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守不住寡的江湖

徐凤年也没打算装聋作哑一路到快雪山庄为止,笑道:“没听说过龙宫祖师爷的醒世明言,倒是听说龙宫有一样重器,叫做黑花云龙纹香炉,喻意南唐江山永固,外壁黑紫小斑凝聚,一旦投入香饼燃起,雾霭升腾,就浮现出九龙出海的画面。”

那女子闻言一笑,生得不惹眼的中人之姿,反倒是衬托出她的古典气质愈发出彩,柔声道:“徐公子果然是官家子弟,寻常士族可不知晓这只南唐重器。”

徐凤年一笑置之,问道:“龙宫这趟是要争一争武林盟主?”

女子反问道:“公子以为龙宫可有资格问鼎江湖?”

徐凤年摆手自嘲道:“哪里敢指手画脚。”

女子原本弯腰用铜制香箸去夹取香饼,闻言略作停顿,瞥了一眼徐凤年,放入炉中后,似乎牛头不对马嘴,再次无话可谈,当徐凤年摇摇晃晃,瘫软在地上,一直悄然屏气凝神的她这才挥手微微扑淡些许香味,变跪姿为蹲姿,两根手指停在徐凤年鼻尖,自言自语道:“连黑花炉从南唐皇宫秘密流入龙宫都晓得,怎会不清楚本宗擅长将根骨适宜的男子制成人皮傀儡?要知道当初四大宗师之一的符将红甲出身龙宫啊。”

女子凝视徐凤年的脸庞,冷笑道:“真沉得住气。”

说话间,双指如剑锋,指尖如剑尖,狠狠戳向徐凤年一目,指尖离他眼皮不过分毫,不曾想这名男子仍是纹丝不动,女子咦了一声,“真晕了?”

没有缩回手指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就在杀机流泻时,徐凤年依旧躺着,可是一只手握住女子双指,另外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女子一脸错愕,先前两次试探虚虚假假,不过铺垫而已,第三次才是真正起了杀心,对龙宫而言,一具上佳皮囊千金难买,不管地上男子真晕假晕,都不耽搁她痛下杀手,只是这场猫抓老鼠的嬉戏,猫鼠互换得太突兀了。徐凤年睁开眼睛,盯着这位仙子面皮蛇蝎心肠的龙宫女子,轻声笑道:“还真杀我啊,我可是给过你一次做慈悲观音的机会了,萍水相逢,相亲相爱多好。”

女子说不出话来,眼神惊骇,满头白霜的男子手臂有几尾小巧赤蛇缓缓游走,然后猛然扎入她手臂,如同老饕大快朵颐,而原本如同沾满江南水气的温润女子迅速枯涸。徐凤年松开她时,已经无声无息彻底断气,一手扶住前倾身躯,一手伸指在她双鬓附近轻敲,缓慢撕下一张精巧面皮,覆面之下,竟是行走在八杠舆前青绿礼官的容貌,久病成医,北莽之行用多了跟巫蛊沾边的面皮,对于易容术也不算是门外汉。徐凤年丢掉那张等同于舒羞生根水准的面皮,将尸体平放后,越俎代庖地拾起香铲,颇为娴熟地刨去一些香灰,若论附庸风雅,他这个北凉世子什么不精通?徐凤年转过头,目光闲淡瞥了眼腰悬南唐样式帛鱼的“礼官”,后者对那具尸体无动于衷,笑容不减,眼神玩味。徐凤年问道:“她是谁,你又是谁?”

青绿女子伸出一根手指抚摸鬓角,眯眼柔声道:“她啊,就是现在的我呗。我的真容,长得比你揭下的面皮还寒碜,不敢见人。”

徐凤年放回香铲,神神秘秘的女子开门见山说道:“本来无非是觉着这趟去快雪山庄,路途无趣,想顺便做个崭新傀儡解解闷,现在觉得那也太暴殄天物了,要不你来龙宫当只鼎炉?江湖上不知多少男子梦寐以求,虽说用不了三五年就会阳元干涸被丢弃,可比起被制成人皮傀儡终归还是要福气太多,龙宫女子大多如花似玉,夜夜笙歌,享福数年,哪怕你是银样镴枪头,也能跟二三十位仙子鱼水之欢,强过对着一两个黄脸婆无聊一生。”

徐凤年无奈道:“我说这位姑娘,你哪来的信心?”

不知真实面容如何的女子歪了歪脑袋,问道:“你是咱们离阳天子人家?”

