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阴间换刀,阳间喝酒

徐凤年去武当前以为排到第十一的天下十大高手,便是天底下杀人放火最厉害的十人,上山才知道真正的高手有些隐于山林,有些不屑上榜,有些深藏不露,所以徐骁说那个被听潮亭镇压的老魔头是一双手数得过来的高手,便知道这尊大妖一旦放出去亭外,就没人能挡得住他兴风作浪,徐凤年掂量了一下,恐怕只有老黄和湖底带刀老魁加在一起才行,可老黄死了,剑匣都在竖在武帝城头被人笑话,白发老魁走了,以他的脾气,哪里愿意给世子殿下做马前卒,徐凤年一个人能有几斤几两去降妖伏魔?

扳手指算一算亲眼见识过手段的,武当掌教王重楼肯定算一个,剑痴王小屏大半个,骑牛的能算半个?王府内那批守阁人大概只能算小半个了。

徐凤年望向听潮亭,猜测老妖物的身份来历,没有头绪,笑问道:“王府上到底还有哪些宝贝,都别藏着掖着了,跟我透个底?”

徐骁喝了口滚烫黄酒,抹嘴道:“差不多没了,都是我积攒半辈子的家底,还不够你折腾?”

徐凤年嘿嘿笑道:“就没啥传家宝?”

徐骁苦闷道:“有倒是有,可那等我死了才能送你,不到山穷水尽家徒四壁,哪能随便搬出来。”

徐凤年轻声道:“都快过年了,说点吉利话。”

徐骁望向平静湖面,似乎觉得乏味,撒了一把饵料,引来一幅锦鲤翻滚的鲜艳画面,这才感慨道:“身子骨不如从前啦。年轻的时候三四斤牛肉就着酒下肚毫无感觉,烤全羊能一次性解决半头,现在啃不动了,看见油腻就反胃。”

徐凤年笑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这种千夫所指的大恶人,就算没一千年,活个一百岁总没问题吧?”

徐骁没有出声。

徐凤年坐直身体,抓了把饵料准备抛入湖中,湖心亭四周因为徐骁第一把早就聚集了几百尾游曳鲤鱼,所以世子殿下才有抬手动作,便有百来尾贪食锦鲤跃出湖面,以前徐凤年无聊,会捧着几大盒饵料划船而行,那种铺天盖地俱是鲤鱼的风景,才最旖旎壮观。昨天带着小姑娘便爽爽快快大玩了一次,她一半惧怕一半惊艳,表情十分生动有趣。因此这些年北凉纨绔与世子殿下争花魁抢青倌,板上钉钉的自取其辱,只不过她们假若有幸进入北凉王府,徐凤年最多是给她们一小盒鱼饵,他往往在一边看戏,并不奉陪。

年末,在九华山敲完钟,吃过不温不火的年夜饭,徐凤年来到芭蕉院,鱼幼薇坐在窗口逗弄武媚娘,这只白猫愈发肥胖了,雪球一般,煞是可爱。

徐凤年伸出绣冬刀鞘,武媚娘便乖巧抱住。

徐凤年提了提,啧啧道:“该有十斤重了,以后就叫武胖娘。”

鱼幼薇抱过憨态可掬的武媚娘,瞪了一眼不解风情的世子殿下。

徐凤年坐下后,拿了块桂花糕丢到空中,仰头,刚好掉入嘴中。这糕点是鱼幼薇亲手调制笼蒸,别有风味,一出世便深受王府上下欢迎追捧,王府有桂树百株,清秋时节,她便采摘了新鲜桂花,绞汁去渣挤去苦水,用上好蜜糖浸泡,小心密封窖存起来,等到制糕时,再拿出来,桂花糕入口即化,细软滋润,吞咽酥滑,这味道,徐凤年很喜欢,连带着看向鱼幼薇的眼神,都有点深意。不再做那花魁不再做那鱼玄机的她被看得紧张兮兮,抱紧了武媚娘,一不小心将丰腴胸脯给挤压得厉害了,大半个滚圆的弧度相当诱人。

徐凤年含糊问道:“等不急了吧?”

鱼幼薇挑了下眉头,只是发出一声软腻鼻音:“嗯?”

徐凤年笑道:“我就知道。”

鱼幼薇给徐凤年的自说自话弄糊涂了,问道:“知道什么?”

徐凤年身体倾斜靠向她,笑眯眯道:“天色不早了。”

鱼幼薇没有作小女子状的面红耳赤,更没有惊慌失措,只是摸了摸武媚娘的脑袋,细声细气道:“还没怎么的,整座梧桐苑就瞧我不顺眼了,你能吃到这桂花糕,可是我在桂花树下磨破了嘴皮才跟一个丫头央求来的,要是在这里过了夜,我跟武媚娘岂不是要去喝西北风了?”

