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上桌

浩浩荡荡,持银瓶过西域。

赵楷走着一条跟当年白衣僧人西行万里一模一样的路。

赵楷一行人,除了两百骑骁勇羽林卫,还有十几名腰系黄带佩金刀的大内侍卫,青壮与老姜各占一半,随便拎出一位上了年岁的老姜块,都是十几二十年前名震一方的武林翘楚。除此之外,还有那位在宫中深受陛下和一位膝下无子嗣娘娘十分净重的密教女法王,剃去三千烦恼丝后,非但没有清减了她的姿容气度,反而让她的那张说不清是柔媚还是端庄的脸庞愈发蛊惑人心,不愧是身具六相的六珠菩萨。

赵楷刚刚走过了被称作黄鹤飞不过的天下第一险剑阁,揉了揉屁股,回首望去,问身边那尊的确不用食人间烟火的女菩萨,“龙虎山天师府的《化胡经》,是不是说道教祖师爷由这儿去的西域?还说老君留下三千字后,就化身佛祖西渡流沙,我咋没感觉到什么仙气,也没啥佛气?”

曾经北凉世子和老剑神李淳罡面前引渡万鬼出襄樊的女子,并未骑马,一直如同苦行僧坚持步行,平淡道:“有紫气东来西去,只是你身在山中不知山。”

赵楷嘿了一声,指着自己鼻子,“说我?你还真别说,在襄樊城那边遇到你之前,芦苇荡里有个很神仙的老前辈,就夸我气运仅次于西楚一个亡国公主。慧眼如炬啊!”

她不理睬这名皇子的沾沾自喜,一袭素洁袈裟飘摇前去。

赵楷下意识望向北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脸色阴沉,按照二师父的说法,当初北凉之所以交由徐骁镇守,实在是无奈之举,凉甘走廊是西北咽喉,一旦这个口子打开,北莽百万铁骑就可以轻易从湟水谷地以狮子搏兔之势,俯冲中原!北凉设防其实不易,大多边境线上无障可依,像倒马关以北的那个喇叭状向外扩展的荒原,若不是由北凉铁骑驻扎,用任何一支军旅去换防,恐怕早就给北莽的铁骑碾压成一只破竹篮,处处漏水。而且凉莽优劣在于北莽疆域广袤,拥有几乎等同于整个中原的巨大纵深,这就形成了围棋上的厚壁之势,是地狭北凉完全不能媲美的,因此北莽输得起几次大败仗,北凉则是一次输,满盘皆输。

赵楷自言自语道:“徐骁不做土皇帝,谁能做?顾剑棠?说不定五年都支撑不下来吧。”

赵楷撇了撇嘴,骑马靠近一辆马车,掀开帘子瞧了眼。

是仅剩的一尊符将金甲人。

赵楷笑道:“大师父可比二师父大方多了。”

赵楷放下帘子,心头浮起一阵挥之不去的阴霾。从讥佛谤佛再到灭佛,本来有望成为天下佛头的二师父一直不闻不问,袖手旁观,最近几年都干脆瞧不见踪影了。大师父在宫里头好像也有了危机,自己这趟西行是迫不得已的树挪死人挪活啊。

喉咙快冒烟的赵楷艰难咽了口口水,想起那个注定要成为生死大敌的同龄人,轻声道:“敢不敢来杀我一杀?”

他又回头看了眼应该是最容易设伏的剑门关,“徐凤年,好像你没有机会了。”

赵楷扭了扭脖子,讥笑道:“我呸,连赌桌都不敢上!”

※※※※

有丑亲自捎话给皇甫枰,这位权势炙热的果毅都尉就立即前往竹刀城恭敬候着。

他没敢惊动地方官府和驻军,轻车简从,只带了一队北凉王府专门拨给他的悍勇扈从,皇甫枰则独坐在车厢内,想好了种种应对。皇甫枰如今口碑急转直下,身为江湖上排得上号的顶尖门派拔尖武夫,前些年豁出性命跟北凉王府死磕,江湖上都要竖大拇指称赞一声真好汉,到他投效北凉王府成为一条走狗后,北凉这片儿的江湖都骂他不是个东西,为了自己一人升官发财,全族性命几乎全没了不说,几代人辛辛苦苦积攒下的那块金字招牌都给砸得稀烂,不过江湖荣辱是一回事,北凉军政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档子事,幽州上下都挺怵这头豺狼,皇甫枰本身官价不低,正儿八经的果毅都尉,是幽州一等实权的将军,加上皇甫枰跟老农查看庄稼地一样,将偌大一个幽州勤勤恳恳走了一个遍,幽州军镇中会做墙头草的,可能品行确实拿不上台面,但也不一定全是只会阿谀奉承的草包废物,倒向皇甫枰的众多校尉中不乏有军功不小的青壮派,这些货色在皇甫枰身边拧成一股绳,已经有了气候,幽州几位官帽子跟果毅都尉一般大小的将军总算意识到这个姓皇甫的,不是纯粹来幽州过个场捞油水,是铁了心跟他们争夺兵权来了。官场上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坑一份财,你过了界,想搂过去多霸占几个坑,这比夺妻之恨还来得揪心疼,这半年以来几位同气连枝的将军合着伙给皇甫枰下绊子,果毅都尉也果断次次还以颜色,双方打得热乎,如果不是凉莽战事开启,说不定就要真刀真枪火拼上了。

传言有将军放出话来:“就算你皇甫枰是大将军身边新冒尖的红人,就能不讲规矩瞎抢地盘了?老子当年还跟大将军一起出生入死,大将军又何尝是喜新厌旧的人?真撕破了脸皮,大不了大伙儿一起被绑去王府,就不信大将军真会偏袒你这个家底跟茅厕差不多脏的家伙!”

