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数风流人物

飞狐城初听那姓董的竟然要封城,恨不得去这个死胖子身上剐下肉来,不过雷声大雨点小,没过多久就重新开城,老百姓都想着肯定是澹台长公子与董胖子暗中角力占了上风,愈发不信澹台长平会在门口被一名女子避退落马。

徐凤年没有急于出城,而是登上城墙远远看着有士卒持矛不得靠近的挂剑阁,因为陶满武,过早与董卓牵扯上关系,已经打乱算盘,匆忙离城自然不妥,但打肿脸硬头皮逗留城内,更容易双手送上把柄,徐骁要自己找寻那个北凉军旧将,只能暂时搁下,两害相权取其轻,算是聊以自嘲,到底还是有些遗憾的。

徐凤年正想转身走下城头,一名躺在墙垛上酣睡晒太阳的邋遢汉子呢喃了几声,一个侧身翻滚就要坠下城墙,所幸是往墙内摔,徐凤年也就不帮忙,摔醒的醉酒汉子第一时间不是庆幸余生,而是去小心翼翼抚摸腰间悬挂的酒葫芦,这才抬头茫然四顾,见着了陌路相逢的徐凤年,无动于衷,满脸络腮胡子的酒鬼靠着墙头,仰头灌了一口烈酒,哼了一曲北凉腔的霸王卸甲,悠然自得,一名身材高大却伛偻的仆役装束汉子小跑上城头,手里捧了壶酒,见着徐凤年,擦肩而过时顿了顿脚步,默不作声给主子空荡大半的酒葫芦旧壶装新酒,奴仆是个面目可怜的斗鸡眼,半醉半醒的汉子怀里掏出一把柄上镶嵌明珠的匕首,自顾自刮起满脸胡子来,一边忙碌一边斜眼看着徐凤年,腾出手来指了指挂剑阁,骂骂咧咧道:“小后生,瞅啥瞅,老子当年带了两柄剑到飞狐城,一柄烛龙挂在阁内,一柄卖给城牧府挣了黄金千两,你凭啥用那看酒鬼的眼光看老子?”

仆人是个哑巴,看主子口型,就知道又要闯祸,赶忙转身朝徐凤年作揖致歉。徐凤年笑了笑,等酒鬼刮去胡须,细细眯眼,难怪当年卖剑作画能在风波楼楼顶高眠数年,若是衣衫整洁,当年肯定是个风流倜傥的男子。事出无常必有妖,徐凤年脸色照旧,悠悠然打量着这个能让喜意这般出彩女子都念念不忘的青楼状元郎,酒鬼收回匕首,长叹一声我不负丹青丹青却误我,再灌了一口烧酒。徐凤年没心情兜圈子,直截了当问道:“是在等我?”

好似听到笑话的酒鬼瞥了一眼奴仆,哈哈大笑道:“小娃儿口气忒大,老子在这睡得舒舒服服,你找老子还差不多。”

徐凤年死马当活马医,平静道:“有人要我捎一句话,你听得懂就算,听不懂就当醉话,大可以左耳进右耳出。既然是你带出来的卒子,拉了屎就得你回去擦屁股。”

刮了胡子还是皮囊十分优秀的汉子白眼道:“你小子脑袋有毛病吧,老子哪次拉屎不擦屁股了?滚滚滚,晦气。再不滚,老子一身剑术还在,随手取了挂剑阁的烛龙,一剑就让你见阎王爷去。”

徐凤年查探过气机流转,主仆二人都称不上隐士高人,酒鬼勉强超出常人,至于那名斗鸡眼仆役,更是稍逊常人,上不得台面。徐凤年笑着走下城头,牵上劣马,离开飞狐城。回望一眼,没有醉鬼,只有斗鸡眼奴仆伛偻着站在那里。始终靠墙坐在地上的酒鬼抹了抹脸颊胡茬,自言自语了一番,见没有搭腔,抬头看到仆人站着默然远眺,酒鬼自嘲道:“忘了你是又聋又哑。当年本公子被仇家追杀,一路北奔,逃窜边境,若非见你还有些银钱,才不乐意互称主仆。”

酒鬼懒洋洋问道:“为何要我今日睡在这城头?”

一个沙哑声音响起:“连我这等废人都察觉到有剑气临近。北莽有这等剑境的剑士,想必应该是棋剑乐府府主这般的人物。”

酒鬼吓得手脚抖索,瞠目结舌问道:“你能说话?”

