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好一场惺惺相惜

好一场惺惺相惜不愧是一步一步走入指玄的巅峰武夫,除去几近致命的透心凉一刀,后续几刀,第五貉脸色竟然毫无异样,只是淡然俯视这个像是走火入魔的年轻人。不过第五貉的金刚体魄,被初始一刀击溃气机,棘手在于类似一截柳枝,杀机勃发,第五貉空有磅礴内力,短时内也无法重新积蓄起那些散乱气机,如一条大江给剑仙划出数道沟壑分流,而且后面那几刀,刀刀都有讲究,都刺在关键窍穴上,如同江水入分流,又给挖了几口大井,第五貉虽然没有任何示弱神情,但有苦自知,这回是真的阴沟里翻船了。

提兵山山主沙哑开口:“最后那一刀,怎么来的?”

徐凤年眼神冷漠望向这个指玄境界高手,没有出声,只是又给了他一刀。

这一刀来之不易,外人无法想象。借了李淳罡的两袖青蛇与剑开天门,借了老黄的九剑,借了敦煌城外一战的邓太阿和魔头洛阳,借了龙树僧人在峡谷的佛门狮子吼,更借了那一晚山顶上的梦中斩龙,一切亲眼所见,都融汇到了那一刀之中。龙虎老天师赵希抟初次造访北凉王府,曾经私下给徐凤年算过命,但话没有说死说敞亮,只说世子殿下不遭横祸大劫的话,活个一甲子总是没问题的。徐凤年不太信这些命数谶纬,但这一刀,最是熟谙大黄庭逆流利弊的徐凤年掂量一下,恐怕得折去约莫六年阳寿,以六十计算,一下子减到五十四,这让从不做亏本买卖的徐凤年想着想着就又给了第五貉一刀。

“你我其实都清楚,不杀我才能让你活着离开柔然山脉,因为八百甲士已经上山,就算你剑仙附体,也斩不尽柔然军镇源源不断的六千铁骑。这恐怕也是你出刀频繁却不取我性命的原因。”

徐凤年咧嘴笑了笑,再度捅在了紫衣男子一处紧要窍穴上。被拎住脖子的第五貉真是厉害,这般处境,还照样像个稳操胜券的高人,这份定力,着实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第五貉嘴角淌出鲜血,脸色平静道:“我可以答应你,今日仇我不会今日报,等你离开柔然山脉,我才派人对你展开追杀。”

第五貉并没有说那些既往不咎的豪言壮语,也没有自夸什么一诺千金,但正是这样直白的言语,在结下死仇的情景下,反而勉强有几分信服力。

徐凤年抬头问道:“你不信我会在你心口上再扎一刀?”

第五貉默不作声,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笑意。

徐凤年停刀却没有收刀,自嘲道:“天底下没有只许自己投机取巧的好事,我知道你也有免死保命或者是一命换一命的手腕,不过你是提兵山山主,位高权重,更别提有望摸着陆地神仙的门槛,就别想着跟我一个小人物玉石俱焚了,这买卖多不划算,我呢,接下来该捅你还是会毫不犹豫下手,你大人有大量,见谅一个,否则你一旦接续上气机,我如何都不是一名大指玄的对手,这点小事,山主理解理解?”

第五貉笑得咳嗽起来,仍是点了点头,尽显雄霸一方的枭雄风采。

徐凤年心中感慨,经受如此重创还能谈笑风生,能不能别这么令人发指。感慨之余,轻轻松手,任由第五貉双脚落地,但春雷刀也已经刺入紫衣男子的巨阙窍穴,而且不打算拔出。唯有如此,徐凤年才能安心。若不是在第五貉的地盘,徐凤年恨不得在这家伙身上所有窍穴都拿刀刺透了。阴物元婴已经摸着肚皮返身,满嘴猩红,不过都是柔然甲士的鲜血,吃饱喝足的模样。它从林中拎回徐北枳,青鸟收起行囊背在身上,三柄大秦铁剑也藏回匣中。小心驶得万年船,徐凤年收袖了九柄飞剑,三柄剑胎圆满的太阿朝露金缕则分别钉入第五貉三大窍穴,璇玑鸠尾神阙,与春雷相互照应,彻底钳制住第五貉的气海。提兵山山主笑容浅淡,没有任何抗拒,任由这个谨小慎微的年轻人仔细布局。

一袭华贵紫衣破败不堪的第五貉越是如此镇定从容,徐凤年就愈发小心翼翼。

不用徐凤年说话,第五貉挥手示意包围过来的甲士退下。

一行人下山走到山脚,提兵山扈从按照第五貉命令牵来四匹战马,确认没有动过手脚后,徐凤年和第五貉同乘一马,再跟柔然铁骑要了四匹战马,青鸟阴物徐北枳各自骑乘一匹牵带一匹紧随其后。

第五貉完全没有让柔然铁骑吊尾盯梢的心思,让这支上山时遭受阴物袭杀的骑军在山脚按兵不动。

策马疾驰南下。

第五貉好似远行悠游,轻声笑道:“王绣老年得女,又收了陈芝豹这么一位闭关弟子,能够让王绣女儿替你卖命,加上你层出不穷的花样,连李淳罡的两袖青蛇都学得如此娴熟通透,联系我先前入耳的广陵江一战,大概也猜出你的身份了,在北凉,实在很难找到第二个。不愧是人屠的儿子,徐凤年。”

兴许是表示诚意,第五貉甚至都不伸手去擦拭血迹,“凉莽和离阳都在传你是如何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些年隐藏得很辛苦吧?呵,说句心里话,你我二人虽已经是不死不休,可要是能早些见到你,我宁愿将雀儿嫁给你。溪底一战,大开眼界,对我来说,输得憋屈是憋屈,却还不算委屈。”

徐凤年语气平淡道:“马背颠簸,身上还插了一柄刀,就算你是大指玄,少说一句,少受一些苦头不好吗?”

