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山中相厌城外相欢

女子眼角眉梢俱是媚意,只是假装楚楚可怜,怯生生的,没有急于扑入负笈书生怀中。

“这位剪径贼寇,可是那山大王?”

“错,在下只是一名小喽啰,给山大王抢女子回去做压寨夫人的,做成了这桩功劳,就可以从小喽啰变成大喽啰。”

“那你岂不是连山寨夫人都搂搂抱抱过了?何况这儿荒郊野岭的,壮士就算对小女子做什么,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也对。可是如果你做了山寨夫人,跟山大王一说,我岂不是要被砍了脑袋去?哼!小娘子休要胡言乱语,乱我心神,我此时虽是无名小卒,却有做那山大王的志向,就算你是水性杨花的女子,愿意与我席天幕地,我也坚决不做的。”

“呸,你敢调戏我,我家公子听着了就一刀砍死你。”

“你家公子是谁,有我刀法剑术兼修,这般身手了得?再说了,你家公子肯定没我风流倜傥。”

“小贼你一只井底之蛙,岂会知道我家公子的好。”

“老子才不是什么井底之蛙,是拦路的山蛤蟆!小娘子,你可以侮辱在下的相貌,莫要侮辱在下的山贼行当!”

“唉,我家公子说过了,他打定主意要田埂上修猪圈,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是为何到今天还没下嘴吃了我,奇了怪了。”

“你家公子不愧是正人君子,我佩服得很!”

月明风高,大好杀人夜,要么也是孤男寡女的风花雪月,这得是多无聊的一对男女,才会深更半夜在泥路小道上拉家常。

唠唠叨叨说完了,锦衣女子终于如翩翩蝴蝶,飞入徐凤年怀中。

徐凤年抱住她的柔媚身段,使劲嗅了嗅,闭眼陶醉道:“闻来闻去,还是你的味道最香。比饿昏了头后见着一块香喷喷烤红薯还香。”

女子死死抱住他,贴着他的胸膛,似乎恨不得将自己揉进他的身子,喃喃道:“奴婢本就称作红薯啊。”

这一对主仆身份的年轻男女,几乎同时走出北凉,此时看似他乡重逢场面温馨,这一路属于各自的惊心动魄又有谁能知晓?与在乎之人,总是笑脸相向。

“红薯,松松手,你勒得我憋气。”

“公子,你如今可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

“那也松松手,总这样抱着成何体统。”

“呦,公子,你多了一柄剑哩。亮出来给奴婢瞧瞧?若是需要擦拭利剑的活计,就交由奴婢来做好了。”

“找打,别作怪作妖的,快松手。”

“公子,上次游历归来,在梧桐院子你说吹嘘有些厉害剑士,胯下一剑斩美人,是不是这把剑呀?”

“有些规矩行不行?”

徐凤年哭笑不得,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微微用力,挣脱美人怀抱,瞪了一眼,看到她一脸异样绯红,嗑了春药一般。

两两对视,徐凤年捏了她一下鼻子,笑道:“你怎么来了?在沈门草堂做什么?”

正是梧桐院一等大丫鬟红薯的她眼神幽怨,一个个咬字,清晰说道:“想公子了。”

徐凤年作势要打,她凑过身子,任君采撷的模样,徐凤年皱了皱眉头,红薯笑了笑,吹了一声口哨,一匹骏马奔来,牵过了马缰,她正色说道:“奴婢比公子稍晚几天离开北凉,敦煌城那边有王府的布局,顺势牵扯到了这座草堂,本意是想要给敲打一下以沈开阖为首,私下靠拢橘子州持节令慕容宝鼎的一股势力,没料到公子好生厉害,杀得草堂人仰马翻,连沈秩都给宰了。奴婢恰巧就拔去一颗朱魍安插下的钉子,事后使了个障眼法,跟上一任庐主沈水浒说成是慕容宝鼎的谍子,奴婢答应他由敦煌城背这个黑锅,赌他不敢主动去跟慕容宝鼎提起这一茬,这段时间就由奴婢模仿那名捕蜓郎的笔迹,递送一些消息属实的密信,暂时不会露馅,起码等殿下离了锦西州,三百里外接头的捉蝶娘才能后知后觉,运气好些,恐怕殿下回到了北凉,还未露出蛛丝马迹给那些人。”

徐凤年翻身上马,弯腰伸手拉起红薯,抱住她的纤细小蛮腰,脑袋搁在这位大丫鬟浑圆肩头上,皱眉道:“万一泄露了呢?”

