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起雾

快雪山庄位于八百里春神湖南畔,临湖北望,江面辽阔气势雄伟,大雪过后,江天暮雪的奇景更是瑰丽无双,庄子建造得独具匠心,有大半挑出湖去,龙宫在江湖上与快雪山庄齐名,住处偏北,便于欣赏湖景,那栋幽静院落更是典雅素净得让人心动,粉墙青瓦,还请画工在房宅内外墙壁上做写意壁画,穿廊过栋时,林红猿还瞧见院廊顶部有幅小巧谐趣的蝶恋花,让她有几分意外惊喜,主楼厅堂地面铺以剔透琉璃,依稀可见湖鱼或形单影只或成群结队摇尾游曳,饶是徐凤年见多识广,也佩服快雪山庄一掷千金得物有所值,许多春秋以后崛起兴盛的士族,金银不缺,可万万没有这份底蕴,许多建筑拼接,驴唇不对马嘴,行家一眼就可以看穿士族与世族之差。

被撕去脸皮的林红猿去做出一番梳理,换上一身洁净衣裳,姗姗而来,蹲在琉璃地板上无聊数鱼的徐凤年抬头一看,愣了一愣,竟是个浓眉大眼的年轻女子,长得不惊艳,可由于眉眼珍稀,不容易忘让人记。徐凤年对龙宫没有什么好感,“江左第一”纳兰右慈豢养的一房丫鬟而已,这也是两个娘们在八杠舆上敢搏命的根源,“误杀”了北凉世子,回去以后还不得好好跟那位主子撒娇邀功。离阳藩王中,燕敕王赵炳是唯一入了徐骁法眼的赵室宗亲,不论骑军还是步军,战力都最为接近北凉,自古蛮夷之地的南疆,当下书院数目竟是王朝第一,赵炳口碑比广陵王赵毅要好出太多,哪怕天高皇帝远,也没有传出什么僭越举止,朝廷采纳荀平遗策,对削藩不遗余力,但是对燕敕王拘束极少,朝廷上张顾在内几大党派对南疆政务不约而同持有赞赏态度,这恐怕都要归功于纳兰右慈的八面玲珑,黄三甲曾经评点天下谋士,说江左纳兰治小国深谙烹小鲜之旨趣,这个说法毁誉参半,言下之意是纳兰右慈不足以担当大任,但除了黄龙士这种家伙敢调侃这位江左第一人,没谁敢心怀轻视。

林红猿看着那个瞥了眼自己后就又低头去伸指轻敲琉璃的白头男子,要是可以,她决不会有丝毫犹豫,一定会他砍去四肢剐去眼珠熏聋双耳,再灌下哑药,做成人髭摆在大缸中,让他生不如死好几十年,可问题在于林红猿根本没有半分胜算,她师承于娘亲,自幼便工于心计心思阴毒,但有一点却是从她那个窝囊老爹身上传下,愿赌服输。

徐凤年突然说道:“等你回到龙宫,要么是纳兰右慈旁敲侧击,要么是燕敕王亲自询问你我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你要是想以后日子过得滋润一些,现在就多长个心。”

林红猿搬了条椅子坐在琉璃地板边缘,抬起手臂,并拢双指,慢慢在眉头上抹过,笑道:“徐公子真是以德报怨的大好人。”

徐凤年平淡道:“草堂的谢灵箴我还知道一些情况,东越剑池的李懿白,以及蓟州雁堡的李火黎,这两个年轻俊彦,我听说得不多,你给说说。”

林红猿脱去靴子,盘膝坐在椅子上,双手大大咧咧揉捏脚底板,思量了片刻,字斟句酌道:“李懿白我比较清楚,当初他佩剑游荡了万里路,就到过龙宫,我还曾陪他去了一趟南疆,几乎到达南海,剑法超群,对于剑道领悟,因为出身剑林圣地,眼光自然也就高屋建瓴,一次次砥砺剑术,也都直指要害,提纲挈领,渐渐有一股子上古剑仙地地道道的隐逸气,若非他相貌实在平平,我说不定就要喜欢上他了。不过李懿白有个弱点,修的是出世剑道,练的却是入世剑法,因为东越剑池连同东越皇室一同依附朝廷,急需有人站出来为剑池和离阳稳固联姻,这让李懿白心结难解,当年从岭南深山返回,李懿白偶得一部大秦剑谱,这些年也不知练得如何,徐公子应该也心知肚明,江湖武夫除了怕三教中人独占天时,经常厮杀得憋屈,还怕新人剑客踩在剑道前辈肩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创出不拘一格的‘新剑’,一旦撞上,指不定就要吃亏。徐公子,就算你身具大神通,几个林红猿都不是你对手,那也是林红猿恰巧被一物降一物,李懿白则不同,可别不小心就成了他一鸣惊人的试剑石。”

说到这里,林红猿故意停顿了一下,本以为那家伙会倨傲怠慢,不曾想还真点了点头,朝自己嘴角一构,约莫是说他心领神会了,林红猿压下心头阴郁,继续说道:“至于李火黎,蓟州雁堡跟龙宫历来没有任何渊源,我只知道当年蓟州韩家满门忠烈被朝廷卸磨杀驴,雁堡作为蓟州边关重镇之一,曾是韩家的心腹嫡系,堡主李瑾缰有反水嫌疑,故而雁堡的名声在江湖上一直不算好,这个在边境上捞取不少军功的李火黎,倒是没有任何劣迹传到武林中,不过十四五入伍,去年才及冠就能当上统领六千人的实权校尉,十个杂号将军都望尘莫及,想必李火黎自有过人之处,不是一个雁堡少堡主就能解释一切。”

