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两锭银,买一春秋名将送一铮铮文臣

徐凤年和黄裳一起打哑谜,除了岁数不算小的宁宗依稀抓住蛛丝马迹,大多数都觉得这两人觉着仅仅喝酒太过无趣,就学那文人骚客故弄玄虚。尤其是落在段淳安这等粗人耳中,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权且当做耳边风,低头喝闷酒,多喝一口是赚一口,门外铁庐精锐骑卒就接近八十,更别提还有大批步卒,好一个瓮中捉鳖,段淳安想到这里,对那个将自己一伙人引入客栈的公子哥就又有一些怨言,觉着这般提心吊胆,还不如当时一鼓作气杀将出去,也好过坐以待毙。

得手两锭银子的粗犷汉子目无表情,好似全然听不懂言外之意,眼神呆滞,那白头小子犹然不肯消停,一边饮酒一边笑言,“招降东越水师大都督顾准字之后,离阳水师如虎添翼,势如破竹,十数万大军杀到波阳湖,光是停在湖口之外的大型战舰乘龙、扶蟹就有六十余艘,临危受命的波阳湖守将佯装斩杀立誓死战不退的同僚杜建康,接管杜部水师,强令撤出湖口和莲花洲两座要隘,离阳水师误以为波阳湖水师决心突围而逃,各部争抢军功,笨重难浮的扶蟹乘龙停在外江,只让轻捷灵活的舢板战船悉数驶入内湖,殊不知波阳湖守将让死而复生的杜建康杀了一个回马枪,此人更是亲率三千亲卫死士,将湖口狭窄水卡堵住,使得离阳水师拦腰斩断,首尾无法呼应,再让两个儿子冲入扶蟹乘龙之中,小舟装满油坛,放火烧船,与巨舰同归于尽,终于一锤定音,让原本势不可挡的离阳水师全部截杀在波阳湖上,那一场传言南唐举国可见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此人儿子死绝不说,连两个出身江湖世家的儿媳妇都戎装上阵,一起殉情波阳湖,可谓一人白发送满门黑发人。家族香火断绝,是谓大不孝。此战功成,波阳湖水师登岸,怀必死之志驰援京师途中,却不知南唐君主早已对离阳招降赏赐南国公动心,怒斥此人大不忠,派遣密使赐下两壶毒酒。波阳湖水师不战而降,八旬老将杜建康赐死后被割头颅,装入匣中,南唐国主身披麻衣开城门,捧匣请罪,跪迎帝王师。那一日南唐国灭。”

黄裳火上浇油,接口说道:“事后南唐这个亡国昏君,跟春秋其余几国的难兄难弟一起赶赴太安城,离阳先帝笑言十数万水师战死,才拿来杜建康一人抵命,仍是欠朕一颗头颅。当日被封南国公,当日死于南国公府邸,沦为笑谈。宋家老夫子编撰春秋国史,关于南国公是赠予恶谥还是美谥,跟老首辅起了争执,最终折中,仅是赐下一个不恶不美的平谥。南唐洪姓人,当年的国姓,如今人人皆以姓洪为耻。”

客栈掌柜的那张横肉脸庞抽搐了几下,欲言又止,伸手抹了一把脸皮,笑了笑,眼神不再浑浊不堪,轻轻走向酒桌,轻声笑问道:“几位客官,打赏乡野村夫一碗酒喝?”

徐凤年摊手道:“坐。”

掌柜的搓了搓手坐下后,望向徐凤年,“公子是离阳赵勾里掌权的大人物?那可真是年轻有为,一般人可进不去这地方。”

徐凤年摇头笑道:“跟赵勾勉强算是斗过,也跟北莽蛛网打过交道,都是沾手就要脱层皮的难缠货色,能不碰就不碰。你放心,我这趟出门游历,只是偶然经过龙尾坡,起先只是好奇怎么有人会在这种荒郊野岭弄一家客栈,若是求财,那眼光也太差了,说是求个安稳,那还差不多。黄大人说他会些相术,我其实也略懂一二,掌柜的分明甲子高龄,可面相还是太嫩了,恰巧府上有人精于面皮织造,初见面时就有些纳闷,说实话,养护一张面皮,跟养玉背道而驰,养玉越养越圆润如意,可一张千金难买的生根面皮,也不好戴上二十年。但对此我也只当做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相逢是缘,喝过酒也就罢了,可当我走出客栈去了茅棚赏景,视野所及,猜测天气晴明时,可见南唐波阳湖。而掌柜的言语词汇,先前搭讪,虽然刻意遮掩,已经跟本地口音无异,可有几个字眼,咬得有些根深蒂固,分明是南唐旧音,你说巧不巧,我就是个附庸风雅的纨绔子弟,好的不学,坏的都会,又恰好对南唐音律曲调有些了解,就愈发好奇了。”

掌柜老汉瞥了一眼懵懵懂懂的段淳安,继而爽朗大笑:“公子学而有术,见识驳杂,真是让我这种半截身子在黄泥里的老头子,不服老都不行,后生可畏啊。”