徐凤年笑道:“那丫头是绿蚁还是黄瓜?回头我说她去。”

鱼幼薇笑了笑,笑里藏刀,却很点到即止地没有去背后出刀。

徐凤年伸手点了点鱼幼薇额头,动作温柔,笑道:“你跟那帮小丫头赌气作甚,这样不好,女人大气才能让人心动。”

鱼幼薇愣了一下。

徐凤年起身伸了个懒腰,把剩下半盒井然静卧于锦绣食盒的糕点都塞进嘴里,耍着绣冬刀远去。

去年老天爷格外吝啬,只是依稀下了两场小雪,很不尽兴。

所以姜泥所在的院子里只堆了一个历年来最小的雪人。

徐凤年进了冷清院子,瞥了一眼小巧雪人,幸好头颅还在。

世子殿下看了会儿,自然也没能看出一朵花来,就转身离开。

年后到底带谁出去行走江湖,徐凤年至今仍是吃不准,护卫扈从肯定不缺,以他的身份带一百余铁骑出去没有太大问题,徐骁自会安排得当,不留太大话柄,加上徐骁安排几个王府圈养的得力鹰犬,明暗交叉起来,一般江湖人士想要刺杀无异于螳臂挡车,但若只是如此,最是怕死并且吃过苦头后的徐凤年还是觉得不够,白狐儿脸?他不一定肯走出听潮亭,两人交情向来是五两桃换半斤李,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忙,徐凤年也想不出江湖上能有比武库更吸引白狐儿脸的武学秘笈。

难不成真要去找那听潮亭下的半仙半魔?

徐凤年不知不觉走到了“魁伟雄绝”九龙匾下,吓了一跳。

先皇御赐的这块牌匾字的意境倒不是霸气,可那四个字在徐凤年看来实在是……还是四个字,不堪入目。

没来由想起了远在千里外的二姐徐渭熊,很多时候她比世子殿下更加睚眦必报,却习惯在大事上通透无碍,小事上小肚鸡肠,像徐凤年本就该喊她一声二姐,她却觉得刺耳,从小就非要徐凤年喊她姐,把二字去掉。徐凤年也不知道二姐跟大姐徐脂虎争这个有什么意思,早生晚生是天注定的事情嘛。徐凤年徐龙象兄弟关系融洽,徐脂虎徐渭熊姐妹关系却实在一般,妹妹觉得姐姐作风放浪,是个花瓶,姐姐好歹是姐姐,度量大些,却也喜欢恶作剧当面称赞徐渭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尤其是写得一手好字……

女人心思,比天道更深不可测。相信山上那个年轻师叔祖对此会十二分赞同。

徐凤年自嘲道:“下了山,竟然有点想念那骑牛的了。”

他自顾自哈哈笑道:“前两天一口气让人送了一箱子艳情禁书送上山,不知道骑牛的有没有被他二师兄吊起来抽打?”

“徐乞丐,你还是这般无聊。”

白狐儿脸的清冷嗓音从阁楼内飘出。

徐凤年推门而入,看到白狐儿脸站在大厅白玉浮雕《敦煌飞天》下。

徐凤年乐呵呵道:“这称呼一年多没听见了。”

世子殿下挎刀玲珑绣冬,白狐儿脸腰悬朴拙春雷。

徐凤年没羞没臊自言自语道:“原来我们也挺登对。”

白狐儿脸缓缓转头,将视线从壁画转到徐凤年身上,杀机横生。

徐凤年无奈道:“我是说绣冬和春雷!”

废话,白狐儿脸再美,世子殿下也不至于喜欢上一个爷们。

白狐儿脸重新望向那六十四位个个等人高度的敦煌飞天,头戴五珠宝冠,或顶道冠,或束圆髻,秀骨清像,眉目含笑,她们上体裸露,肩披彩带,手持笛箫芦笙琵琶箜篌种种乐器,云气扶摇,飘飘欲仙。

好一幅天花乱坠满虚空的仙境。

世子殿下很小就知道骑在徐骁脖子上去触目飞天的裸露胸部,这不是根骨清奇是什么,不是天赋异禀是什么?!只不过长大以后,次数便少了,毕竟徐脂虎最喜欢拉着徐凤年一起睡,等弟弟十二三岁都没放过,徐凤年睡觉喜欢搂紧脖子抚摸耳垂的习气便是她给惯出来的。

白狐儿脸挪了几步,盯住了西北角顶部一位飞天,这一身天仙臂饰宝钏,手捧凤首箜篌,仔细打量,竟然只有一目。

徐凤年没上心,只是心有余悸道:“徐骁说这听潮亭底层镇压着一个老怪物,白狐儿脸,你小心点。”

白狐儿脸顿悟一般,春雷出鞘,击中那身飞天的眼睛,春雷反弹归鞘。

只见那一身飞天纹丝不动,其余六十三身飞天却开始缓慢漂移起来。

一扇门出现在两人面前。

徐凤年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道:“这是画龙点睛了?”

白狐儿脸径直走入。

徐凤年想要拉却没有拉住,犹豫了一下,跟着走进漆黑昏暗中,借着大厅月光,可以看到是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

白狐儿脸抽出春雷,以清亮刀锋照映道路。徐凤年跟着抽出绣冬刀。

等徐凤年默数到六十三,楼梯逐渐光亮清晰起来。

是一座四颗夜明珠镶嵌于四面墙壁的大厅。

坟墓一般!

