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公主何苦为难公主

徐凤年睁开眼睛,吹了一声口哨,天空中冲刺下来一头神俊矛隼,稳稳停在世子殿下手肩上,将衣衫钩破,这头通体雪白的六年凤伸出头颅摩挲主人脸颊,徐凤年并不在意那点伤痛,伸出一根手指弹了弹心爱宠物的猩红钩喙,斜眼看着准备出手的白面扑粉男子,冷笑道:“一百凉州铁骑正在持弩上山,我倒要看看是谁杀谁。”

假扮公子哥的雀斑女人仍是不怕,受到无理挑衅一般,怒容道:“你敢?!”

徐凤年猖狂大笑道:“在北凉,还真没有本世子不敢做的事情。”

东越刀客皱了皱眉头,密报上的确有写武当山下驻扎了凤字营一百骁骑,持有一百架北凉枢机神弩。这种北凉密制的劲弩远比一般弓弩威力巨大,当年西楚披甲大戟士在战场上便被这种兵器给射杀无数,几十根枢机弩在战役中无足轻重,可若汇聚八百以上,足以震慑人心。

徐凤年点了点自己鼻子,色迷迷道:“喂,小麻雀,来,到本世子大床上去,好好厮杀一番,大战个三百回合。若是个雏雀,那是最好,本世子十八般武艺样样皆通,定让雀儿乘兴上山,却双腿无力下山。”

自称本宫的女子咬牙切齿,只是这回不等她踢踹骂人,如阴间人站在阳间的男子只是一个跃步,便离徐凤年只差五步距离,挟带一阵阴风,声音刺破耳膜,“不当人子!”

那一刻,徐凤年想起了大雪夜徒步前行的风寒。老黄瘦小身子在前面先行,可仍然八面漏风,寒意刺骨。

王重楼立于世子殿下和无须男子中间,道袍鼓荡,膨胀如球。

硬生生挨了一掌。

掌教老道士脚下以那双玄色浅面靴头鞋为圆心,一圈泥土溅射开来,可老道魁梧身形却是不动如武当大峰。道袍内流转气机非但没有衰减,反尔饱食了一番,再度膨胀。

两颊扑粉的男子迅速收手,怀疑道:“大黄庭?你是王重楼?”

曾被徐凤年喷了一脸茶水的老道士果真是一如既往好修养,打不还手,微笑道:“正是贫道。”

无须男子小心翼翼退回原地,弯腰与那个被徐凤年嘲笑小麻雀的女子说了几句,她脸色阴晴不定,极力克制,握着两颗龙凤胎夜明珠的小手抬起,指着武当掌教骂道:“臭牛鼻子,你要偏袒你身后的家伙?就不怕让你整座山门遭了灾?山脚牌坊玄武当兴四个字,挂了几百年了?我瞧着挺气势,信不信我给你砸了?”

老道士呵呵一笑,双手下垂,无风自飘的双袖缓缓安静,并没有回应那跋扈女子的辱骂,转头看了眼世子殿下。

徐凤年报之以李,坏笑道:“呦,麻雀妹子,这张小嘴儿好大的口气,我喜欢,要砸牌坊?还得问过你未来相公答应不答应。”

东越的孤魂野鬼心中苦笑,这凉王世子的嘴,可比耍刀还要凌厉。徐瘸子怎就调教出这么个肆无忌惮的无良儿子?是耳朵不好,才没听到“本宫”两字?还是故作装聋,真以为天底下没有人可以做大柱国的敌手?

凤字营一百弃马上山的娴熟弩手已经到位,身形矫健穿梭竹林,只等世子殿下一声令下,就要把三人射成刺猬。举世皆知北凉铁骑,只认徐字大旗。北凉骁将,只认凉王虎符。

天高皇帝远,何况龙椅上的天子似乎也一直对最后一位异姓王信任有加,前些年还有意将隋珠公主许配给大柱国长子,要知道连京城那边都流传着世子殿下的趣闻,一些个凉地士子状元登科及第,众口一词对那世子调侃嘲讽,与同僚或者恩师说起徐凤年,总是段子无数。天下百姓都替隋珠公主担忧入了虎口,京城里熟知宫内情形的达官显贵们,则眼巴巴等着徐凤年到京城,然后被脾气相同的公主活活打死,这隋珠公主,哪次出宫偷玩,不折腾死一打一打的膏粱子弟?