身形伛偻的仆人依旧眺望远方,伸手抚摸着脸皮,平淡道:“自封窍穴而已,算是我吴家最上乘的枯剑法门,当年与李淳罡一场比剑,偶有所悟,再者愤懑于大将军的不做皇帝,就心灰意冷,安心练枯剑了。我吴家先祖曾九剑破万骑,有断剑四柄遗落北莽,就想着来这边看一看。否则以你不入流的剑术,如何能捡到一柄鱼蚨一柄烛龙?你当名剑是铜钱,去了趟闹市就能捡到好几颗?”

酒鬼颤声道:“你到底是谁?”

仆役指甲在脸上刻画,渗出血丝,似乎厌恶这张面皮,缓缓说道:“枯剑本无情,吴素沾染了情思,哪怕打着入世幌子,剑意也就不纯粹了,她当年在皇宫里的陆地神仙,只是伪境,不过一场镜花水月。否则如何会落下不治病根。”

“北凉王妃?!”

“我姐。亲生姐姐。不过我从小与她向来不亲,关系还不如她与当年那个在剑山上苟活的邓太阿。就像我与陈芝豹,远胜那位亲外甥的世子殿下,只不过再不亲近,血缘无法否认。这些年我一直在等大将军,如何都没有想到,会是亲外甥亲至飞狐城,大将军啊大将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你不知道我吴起此生最是无情无理吗?你又如何知道陈芝豹不曾找过我?晚了。”

“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数风流,都死于风流。”

这一日,状元郎醉死挂剑阁,满城青楼尽悲恸,一同出资厚葬了这位让无数少女春心萌动的传奇男子。那些儿女已经长大的徐娘半老俏妇人,则悄悄暗自神伤。

※※※※

北凉以北是北莽,北凉荒凉心不凉。

如今几年凉莽战事不见波澜壮阔,大多是一些小股游骑的短兵交锋,北凉游弩手就成了最让人垂涎的兵种,能割下几颗头颅挂在马鞍一侧返营,老卒瞧见了也要眼热,别提那些满腔热血的新卒。这可是实打实的功勋,做不得假,东线边境上那些纨绔子弟兴许还会做出以杀死平民百姓冒充北莽蛮子的恶劣行径,北凉军法严峻,绝不敢如此。这一日,北凉一队游弩手深入马鳌头,便与北莽姑塞二十余名矫健栏子狭路相逢,一场厮杀,互有折损,事后检查尸体,才知道是董卓麾下的乌鸦栏子,让满脸血污的普通游弩手李翰林大呼痛快之余,也有些后怕,北凉军制十伍五十人作一标,能当上游弩标长,比较一般军旅的将校还来得有资格趾高气昂,李翰林的标长头儿是一位老成持重的魁梧汉子,披轻甲,马术精湛,拉弓三石膂力超群不说,还可双手挽弓射杀,只不过唯一的毛病就是再沉稳的性子,见着了北莽人就两眼发红,犯了许多军纪,数次被贬官降衔,否则早就成了将军,沉默寡言,只是每次手下提及他被大将军亲手鞭打的事迹,中年汉子才会咧嘴笑笑,标中李翰林这些游弩手都知道这是标长的软肋,犯了错,只要念叨这个,标长也就乐呵心软了。

手臂被划开一大条深可见骨伤口子的李翰林骑在马上,屁股边上拴了一颗北莽栏子的头颅,马背一侧鲜血流淌。这次小规模战役,己方阵亡了三人,全歼了对方,三具袍泽尸体分别挂在标长和两名副标长马背上,这是军中雷打不动的铁律,北凉沙场马革裹尸还,最重一个还字上,只要活着的有一口气在,在不耽误重大军务的前提下,都要带着阵亡袍泽同归。李翰林瞥了一眼身边那新兵蛋子,刮目相看,这家伙叫陆斗,是个面相古怪的重瞳子,入他们这一标没多久,马背上悬了三颗乌鸦栏子的脑袋,可想而知战力是如何生猛了,原本以李翰林为首的游弩手都不喜欢这个脾气不好的新卒,不过这趟肩并肩杀敌,就身后那个连打骂过陆斗的李十月的都扭扭捏捏认了错,这姓李的老爹是北凉从三品武将,在整个北凉只不要不碰到一流公子,也算是横着走的货色了,家里爹娘叔伯,再往上推一个辈分,都是斗大字不识,当初生下他,为了姓名一事闹得天翻地覆,请了无数名士儒生都觉着不满意,嫌拗口,后来家里老爷子大腿一拍,说生在十月就他妈的叫十月,如此一来,整个文盲家族就没了异议,让那些帮忙取名的读书人都腹诽不已。