她平静道:“也无妨的,就让红薯顺藤摸瓜,一气杀掉十几个捕蜓郎捉蝶娘,乱了他们阵脚,保管顾不上追查到殿下行踪,只会被奴婢牵着鼻子走。”

徐凤年默不作声。

连北凉王徐骁都称赞她有一副玲珑心肝的红薯柔声道:“公子,红薯本来就是死士,不去死,活着做什么,可不就是帮主子杀人吗?”

徐凤年轻轻咬了她的耳垂一口,命令道:“不许这么说,更不许这么做!”

她身躯一颤,向后靠了靠。

堪称坐怀不乱的徐凤年问道:“这些年你隔三岔五出行离开王府,都是往北莽敦煌城这边跑?”

红薯乖巧温顺嗯了一声,梧桐院众多丫鬟,莺莺燕燕,各有千秋,俱是一等风流根骨的年轻女子,不去说枪仙王绣的女儿青鸟,绿蚁是棋秤上的小国手,只输给二姐徐渭熊,徐凤年做了许多年的手下败将,擅长五言绝句,诗风浑厚。被改名黄瓜的丫鬟,音律造诣相当出彩,更是精绝烹饪,自制糕点堪比宫廷大厨,也就北凉王府财大气粗,能让这么多女子扎堆在一座院子里,随便拎出去一位,都能让北凉士子痴迷着魔。而红薯无疑是最有意思的一位,同为大丫鬟的青鸟性子冷淡,难以接近,红薯就要柔媚太多,没有谁不打心眼喜欢,处处顾全大局,拿捏人心恰到好处,院子能融洽,她功不可没,徐骁说她可以去宫里做一位争宠无敌的娘娘,实在不是谬赞。

她媚在脸上,冷在骨子里,徐凤年从小就跟她亲近,约莫都是生性凉薄的人物,才亲昵,就跟冬日里头的地鼠,只能依偎着相互取暖。

徐凤年好奇问道:“照你这么说,你在敦煌城有另外一重身份?”

红薯双手搭在环腰手臂上,点头道:“自然会有,敦煌城不同势力纠缠不休,盘根交错,十分复杂,奴婢进入的时候早,当时敦煌城青黄不接,动荡不安,让我占了天大便宜。就奴婢知道的大山头就有不下八座,其中除了敦煌城本土两代人积攒下的三派,呈现三足鼎立,算是在明面上不遗余力地勾心斗角,公子也知道北蛮子学咱们王朝斗智,都有些不伦不类,倒是一些场斗勇场面,十分有看头。

外来大户除去慕容宝鼎和锦西州持节令扶持的两股,北莽十大宗门里第九的补阙台,根基就在敦煌城,是城里的元老,不怎么参与争斗,从不做火中取栗的事情,其余两股都是豪商巨贾纠结起来的势力,行事尤其油滑,也不可小觑,商人趋利,浑水摸鱼,本领天下第一。”

徐凤年感慨道:“门道真是还不少。”

红薯靠着那胸膛,闭上那双蛊惑人心的秋水长眸,小声说道:“近段时间,奴婢只听说草原上有一位曹官子的授业弟子,挫败了拓跋春隼的气焰,就知道是公子了。”

徐凤年揉了揉她的青丝,笑道:“你跟我啊,就像是油锅里青蛙遇田鸡,难兄难弟。”

红薯腻声道:“奴婢可是女子呢。”

