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笑话

当单手按住盘膝坐在马上的狐裘青年,以徐凤年的果决就要一瞬炸烂这颗头颅,只不过主仆二人过于小觑了游历草原的徐凤年,他也一样没料到这名富贵子弟蕴藏着内力雄浑,虽然看似被他一招落马,甚至被摔出五六丈,但事实上手掌与此獠额头才触及即被弹开,而锦袍老者更是离开马背,围魏救赵,双掌推出,罡风凌冽,击向徐凤年脑袋,一命换一命的勾当,徐凤年不乐意去做,只能眼睁睁看着擒贼擒王的大好时机从手心溜走,摔出狐裘青年以后,迅速侧移,与锦袍扈从拉开距离。

坐在地上的年轻公子头顶狼帽歪斜,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牙齿,轻轻伸手抚摸滚烫额头,不忙于起身,啧啧称奇,遍身气机如龙蛇游走,暗藏玄机。徐凤年一击无法击毙,并不冤枉,拓跋家族以淬炼体魄称雄北莽,武道基石打得无比牢固,这位年轻男子自幼便被父亲带往极北之地的冰原,凿洞潜水闭气,常年躺冰而眠,比较道教由内而外返璞归真的上乘养胎道法,反其道而行之,由外而内,可以说一品四境,其中金刚指玄天象,拓跋菩萨每一次踏境都堪称当之无愧的北莽第一人,虎父无犬子,这名在北莽自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的世家子也一样出类拔萃,否则也不会有小拓跋的称号。

亏得他能按耐住急躁性子没有拔剑出刀,起身以后拍了拍后背,破天荒抬手示意锦袍魔头不要计较,嬉笑道:“不错不错,就凭你这手法,离一品也差不远了。如果还留有余力,那还得了!不论心机还是本领,都让我大开眼界。南朝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俊彦英才,你是哪家甲字门阀的嫡传子弟,说来听听?我可不舍得剥你头皮,假子什么的,就当笑话,不要介意。”

北莽女帝临朝以后,交换听取南北两京权臣的建议后,按照中原门阀制度,出炉了一个算是粗略胚胎的门第划分,除去皇室两族为一品大姓,接下来便是被誉为“膏腴”“灼然”姓氏的甲字十族,北七南三,南朝三姓皆是龙关贵族集团里的古老豪门,这三姓人物皆是把持南朝庙堂朝政的领袖阶层。狼帽狐裘的小拓跋自然而然将这名深藏不露的南朝人物,当成了被三姓豪阀倾力栽培的嫡系子弟。囊括两朝的一品三十二人,北莽榜上有名十八位,足以让自诩人杰地灵的离阳王朝汗颜,好在前三被王仙芝与邓太阿占去两席,挽回许多颜面。除了他父亲、洪敬岩、洛阳和慕容宝鼎四尊神魔,以及国师麒麟真人这位圣人,提兵山棋剑乐府在内的五大宗派瓜分掉六个名额,十大魔头中除去位置重叠的洛阳,已经毙命的谢灵,八位凶名远播的魔道巨擘有五位上榜,再加上耶律东床和慕容龙水两名后起之秀,共计十八人。

道德宗麒麟真人六位仙人弟子,都在一品瓶颈徘徊,道门真人往往一入一品即指玄,也往往只差一线就是毕生不得踏入一品境。不由得小拓跋不稀奇眼前佩刀的男子,比他大不了几岁,年纪轻轻就能跨过二品门槛,二品是谓小宗师境界,不是大白菜,可以秋种冬收一割一大把。他父亲曾经说起过,当今离阳王朝二品高手中积淀了太多有望登顶的天才人物,当下北莽大体占优的格局,未必能够持久。

徐凤年笑了笑,“小门小户,不值一提。”