李翰林所在这一标游弩手,大抵都是李十月这类将种公子哥,只不过大多不如李十月那般显赫,但不兴谈及自己父辈家世荣光,李十月就成了孤立异类,很不讨喜,庶族白丁的陆斗进入标内,当天就跟李十月起了冲突,当初李翰林这些人都冷眼旁观,不偏袒任何一方,见陆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孬种架势,就都有些白眼,心想你小子再不济能成为游弩手好歹有些骨气好不好,没料到这次真刀真枪与久负凶悍盛名的乌鸦栏子捉对厮杀,陆斗这闷葫芦不吭一声就宰了三只,还替李十月挡下刁钻一箭,李十月这个其实没多大坏心眼花肠子的纨绔,也就真服气了,如此一来,李翰林对李十月也高看一眼,这哥们虽说还残留了一些纨绔习气,但也不算过分,比起那些连北凉军都不敢进入更别提成为游弩手的北凉将军后代,实在是出息了千百倍,此时李十月在与游弩手插科打诨,说他小时候总与家中兄弟打架,老爹不知从哪里听来一个人多力量大的道理,要让他折筷子,不曾想自己力气大,一口气折光十来根筷子,把道理没能说出口的老爹气得不轻,一气之下就请了位有真本事的武教头,而不是让他舞文弄墨,真他娘是万幸万幸。

李翰林听着李十月那句要老子读书比挨刀子还难受,觉着好笑,深有同感呐,心情也就越发舒朗起来,当初凤哥儿说让自己从军入伍,果然是好事,只不过估计这位贵为世子殿下的好兄弟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了一名游弩手。

李十月从后头拍马赶来,嘻嘻笑道:“翰林哥,入城时借用一下蛮子头颅,行不行?也就让我威风威风。”

李翰林笑骂道:“去跟陆斗借,那小子割了三颗,老子才一颗,借你了自己咋办?”

李十月无奈道:“才与他低过头认错,没这脸皮去借啊。再说了咱们哥俩都姓李,五百年前是一家嘛。”

李翰林嚷着去去去,转头大声笑道:“陆斗,李十月说要跟你借颗莽蛮子的脑袋好去抖搂威风,借不借?”

陆斗平静道:“一颗不借。”

李十月苦着脸,连标长与副标长们都哄然大笑。

陆斗扯了扯嘴角,淡然道:“借你两颗。”

李十月纵马返身,恨不得抱住这冷面冷眼却热心肠的家伙,“陆斗,回头你就是我亲哥了,到了陵州,带你逛遍所有窑子!”

李翰林打趣道:“逛窑子算什么,你不是有个总被你夸成沉鱼落雁的妹妹吗,干脆认了这个妹夫,以后别说借用两颗蛮子头颅,借两百颗都在理。”

李十月豪气道:“成啊,陆斗,要不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陆斗不客气白眼道:“滚你的卵蛋,就你这寒碜样子,你妹能好看到哪里去。”

长相其实一点都不歪瓜裂枣的李十月顿时气闷,又是惹来一阵爽朗笑声。

标长发话道:“一帮兔崽子玩意,还有力气在这儿扯犊子,就不知道回头把气力撒在娘们肚皮上?老子见你们这趟都不差,回城就厚着脸皮跟赵将军求个假,让你们快活去,不过撑死了也就一两天时间,谁敢晚到军营一刻,老子亲自拿鞭子伺候你们。”

李翰林来到标长身边,轻声道:“标长,我与洪津几个都说好了,咱们每人送一颗蛮子头颅的军功分给三位兄弟,至于赏银,就全部发给他们的家人。”

标长皱眉道:“擅送军功,是重罪。李翰林,我知道你小子来历不普通,身世比起李十月这几个只好不差,可这事儿要是被上头知晓,军法如山,喜事就成了祸事,你真敢?”

李翰林嬉皮笑脸道:“标长当年敢一刀捅死败后投降的北莽将军,何等豪迈,我们几个是你带出来的卒子,有何不敢?”

标长骂了一声口头禅滚卵蛋,一脸欣慰笑容,说道:“你们几个就别搀和了,我与两位副标早就说好了,这事儿没你们的份。你们现在只管安心杀敌积攒军功,入了咱们标,老子与两位副标就没理由亏待了每一位兄弟。”