徐凤年不搭这个腔,想起忠义寨,感触良多,笑道:“这几天呆在六嶷山,见着了韩家的一名嫡系子弟,鼓动他去了蓟州,红薯,你有时间就传消息回北凉,请我师父去落子下棋,他擅长这个。”

红薯点头道:“好的。到了敦煌城就做这件事情,保准不出纰漏。”

徐凤年轻声道:“我师父其实一直视围棋为一门野狐禅,不以为然,不太看得起,说棋子走势看似繁琐,但远不如人心反复难测,一枚棋子在棋盘山再生根生气,毕竟黑棋还是黑棋,白子还是白子,如何都变换不了颜色,可一个人,却可以黑白颠倒,忠义恩情什么,都不值一提。以前我还不觉得,只当是师父自己棋艺不精,连我二姐都赢不了,才这般找借口,现在回头再看,就懂得师父的良苦用心,以往在王府家里的树荫下,看那细小涟漪,或是大水起落,总归是看戏一般,不亲身入局走一遭,兴许是老狐狸们隐藏太深,让我到底看不真切,在六嶷山,小小一座忠义寨,看那几位当家的行事,就有些不一样的明了。红薯,这算不算我师父所说的切小口子做大文章?”

红薯抚摸着徐凤年的十指交叉的手背,轻声笑道:“公子愈发明理了。”

徐凤年正想教训一下自家大丫鬟,她突然转头,仰着尖尖的下巴,一张狐媚胚子脸,没有了春意,说道:“公子,不是说红薯,而是那些见不得光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连死都没名分的人,你要念他们的好。”

徐凤年点头道:“记下了。”

这消息传递,都是靠人命和鲜血交出去的。战场上是斥候马栏子,阴暗处就是密探谍子,后者更加无声处起惊雷。

“红薯,这匹马不错,是北莽的名马?”

“是骑照夜玉狮子,一匹马能值五十两黄金呢。”

“你从敦煌城骑来的?啥身份,这么气派。”

“公子到了就知道。”

“不说?挠你胳肢窝了啊。”

“公子,别!”

“嗯?反了你,你说不要就不要,谁是公子谁是丫鬟?”

打打闹闹,也不找地方休憩,星夜策马疾驰,凌晨时分到了一座连城墙都没有的小城,在徐凤年怀里睡了一觉的红薯继续缩着脑袋,不让人瞧见她的祸水容颜。

在一间客栈停马歇脚,付过了银钱,不到一个时辰就离开,被红薯脸蛋身段给瞧得失了魂魄的掌柜和伙计望向背影,捶胸顿足,这个该死的书生,采了好娇艳的一朵花啊!掌柜和伙计猛然回过神,后者先行一步,就要跑向那对男女下榻的客栈屋子,匆匆来匆匆走,一个时辰能做啥?只要是个开窍的爷们,用屁股想都知道!去闻一闻棉被的香味,沾沾仙气也得天大艳福呐,掌柜的狠狠扯住伙计领口,怒斥一声,驱赶去干正经活,自己冲入屋子,结果瞧见被子整齐洁净,贼心不死扑向大床,没闻到女子体香,掌柜的中年秃顶男人再度失神落魄,一拳砸在床上,恨恨骂道:“这小子,真不是个男人,如此天仙似的女子,让老子来快活一次,少活十年也值了!”

所谓骏马日行千里,就单独一匹马来说,这是万万不可能的,军马就要三十里一刷鼻,再者即便不惜跑死马匹,除非是离阳王朝驿站绵延的驿马,若是发生紧急军情,需要八百里加急,也是建立在几十里一换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达到近乎极限的日行八百里,春秋大战中,倒是出现过日行九百里送信的罕见例子,不过那次广为流传的传递,期间忽略了十数座驿站,跑死了两匹价值连城的名马。这匹脚力耐力都不俗的骑照夜玉狮子,虽说赶得不急,但也不怎么停留,用了三天三夜后才看到敦煌城的巨大城廓。

