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菩萨生青丝

步履蹒跚的徐凤年恨不得陈芝豹此刻就出现在眼前。

拿自己全部气运和阴物丹婴窃取而得的伪境天象,支持不住多久。身如洪水决堤,流逝而去的除了丹婴反哺而来的修为,还有暂时跻身天象境带来的明悟福泽。

这种事情不是借钱,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徐凤年把算盘打到老天爷头上,下一次再想用阴物蒙混过关,难如登天。除非是真铁了心玉石俱焚,前提还得是踏踏实实进入天象真境的阴物肯借,那时候阴物已是与天地共鸣,徐凤年十成十就是一个死字。

本来自己挣来的家底就屈指可数,当下随便扳扳手指算上一算,徐凤年好像什么都没有了。去北莽,两颗头颅,一颗埋在了弱水河畔,一颗送给了二姐徐渭熊。一身实力,功亏一篑。就算活着离开铁门关,那个从小希冀着成为大侠的江湖梦成了痴人呓语。但既然来到这里,铁门关一役,杨太岁必须死,赵楷必须死。陈芝豹只要出现想要做那并斩龙蟒的勾当,也必须得死。杨太岁早就道破天机,死结以死解,他们不死,死的就只能是徐凤年,毁掉的就是北凉基业。任何优柔寡断和慈悲心肠,都无异于自插心口一刀剑。

北凉世子的身份是天注定,徐凤年想逃也逃不掉,但北凉王,则不是徐凤年唾手可得的东西。这个看上去很没道理的道理,徐凤年和徐骁这对父子心中了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何况还有很多虎视眈眈的人不断添油加醋,让这本经更加难念。

徐凤年走得不快,抓紧时间去死死握住那丝丝感悟心得,走到白马义从和御林骑军的绞杀战场,脚下就有一具战死的凤字营轻骑尸体,死不瞑目,显然曾经下马步战死战过,又给敌骑斩去了握有北凉刀的胳膊,胸口被战马践踏,血肉模糊。徐凤年蹲下抚过他的眼帘,抬头望去,两百御林军已经所剩无几,战场上越是武艺高强的将领,一旦深陷泥潭,往往死得越快,那些金刀侍卫都已死绝,一个都没能剩下。将近五百白马义从一半仍是骑马作战,一半已经步战许久,六珠菩萨被黄蛮儿和青鸟缠住,符将金甲给一杆长枪的袁左宗拖住,颓然坐在马夫位置上的皇子赵楷,也不知是在等韩貂寺赶至力挽狂澜,还是认命枯等受死。

十几名负伤不轻的御林军甲士誓死护在马车之前。

先前滚滚黑云翻磨未能遮住雷池剑阵,许多人都亲眼看到了黑衣老僧杨太岁被击杀的那一幕。历史自古以成败论英雄。没了袈裟的国师大人成为一截枯木,而徐凤年活着走来,皇子赵楷这次持瓶赴西域的下场,显而易见。徐凤年没有掉以轻心,剑阁那边的动静,汪植三千骑对上有何晏两千骑掠阵的韩貂寺,未必能阻挡下将所有赌注都押在赵楷身上的韩生宣,照理说该露面了。只是腰间佩春雷一刀的徐凤年看向北方一望无垠的黄沙,陈芝豹是在等下一场鹬蚌相争?也对,他的耐心一向好到令人发指。

赵楷站起身,看着渐行渐近的北凉世子,平静问道:“徐凤年,你真的敢杀我?北凉真要造反?”

徐凤年没有理会这位曾经参与襄樊城芦苇荡那场截杀的皇子,只是望向在谷口那边跟黄蛮儿打得地动山摇的女菩萨,“赵楷能送给你一只象征离阳王朝的银瓶,我不是赵家天子,办不到。但我能借你北凉十万铁骑,你替我平定西域,我可以留下两万兵马屯守天山南北。这笔买卖,做不做?当然,你得付给我一笔定金,杀了赵楷。造反的帽子我戴不起,西域兵荒马乱到了出现一大股流窜僧兵截杀皇子的地步,我才有理由借兵给你。你要西域得自在,我给你这份自在便是。”

赵楷脸色阴晴不定。

袁猛撕下内衫布条,包扎在刀伤露骨的手臂上,咧嘴阴笑。这才是咱们那个可以让靖安王赵衡都哑巴吃黄连的世子殿下。

一身血污的狠子洪书文依旧停留在马背上,两柄北凉刀,双刀在手,轻轻拍打着马腹。

六珠菩萨不动声色,一次次将黄蛮儿打飞出去,铁门关谷口已是坍塌了大半。

每次黄蛮儿退下,青鸟的刹那弧字枪便会跟上,不留丝毫间隙。

徐凤年走向谷口,身后有红云飘来,转头看去,阴物丹婴拖着一具瘦小枯萎的尸骸,阴物落脚在徐凤年身后,欢喜相不见欢喜,愈发宝相庄严。徐凤年拍了拍它的脑袋,指向山崖。阴物歪了歪脑袋,随机高高掠向铁门关崖壁,一脚踏出一座大坑,将杨太岁的尸骨放入其中。一代纵横术宗师,最终坟茔在野崖。