徐凤年摇头。

女子又问:“你跻身一品金刚境界了,还是一步登天领悟指玄之玄了?”

徐凤年还是摇头。

女子追问道:“那你是首辅张巨鹿还是顾剑棠的女婿?”

徐凤年被逗乐笑道:“问完了?”

八杠舆瞬间下沉数尺高度,八名孔武有力的魁梧扈从几乎同时屈膝跪地,徐凤年左手五指如钩,抓握住青绿女子的整张脸,女子脸庞渗出血丝,右手慢悠悠旋转,数柄飞剑钉入她几大致命窍穴,只要她敢运气抵抗,就得被钉杀当场。徐凤年五指微微加重力道,兴许在龙宫内高高在上的女子满脸鲜血流淌,大口喘气,不用看都知道她此时一定眼神怨毒至极,徐凤年微笑道:“仗着龙宫蛇缠龟的伪金刚秘术,就真当自己是佛陀金刚不坏啦?龙宫之所以能屹立不倒,除了脱胎于符将红甲的蛇缠龟,不过就是几手走捷径的指玄手法,到头来还不是非驴非马,贻笑大方,有几个货真价实的一品高手会把你们这帮娘们放在眼中?想做王仙芝那种集大成者,哪里是你们龙宫这种旁门左道的路数能做成的。当年你们宫主试图献身王仙芝,采阳补阴,结果还没脱光衣服,就被王老怪一掌拍成烂泥。要我说啊,女子长得太丑,就不要混江湖了嘛。”

女子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如此之多的龙宫隐私!”

徐凤年松开五指,笑而不语。确有几分杀伐果决的女子朝纱帐外厉声道:“继续前行!”

正想伺机赏赐给白头年轻人一记指玄秘术的女子,毫无征兆地喷出一口鲜血,原来是被一柄飞剑透体而出,碧绿飞剑邀功一般回旋至主人指间,徐凤年讥讽道:“还不死心?”

女子伸出舌头舔去血迹,和口水一起强行咽下,眼神冰冷,声调妩媚道:“好一手吴家剑冢驭剑术。”

徐凤年指了指自己的白头,笑道:“凭借这个,以及太安城那场动荡,你其实猜出我身份了,就是不敢说出口?怕我杀人灭口?”

女子默不作声。

徐凤年直截了当问道:“龙宫这次去快雪山庄凑热闹,燕敕王赵炳和纳兰右慈有没有要你们做什么?”

女子面无表情,貌似认命了,束手待毙。

两人相距不过数尺,徐凤年翻脸比翻书快多了,一掌就拍在她额头上,女子身躯诡异静止,仅是一颗脑袋晃荡了许久,七窍流血,好不容易才聚拢起来的隐蔽气机顿时洪水决堤,她捂住嘴,猩红鲜血从指缝中渗出,滴落在毯子上。

徐凤年又右手一掌扇在女子脸颊上,她的脑袋往左晃去,她竭力右移,因为清晰感知到右耳附近悬停了一柄不掩饰森寒剑气的飞剑,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就被一剑穿透头颅,可徐凤年偏偏落井下石,一巴掌后,就贴住她的红肿脸颊,往飞剑剑尖上推去,这让心性坚韧的女子也在那一瞬心死如灰,命悬一线,咫尺阴阳,这种滋味可不好受。女子闭上眼睛,那男子的手心温暖,耳畔的飞剑却阴寒刺骨,剑尖恰好抵住她的太阳穴,一滴血珠缓缓流过那张俏丽脸颊。她睁眼之后,冷笑道:“怎么,担心龙宫压箱底的秘术,我一旦碾碎骊珠,会跟我同归于尽?”

徐凤年在她脸颊上屈指一弹,飞剑灵犀归袖,漫不经心道:“龙宫女子以身作蚌,修为有高低,养出的珠子也大小不一,小则小如米粒,跟随气机流淌游曳不定,大则几近岭南龙眼,化为道门罡气,盘踞丹田。”