在北凉军。

一天袍泽,一世兄弟。

※※※※

武当山,晨钟响起。

八十一峰朝大顶,主峰道观前广场,当年轻师叔祖成为掌教以后,都是他领着练拳,只是如今掌教不管是飞升还是兵解,都已不在人世,换了一人来打拳,却一样年轻。

只比洪掌教低了一辈却更加年轻的李玉斧。

峰顶烟雾缭绕,数百武当道士一同人动拳走,道袍飘摇,风起云涌。年轻掌教所创一百零八式,被小师叔李玉斧简化为七十二式,非但没有失去大道精华,反而愈发阴阳圆润,便是初上山的道童,也能依样打完,毫不吃力。武当封山以后,只许香客入山烧香,山上道观,不分山峰高低,山上道士,不管辈分高低,只要愿意,每天清早晨钟响,黄昏暮鼓敲,都可以两次跟随李玉斧一同练拳,早到者站在前排便是,辈分高如师伯祖宋知命俞兴瑞这些老道士,若是迟早一些,也就随意站在后排打拳,自然而然。不论风吹雨打,峰顶练拳一日不歇。

练拳完毕,李玉斧与一些年轻道士耐心解惑后,与一直安静等待的师父俞兴瑞走向小莲花峰,来到龟驼碑附近,当年内力雄厚只输大师兄王重楼的老道士感慨道:“玉斧,会不会埋怨你洪师叔没将吕祖遗剑留给你,而是赠送给了山外人的齐仙侠?而且这人还是龙虎山的天师府道士。”

李玉斧双手插在道袍袖口,笑道:“小师叔传授我这套拳法时,就已经明白说过会将吕祖遗物转赠龙虎山齐仙侠,也曾问我心中有没有挂碍,玉斧不敢欺瞒,就实话实说有些不服气。小师叔就说不服气好,以后剑术大成,只要超过了小王师叔,大可以去齐仙侠那边讨要回来。不过事先与师父说好,我半途练剑归练剑,以后若是没有气候,师父不许笑话。”

俞兴瑞走到山崖边上,踩了踩松软泥土,笑道:“要是练剑不成,还不许我们几个老头子笑话你了?当年咱们这帮老家伙,除了修成大黄庭的掌教大师兄和练习闭口剑的王小屏,其余几个,都没甚没出息,唯一乐趣也就是笑话你小师叔了,咦?被咱们发现偷看禁书了,就去笑骂调侃一通,咦?骑青牛打盹了,就呵斥几句大道理,咦?念想着少年时代那一袭红衣了,咱们就乐呵呵嘲讽几句,咦?今日算卦又是不好下山,咱们老头儿,就又要忍俊不禁了,其实啊,越是后头,我与你师伯们,就越是觉着不下山才好,成了天下第一下山做什么,可到了最后,你小师叔终归还是下山了。”

俞兴瑞感慨万千,低声道:“骑牛读道书,桃木划瀑布,看那峰间云起云落,顺其自然,这本该是你小师叔的天道。可骑鹤下江山,剑斩气运,还自行兵解,让一名女子飞升,又何来顺其自然一说?要是我当时在场,非要拎着他的耳朵痛骂一顿。咱们这些老头儿不是惋惜什么武当当兴不当兴的,只是心疼啊。”

李玉斧喃喃道:“白发人送黑发人。”

俞兴瑞重重叹息一声,笑道:“所以你小子别再折腾了,也别有什么负担。掌教师弟这一事,别看那几位师伯这些日子表露得云淡风轻,我估计他们吃饭的时候都在发呆,亏得我那小王师弟没在山上,否则十有八九要出手阻拦洗象的飞剑开天庭。还有你那宋师伯,这一年都静不下心来炼丹,愁得不行。”

李玉斧轻声问道:“掌教师叔既是吕祖转世,也是齐玄帧转世?”

俞兴瑞笑了笑,“大概是真的,管他呢。”

俞兴瑞拍了拍这个亲自从东海领上武当山的徒弟肩膀,柔声道:“你小子随掌教师弟的性子,能吃能睡,就是天大福气。”

李玉斧挠挠头,尴尬道:“以前那世子殿下上山,掌教师叔还能够镇着这位公子,我恐怕就只有被打的份了。”

俞兴瑞哈哈笑道:“你别听那些小道童们瞎吹牛,你师叔当年一样被那世子殿下好生痛打痛骂,世子上山练刀那会儿,你师叔没少受气,不过也就亏得他能苦中作乐,咱们几位那可就是幸灾乐祸了。”

李玉斧愕然。

俞兴瑞指了指峰外风景,由衷笑道:“掌教师弟就是在这里一步入的天象,也是在这里入的陆地神仙。都只是一步之事。”

李玉斧回过神,心生神往,轻声道:“看似一步,却早已是千万步了。”

俞兴瑞欣慰点头:“正是此理。一心求道时,不知脚下走了几步,忘我而行,方可有机会一步入大道。至于如何才算忘我,师父迂腐刻板,悟性不佳,不敢误人子弟,但是起码知道一点,每日辛苦修行,却不忘算计着到底走了几步,绝不是走在大道上。这也是小师弟比我们几位师兄都智慧的地方,我不求道,道自然来。”