徐凤年摆了摆手,让黄蛮儿和青鸟停下手,阴物则如凫雁绕山巅,在谷口后方的狭路上飘落,截住了密宗法王的退路。

徐凤年看着女子手上那幅斗转星移好似小千世界的佛门镜像,笑道:“我也不知陈芝豹何时到来,难道说你也在等他?如果真被我乌鸦嘴言中的话,咱俩也就不用废话了。”

女菩萨皱了皱极为妩媚的眉头。东北各自眺望一眼,眉头逐渐舒展。

徐凤年如释重负,有得寸进尺嫌疑地说道:“那尊符甲别摧毁,我留着有用。”

她手心上方聚沙成星斗,九颗沙球一直如苍穹星象玄妙运转,此刻星斗溃散,无数黄沙在她手指间流逝飘散。

女菩萨不置一词,只是走向身负气运远胜徐凤年的赵楷,她行走时菩萨低眉沉思,以她与生俱来的术算天演,竟然也想不通为何落败的会是赵楷。攀龙附凤一说,在百姓眼中是寻常趋利的看法,到了她这个层次,则恢弘无数,就像洪洗象剑斩气运,一般武夫就算到了指玄境界,也看不出任何端倪,但是三教中人,尤其是精于望气的练气士,却可看到那一根根通天气柱的轰然倒塌。同理,三教中人依附朝廷,也各有所图,以龙虎山大天师赵丹坪为例,这些年久居天子身侧,担当了青词宰相的骂名,其实拥有莫大裨益。一衍万物,道门中既有高人返璞归真,只存其一。也有人查漏补缺,由无数个一自成方圆。这里头的玄机,连她说不清道不明。她既然能够在龙虎山斩魔台上跟白衣僧人李当心论禅机说长生,自然有其独到见解。

徐凤年借助外力窃取天机,以终生武学止境作为代价去杀杨太岁。

在她看来合情却不合理。

这场截杀,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搀和其中,一张棋盘,说到底也就那些位置,不可能真的让双方对弈者慢悠悠摆满三百六十一颗棋子。北凉和离阳博弈西域,人屠徐骁不会亲身进入铁门关一带,赵家天子更是如此。原先就棋面而言,徐凤年和赵楷的胜负都在五五分,但是一些人没有打算观棋不语,而这几位,在红教法王看来,恰好都是将来有望成为陆地神仙的存在,彻底打乱了棋局。其中一位,挡下了韩貂寺。其中两位,停滞在铁门关北方百里以外。

她没有死在这局棋中的打算,既然徐凤年给了台阶下,让她可以把自己择出这局死棋,她哪怕心底很想一举击杀那个年轻人,也得压下念头顺势而为。

白衣菩萨走到赵楷和符将金甲人跟前。

赵楷并没有太过气急败坏,只是低头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二师父死了,我还有大师父。我不该死在这里的,我应该当上皇帝的!”

这位野心勃勃的皇子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他抬头哽咽问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对不对?”

白衣菩萨默然无声。

赵楷凄然一笑,擦了擦泪水,轻轻招手让符将金甲走到马车边上,从这本尊符将手中拿过那柄巨剑,往脖子上一抹。

临死之前痴痴望向京城。

遗言只有一字。

“爹。”

赵楷一死,与主人气机牵连的符将金甲便失去了所有生气。

徐凤年让白马义从带上战死袍泽的尸体与兵器,上马离开铁门关,金甲被黄蛮儿单手拖拽。

接下来便是往北而行,韩貂寺已经决定不了局势走向。哪怕他杀穿汪植三千骑兵的包围圈,来到徐凤年眼前也是徒劳。就如徐凤年跟女菩萨所说,这场截杀将会栽赃给西域盘根交错的势力,事后消息传至京城和朝野上下,除了百姓,恐怕没有谁会相信,但这又能如何?徐凤年不怕九五之尊的雷霆大怒,怕的是这场截杀,仍然是在那个男人的预料之中。如果万一赵楷也仅是一枚可以忍痛舍弃的棋子,接下来他徐凤年要面对的敌人,会是谁?是哪一位深藏不露的皇子吗?

铁门关东面,韩貂寺孤身一人狂奔在大漠之上。

被一位佩有绣冬的白狐儿脸挡下。

北面。

儒圣曹长卿和梅子酒陈芝豹仍在对峙。

徐凤年突然回首望去铁门关,马车附近,不得自在的女菩萨生出满头青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