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新桃换旧符,六年换一刀

左手刀。

溪水在两侧一泻而下,第五貉如同一座中流砥柱,眯眼望向这名不断积势的年轻刀客,按照提兵山山主二十年前的行事风格,也就早早出手破势,一举宰杀便是。可当第五貉跻身指玄境后,眼界豁然开朗,宛如一幅长卷铺开,内容是证长生,画首问长生,画尾指长生。翻看这幅画十多年,第五貉受到境界浸染,心性也都有些微妙变化,愈发沉得住气,这并不意味着第五貉开始向道向善,而是到达指玄境,看待世间万物,有迹可循,有法可依。第五貉虽然不清楚徐凤年在借着自己龙筋斩溪去养神意,但第五貉何尝不在等徐凤年去帮他的那幅指玄长生画卷查漏补缺。左刀春雷,一袖盈满溪水的青气,在第五貉眼中,那就是一个肢解神意化作招式的精彩过程,正因为这脱胎于李淳罡两袖青蛇的一袖青龙太过玄奇,第五貉的耐心就格外好,每涨一分气韵,第五貉就能够了解得透彻两分,事后就裨益三分,第五貉不杀青鸟,是求弧字枪精髓,留着徐凤年,同样是不认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会对他造成威胁,慢慢诱引,让其使出几手压箱绝技,供他参悟,第五貉何乐不为?

第五貉悟得指玄一境中往往只有寥寥无几大真人才能获得的竹篮捞水月,简单而言,就是一种依葫芦画瓢的本领,水中捞月,竹篮提起,水波荡漾,圆月破碎,两手空空,但第五貉却可以在念识中拼凑出一块稍小的境月,这比起过目不忘要超出太多范畴,妙不可言。江湖百年,拥有这种一眼记长生的天赋,屈指可数,真是用百年一遇都不过分,武帝城王仙芝便是一个,至今还没有听说有第二人,这也是王仙芝在成名之前嗜好观看高手过招的根源,一个门外汉看一品高手竞技厮杀,除了热闹,就算瞪大眼睛看一白遍,能看出什么门道?而第五貉的指玄,是滴水穿石而成的苦功夫,读书百遍方能其义自现,加上独到天赋以及种种机缘,才证得指玄。

刀势已如洪水满湖。

幸好无人观战,否则第五貉接下来的动作一定让人目瞪口呆。第五貉学徐凤年轻微屈膝,作握刀状,直指徐凤年。但是很快第五貉便打消现学现用的念头,弄出几分形似不难,想要神似,出乎意料的艰辛,这让第五貉有些纳闷,什么样的刀法,能让已是指玄境的自己都觉得模仿吃力?一个撑死了初入金刚境的后辈,第五貉本以为把握八分神意信手拈来,倒是小觑这名刀剑兼修的小子了。在第五貉“收刀”一瞬,春雷刀一袖青龙,骤然掠至提兵山山主眼前。

说不清是刀式道不明是剑意,第五貉眼前铺天盖地的青气,大有一气激荡三千里的气魄。这条青龙头颅直扑第五貉,身躯长达几十丈,翻滚而冲,裹挟浑浊泛黄的溪水,恰似青龙汲水,青龙所至,溪水悉数给裹离溪中,要么融入青龙身躯做鳞甲,要么荡到岸上,使得这一袖青蛇情势惊人。且不说杀伤力如何,神韵十足,第五貉心中暗暗讶异,下定决心铲除此子,江湖新起之秀,说不定就是将来有资格与自己去争夺天下十人那十张珍稀椅子的对手。

驭剑不同于一字之差天壤之别的御剑,不过一般剑士可以驭剑几丈也都算是小宗师,但也有例外,吴家剑冢就有稚童驭剑刺蝴蝶的夸张说法,所以对见多识广的第五貉而言,原先见识到徐凤年可以飞剑伤人,并不算如何惊世骇俗的手段,这让第五貉照搬不来的一袖刀,可就另当别论!

第五貉第一次流露出郑重其事的眼神,伸出一掌,挡下青龙头颅,仅是左脚往后滑出几尺,青黄一袖龙狰狞摇晃,第五貉身前一丈处好似风雨飘摇,第五貉不得不左手一拳砸向将气意凝聚实质的青龙头颅,硕大头颅轰然歪向溪底,硬生生凿出一口深井,溪水不断涌入其中。三尺青锋三尺气,每近一尺杀三丈,真正杀招在第五貉拍散外泄气机后也峥嵘毕露,一直指向第五貉的春雷刀尖近在五尺之外。一袭宽大紫衣剧烈震荡,第五貉两鬓头丝齐齐往后飘去,右手屈指有二,夹住了春雷刀尖!