李玉斧点头道:“道不可道。妙不可言。”

俞兴瑞缓缓离开小莲花峰顶,回头瞥了一眼与卧倒青牛笑着说话的徒弟,会心笑了笑。

既然小师弟是吕祖,那有一句遗言便等于是吕祖亲言了。

武当当兴,当兴在玉斧。

※※※※

靖安王府。据说裴王妃一心参禅,久不露面,本就冷清的王府便愈发凄清。

天色阴而不雨,凉而不寒,好似女子欲语还休。

半生在京城半生在襄樊的靖安王赵衡坐在佛堂屋檐下,轻轻捻动缠在手上的一串沉香佛珠。

只有一人与这位荣辱起伏的大藩王相对而坐。

正是那位年纪轻轻的目盲琴师,自刺双目绝于仕途的陆诩,书香门第,父辈皆是当世大儒,却因为以直笔写西楚史书,被屑小之辈钻了空子,被朝廷降罪,落魄十年,给青楼名妓弹琴谋生,在永子巷赌棋十年糊口,不知为何,时来运转,不但进入靖安王府,还成为了被父子二人倍受器重的幕僚,便是到今日,从永子巷被带入帝王家的年轻人仍是觉得恍若隔世,所谓鲤鱼跳龙门,万千尾鲤鱼争得头破血流,到底才几尾能跳过龙门?陆诩戴罪之身,能被靖安王赵衡青眼相加,实在是情理之外,意料之外。

赵衡闭着眼睛,转动拴马静心的念珠,淡然问道:“陆诩,可知为何不让你与珣儿一起入京。”

目盲年轻人摇头道:“不知。”

靖安王睁开眼,望着灰蒙蒙天色,笑道:“这些日子让你隐姓埋名辗转做了各衙小吏,可曾抱怨?”

陆诩摇头微笑道:“陆诩十分知足。”

赵衡撇头看了一眼年轻书生,“你连著二疏十三策,立志要为君王平却天下事,第一疏立储、庙算与削藩,珣儿战战兢兢被我逼着带去京城面生,引来龙颜大怒。第二疏共计十策,只言针对北莽的用兵之策,一讲北莽两姓与南北两朝,二预测北莽分兵意图,三说敌袭应对,四安边备马,五调兵遣将,六说两辽,七和亲,八馈运,九收龙腰州,十灭北莽。龙颜再度震怒,不过珣儿传密信回襄樊,却说连那张巨鹿与顾剑棠都十分重视,甚至连素来不喜欢夸人的旧西楚老太师都在朝廷上说了几句好话,这三人,张巨鹿拣选了馈运来引申大义,为他自己的政改做铺垫。顾剑棠对收取龙腰州这第九策十分青睐,而执掌门下省的孙希济更是对两疏十三策全盘接受,称赞二疏一出,他们这帮站在大殿上的家伙都要自惭形秽,将我那冒名顶替的珣儿称作是经世济民的大才,半点不输张首辅。张巨鹿竟是半点不怒,笑言何止是不输,已然让他难以望其项背了。这才压下了皇帝陛下脸面上的怒火,其实本王一清二楚,这二疏十三策,除去当头立储一事,犯了逆鳞,他是真怒,其余十二策,尤其是削藩一策,简直说到了他心坎上,对于这位兄长,本王实在是太了解了。”

目盲男子轻声道:“陆诩本意是再过几年,第七次两朝战事尘埃落定,再交出这两疏十三策。”

靖安王赵衡停下念珠转动。

陆诩低头几分。

赵衡笑道:“你是当之无愧的聪明人,死在本王手中的蠢货无数,这辈子里,也就你跟一个年轻人看出本王杀人前会按下念珠。不过你放心,我舍不得杀你,杀了你,靖安王府也就垮了一半。我这次杀意起浮,只是阴沉习性使然,并非真有杀心。本王等不到第七次战事结束,怕赌输了,陆诩,你心思通透,猜得出本王这句话的含义吗?”

陆诩咬咬牙,起身跪地后沉声道:“若是我朝兵败,十三策犹能让靖安王府获利,可若是获胜,就成了两张废纸。如此一来,世子殿下再无世袭罔替的半点可能!”