女子吐出一口淤血,徐凤年伸出手掌轻松遮挡,瞥了眼手心一滩黑紫,渗入肌肤,转瞬即逝,皱了皱眉头。

女子疯癫大笑。

徐凤年跟着笑起来,“有些绝技太过出名也不好,犹如出自顶尖国手的围棋定式,初次现世大多石破天惊,久而久之,也会有破解之法。南唐以南,天气郁蒸,阳多宣泄,草木水泉,皆蕴恶气。而人身之气,通于天地,自然多发瘴气。龙宫久在南疆扎根,就以毒攻毒,采撷三月青草瘴,五月黄梅瘴,九月桂花瘴,非烟非雾,融入血脉,一口吐出,是谓龙涎,尤其以精血最毒,任你是顶尖高手,只要没有金刚境体魄,沾染一滴,都要炷香之后全身腐烂。”

女子收敛笑意,抬袖掩面,擦拭嘴角血迹,竟还有几分欲语还娇羞的媚意,凝视这个对龙宫诸多秘密烂熟于心的勋贵王孙,“你要执意杀我,那就是玉石俱焚,如果好好谈,说不定还能皆大欢喜。”

徐凤年竖起手掌,龙涎蛊血悉数被逼出手心,女子没有慌乱,陷入沉思。徐凤年坐在香炉附近,叹气道:“真是有一副玲珑心窍,我如果是一般人,就算压抑得住排在南疆蛊术前五的龙涎,可配合香炉里那几块需要药引的香饼,恐怕我跟你讨价还价的时候,就要死得不能再死。而且八杠舆外边的虬髯客不过是障眼法,怎么都没到一品境界,撑死了仅是二品小宗师里的老手,先前八名扛舆仆役压膝跪地,其中有一人分明可以不跪,可仍是稍加犹豫就掩饰过去,跟你们打交道,真累。”

处处设下陷阱,处处被压制,被黄雀在后,女子不管何等坚毅的心境,也终于有一丝崩溃迹象。

她只听到那个心思难测的年轻魔头清淡说了一句言语,让人摸不着头脑,“你想不想尝一尝当年符将红甲被人猫剥皮的滋味?我手法稚嫩,还在摸门路,要不你将就一下?”

徐凤年伸手拂过纱帐,抽出几根浮游萦绕指间的白丝。

她颤声道:“我认输!”

徐凤年笑了笑,眼神阴毒得让她觉得自己都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了。

她一张脸皮被白丝生生撕下。

她低头捧住血肉模糊的脸庞,沙哑哽咽道:“杨茂亮,赵维萍,都退下。”

行走江湖,既然有福缘,就会有孽缘。可能会无缘无故就得到一本秘笈,可能被世外高人收为高徒。也可能没做什么恶事,就给脾气古怪的隐士高手玩个半残,或者阴沟里翻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这就是江湖的诱人之处,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遇到何种变故机缘。一般而言,境界越高,变数越小,可只要遇上,越是不易化解。不说大海捞针的一品高手,就是分摊到各个州郡就要屈指可数的二品小宗师,原本也是极少陌路相逢,井水不犯河水。可一旦结下死仇,一方下场往往凄惨无比。

徐凤年双手拉伸一根白丝,低头凝视,不去看那个毫无气焰的女子,平静说道:“希望你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临近快雪山庄,八杠舆由官道折入山庄私人铺就的路途,反而越发宽敞,积雪也都清扫得七七八八,可见一路绵延,将近百个眉清目秀的童子童女手持丝绸裹柄的扫帚,更有山庄大小管事在路口恭迎大驾,每逢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递出帖子,山庄这边必有洪亮吆喝捧场。八杠舆跟一辆牛车同时折入,驾车童子神情倨傲,分明是个才入学识字光景的稚童,却背了一柄剑气森森的长剑,身后坐着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儒生,仙风道骨,手挽一柄名士清谈必执的风流雅物,凡夫俗子望而生敬,当真是一手麈尾两肩清风的出尘气度,牛蹄阵阵,一路上许多涌入山庄私家路径的江湖人士,多数赶紧避让,对于一些壮胆凑近打招呼的成名豪客,乘坐牛车的老儒生始终闭目养神,一律不加理睬,热脸贴冷屁股的江湖豪侠对此没有半点不满,只觉得天经地义。

快雪山庄这次主动揽过重责,耗费财力筹办这档子江湖盛事,说到底还得看其余两家的脸色,一家是曾经强势到能跟吴家剑冢争夺天下剑林魁首的东越剑池,另外一家便是偏居一隅的西蜀春帖草堂,前者派出了有望成为剑池下一代宗主的李懿白,还有一十八位剑仆。后者来的人不多,寥寥两人,只是分量无疑更重,手捧麈尾的老儒生便是春帖草堂的当代家主谢灵箴,修为高深莫测,一生不曾与人为敌过招,但是相传可跟西蜀剑皇切磋剑道的儒士,当真只会对人口诛笔伐?