才破晓时分,敦煌城夜禁森严,此时尚未开城,红薯说要不要先去看一看敦煌城外的采矶佛窟去瞧一瞧。

采矶窟有大佛菩萨天人飞仙等雕像总计两万六千余座,是当之无愧的佛门圣地,仅次于中原两禅寺和西域烂陀山。

与许多宗教重地不同,采矶佛窟不建在山上,不求那山高佛更高,只是平地而起,或者挖山而雕,可以让游人信徒去采矶山顶饱览景象,唯一主佛也仅是刻山而造,无需登山一说。

采矶石窟主佛是三尊端坐于须弥台上的三世佛,中间一尊高达六十六丈,面颐丰润肃穆,石路袈裟衣纹斜垂座前,两侧四十余丈,各自左右又有菩萨,两侧末尾分别是八位伎乐天。

远远看到高耸入云的佛像,红薯笑道:“主佛身后还有八十一朵莲花,每朵莲花上又都坐有一位供养菩萨,北莽信佛者众多,这八十一位菩萨,几乎都被权贵人物瓜分殆尽,香火兴盛,恐怕连两禅寺都比不上。其中十几尊大菩萨,别说敦煌城里的富豪人家,就算是草原上许多屈指可数的大悉惕,都得掂量斤两以后主动放弃争夺的念头。”

徐凤年一笑置之,抬头近观。

主佛施无畏印。

窟顶藻井为一朵明显是南唐浑圆刀刻法的浅痕大莲花,让徐凤年印象深刻。又有数百飞天,体态轻盈,神态自如。

徐凤年低头双手合十。

北莽离阳两朝接下来不出意外都要展开浩浩荡荡的灭佛,徐凤年礼佛依旧。

红薯不信佛,但也跟着照做。

驻足良久,徐凤年始终没有说话,转身离去,牵上马缰,没有上马,轻声道:“自在观观自在,无人在无我在,问此时自家安在,知所在自然自在。如来佛佛如来,有将来有未来,究这生如何得来,已过来如见如来。”

红薯娇笑道:“公子,这副联子,很应景,很和适宜呀。”

徐凤年转头笑了笑,感慨道:“可不是。”

记起一事,徐凤年说道:“我这次碰到一个和尚,你肯定猜不到是谁。”

红薯很煞风景说道:“龙树僧人,两禅寺主持。奴婢知道他来北莽了呀。公子这么说,肯定是他。这位释教圣人的确了不得,要不然怎么夸他苦海渡众生,岂独昆仑潭龙知听讲。佛门狮子喝,可教蓬莱海水扬巨波。”

徐凤年一脸惆怅。

她掩嘴一笑。

她往后撤了几步,指着山顶,轻轻说道:“才得到消息,女帝要请国师麒麟真人在采矶山上建一座道观。”

徐凤年自言自语道:“山中佛道两相厌吗?”

徐凤年离远了采矶万佛窟,和她一起上马,驰骋向敦煌城,红薯问道:“公子,佛门说六道轮回,真的有吗?”

徐凤年平静说道:“信则有,不信则无。”

她犹豫了一下,回眸望去。

生下来就注定是那说死就死的命,总想着把身子给了公子,她才死得心甘情愿。早些死,若是真有转世,那就这辈子抓紧虔诚信佛,投胎再做一名好看些的女子,指不定还能遇见他。

她不想活到人老珠黄,活到皱纹巴巴的那一天,太丑了。

徐凤年突然说道:“红薯,以后我有了女儿,不管是哪个女子的,都由你来帮着教她梳妆打扮,教她涂抹胭脂,好不好?”

她眨巴眨巴着眼眸,红着脸问道:“可我只是一个不值钱的丫鬟。”

徐凤年沉声道:“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就这么简单。再说什么值钱不值钱,看我不打你。”

红薯低下头,随即抬头痴痴望向他。

城外,公子丫鬟两相欢?

他继续说道:“你要答应,我到了城内,就欺负你。别说打,还要把你吃得一干二净!”

“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公子是君子?”

“小人一言,九牛二虎都拉不回头。”

“公子豪气!”

“那是,走!挑张大床,滚被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