赵衡哈哈大笑,说道:“起来说话。”

陆诩起身再度坐下。

赵衡轻声道:“本王的赌运一直不好,当年便那场大赌,就赌输了天下。所以这才让珣儿仓促进京,只算是小赌,都说小赌怡情,觉得应该能赌赢。”

陆诩猛然冷汗直流。

赵衡继续转动念珠,微笑道:“想到了?对啊,本王若不死,或者说是慢慢老死,这场赌博,我赵衡赌赢了也无用,珣儿成不了靖安王,依然只会减爵一等,降藩王为国公。”

陆诩再度跪下。

间接逼死一位无病无灾的藩王,好玩吗?小小幕僚陆诩有几条命?

赵衡起身道:“别跪了,本王这辈子其实只想让一人跪在眼前,他是谁?你我心知肚明,当然不会是你陆诩。”

靖安王亲手搀扶起府上清客的目盲年轻人,和颜悦色笑道:“当年那个人靠着堪称无双国士的书生荀平,才有今日光景,我们父子有你,想必也不会差多少。走,你看过了靖安王府的光鲜,本王再带你去看一看一些龌龊。”

陆诩被微服出府的靖安王赵衡带到城中一栋幽静私宅门口,走出马车后,七大藩王中最为文武双全的靖安王嘴边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笑意。

赵衡轻轻推门而入。

小院中种满兰花,一名女子慵懒斜靠着檐下木栏,风姿脱俗。

赵衡淡漠说道:“常人见到这名院中女子,十有八九要当成裴南苇。”

当陆诩听到此话,愣了一下,随即确认院中女子并非靖安王妃裴南苇后,对于世子赵珣的大逆不道就有些震惊。富贵如世子殿下,金屋藏娇,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便是有了世子妃,豢养尤物,也无人会视作悖逆之事,只是当这名女子太形似王妃,就有些骇人听闻了。陆诩立即明白为何靖安王赵衡会说成龌龊事,眼观鼻鼻观心,再不去“打量”那位正怔怔出神的貌美女子。

女子终于醒觉,见着了与世子赵衡有七八分相像的赵衡,立即噗通跪下,娇躯颤抖,连一句话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赵衡缓缓走到她身边,伸手去握住屋檐下的一串风铃,默不作声。

女子泪流满面,胆颤许久,抬起头,咬破嘴唇,血丝猩红,说道:“奴婢不怕死,但恳求靖安王不要责罚世子殿下。”

赵衡松开风铃,轻轻一弹,叮咚作响,不低头去看这位匍匐在地板上的女子,轻声冷笑道:“你配与本王说话吗?”

女子垂下头,泪流满面。

靖安王听着风铃声响,缓缓说道:“从你第一天踏入院子,本王就已经知晓,只不过这件丑事对本王来说,不算什么,珣儿并未逾越底线。”

女子始终颤抖得如同一株风雨中的娇柔兰花。

赵衡继续说道:“如今为了珣儿,你要去死,愿意吗?”

靖安王与陆诩走出小院。

赵衡上马车前,顿了顿身形,轻声笑道:“本王以国士待你。”

没有说话的陆诩弯腰一揖到底。

女子等关门声传入耳中,抹去泪水,去首饰盒中挑选了一只赵珣赠送的珠钗,来到屋檐下,与他一般躺在地板上,抬头望着那串风铃。

钗子刺入脖子之前,她凄美柔声道:“珣。”

靖安王世子赵珣身在京城时,传出一个与二疏十三策一样让天下震动的消息:靖安王赵衡暴毙,死于顽疾。靖安王妃裴南苇殉情自尽。

消息传入京城,传闻世子赵珣吐血昏厥。

当天,隆恩浩荡。

天子下旨,赵珣世袭罔替靖安王。

成为七大藩王中,第二位获准世袭罔替却是第一个成为藩王的世子殿下。

赵珣在宫中与皇帝陛下谢恩以后,火速返回襄樊城,见过陆诩以后,披麻戴孝。

夜深人静,即将成为皇朝新藩王的赵珣独坐灵堂,面无表情往火盆里丢着一把把黄纸。

守孝结束以后,在屋内让婢女服侍穿上藩王蟒袍,已是靖安王的赵珣挥退下人,站在房内,十指抓住脸庞,扭曲而狰狞,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捂着脸流着泪低下头。