道路上一阵哗然,龙宫八杠舆与草堂牛车才进入众人视野,又一队扎眼人马闯入眼帘,十八名披同一样式狐裘的女剑客,同骑白马,裘下白袖如雪,飘忽如仙,便是剑鞘也是那雪白颜色,让人大开眼界。东越剑池历代都会拣选富有灵气剑胎的幼女,精心栽培为剑奴,这些女子终身必须保持处子之身,为剑,亦是为剑池守贞。只是快雪山庄翘首以盼,都没能看到那东越剑池自诩不世出的剑道天才李懿白。

有三骑并肩潇洒而至,居中一名年轻男子丰神玉朗,顾盼生姿。左手一骑黑衣劲装,腰佩一柄横刀,神情冷漠,高大健壮,头发微卷,气概豪迈。右边一骑相比两名同伴,就要逊色太多,挎了一把短剑,其貌不扬,肌肤黝黑,五短身材。居中男子出现在快雪山庄私道之上,守株待兔已久的一大拨女子顿时尖叫起来,高呼青白二字,眼神痴迷,状若疯癫。黑衣年轻骑士低声笑道:“钱兄,还是这么紧俏啊,我瞅瞅,呦,还真有几名美人儿,要不你转赠兄弟几个?”

英俊公子羞赧腼腆,黑衣剑客哈哈大笑,探臂伸手在他脸上揉了揉,“钱兄啊钱兄,脸皮比女子还薄。”

女子们见到这个场景,更是走火入魔。

被呼作青白的钱姓公子硬着头皮,故意视而不见,跟路边倾慕于他的女子们擦身而过。他姓钱名来福,钱姓是大姓,来福二字更是远远称不上阳春白雪,这么一个翩翩佳公子,被爹娘取了这么个俗气名字,实在是有趣。其实钱来福出身两淮世族大家,往上推个两百年,那可是连皇帝女儿都恨嫁不得的大族,如今也算家门兴盛的豪族,尤其是钱来福,擅制青白学士笺,仿蜀中琅邪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远胜京城如意馆工师手笔,便是苏吴织造局,也难以媲美。起先为皇宫大内殿堂中书写宜春帖子诗词,填补墙壁廊柱空白,被誉为铺殿花,后来演变成以至于凡朝廷将相告身,都用此笺。更写得一手婉约词,极尽情思缠绵。士林之中,将他与如今已经落魄的宋家雏凤,春神湖上写出《头场雪》的王初冬,以及北凉徐渭熊,并称文坛四小家,各有擅长,又以徐渭熊夺魁。不说离阳王朝众多的大家闺秀,对美誉“青白”的钱来福仰慕得一塌糊涂,便是江湖上女侠也不乏有扬言非他不嫁的。

八杠舆上,徐凤年在整理头绪,身边女子林红猿竟是龙宫的下任宫主,她承认这次到快雪山庄确实有燕敕王授意,主要是帮东越剑池李懿白鼓吹造势,坐上武林盟主的交椅,为此东越剑池秘密赠予龙宫古珍名剑六柄,事成之后,还有一笔丰盛报酬。徐凤年没有全盘相信,林红猿的言辞差不多是九真一假,也足够了。这次争夺武林盟主这个注定会有朝廷做后台的香饽饽,春帖草堂谢灵箴呼声最高,一流门派里,快雪山庄便倾向于这座世代交好的西蜀草堂,离阳西南一带的帮派宗门,也乐意抱团锦上添花。不过似乎蓟州雁堡的少堡主也搀和了进来,这名年轻校尉有着谁都不敢小觑的官家身份,又小道消息说雁堡少堡主在京城很是吃香,跟上任兵部尚书顾剑棠的两位公子都称兄道弟,甚至和大皇子赵武都一起多次游猎边境。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散兵游勇,只是比起这三方,都不值一提,但如今的武林盟主不像以往跟朝廷可以老死不相往来,只要当上了,几乎就等于跟朝廷牵上线,一跃进入了天子视线,招安之后,替皇帝治理江湖,这不是一张天大的保命符是什么?

中原文脉尚能藕断丝连,可惜江湖武胆已破。

徐凤年轻声道:“春帖草堂,东越剑池,蓟州雁堡。可都是守不住寡的俏寡妇,上边偷偷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