狐裘青年略微遗憾地哦了一声,身形暴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猛然抽刀当头劈下,莽刀如普通骑兵无异,只是在他手中斩出就要声势惊人。锦袍老人双手插袖,看似眯眼观战,脚步却随着小拓跋的出刀而轻飘移动。徐凤年往后撤了几步,左掌手心拍在春雷刀柄上,短刀往后一划,荡出一个圆弧,堪堪躲过一刀之后,弹指一敲,闭鞘春雷离身圆转,远离战场,几乎是一瞬,徐凤年身体后仰,欲倒不倒,避过变招横抹的第二刀,而小拓跋也闪过回旋至背后的春雷,横走几步,第三刀斜撩而起,徐凤年身体恢复直立姿态,一指轻弹,春雷继续轻灵旋绕,刀鞘与莽刀铿锵撞在一起,身世煊赫的狐裘公子狞笑,单手握刀变双手,劲力刹那暴涨,他自幼见惯了高手过招,自然有高屋建瓴的眼力与手段,就要一举斩断这种古怪驭刀的气机仪轨,让这家伙无法继续装神弄鬼下去。

当他即将有信心斩断气机牵引时,徐凤年欺身而进,不去管春雷莽刀,错身而过,又是一掌推向他的额头。狐裘青年委实不按常理过招,双手不改出刀轨迹,更是不减力道,非但没有躲避,反而拿脑袋往前一荡,徐凤年面无表情往下一抹,不去拿手心与此人额头对碰,而是抹过他的脸庞,手腕一翘,托住他的下颚,这一臂一袖气机鼓荡,斜向上便是猛然发力推出,双手仍是死死握刀的阴鸷青年倒摔出去,徐凤年一腿高抬踹出,踢向胸膛,一脚踏出!

狐裘青年胸口一缩,卸去大半力道,落地后依然滑行出老远,双手所握莽刀在地面上割出一条裂痕。

嘴角渗血,抬起袖口轻轻抹去,小拓跋咧嘴笑意阴冷,方才本想硬抗全力一腿也要劈出重创对手的一刀,但常年被父亲喂招的他敏锐察觉到若是果真如此,恐怕就要两败俱伤,该死的是即便断其一腿,自己就要付出胸口尽碎的不可承受代价,不得已他只好作势收刀,刀尖朝这该死家伙的裆部,只要他敢不计后果,就要他断了命根子,赌是赌对了,不过当下还是自己吃了大亏,等于白挨了一脚,气血翻涌,这滋味很久没有享受到了。

有锦袍奴仆在一侧策应,那名并未拔刀的年轻刀客没有趁胜追击,小拓跋吐出一口血水,缓缓站起身问道:“你小子如此有恃无恐,难不成入了一品?”

徐凤年握住离手不如以往酣畅淋漓的春雷,根本无暇顾及擒察儿与百余骑兵的精彩表情,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既要对付这名年轻恶獠,还要应对那名锦袍老人的雷霆一击,总不能还去偷闲欣赏那些别人眼中的惊讶与敬畏。至于牧民死活,总得自己先活下来才有资格去想。

小拓跋气势浑然一变,不再嬉皮笑脸,“不与你玩了。”

徐凤年这次还给他一个哦。

狐裘狼帽的年轻人没有恼羞成怒,沉心静气,右手握刀变成左手。

拔刀以后,他右侧腰间尚且悬有一柄好剑。惯用右手的他显然随时准备拔剑。

收敛了轻佻,这名年轻人还真给徐凤年带来不小的惊讶,认真对敌以后左手刀更胜右手,罡风透锋,几次挑撩,竟然带起风沙走石,几欲刺破海市蜃楼直达肌肤,徐凤年皱了皱眉头,不得不松开一部分紧锁气机,以在鞘春雷当剑用,剑气滚龙壁,这一招被棋剑乐府偷学去便成为一个响当当词牌名的开蜀式,波澜壮阔,而徐凤年身形如游鱼,春雷虽然离手,驾驭起来,一样天衣无缝。狐裘青年莽刀锋芒隐约有紫气萦绕,徐凤年身体避其锋芒,剑气却一涨再涨,同样一招开蜀式,每过一遍,剑气越滚越大,滚雪球一般,留下城十遍剑气翻涌,将陶潜稚碾压得没有人形,此刻剑滚龙壁无数趟,这名年轻人虽有落败迹象,总隔着一层窗纸,刀法始终不曾絮乱。