魁梧紫衣道:“这点苦头不算什么。我极少问同一个问题两遍,但确实好奇你那最后一刀。”

一直留心四周的徐凤年根本不理会这一茬,皱眉问道:“你竟是连六龄奴青眼都没有捎上?真要大大方方放我离开柔然南麓?”

第五貉一脸讥诮,语气冷淡了几分,“我何须跟你耍滑头。输了便是输了。”

徐凤年问道:“你就不怕到了僻静处,我一刀彻底断了你生机?”

第五貉哈哈笑道:“徐凤年啊徐凤年,你要是真敢,不妨试试看。”

徐凤年跟着笑起来,“算了,都说不入指玄不知玄,你这种拔尖高手的门道千奇百怪,先前我必死时,自然敢跟你拼命,既然有了一线生机,也就不舍得一身剐将皇帝拉下马了。”

第五貉啧啧道:“世袭罔替北凉王,徐凤年,以后我怎么杀你?”

徐凤年笑问道:“反悔了?”

第五貉望向道路两旁在北莽难得一见的青黄稻田,轻轻说道:“那样杀起来才有意思。你别忘了,我还是北莽将军,柔然山脉到北凉边境,几乎是一马平川。”

第五貉突然说道:“听说凉甘走廊尽头,接近西域高原,窝藏有一支成分复杂的六万蛮民,一直不服教化,挎刀上马即是一等勇武健卒,当年都曾被毒士李义山驱逐?”

徐凤年纳闷道:“你想说什么?”

第五貉陷入沉思。

疾驰一宿,马不停蹄,天蒙蒙亮时,早已不见柔然南麓的沃土丰饶,满目黄沙荒凉,徐凤年终于停下马,回头望去,一直闭目养神的第五貉也睁开眼。

徐凤年握刀春雷,和第五貉一起下马,问道:“就此别过?”

第五貉淡然说道:“好,你我就此别过。”

“我问你一句,答不答随你。”

“知无不言。”

“我抽出短刀后,如果反悔,回过头再来杀你,你我双方各有几分胜算?”

“你一身本事,加上王绣女儿的弧字枪,再加上那头朱袍阴物,杀一个没有铁骑护驾的重伤指玄,胜算很大。”

“那加上你暗中跟随的那三名提兵山客卿?”

“被你知晓了?”

被揭穿隐秘的第五貉哈哈大笑,“持平。如此一来,才能有一个好聚好散。”

徐凤年跟着笑起来。

敢情是要相逢一笑泯恩仇?

背对徐凤年的第五貉眼眸逐渐红中泛紫,气息运转则并无丝毫异样。

一生不曾受此屈辱的提兵山山主隐忍一路,怎会不送给那未来的北凉王一份离别赠礼?

他要一脚踏指玄,一脚强行踩入天象。

伪境遗祸,比起一颗未来北凉王的头颅,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

三名盯梢客卿,无非是个各下台阶一级,使得表面上皆大欢喜的障眼法,第五貉就在等待徐凤年抽刀换气的那一瞬。

徐凤年果真缓缓抽出春雷。

春雷才离开身躯,不等徐凤年去收回三柄飞剑,太阿朝露金缕便主动炸出身体,第五貉披头散发,伸出双臂,仰天大笑。

有一种举世无敌的自负。

即便是天象伪境,对付三人联手,也是绰绰有余。

徐凤年轻声道:“长生莲开。”

第五貉眨眼间,紫色双眸变金眸。

天地骤然响惊雷,乌云密布。

第五貉气机汹涌,已是完全不受控制,只能缓慢僵硬地艰难转头。

再给老子一炷香时间!

提兵山山主就能暂时超凡入圣,成就地仙伪境。

徐凤年笑容阴沉地走上前,春雷刀截向第五貉的脖子,极为缓慢一点一点才得以削去脑袋,朱袍阴物已经飘飘荡荡来到第五貉身后,一嘴咬住无头紫衣男子的脖子,疯狂汲取他的修为。

徐凤年割下这颗脑袋。

如释重负。

“天象伪境算什么,我将一身大黄庭金莲缩成一颗长生种字,植入你一个窍穴,何时花开由我定,这不就直接送你入陆地神仙伪境了。这份大礼大不大?”

“在柔然山上,你要是舍得由指玄坠金刚,而不是这会儿强入天象,在利弊皆有的伪境和百害无一利的跌境中选择前者,我恐怕怎么就要交代在山上。”

“指玄高手了不起?就可以想着万全之策,什么亏都不吃?老子都已经豁出去拼掉整整六年寿命,连大黄庭都没了。第五貉,你不该死,谁该死?”

徐凤年喃喃自语,望着手上的头颅,又看了一眼朱袍飘摇同时两面呈现金黄的浮空阴物。

世间少了一个大指玄。又多了一名大指玄。

与此同时,徐凤年跌境了。

却不是从大金刚初境跌入二品。

而是跌入伪指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