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女子刹那

当今天下只知梅子酒,不知刹那枪。

徐凤年坐在溪边巨石上,脱去鞋袜,将双脚放入潺潺流淌的沁凉溪水中,膝盖上摆有这一杆枪仙王绣的遗物,王绣虽然名字中带了个柔媚的字眼,生平大半的所使枪术却都是走至刚至猛的纯阳路数,王绣自幼天生膂力惊人,为高手领入枪术一途,成名之后以战养战,更有一人一枪深入北莽砥砺武道的壮举,几乎将那一代北莽武林给杀穿,捅出一个莫大窟窿。上一辈称雄江湖的四大宗师中,王绣又有臂圣一称,以有力降无力,出枪快如奔雷,刹那枪枪尖圆而钝,因为王绣臂力,加上无与伦比的出枪速度,已经根本不用在乎枪尖是否锋利,王绣武力堪称冠绝中原北方,只是口碑毁誉参半,缘于枪仙性格偏执,出手对敌必杀人,惹下无数桩仇怨,自然而然,王绣就被许多江湖人士视作武德有亏,有宗师实力却无总是气度。王绣作为屈指可数的外家高手,在花甲之年后武道境界不退反进,枪法返璞归真,堪称超凡入圣,一生所学概括为四字诀,离阳王朝原先都不信陈芝豹能够在二十岁出头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光明正大耗死王绣,但随着跟洪敬岩以及铜人祖师接连两战,都不落下风,离阳北莽都开始默认白衣小人屠是毋庸置疑的枪术第一人,而那一杆世人从未得见的梅子酒,也开始传遍天下。

青鸟站在徐凤年身边,忙里偷闲,给他大略说起自己的北行经历,“奴婢先去了姑塞州一个大宗派,名叫孙氏枪林,宗主孙白猿是南朝成名已久的枪法名家。”

徐凤年笑道:“这个门派,肯定是跟风吴家剑冢的称呼。不过孙白猿这名老匹夫,我在听潮阁里的秘录档案上见过,不简单,不算地道的一品高手,但跟许多另辟蹊径的武学奇才一样,跳过金刚境界,精研道法,顺势摸着了指玄的门槛,称得上是一位指玄伪境的顶尖高手,你怎么打赢的?偷袭刺杀?”

青鸟摇头道:“去枪林之前,在大漠上悟得了四字诀中的崩。到了孙氏枪林,孙白猿兴许是久未亲身过招,枪术有些凝滞生疏,被奴婢一枪崩碎了头颅。”

徐凤年顿时哑然,笑道:“那你怎么逃出来的?”

青鸟平静道:“边打边逃,奴婢本就是杀手出身,精于伪装潜匿,杀了大概七十余孙氏子弟,顺便领会了拖字诀,又称之为回马枪,被人追杀时,身陷绝境,反杀最为适宜。”

徐凤年屈指轻弹那杆不沾尘埃的古朴长枪,点了点头。

青鸟继续说道:“姑塞州的荒槊军镇有位正值壮年的校尉,是个古怪复姓,名字也记不得了,只知道号称北莽军中枪法可以跻身前三甲,都说他最大遗憾是没能与陈芝豹过招。奴婢潜伏进了军镇,此人恰好在校场上半夜练枪,阴柔至极,奴婢的崩枪也占不到便宜,几十回合后,就用一记拖枪捅烂了肚肠。”

说到这里,青鸟笑了笑,“反正也轮不到他来杀陈芝豹。这次追杀比较棘手,荒槊军镇出动了几百只马栏子,奴婢逃了整整一个月,期间又有几名蛛网提竿加入,等奴婢潜入龙腰州,他们才罢休。”

徐凤年看了眼她的冷淡笑意,轻声感慨道:“这名北莽猛将姓斛律,是北边一位权势皇室宗亲的断袖姘头,杀得好,算是报了当年北莽江湖在女帝授意下成批混入北凉进行暗杀的仇,也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啊,跟白衣僧人的还礼道德宗,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摇头道:“奴婢只会些粗劣杀人手段,哪里能和几近圣人的白衣僧人相提并论。”

徐北枳闲来无事就在一旁竖起耳朵旁听,这位原本打心眼小觑江湖武夫的读书人,早给青鸟一系列语气浅淡的直白讲述给震慑得不轻,听到这一句话,更是轻声道:“杀得人,方能救人。姑娘不用妄自菲薄。”

青鸟可没有好脾气听人随口夸赞,冷冷瞥了徐北枳一眼,便让徐北枳感到头皮发麻,赶忙眼观鼻鼻观心,扭头望向溪水。

果真一物降一物,这让徐凤年忍俊不禁,微笑介绍道:“这位是徐北枳,他爷爷就是北莽曾经的北院大王,徐公子的学问也很大,一肚子经世济民的锦绣才华,这趟跟咱们一起回北凉,还指不定人家乐意不乐意给我出谋划策。”

青鸟转头微微点了一下下巴,就算是致礼,“见过徐公子。”

徐北枳摆摆手。

青鸟犹豫了一下,“公子可知道一万龙象军奔袭君子馆瓦筑在前,大雪龙骑军碾压离谷茂隆在后?”

徐凤年平静道:“听说了,黄蛮儿的一万龙象军没剩下多少,在葫芦口运气不好,跟董卓的亲军撞上,四千龙象军几乎打光,还被一个绰号一截柳的蛛网杀手刺了一剑。”

青鸟咬了咬嘴唇,默不作声。

徐凤年转移话题,笑道:“孙白猿和姓斛律的虽然都是一流高手悍将,可毕竟还是远不能跟提兵山第五貉媲美。”

青鸟说道:“四字诀第三决是弧字。”

徐凤年立即了然。

奠定王绣大宗师地位的巅峰一战,正是这尊臂圣与符将红甲一场长达三天三夜的厮杀,王绣以弧字枪形成江河倒泻之势,硬生生没有让当时如日中天的符将红甲没有一次机会还手。三弧成势,九弧成一小圆,八十一弧成一大圆,以此类推,让人叹为观止。但弧字枪真正大圆满,还是等到王绣去跟同为大宗师的李淳罡,那时候的李剑神,真真正正是拔剑四顾无敌手,正处于一袖青蛇之后和闭鞘剑开天门之前,那时候的李淳罡,其意气风发,剑意之盛,公认举世无双,王仙芝尚未一战成名,李淳罡轻轻一指,就将一位南海赤足行走江湖剑仙一般的女子给避回宗门,唯有王绣算是勉强让李淳罡真正意义上的出手对敌,甚至对王绣的弧字枪赞不绝口,战后两人对饮,李淳罡更是有过一番指点。

弧字诀,大开大合,唯有遇上不能匹敌的对手,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故有“弧枪不弧时我便死”的壮烈说法。

徐凤年没有出言安慰,只是挪了挪,拍了拍石头,青鸟犹豫了一下,肩并肩坐在他身边。

徐北枳望着这对应该是主仆身份的男女,记起凉亭中他给她穿鞋那一幕。

徐凤年轻声说道:“等下第五貉来了,交给我对付。”

青鸟握紧刹那枪,沉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