若是有人旁观,世子殿下此时此刻却是让人看不懂的表情。

可惜显贵如新贵陆诩,也只能站在门外,何况他还是个瞎子。

屋内靖安王赵珣。

掩面若泣嘴角翘。

※※※※

京城。

女子嫁入帝王家,任你以前是何种身份,就都要身不由己了。

当严东吴看到弟弟严池集和孔武痴一同造访,再坏的心情也要好转,再者嫁给了儒雅内敛的四皇子,虽说这位贵为皇帝儿子的夫君玩物丧志了一些,痴迷于诗画乐器,但对女子而言,已经是不可以去丝毫抱怨的泼天富贵了。两人成为夫妻以后,相敬如宾,严东吴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不开心,所以府上管事婢女仆役,每次见到皇子妃,总是觉得亲近和善,暗赞一声不愧是大家闺秀,原先对于女主子出身北凉的那点芥蒂也就一扫而空。严东吴腹有诗书,显然四皇子也十分满意这桩婚事,以往与那帮动辄便是二三品大员子孙的狐朋狗友也少了许多应酬交际,今日更是与严东吴一起接待了小舅子严池集以及那名在京城小有名气的孔武痴,四皇子素来以没有架子著称,今日招待两名同龄人更是给足了颜面,亲自端茶送水,与那书呆小舅子更是不见外的嬉笑打趣,尤为难得的是挑不出毛病的客套以后,主动找了个借口请辞,留下皇子妃与两人私聊。

严东吴以往爱屋及乌和同理的憎乌及乌,对孔武痴的印象不算太好,家族搬迁到京城以后,与身材健硕却心地单纯的孔武痴几次相谈,就有些讨厌不起来,尤其是亲弟弟起先与京城那帮公子哥不对路,经常吃了暗亏,都是与二皇子关系不浅的孔武痴带人出头找回场子,加上严孔两家都是北凉难得一见的书香世族,到了排外严重的京城难免要相互帮衬。严东吴与弟弟说着一些体己话,说些在京城衙门当差就要心思玲珑剔透的浅显道理,孔武痴言语不多,只是正襟危坐在一旁傻乎乎乐呵。

从头到尾,三人都没有提及那个名字。

离开富贵堂皇的府邸,依然是四皇子殷勤相送到门口,有始有终。严池集与孔武痴一同坐上马车,孔武痴憨憨问道:“严吃鸡,你姐儿现在好像还讨厌咱们世子殿下,你看都不乐意提起。”

严池集脸色黯淡,轻声道:“现在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孔武痴直话直说道:“嘿,以前还以为凤哥儿能成为你姐夫呢,那时候我天天后悔自己没姐姐,嫉妒你嫉妒得很。”

经过一段时日的公门修行,书生意气逐渐磨去棱角的严池集转移了话题,苦笑道:“听说翰林去了北凉军,这家伙真是喜欢做傻事。”

孔武痴不乐意道:“这咋就是傻事了,爷们不去沙场杀敌,还算爷们?”

严池集瞪了一眼。

孔武痴撇嘴嘀咕道:“你就不是个爷们。”

严池集踹了一脚。不怕疼的孔武痴连拍都懒得拍,望向窗外,叹气道:“真的是想凤哥儿了,喝再多的绿蚁酒都不管用,就是觉得无趣,根本不是当年那个味儿。”

严池集无奈道:“你这就算爷们了?”

孔武痴搂过严池集的脖子,打打闹闹。

府中,都知道皇子妃养了一只学舌拙劣的名贵鹦鹉,挂在书房窗口上。

严东吴站在窗口,心事只敢说与鹦鹉听。

四皇子在走廊遥遥见到这一幕,靠着廊柱,双手交叠枕在后脑勺,自言自语。

※※※※

本朝遵循前朝古法,中书尚书门下三省高官都要在各自本部轮流当值夜宿,除去上了年纪的旧西楚老太师孙希济以外,都不可例外,今日首辅张巨鹿便在直厅一位直令吏手中接过直薄,在上头签名以后拿走,次日清晨归还。直令吏对此也习以为常,并未溜须拍马一些阿言谀语,在这位权倾天下的碧眼儿成为首辅之前,中枢权臣都以值夜为苦事,极少有二品大臣真正遵循,尤其是那些身份清贵的大小黄门,更是少有到场,掌管直薄的官吏也从不敢多嘴,可张巨鹿当权以后,首次值夜就将几名黄门郎逐出朝廷后,再无人敢偷懒懈怠。随着王朝四方海晏清平,这才有了禁中夜半定天下的美誉。

今夜当值,张巨鹿处理几起紧急政务后,就与恰好也轮到值宿的一位师出同门的老友,国子监左祭酒桓温一起围炉煮酒,张巨鹿不好饮酒,在天底下读书人心中,与上阴学宫祭酒一般地位高崇的桓温则是无酒不欢,连皇帝陛下都破格准许桓温值夜小酌,但明言不可酩酊大醉。

国子监左祭酒是个相貌清癯的儒雅老者,打趣道:“碧眼儿老头,气色不错啊。怎么,靖安王世子殿下赵珣那请高人代笔的二疏十三策,真被你当成了一方救世良药?”

