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酒里有杀气

铁庐锐士动辄羽箭杀人,只是不等徐凤年和袁左宗有所动作,就有一道魁梧身形大踏步赶至,背对两人,一手抓住一根箭矢,对那帮策马而过的披甲士卒怒目相向,吼道:“洒家淮南段淳安在此,贼子安敢伤人?!”

丁策勒马停下,拨转马头,神情阴鸷,对于江湖上的绿林好汉,这名军职在身的神箭手一直视如草芥猪狗,原本麾下箭手几枚箭矢,不过是告诫闲杂人等老老实实袖手旁观,能躲掉也算本事,他们铁庐军也懒得刨根问底,躲不掉就只能怨命不好,天大地大非要出现在龙尾坡上。可这个姓段的淮南莽夫,就坏规矩了,竟敢主动启衅铁庐城,丁策耳力敏锐,已经听到另一支骑队冲上龙尾坡,阻截退路,黄裳等人注定是被一锅烩的下场。他就乐得抽空先跟这批人玩一玩,一手提弓,一手从鲸皮箭囊拈出一根特制雕翎箭,居高临下,冷笑道:“哪只眼睛见到我们伤人了,分明是你们干扰铁庐剿匪军务,若非士族,按律轻则发配千里,重则就地当斩。”

身高八尺的汉子涨红了脸,愤懑至极道:“你这厮睁眼说瞎话,端的可恨!洒家今天便是……”

不等汉子说完豪言壮语,不愿听他呱噪的丁策就直直一箭射来,出身淮南的江湖好汉本想空手夺箭,可心中迅速掂量一番,一箭破空,声势堪称迅雷不及掩耳,不敢撄其锋芒,狼狈躲过,心有余悸。不等他平稳心绪,披有旧南唐国库中遗留下来一件上品纸甲的丁策就抖搂了一手连珠箭,双箭齐发,却是一前一后,轨迹看似摇摇坠坠,如同灵性活物,刁钻至极,在两淮武林薄有名声的汉子心中叫苦,正当他打算不要脸皮弯腰使出驴打滚,只觉得眼前一花,直腰定睛一看,白面男子不知何时走出一步,也不知如何玄妙手法,地上便多了四截断箭,雄伟男子一跺脚,四节箭跳起,丁策脸色剧变,拈出四根雕翎箭,一拨射出,可四节断箭仍是把先前四名跋扈挽弓的骑卒给刺出一个透心凉,甲破人亡心碎烂,沉声坠马。

马嵬坡坡顶落针可闻。

丁策脸色阴沉,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中崩出,“擅杀甲士,株连九族!”

徐凤年双手插袖,笑眯眯道:“在下京城人氏,姓徐名奇,兵部双卢侍郎,卢白颉卢升象,都曾打过交道。是不是株连九族,你一个杂号将领说了不算,我得问他们兵部有没有这份军律。”

丁策皱紧眉头,脸色阴晴不定,当下念头急转,京城徐家?太安城鱼龙混杂百万人,姓徐的家族门户,那可茫茫多了去,有资格入殿朝会的不说几十家,一双手肯定数不过来,万一真跟两位权势正值炙热的侍郎大人有交情,哪怕是淡薄的点头之交,也不是他一个杂流校尉可以轻易撼动。京官在京城不管如何低眉顺眼小心做人,到了外地,一直自恃高人一等,广陵道上军镇如林,割据雄立,不是没有人敢不卖面子,可惜他丁策不算其中一个。

一听是来自京城的官宦子弟,段淳安原本感激这一行人的解围救命之恩,立马就淡了几分,那份结交之心更是烟消云散。他本是两淮武林执牛耳者梁老爷子的不记名弟子,这次暗中护卫黄大人北上,不到万不得已不得露面,梁老爷子的良苦用心,混江湖饭的,都心知肚明。春秋世族豪阀已毁,一座武林更是支离破碎,最有资格称得上地头蛇的,就是那些执掌军镇大权的大佬,惹上官府还好,惹上动不动就喜欢拿剿匪说事的军镇,那就真是裤裆里给塞进一泡黄泥,不是屎胜似屎,甩都甩不掉。此时形势是徐凤年袁左宗两人,加上段淳安站在茅棚前,丁策和将近三十骑人马拉伸,如一条白蛇横在马嵬坡坡顶路中,客栈门口卢崧王麟袖手旁观看好戏,丁策身后女子和徐瞻忧心忡忡,不知如何收场,只想着拖延时间。

逃命两骑竟是给驱逐回来,才死战一场的女子回头望去,心中哀叹。龙尾坡有一支规模更大的骑队蜿蜒而上,不下四十骑,之后更有步卒健步如飞,火速登山,气焰凌厉。扛马而奔的少年戊放下了那匹红枣马,马背上胡椿芽和李怀耳这对苦命鸳鸯,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少年双手抱住女子纤细腰肢,搁在往常,少女早就拳打脚踢过去,此时也是忘了教训这个小色胚。前有狼后有虎,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里?胡椿芽双手捧面,泫然欲泣,她还不曾大红头巾嫁为人妇,还不曾神仙眷侣闯荡江湖,如何能甘心。