林红猿好似被自己逗乐,笑眯眯道:“在徐公子面前称赞李火黎城府深沉的年少成名,林红猿真是觉得自己好笑。”

徐凤年摇头道:“想要在边境上功成名就,就算是恩荫庇护的将种子孙,一样来之不易,相对孤芳自赏的李懿白,我更在意李火黎一些。”

林红猿心中叹息,她反感甚至说是憎恶这样的对手,徐凤年越是跟朝野上下风传的纨绔子弟背道而驰,她就越心惊胆战,林红猿的玄妙秘术层出不穷,本身就精于阴谋,就算对手是个一品金刚境界高手,她也敢捉对厮杀。一品四境,门槛个个高如龙门,渐次登高,抛开三教中人不说,金刚境界已算极致,指玄大多可望不可即,武夫如果一步一个脚印跻身天象,那可是面对三教圣人都敢叫板,通俗一点说,就是舍得一身剐敢将皇帝拉下马。

徐凤年站起身,问道:“快雪山庄定在大后天推选武林盟主,按照你的估计,会有多少人来凑热闹。”

林红猿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少说也有四五千人,不过庄子本身只能容纳两百多人,好在春神湖南畔原本就有众多连绵成片的私人庄子和客栈酒肆,大概可以消化掉一千多人,其余武林中人这两天就得住在五十里外的大小城镇,鱼龙混杂,真正说得上话的其实也就住进快雪山庄的那两三百位客人,想必山庄也是既痛快又痛苦,痛快的是快雪山庄从未如此被世人瞩目,广迎八方来客,对庄子拔高在江湖上的地位有莫大高处,痛苦则在于这两三百个三教九流的高手,都不易伺候,万一出了差池,恐怕就得红事变白事,谁住得院子好了谁住得差了,谁家院子里的丫鬟更水灵一些,谁被庄主亲自出府接待了,这些人肚子里都有小算盘在算账,像龙宫这样的还好说,怎么重视怎么来,一些不上不下的帮派大佬,大本事没有,小讲究小算计可谓无穷无尽,就十分考究快雪山庄待人接物的能耐了。”

徐凤年瞥了眼信手拈来的林红猿,无形中将她跟那个徽山紫衣做了对比,真是天壤之别,温颜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懂些人情世故,难道这些年龙宫都是你在打点事务?”

林红猿自嘲道:“若非如此耽搁,天天给人赔笑,我早就是实打实的一品高手了。”

厅门敞开,虬髯客赵维萍站在门口仍是象征性敲了敲门,林红猿淡然道:“说。”

这名替龙宫卖命多年的刀客沉声道:“外头都说龙虎山来了位小天师,就是先去去拦阻过西域疯和尚的赵凝神。青城王独子吴士帧也跟裘棉联袂造访快雪山庄。”

徐凤年对曾经挡下邓太阿上山一剑的赵凝神不陌生,吴士帧更不用多说,当年马踏青羊宫,跟这对父子打过交道,吴士帧被拾掇得毫无脾气,吴灵素名义上同为离阳异姓王,只会用些偏门房中术取媚帝王公卿的青城王,比起徐骁这位藩王实在是不值一提,再者覆甲姑姑和青城山里的数千甲士,本就是师父李义山的一手锦囊暗棋。反倒是那个裘棉,徐凤年没有听说过,林红猿挥手示意赵维萍退下,纤手在脚底板白袜抹过,主动说道:“裘棉可是最近几年在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女侠,在她裙下称臣者不计其数,生得沉鱼落雁,她穿戴过的衣物首饰,在大江南北都会迅速风靡一时,裘棉的名声,可想而知。只是这位仙子的剑术造诣嘛,给徐公子提鞋都不配。”

徐凤年笑道:“剑术配不配给我提鞋两说,说不定我肯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跟那些江湖俊彦一起排队俯首称臣,裘仙子都不乐意正眼瞧一眼啊。”

林红猿掩嘴娇笑。

徐凤年取笑道:“才捏过脚底板,你也不嫌脏?”

林红猿笑起来后,眼眸弯成一双月牙儿,伸出一手,“你闻闻?”

见徐凤年不解风情,她将手指伸入嘴中舔了舔,眼神挑衅,仍是无动于衷的徐凤年笑道:“你和一个经常与满是石灰头颅说话的人比恶心?也太自取其辱了。”

林红猿突然眼眸一亮,伸直了那纤细到一手可握的腰肢,双手撑在腿上,好奇问道:“听说你跟武当掌教洪洗象熟识多年,还跟一杆梅子酒天下无敌的兵圣打过架?给说道说道,只要你肯,我什么都答应你,以身相许就算了,估计还觉得你是亏了的那个。我这辈子就只仰慕这两个奇男子。要是同时跟他们其中一人相濡以沫,另一人相忘江湖,啧啧,就算给我林红猿当神仙也不乐意。”

徐凤年一笑置之,没有搭腔。只是离开厅堂来到临水外廊,湖上雾气弥漫,愈发浓郁,天地间白茫茫,徐凤年趴在栏杆上,林红猿匆忙穿上鞋子,跟在他身后,犹然不肯死心。外人瞧见这一幕,多半误以为他们是如何温情温馨的一对江湖儿女。

徐凤年轻声道:“你说要是一口气杀了谢灵箴李懿白李火黎,会不会很有趣。”

林红猿神情复杂,低声问道:“杀得掉?”

徐凤年笑道:“试一试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