皇甫枰身边摆有一只锦盒,内有名家雕刻扇骨的一把珍稀折扇,竹刀城正是以竹刻著称,城中官绅互赠书扇之风盛行,这把扇子花了皇甫枰三千两纹银,出自金石家黄文厚之手,竹筠方寸之间,浅刻有万字余,字体微小,更是尽得所法名帖神韵。皇甫枰出自武林高阀,年轻时候也是琴棋书画俱精的翩翩佳公子,眼光自然一流,之所以选择竹扇,除了扇子本身清雅不俗之外,黄文厚被行内玩扇赏扇誉为目光精炯过人,皇甫枰却知道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家伙是个货真价实的练家子,皇甫枰买扇子的钱一文都不少了黄文厚,但若是你姓黄的不肯替我皇甫枰卖命,那三千两银子就是买命钱了。皇甫枰直觉认为北凉的江湖迟早会被某人收入囊中,他只不过是摸石子过河探路而已,若是押中宝最好,押不中,花些冤枉银子也无妨。皇甫枰连脸面和家族都不要了,还在乎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黄白身外物?

皇甫枰轻轻一笑,他已经在竹刀城外等了一上午,没有一次掀起帘子。

我皇甫枰敢倾家荡产走上赌桌,你们这帮升官发财死老婆的将军们敢吗?

车马缓缓掉头驶向城中,皇甫枰这才掀起帘子一角,看了眼在前头的简陋马车,轻轻放下。

车子在竹刀城一座寻常客栈门口停下,皇甫枰走下马车,留下那帮这辈子都不会真心效忠于自己的精锐扈从,悄悄跟上。一路上果毅都尉目不斜视,跟进了后院一栋独户的幽静宅子,徐凤年坐下后,让青鸟去购置一些染料,自己现在这幅样子也太不像话,招手让站在门口的皇甫枰进屋,这位魁梧将军毫不扭捏地五体投地跪在地上,锦盒被放在手边。徐凤年也没故作平易近人的姿态让他起来,徐北枳帮忙拿过锦盒,徐凤年打开一看,啪一声打开折扇,眯眼望去,笑道:“是浅刻里的逸品,一看就是金陵派的娴熟刀工,黄文厚的?那皇甫将军岂不是把一年的俸禄都给砸进去了?”

皇甫枰轻声道:“只要殿下不嫌污了手眼就好。”

徐凤年摇了摇竹扇,觉得大秋天的摇扇子太名士风流,于是抛给在一旁安静喝茶的徐北枳,这才说道:“黄文厚在竹刀城很有声望,别看他是南唐那边迁徙到北凉的文士,这些年其实黑白两道都混得开,王府有张榜,上头就有他的大名,你要是没有自报家门,没有拿官帽子压他,这老头儿恐怕未必肯卖给你这把扇子吧?他的扇子,那可是号称一把就能换来竹刀城一个七品官的。按照幽州的行情,几千两哪能买得下来。”

皇甫枰平静道:“末将确实报过了名讳,才让黄文厚交出扇子。”

徐凤年笑问道:“有讲究?”

皇甫枰答复道:“竹刀城许多大地痞青皮都认了精通风水道术的黄文厚做师父,末将就想着这条地头蛇是否识趣,毕竟北凉是殿下的北凉,他们既然在这里混饭吃,肥得流油,总得该出力时能出几分力。做人不能忘本。不过殿下请放心,末将去黄家,没有扯大旗,只是与黄文厚心平气和做了两笔买卖,一笔是买卖竹扇,一笔是我给他那些义子们方方面面的照应,他给我三教九流的小道消息,当然,必要时沾沾血,也在所难免,末将当时与黄文厚都直接说敞亮了的,谈不上仗势欺人。”

前不久还在说那桩江湖事的徐凤年跟徐北枳相视一笑。

徐凤年点头道:“起来说话。”

皇甫枰不敢矫揉做作,站起身来,低下眼皮,始终望向脚尖。

徐凤年笑道:“你按时寄往梧桐院的密信,我回去就会看。满意的话……哈哈,应该会满意的。”

徐凤年笑着让皇甫枰坐下,“果毅都尉站着说话,传出去太不像话。”

皇甫枰摇头沉声道:“末将站着说话,不敢放肆。”

徐凤年打趣道:“你这是跟咱们北凉道的经略使大人学来的吧,三见三不见,其中有一条不见凉王不下跪。”

皇甫枰无言以对。

跟这位性情叵测的世子殿下用言语表忠心,实在是徒劳,不如站着本分做事。

徐凤年挥挥手道:“你忙你的去。”

皇甫枰手心满是汗水地步步后退,轻轻掩上房门。

徐北枳差点一对眼珠子都黏在了扇骨刻字上,头也不抬问道:“这位就是幽州果毅都尉皇甫枰?”

徐凤年嗯了一声,说道:“要不扇子送你了?”

徐北枳一点不客气说道:“行啊,从我俸禄里扣。”

徐凤年白眼道:“说得轻巧!那得扣多少年?”

徐北枳仔细盯着黄中透着股清香的竹筠,理所当然道:“到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