徐凤年转头遥望跟宁宗共乘一骑的年迈言官,朗声笑问道:“黄大人,卢侍郎让我在此接应,咱们饮过几杯酒,再去京城?卢侍郎已经摆好酒桌,为大人接风洗尘。”

丁策心神一震,如果年轻公子哥嘴中此“卢”是棠溪剑仙卢白颉,还有斡旋余地,可若是广陵道第一名将卢升象真的搀和其中,别说他无名小卒丁策,就是那个势在必得的正号将军亲自出手,也得惹上一身腥臊。春秋声望仅次于徐骁顾剑棠这几位天大人物的卢升象虽然离开了广陵王赵毅,荣升兵部侍郎,可嫡系心腹犹然遍布广陵,随便拎出一员,那都是打个喷嚏就能让州郡震三震的悍勇角色。丁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再无法胸有成竹。

黄裳平淡笑道:“跟卢侍郎有过数面之缘,都是以文会友,此次劳累侍郎大人亲自布置,入京之后,黄某定要先行自罚三杯。”

丁策半信半疑,黄裳官阶不高,可交游甚广,虽然台面上没有传出他跟大将军卢升象有过香火情,可官场上狡兔尚有三窟,难保一只老狐狸没有埋下几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伏笔,这次各道清流言官鱼贯入台,都说是皇帝陛下要开始钳制张首辅一手遮天的相权,着手扶持晋兰亭这类庙堂当红新贵,控扼言路,以便造就新兵圣陈芝豹联手兵部双卢对抗老尚书顾剑棠、以御史台敲打张巨鹿的政局新气象,卢升象和言官之一黄裳的无疑都是重要棋子,落子可震朝野,那同出广陵的卢黄暗中眉来眼去,倒也不算突兀。丁策生性疑神疑鬼,给自称京城世家子的白头公子哥这一记无理手祸害得越来越胆战心惊,聪明人自被聪明误,一时间进退失据,撕破脸皮硬杀一通,成不成都两说,就怕万一惹恼了卢升象这尊远在太安城一样能让广陵道鸡飞狗跳的大菩萨,丁策几条命都不够赔罪。可就此无功而返,少不得以后被穿小鞋,如果不小心中了空城计,更是难以收拾残局,只要黄裳入京,广陵道西部诸州肯定要脱几层皮,掉下好些颗戴官帽子的脑袋。

徐凤年笑了笑,没有火上浇油,而是主动给了丁策一个台阶下,“你们慢慢商量,我与黄大人先去客栈坐下喝酒,你们商量好了,是礼送出境,那徐奇记下这份情,青山绿水后会有期。不肯放人,就划下道来,先撂下几十具尸体,捅到京城兵部,然后各自比拼身后靠山的官帽子大小。不过我想,广陵道上除了藩王赵毅,也没谁能比卢侍郎更大的官了。”

听闻赵毅二字。

丁策眼皮子一颤,此子竟敢直呼藩王名讳,当真是太安城里那些个眼高于顶的公子哥?这帮依仗父辈恩荫的兔崽子可是公认只认君王不认藩王的浑人!

黄裳在如履薄冰的宁宗护送下,走入客栈,徐凤年留下少年戊和卢崧,带着袁左宗和王麟跨过门槛,跟黄大人同坐一桌,落座后,开门见山道:“在下徐奇不假,可跟卢升象卢侍郎没什么交情,也就是在太安城远远见上一眼,满口胡诌,要是吓不住那帮挡道豺狼,少不得还要一番恶战。先前老爷子走得急,没能喝上一口酒,桌上还余下小半坛子,这会儿解解馋?”

黄裳为官行事古板近迂腐,可也曾写出过不少意气风发的佳诗雄文,为人其实并不一味苛刻不近人情,此时身陷死境,反而豪气横生,主动拎过酒坛,晃了晃,闭眼一闻,睁眼后洒然笑道:“憋得慌了,喝过了酒,过足了酒瘾,再死也不迟,到了黄泉路上还能砸吧砸吧酒香余味。”

一起进屋的宁宗段淳安几人闻言都是面有戚容,黄大人如此清官能吏,落得如此下场,是个良心没被狗吃掉的汉子都要感到心酸。豺狼盈道,善人寸步难行呐。黄老爷子一手卷起补服袖口,一手倒酒几碗,除了眼前胆大包天的白头徐公子,一路相随的宁宗和仗义出手的段淳安都没有忘记。抬头眼见那名断箭杀人的伟岸男子没有坐下,仅是站在徐公子身后,老爷子笑道:“这位英雄好汉不来一碗?”