指玄指玄,就有那屈指叩长生的无上神通。

左手春雷递进。

第五貉身体这一次被逼退数丈,期间又屈指敲刀身百余下,一次敲击,两人身畔某处就毫无征兆地响起雷声,眨眼百声雷。第五貉的屈指一弹,次次都弹在春雷之上,叩长生,更是去叩击徐凤年气机运转的缝隙,只要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第五貉就能够抓住机会,既让这小子骑虎难下,脱手弃刀不成,又可教他全身经脉寸断,窍穴稀烂。让第五貉第二惊的是眼前一刀蔚然的年轻后生不光是剑道走偏锋,出刀更为凶悍,关键是气机之充沛,更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大器晚成的第五貉自认在眼前小子这个年纪,恐怕一半气机都不到,弹指近百,没有抓住丝毫破绽,这让第五貉确实大动肝火,瞪眼轻喝一声,不再一味硬挡春雷刀尖,将短刀和那小子一起往自己身侧牵引,一拳砸向太阳穴。

一直闭目聚神韵的徐凤年手腕一拧,春雷在左手手心旋转开来,朝第五貉便是斩腰一刀!

一死换一死。

徐凤年敢做,第五貉不舍得做。

第五貉身体扭曲如盘松,但那衰减大半锐气的一拳仍是砸在了徐凤年脑袋上,同时徐凤年还以颜色,身体晃荡倾斜如武当山上的撞钟,撞而不倒,趁势一脚再次踩踏在第五貉胸膛,这一脚比起初次软绵绵,要凶猛无数,一直闲庭信步的紫衣山主也给踹得身形不稳。闭目徐凤年后撤几步,并无大碍,归功于体内大黄庭孕育金莲一气绽放一零八,每次一瞬枯萎凋零五十四,再在刹那之间怒放五十四,始终保持摇摇曳曳一百零八朵长生莲。

第五貉是千金子不坐垂堂的心态,也从不认为自己会以身涉险。

徐凤年却从一开始就真正意义上的拼命了。长生莲能够谢了又绽放,都是徐凤年拿命去孕育的。

春雷已经不在手上,但下一招本就不需要手上握刀。

徐凤年双手轻轻往下一压。

第五貉身后春雷往上一浮。

地发杀机,蜿蜒六千里。

人与春雷刀都不曾动,第五貉却不断挥拳砸出。

场景荒诞。

有些人有些事,不提起,不代表忘记。往往是能轻易说出口的人事,才容易褪散。

徐凤年不是那种一开始就城府的权贵子弟,也不是一开始就将心比心知疾苦的藩王世子。温文尔雅的陈芝豹,谄媚如狗的褚禄山,不苟言笑的袁左宗,等等,除了这些在北凉王府围绕在徐骁身边,一张张捉摸不透背后正邪的面孔,让徐凤年躲在徐骁身后从年幼一直看到年少和及冠,唯独让心性凉薄徐凤年发自肺腑去感激的两个老头,都已去世。缺门牙爱喝黄酒的老黄,没有机会知道年轻时候到底是如何风采冠绝天下的李淳罡。

牵一匹劣马送老黄出城,出城前,老黄好似早已知道一去武帝城不复还,那时候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其中有一句话,“少爷,俺老黄比不得其他大剑客,就只会九剑,其中六剑都是快死之前悟出来的,其实也不是怕死,就怕喝不着黄酒了,要不就是想着这辈子还没娶着媳妇,就这么来世上走一遭,亏。那时候,总怕死了就没个清明上坟敬酒的人,这回不一样了,怎么比剑都觉得值当了。”

当时徐凤年提了一嘴,说这话多晦气啊。老黄咧嘴一笑,缺门牙。

徐凤年比谁都怕死,他死了,难不成还要一大把年纪的徐骁给自己上坟?

李淳罡在广陵江一剑破千甲,事后护送徐凤年返回北凉,路途上,徐凤年问羊皮裘老头一辈子最凶险的一战是跟谁比试。

独臂老头当时坐在马车上抠脚,想了想,指了指手臂,却也没道破天机,将那个人那个名字说出口,只是笑着跑题说了一句:徐小子,牢记老夫一句话,当你将死之时,不可去想生死。

这两位都曾在江湖登顶的老人,都已逐渐被人忘却,就像每年春节,家家户户门上新桃换去了旧符。

徐凤年缓缓睁开眼睛。

阴间阳间,一线之间悠悠换了一气。

他曾在山巅夜晚恍惚如梦中,亲眼见到天人出窍神游,乘龙而至。

他也曾站在龙蟒之间。

他曾说要斩龙斩天人。

李淳罡说初次提剑,都自知会成为天下剑魁!

徐凤年用六年性命换取一刀。

大蟒吞天龙。

天地寂静,溪水缓流。

第五貉缓缓低头,心口透出一寸刀尖。

七窍流黑血的徐凤年倒拔出春雷刀,调转刀尖,一手提住第五貉的脖子,一刀,再一刀,复一刀,重重复复,刀刀捅入第五貉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