张首辅眯眼道:“毒药如蜜,良药苦口,这十三策,一旦实施起来,起码能让大半座朝廷官吏都叫苦不迭,连军方都得伤筋动骨,你说我能不舒心吗?”

桓温伸手指了指只在一人之下的至交老友,骂道:“第一疏其中庙算一策,连国子监都含沙射影骂到了,说我们都是一帮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知民间疾苦,只会读死书读功名的无用书生。我倒还好,反正脸皮厚,不怕被人唾沫,新上任的宋右祭酒可就气坏了。”

张巨鹿冷笑道:“那位写得一手好字的文坛巨擘,所幸只是去了你的国子监,如今见着了面还算有个笑脸,要是去中书省或者门下省,我还得伤脑筋,逃不掉跟他成为老死不的政敌。”

桓温呵呵笑道:“这对宋家父子,可是被誉作要称霸文坛一百年的大文豪,碧眼儿老头儿你悠着点,要是被他们记仇上,就等着死后被泼脏水吧。”

碧眼紫髯的张首辅弯腰伸手烤着火,平淡道:“笔刀笔刀,是笔是刀,杀人不见血,我看比顾剑棠大将军都不差。”

桓温喝了口小酒,眯着眼放低声音道:“青党已经分崩离析,但是江南道上卢家兄弟,一人成了礼部尚书,一位成了兵部侍郎,气象渐起,你不紧张?”

张首辅淡漠道:“紧张这些做什么,我只担心旱涝蝗灾这些事情。”

桓温摇头不语。

只怕天灾,不怕人祸。

人臣当权至此,夫复何求?

※※※※

徽山牯牛大岗,两位大客卿黄放佛和洪骠在大殿内亲眼看着那名一山之主的女子,单手放在一名跪在地上内力不俗的客卿头颅,将一刻前还是雄壮武夫的男人汲取气机,一滴不剩,她松手后,那名客卿体格精血并无变化,生机却已是灭绝,两名暗中掳来此人助纣为虐的客卿相视一笑,满是苦涩与惊骇,虽说这幅场景已经看过很多次,但每次她的汲取速度愈发迅猛,山上客卿死得越快,他们便是越发胆战心惊。

成为轩辕家主的女子微笑问道:“黄叔叔,洪叔叔,这是第几位了?”

黄放佛稳了稳心神,尽量平声静气说道:“第三十九位。”

正是在大雪坪动荡中悍然上位的轩辕青锋弯下纤腰,望着那具死不瞑目的尸体,笑容天真烂漫如少女,微笑道:“两位叔叔放心,青锋再蛇蝎心肠,也不会对你们这两位我爹好友下手。”

黄放佛轻声道:“唯愿小姐早日登顶武道。”

轩辕青锋收回视线,伸了个懒腰,不仅脸上容光焕发,更有肉眼可见的丝丝紫气萦绕身躯,散淡说道:“我爹若是在世,可绝说不出这番话。指不定会将我这亲生女儿视作可以诛杀的魔头,再不肯每年为我放一坛女儿红桂子酒了。”

黄放佛再不敢言语。

洪骠双手抱胸,开始闭目养神。

轩辕青锋皱了皱眉头问道:“袁廷山这家伙不出意外应该不知如何得到了轩辕大磐的武学心得,刀法境界暴涨,否则以他的心性,决计不会去与顾剑棠比试。而咱们徽山邻居,龙虎山上一名凝字辈的天师府年轻道士,能挡下桃花剑神邓太阿一剑,我与这两个男人相比,谁高谁低?还有,莲花金顶佛道辩论,一个姓赵的男子带了名光头女子,她不但与李当心说禅机,还被说成是除了白衣僧人以外大金刚境的第二人,我何时能与她媲美?”

黄放佛不敢胡言妄语,摇头道:“不好说。”

轩辕青锋突然笑道:“不管这些烦心事。对了,古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总对山上客卿出手也不妥,劳烦两位叔叔去江湖上抓些武林中人,如何?”

不等黄放佛出声,洪骠睁眼躬身道:“洪某今日下山。”

轩辕青锋摆摆手,这名赤脚女子独自走到空旷大殿左侧临崖的地方,山风呼啸,衣袖飘摇。

她慢慢走回闺房,对镜贴花黄。

画眉描妆后,她一手持铜镜,一手伸出指对镜中人,莫名其妙笑出了眼泪,哭笑着说了一句:“好丑的女子。”

※※※※

北凉王府,悄无声息少了两名看似都可有可无的一男一女。

一位是戴上一张入神面皮的慕容桐皇,往北而去。

一位是舒羞,往南而去。

而单刀匹马的徐凤年,离开飞狐城后,再次孤身缓缓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