身边是武当掌教三十年的大神通老道士,身后是一百弩手作靠山,仿佛有了莫大底气的徐凤年提起绣冬指了指三人,狞笑道:“你,小雀儿,女人。你,东越的丧家犬,男人,还有你,学女人往脸上抹粉的,不男不女,你们三个,就别下山了,都给老子乖乖留下来做牛做马,什么时候把菜园子给收拾好了,看本世子心情,心情好,让你们哪里滚来哪里滚去,心情不好,除了雀儿,都剁碎了喂狗!王掌教,这山上有狗吗?”

老道士眼观鼻鼻观心,置若罔闻,不趟这浑水。

竹林里,被北凉弩手挟裹其中的骑牛师叔祖嚷嚷道:“世子殿下,山上有很多野狗,晚上嚎得厉害,约莫是没吃饱。”

老道士头疼叹息,这个小师弟,瞎凑什么热闹。煽风点火,一不小心就要把里外不是人的武当给烧得一干二净了。

无须男子勃然大怒。天下间还没人敢如此当面羞辱他!

平白无故多了个难听绰号的女子扯了扯身边怒极男子的袖子,小声询问了几句,男子神色颇有无奈,据实回答。她的气势一下子跌落谷底,瞪着徐凤年,言语仍是大大咧咧,“这破烂菜圃能值几个钱?!”

徐凤年笑道:“我说它值黄金千两,它就值千两。”

她恼羞成怒,被裹了布的小胸脯剧烈颤抖,咬牙道:“好,一千两黄金就一千两黄金。”

她抬手丢出一颗夜明珠,砸向一直站立于菜园中不出声的姜泥,“给你!”

大概是气不过自己破天荒的示弱,她带着哭腔再度丢出手上那颗雌珠,尖叫道:“都给你!”

不曾想,她太阳从西边出来地主动放低身架,那个就只是长得还算马虎,气质更是土里土气的丫头,竟然非但没有感激涕零,反而板着脸,带着点嫌弃眼神,弯腰捡起两颗沾泥的夜明珠,一手一颗,就回砸了过去,力道更大,险些砸中万金之躯的她,幸好白面扑粉男子接住了龙珠凤眼,对她来说,哪有丢出东西再要回来的道理,她忍着心疼,阴沉着吩咐侍从毁去那对几乎从小便玩耍的心爱夜明珠,瞪向那个不知好歹的小丫头,“你想死?”

姜泥平静道:“我只要菜圃,你把它变成刚才的模样。”

她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我只要菜圃!”

徐凤年来不及赞赏姜泥这番极其符合自己胃口的措辞,看到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那厮要捏碎夜明珠,忙不迭厚脸皮喊道:“等等,我这丫鬟不识货,那对珠子给我嘛。”

珠子的主人和丫鬟姜泥同时出声。

“你要?”

“我不识货?!”

徐凤年嬉皮笑脸回答两个公主:“小麻雀,珠子我当然要,你要送我,今天这破事就算了。”

“小泥人,真别说,这对珠子,比你想得要略微值钱些。”

被强行套上一个低俗绰号的外来女子仿佛抓到了把柄,丢给身边侍从一个颜色,神经质笑道:“你要?我偏不给。”

两颗夜明珠马上被无须男子两指碾作齑粉。

徐凤年一脸惋惜,这种好东西在王府不是没有,相反并不少,可天下的好东西那种不是多多益善?

姜泥不依不饶冷声道:“还我的菜圃。”

那女子针锋相对道:“就凭你?”

姜泥很不见外地斜瞥向徐凤年。

徐凤年有些无奈,这便是姜泥小泥人的无赖了,杀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出了事情,由他担当,更是合情合理的。

华服女子尖酸刻薄道:“我只听说过金屋藏娇,还没听过茅屋藏娇。徐凤年对你可真是爱惜。”

姜泥何等心思玲珑,一下子便揭穿了最后那层纸,“爱惜?谈不上,再不济总比对某些人拒婚要好。”

女子一脸茫然懵懂,“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呀。”

姜泥伸出手,道:“还我菜圃。”

这已经是第四遍了。

公主和公主。

针尖对麦芒。

徐凤年只偷偷觉得有趣,公主何苦为难公主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