始终关注掌柜神情的黄裳见到他那一瞥,心中悚然,赶忙亡羊补牢,对宁宗和段淳安温声说道:“宁兄弟,你带段大侠去门口看一看外头动静。”

一身冷汗宁宗如获大赦,起身拉住段淳安胳膊就使劲往门口拖拽。

老掌柜身上再无半点市侩气,淡笑道:“问个惹人厌的问题,公子对老朽好奇,老朽亦是好奇公子方才所说,对离阳赵勾北莽蛛网都熟识。寻常世家子弟,可没这份待遇。”

即将入台成为京官的黄裳冷不丁插话说道:“黄某人今日只占便宜喝酒,他日也只说喝酒事。若是两位信得过,我继续坐着蹭酒喝,若是信不过……”

不等黄老爷子说完,徐凤年笑着提起酒坛子,给黄裳还有半碗的酒碗倒满,都是聪明人,尽在不言中。

掌柜的眼神柔和几分,咕哝咕哝使劲喝了一口酒,然后抬头望向一直不动声色的袁左宗,直截了当说道:“袁白熊,公主坟一场死战,老朽神往已久。”

袁左宗眯起眸子微笑道:“比起波阳湖一战,差了十万八千里。”

黄裳先是惊愕难言,顿时了然于心,面露苦笑,最后洒然,低头呢喃道:“就说天底下没有白占便宜的好事,不过这酒喝得辣口,不过暖心,今日这一坐,此生倒也无大憾喽。”

掌柜死死盯住徐凤年,语不惊人死不休,“听闻北凉世子三次游历,离阳北莽都走了遍,总不至于是吃饱了撑着?这位徐公子,能否为老朽解惑一二?”

徐凤年不再喝酒,双手插袖,“一开始是逃难,后来那一趟是想走走看看,走一走老爹当年走过的路,看一看他打下来的大好江山,至于为何去北莽,真要说起来,桌上这小半坛子剩酒可不太够。”

掌柜的摇头道:“真没有酒了。”

揉了揉脸,座位临窗,他望向窗外,轻声笑道:“望南唐巨湖,下九层高楼,通八方气,撑半壁天,好山好水都从眼底逢迎。乡音不改,乡音不改。当风清云阔,上几坛劣酒,论两朝事,纵横青史。大嚼大啖浇尽胸中垒块,岂不快哉?岂不快哉!”

徐凤年轻声道:“是非功过有青史,善恶斤两问阎王。”

本该老老实实噤声的黄裳听闻此言,痛饮一碗酒,抬袖抹了抹嘴角,感慨道:“历朝历代青史所写,不过是帝王心中所想,成王骂败寇,五字而已。”

老掌柜反复呢喃败寇二字,竟是老泪纵横,猛然抬头,酒水泪水一碗饮尽,“顾大祖满门尽死无妨,到底还犹有南唐遗老说上几句好话,可我南唐先帝,背负骂名,死得冤啊。自古而下五千年,有几个坐拥江山的皇帝,宁肯愧对先祖,不愧百姓一人?!世人都说杜建康喝下毒酒之前,曾跳脚痛骂先帝昏聩,放屁!说他杜建康临死之前要自剐双目丢入波阳湖,好睁眼去看先帝如何凄凉下场,放屁!世人都说顾大祖领兵战于南唐国境之外,足可保下南唐国祚绵延二十年,放屁!好一个善恶斤两问阎王,好一个成王骂败寇!顾大祖二十年苟延残喘,也就今天听了两句人话!”

徐凤年起身平静道:“北凉徐凤年,见过顾将军。徐骁曾说顾大祖浑身是胆,南顾远胜北顾,是庙堂之上的李淳罡。师父李义山亦是对顾将军的《武笈灰烬集》推崇备至,堪称当代兵书第一,高过古人。”

老掌柜摇头不语。

黄裳放下酒碗,轻轻问道:“京城有人言,要让北莽不得一蹄入中原,当真?”

徐凤年正要说话,身后袁左宗冷笑道:“黄大人可知北凉老卒六百声恭送?”

黄裳笑道:“听说一二,以前不信。”

徐凤年转头说道:“袁二哥,给你半碗酒时间。”

袁左宗笑着离去,往客栈门外走去,留下一句:“足够了。”

黄裳神情微变,轻轻叹息。隐姓埋名当掌柜的顾大祖揉了揉鬓角,眼中有些会心笑意。

徐凤年接下来说的一句话,真是巨石投湖,“北凉步军还欠缺一个副统领,顾将军收了两锭银子,总得给我一份交待。至于黄大人,也别去京城送死了,北凉道的文官座位,随你挑。去不去由不得黄大人,徐凤年铁了心要先兵后礼,就是敲晕了,绑也绑去。反正铁庐军士因你死得干干净净,黄大人就算跳进波阳湖一百次也洗不清,还不如跟我去北凉。”

顾大祖哈哈笑道:“手段爽利,不愧是徐骁的儿子,对胃口。事先说好,一分银钱一分货,什么副统领,步军大统领还差不多,让那蹲茅坑不拉屎的燕文鸾给老子打杂。”

黄裳无奈道:“那恳请世子殿下先将我敲晕了。”

徐凤年双手插袖,笑得像只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