袁左宗笑着轻轻摇头。

才脱离险境的胡椿芽小声嘀咕道:“黄大人,小心这些人跟官府是一路货色,狼狈为奸给咱们使了一出苦肉计。酒里要是有蒙汗药……”

宁宗猛然缩手,没有急于端碗饮酒。

段淳安原本已经大大咧咧端碗到嘴边,这会儿喝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只好假装凑近鼻子闻酒香,有些滑稽可笑。

徐凤年面容恬淡,修长手指摩挲碗沿,依旧没有动怒。

黄裳爽朗大笑,“黄某年轻时候曾经跟人学过相术,看相望气,还算略懂皮毛,徐公子是多福多缘之人,北人南相,本身就是富贵不缺,加之惜福惜缘,更是殊为不易。”

徐凤年举起酒碗,跟性情豁达的老爷子一碰而饮。

徐瞻和周姓女子始终守在客栈门口,小心翼翼提防着铁庐甲士暴起行凶,她先前没有多看气度翩翩的白头公子哥,扫视一眼,仅是好奇他如何生了一双好看的丹凤眸子,此时见他跟黄大人磊磊落落对坐对饮,才多瞧了几眼。卢崧傲然站立客栈门口,双手环胸,闭目养神。先前让所有外人大吃一惊的壮硕少年一屁股搁在门槛上,百无聊赖,只恨那帮不长眼的甲士畏畏缩缩,不能让他杀个尽兴,神武城外,他那一手连珠箭,未建寸功,本就憋屈难受,龙尾坡上那狗屁将军的连珠箭,在他看来实在是小娘子绣花鞋,扭扭捏捏,让他瞧不上眼。

半坛子酒不够分,徐凤年对挂帘边上蹲着的客栈老板笑问道:“掌柜的,可有地道好酒,别藏着掖着了,少不了你酒钱。”

五大三粗的汉子摊上这等市井百姓畏之如虎的泼天祸事,一脸不情不愿起身,察言观色伺候人多了,习惯性弯着腰,嚅嚅诺诺。徐凤年笑着打趣道:“事已至此,多一坛酒也多不了一分祸,还不如先把银子拿到手捂热再说。”

胡椿芽瞥了眼这个客栈掌柜,亏得这家伙满脸横肉,相貌骇人,胆小如鼠,活该他在这种小地方勉强挣温饱。徐凤年探袖摸出一锭分量不轻的银子,轻轻抛去,掌柜匆忙踉跄接住,拿袖子擦了擦,背过身去使劲咬了一口,确认真金白银无误,这才嘀嘀咕咕返身去拿酒。胡椿芽最见不得男子小气和邋遢,一阵白眼。倒是李怀耳一路上所见不是杀人如麻的军士,就是黄裳这般大官和徐瞻这些武艺超群的江湖侠士,都让少年可望不可即,终于逮着一个习气相近的家伙,悄悄浮起一脸会心笑容,又给胡椿芽瞅见,记起方才被这惫懒穷货揩油,一脚就恨恨踢过去,少年倒抽一口凉气,蹲在地上抱住小腿,也不敢声张喊冤。

少女眼角余光始终盯住那来路不明的白头公子,觉得这家伙就是城隍娘娘害喜,没安好心,怀的是鬼胎!

段淳安起身离桌从掌柜手里接过一坛子酒,撕去泥封,是江南常见的小曲米酒,香味爽净,入口绵软,不易上头,主动给在座众人倒酒,黄裳还有心思自嘲,“等死的滋味不好受,不过要死不死,还能喝上几碗酒,关键还不用自己惦念酒钱,当得人生一大幸事。”

王麟没敢跟徐凤年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只是闻着酒香就犯浑,厚颜无耻讨要了一碗,去隔壁桌上慢饮。

徐凤年喝了一口,高高举起酒碗,皱眉喊道:“掌柜的!”

蹲在挂帘下的汉子站起身,一脸忐忑,梗脖子强自硬气道:“这位客官,咱可没有往酒里掺水,不退银子!”

徐凤年一脸郑重其事说道:“这酒不对。”

黄裳一头雾水,宁宗段淳安两位老江湖以为酒里下毒,当即翻脸,准备动手。

稍远的徐瞻也握紧棍棒。

不曾想徐凤年嬉笑道:“从酒里喝出了杀气,银子给少了。”

在龙尾坡当了很多年掌柜的结实汉子满脸茫然。

徐凤年又丢过去一锭银子,“徐骁说过南唐有个领兵的家伙,浑身是胆,双眼无珠。该赏!”

除了心中了然的袁左宗,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如坠云山雾海。

黄裳最先回过神,却没有任何异样情绪流露,低头酌酒一口,自顾自啧啧叹道:“确是酒水有杀气,毕竟那可是整座波阳湖的十数万水军亡魂,都掉在这碗里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