习惯了跟剑气磅礴的短刀纠缠不休,正当小拓跋自认抓住一丝窍门,徐凤年在野牛群中悟出的游鱼式,不再一味退缩,而是游滑到了小拓跋身前,一指弹开春雷,左手抓住莽刀刀背,正要有所动作,清晰可见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目露惊骇,但徐凤年没有痛打落水狗,丝毫不拖泥带水地不近反退,果然,演技与武力一样出众的小拓跋终于拔出那柄北莽名剑,在徐凤年胸口划出一道狠辣的弧月形,徐凤年悄然呼出一气,身形轻轻点地,往后飘去。

地面轰然炸开,当真是平地起惊雷了。

一只头顶生彩冠的巨蟒冲出泥土,咬向徐凤年落地右脚。

锦袍老者没有出手,竟然是这头潜行破土而来的畜生展开了偷袭。

徐凤年没有依照本能缩脚跃起,给狐裘青年和锦袍扈从露出破绽,而是一脚朝巨蟒布满利齿的嘴中一踏而下!

利齿划破海市蜃楼,在小腿两侧滑出两条血槽,而徐凤年也顺势将这颗头颅踩回地下。

徐凤年一踏功成,压下小腿上剧烈的刺痛酥麻,只是望向那名前行一步又退回的锦袍老者,丹凤眼眸细细眯起,终于不掩饰杀意勃发,知道这阴险老头子是谁了,北莽十大魔头排在第七的彩蟒锦袖郎!

此人年幼被弃于山野,不知被何物养大,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如何,自幼能知晓禽兽言语,年轻时候下山,便以豢养珍禽异兽著称于世,不过壮年时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去道德宗禁地偷窃一头幼年麒麟,被北莽国师一指击碎脊柱,功力尽失,竟然仍是被他东山再起,再入金刚境,若说武道前途,已然不可能晋升指玄,但因为饲养猛兽众多,与人对敌搏杀,几乎不需要亲自出手,驾驭凶物,让人防不胜防,尤其是当年一条蛇冠七彩的母蟒化龙之际,不知为何尚未腾云驾雾就死去,被他剖腹挖出三卵,三条幼蟒喂食无数丹药与百种血肉,经过二十年有违天理的催熟,最终体型只比成年母蟒差了一线,这才让他成为十大魔头里排名犹在谢灵等人之前的枭雄。

锦袍老人轻声笑道:“大局已定。”

小拓跋瞥了一眼徐凤年被彩蟒牙齿咬破肌肤的小腿,将吹毛断发的名剑缓缓归鞘,重新玩世不恭起来,一脸惋惜道:“可惜了,便是金刚境高手被咬上一口,兴许能活,但几个时辰内也会迅速变成动弹不得的傀儡,看来你运气不太好,还是要被我埋沙剥皮浇灌头颅,好在不幸中的万幸,全身麻痹,也不知道头颅内被浇灌水银的痛苦。”

徐凤年问道:“既然这老不死的东西是彩蟒锦绣郎,那你想必就是拓跋菩萨的小儿子了?”

小拓跋挥了挥莽刀,点头道:“拓跋春隼。”

徐凤年再次不咸不淡哦了一声,继续说道:“春笋?不如冬笋好吃啊。”

拓跋春隼捧腹大笑,心情大好。

他挺喜欢这类不好笑的笑话,杀人前听上一听,就像没胃口的时候,碰上了一盘色香味俱全的上好菜肴,最是能下饭。

只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