灵位!

摆满了北凉阵亡将校的灵位!

不下六百块。

大厅中央放了一块以供跪地祭拜四方的茅草垫子。

垫子遮掩不住一个更大的阴阳鱼八阵图。

徐凤年望着一块块牌位,只有小数为他熟知,都是北凉军的功勋武将,死于那场席卷天下的春秋乱战中。

一将功成万枯骨。

这只是书生语。

在这里,此情此景,才是真正的阴间。

白狐儿脸浑然不惧,只是问道:“你想不想以绣冬换春雷?”

心知不妙的徐凤年摇头道:“不想。”

显然恼火世子殿下不识相的白狐儿脸紧眯起丹凤眸子,死死盯着徐凤年,就跟打量一个灵位相差无几。

白狐儿脸已经看出目前春雷比绣冬更适合世子殿下的练刀。

徐凤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不出意料的话,地底下就蛰伏着那个一压就镇压了二十年的绝世高手,看白狐儿脸架势,分明是被勾起了好奇,以他的脾气,十有八九是要去一探究竟,徐凤年可不想羊入虎口,他的第二次江湖逍遥游还没黔驴技穷到要铤而走险的地步。

白狐儿脸皱了皱眉头,破天荒妥协道:“我要再下一层,可这毕竟是你家,所以你若答应我,我除了与你换刀,还额外答应你一个条件。”

徐凤年毫不犹豫道:“好。”

白狐儿脸更加干脆,直接将春雷丢给徐凤年。

徐凤年接下春雷,却没急着把绣冬交换给白狐儿脸,而是正色问道:“我现在就可以提条件?”

白狐儿脸点点头。

徐凤年一本正经道:“条件就是我们现在别下去!你要反悔,就先杀了我!啊,不对,是打晕我!”

手中无刀的白狐儿脸瞪大那一对秋水眸子,看着握紧双刀的世子殿下。

突然,白狐儿脸莞尔一笑。

那些敦煌飞天若是比起此时的他,便没了仙佛气。

徐凤年看痴了,却依然没敢掉以轻心。

第一次在他面前展颜欢笑的白狐儿脸仿佛是嗔怒,对,女子作态的嗔怒,缓缓道:“这次算你赢了,徐无赖。”

徐凤年终于松了口气,鬼门关打转的滋味真他娘难受。

白狐儿脸伸出手。

徐凤年满眼疑问。

白狐儿脸怒道:“给我绣冬!上楼去,等你胆子长大些,我们再下去!”

徐凤年呆呆哦了一声,把绣冬刀抛给白狐儿脸,有点不舍,在武当山上就跟这位“小娘子”相依为命了。

一同回到楼上,白狐儿脸拿绣冬再敲飞天眼珠,壁画神奇恢复原样。

徐凤年得了便宜正准备溜走,没想到白狐儿脸并未生气,只是轻声道:“陪我喝酒。”

徐凤年跑去梧桐苑拎了两壶好酒回来。

两人坐在听潮亭雄伟台基边缘,白狐儿脸盘膝而坐,徐凤年双脚悬在台基外边空中。

白狐儿脸灌了一口酒,“北凉王是我见过最具枭雄气概的男子,但我这一年来仍是不懂即便徐骁推行法家和霸道,怎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刚才看到六百多块灵位,似乎有些明白了。有六百人死心塌地替你卖命,你就是个草包,也可以威福一州。若这六百人都是英雄,愿意为你肝脑涂地,那当如何?世人皆知北凉王徐骁以六百骁骑起家,如今剩下没几个了吧?大概都在那里了。”

徐凤年望向夜空。

白狐儿脸柔声道:“有这样一个爹,是不是很累?”

徐凤年摇了摇头。

白狐儿脸摇晃着酒壶,嘲讽道:“你爹手段心机隐忍都是当世一流,你却是个无赖。”

徐凤年苦笑道:“就别挖苦我这个草包了,不就用绣冬骗你春雷吗,你要不甘心,我们换回来就是。”

白狐儿脸嘴角弧度迷人,再狠狠灌了口酒,喝酒都如此豪迈,道:“说吧,什么条件。”

徐凤年轻声道:“不提了,你要下去便下去,到时候告知我一声便是,我让徐骁多给你安排一些人手。”

白狐儿脸狐疑道:“你什么时候菩萨心肠了?”

徐凤年自嘲道:“我的朋友本来就不多,因为那一心要做板荡忠臣的陵州牧,去年又少了一个。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把你当朋友。”

白狐儿脸面无表情,只是仰头喝酒。

一壶很快就被他喝得滴酒不剩。

他伸过手,朝徐凤年要酒喝。

徐凤年晃了晃手中酒壶,笑道:“我喝过了你还要?”

脸色微醺的白狐儿脸大声道:“拿来!”

徐凤年递了过去。

一半惊喜一半懊恼,惊喜的是白狐儿脸如此心高气傲的一个人都开始跟自己不拘小节了,懊恼的是白狐儿脸看来千真万确不是个娘们了。

白狐儿脸说了句几乎让徐凤年吐血的话:“你要是女人就好,我便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