇聚在一起,蛇身逐渐壮大,由拇指粗细生长为女子手腕规模,当谢灵站在一名血肉模糊的骑兵尸体之上,六根红蛇绕体的大魔头摊开双臂,微微屈膝,朝天空发出一声怒吼,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悲愤和仇恨:“洛阳!”

谢灵这一生为了登上武道巅峰,不惜走上这条人人唾弃的羊肠小道,本来已经依稀看到去山顶饱览天下波澜壮阔的希望,却被比他魔头百倍的洛阳硬生生从指玄境击落尘埃,洛阳是这般高高在上,谢灵恨洛阳入骨髓,恨这个将自己说成是痴心妄想要蛇吞象的痴儿,谢灵可以容忍自己输给一名年轻却早早万人之上的宗师,却无法忍受这名年轻人的轻蔑眼神和清淡语气。

天底下最美味的一副心肝,便是洛阳你那一副啊!

谢灵回望了一眼客栈,血泪流不止。

天底下有几个巧笑倩兮说着看似掏心窝情话的女子,真愿意为心爱人送出心肝?

徐凤年黑衫白底,虽然长途跋涉与一番厮杀,破损不堪,但安静站在原地,仪态仍是让人心折。

谢灵赤眸盯住这个与洛阳一样面目可憎的风流倜傥公子哥,生硬道:“可有遗言?”

徐凤年悬好春雷挂在腰间,笑着摇摇头。

谢灵撒腿冲袭而来,所到之处,风沙翻涌。

徐凤年闭目深深吸气,一气呵到不见底,龙汲水为吐珠。

大黄庭倒数第二境,便是气海生蜃楼,这才是真正可以媲美金身佛陀不败的玄妙所在。

两人撞在一起,徐凤年双脚生根,在黄沙中倒着滑行,却始终不离地面,六根血浆红蛇如鞭打海市蜃楼,两股天生敌对的真气摩擦冲杀,嗤嗤燃烧,烟雾透着股刺鼻血腥味,血蛇暂时不得近身,谢灵的拳脚则毫无顾忌,势大力沉,每一次都势可摧倒城墙一般,徐凤年每一次以力抗衡不敌,被打飞倒滑出去就是十几丈的距离,谢灵根本不给任何喘息机会,不等徐凤年身形立定,拳脚呼啸而过,客栈外沟壑纵横,满目苍夷。风沙中,谢灵扭曲脸孔如一头出笼的上古凶兽,双眼流血,布满那张给人木讷错觉的脸颊,似乎已然走火入魔,将这名近在咫尺的年轻人当成了宿敌洛阳,嘶吼:“宣德城外,死在你手上的人超过了千人,参战的,旁观的,无辜的,只要视线所及,皆是被你杀死,好一个血流成河!我借势一举突破金刚境,成就指玄,达到秘籍上八蛇吞象,你才几岁,吃过几副人心,凭什么胜得过我?!”

“因为你,我境界跌落金刚谷底,这食人心肝的行径被世人窥见,差点成为过街老鼠,竟然与你一同登榜十大魔头,第十?若不是第一,便是第二又有何用?!”

“洛阳,你可知你的心肝能助涨我多少修为?!我日日夜夜都想吃你啊,不光是心肝,整个人都要生吞入腹,才能泄我心头之恨!”

断断续续的疯言疯语间,两人终于拉开一段距离,谢灵宛如一尊魔神临世站定,六条红蛇游走。

徐凤年单膝跪地,脸色薄如金纸。

气机絮乱所致,脸上生根面皮成了无根浮萍,尚未来得及坠落,就化作一阵粉末。

谢灵一双赤眸光彩熠熠,阴鸷沙哑道:“你果然不是洛阳,差得太多。”

徐凤年抬头笑了笑,缓缓站起身,“累了?”

在腹部双手抱圆,吐出一口浊气剑气死气。

再呵登昆仑。

脸色红润,眉心浮现一枚红枣印记。

若只是如此,还只会被谢灵视作回光返照。

三呵游沧海。

在这等险境中,被一次次霸道捶打,开启了剩余紧闭六大窍穴中的极泉。

露出真实面孔的徐凤年衣袖悠悠摇动,风采绝伦,如同入尘世的仙人。

谢灵皱了皱眉头,喉咙发出压抑的嗓音,如钝刀吱吱磨石,又像是老鼠啃咬死尸,难听异常。

徐凤年平静道:“魔教宝典蛇吞象,我听说过,听潮亭有半部摹本,说是常吃心肝,可以证得大长生的陆地神仙境界。只不过你修炼多年,应该知道后遗症无穷,当真坚信当年给你这本破烂秘笈的家伙,存了好心?你确定不是被路边摊卖狗皮膏药的贩子给坑了?”

谢灵愤怒到了极点,六根邪气无匹的鲜血红蛇张牙舞爪。

徐凤年问道:“你不奇怪我为何佩刀却不抽刀?是不是觉得我他妈的跟你一样脑子有病?”

徐凤年摘下春雷刀,高高抛向空中。

谢灵心中一惊。

徐凤年跟先前谢灵横冲直撞如出一辙,借着积蓄登顶的气势朝谢灵杀去,存心要玉石俱焚一般,步入金刚以后,几乎从未与同等境界交手的谢灵活得小心谨慎,修为深厚,若说杀人手法与迎敌策略,其实远没有他啖人心肝这般吓人。

只不过这小子再生猛,只是金刚境上下浮动的伪一品雏儿,谢灵还真不相信会死在这里。

气势正足的佩刀青年冷不丁撤下身形,不顾气机逆行带来的凝滞和伤害,这位对上谢灵诡谲功法,无数次在生死关头游走都显得心志坚定的年轻人,瞪大眼睛望着谢灵身后方向骇然道:“洛阳!”

洛阳,两个字。

洛阳这个人,甚至是这个名字,都已经是谢灵刻进骨子里的心魔。

谢灵心思流转,一愣过后便猖狂大笑,这年轻人的鬼蜮伎俩,可笑至极!退一万步说,便是被你刺上一刀,又如何?

顺着气机痕迹抬头望去,谢灵看到那名刀客双手握住刀鞘,当头刺下!

若是谢魔头有闲情逸致环视一周,就会发现这一刺,实在是造就了不同寻常的恐怖气象。

方圆几十丈黄风好似一瞬静止,许多飞扬尘土便停在空中。

一静再一动,天地间骤然起风波。

顺着一个无形弧度,所有流淌于地面的气机倒流而上,如逆水行舟,汇聚到春雷刀鞘鞘尖。

一切不过刹那。

但刹那已是生灭。

除了宣德城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灭顶之灾的谢灵双拳举过头顶,张嘴嘶吼,除了声音,还有鲜血涌出。

说不是一刀还是一剑。

春雷刀鞘就这般刺下。

透过六根盘旋血蛇,透过雄浑罡风,透过双拳,透过魔头谢灵的天灵盖。

翻天覆地的风波炸开,波及到了鸭头绿客栈,整座结实到可以遮挡风暴的客栈摇晃不止。

徐凤年用未出鞘的春雷将大魔头脑袋钉入地面,吐出一口鲜血,连忙驭出一柄袖中碧绿飞剑竹马,盘膝坐下养剑,一边艰辛喂剑养胎一边破口大骂道:“老子偷学了一剑,可叫仙人跪。你他娘的跪不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