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怎么简单怎么杀

湖面雾霭蒸浮,恍惚犹如仙境,此时雾中传来一阵悠扬清越的涤荡之音,林红猿竖起耳朵静听笛声,消散了徐凤年惊人言语带来的血腥气。林红猿陶醉其中,干脆闭起眼睛,貌似也是个吹笛名家,呢喃道:“徽山牯牛大岗下的鹿腰岭,为多数紫竹围困之下,不知为何独出青竹,竹脚有青苔攀附,笋极苦不能食用,又名苦竹,却最宜做笛。这支小谣曲儿,倒是从未听说过,听着满耳朵都是苦涩味道,也不知道吹笛人心思该有多苦。青苦青苦,说的就是这人这笛了。”

徐凤年没有林红猿那么多感触,大煞风景道:“照你这么吹捧,如果吹笛人长得玉树临风,试想他一脸苦相临江横吹,那就很能勾搭路过的女侠了,估计都忍不住想要搂在怀里好好怜爱。”

果然被徐凤年这么一番牛嚼牡丹的注解,林红猿背靠栏杆,抚摸了一下额头,有些无奈。徐凤年手指缠绕一缕鬓角垂发,问道:“你说天底下有几个人可以一口气杀光快雪山庄。”

林红猿眉头一颤,认真思量后说道:“王仙芝,拓跋菩萨和邓太阿,不可能再多了。纳兰先生都说五百年来,除了王仙芝可以跟吕祖一较高下,再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到这个壮举。北莽军神在武评上紧随其后,却是要超出之后八人一大截,当然,准确说来是桃花剑神之后七人。其他人就算三教成圣,像大官子曹长卿,白衣僧人李当心,也做不到。因为有违本心,他们的入圣,天象意味太重,一旦有悖天理,就要狠狠跌境,像李当心截断黄河,挂了数百丈河水在道德宗头顶,就万万不会砸在无辜人身上,挟泰山以超北海,不愿也不能,尤其是佛道中的隐世高人,从不听说谁出现在战阵上,龙虎山的道士,就只会领敕去开坛设醮,建吉祥道场,积攒阴德阴功,哪里敢滥杀无辜。到了邓太阿这种逍遥天地的地仙境界,多半也不会跟凡夫俗子一般见识,就像一个壮汉看到路旁小鸡啄米,不会找棍子敲死那小鸡,如果真有,那也只能说明这家伙脑子有病,吟唱无字歌的疯和尚就在此列,迟早要遭天谴。”

徐凤年低声唏嘘道:“剑是好剑,人非良人。”

林红猿生了一副玲珑心肝,一下子咀嚼出味道,小心翼翼问道:“那僧人莫不是剃度前是极高明的剑客?”

徐凤年手肘抵在栏杆上,另外一手轻轻拍栏,笑道:“送你一句话,不收银子。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林红猿笑道:“受教了。不过公子你这是慷他人之慨,要知道我也买过《头场雪》。真说起来,说这句话的才女好像家住春神湖上,要是我有幸没死在你手上,我肯定要去一睹芳容,好好问她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到时候出现在她面前,我肯定要装得贤良淑德一些,免得惊吓到小女子倾慕已久的文坛大家。”

林红猿言语活泼,像是一位相熟可亲的邻家姑娘,不料徐凤年徐徐轻拍栏杆后猛然一记沉重拍栏,林红猿一个踉跄,颓然滑落在地,双手捂住心口,面无血色,眼神阴鸷望向这个前一刻还言笑晏晏的男子,既委屈又愤怒。徐凤年依旧托腮,俯视这个看似遭受无妄之灾的龙宫贵人,说道:“吹笛人是赵凝神,笛声通透,外行听着也就是悦耳好听而已,可你我皆知许多听者无意,吹者有心,是在凭借笛音触及各地气机涟漪后用来判别湖上众人的境界高低,你故作一番吹捧,无非是想让我放开气机去凝听笛声,即便身份暂时不会露馅,也会让龙虎山那个年轻道士惦念上,我好心赠你一句不要自作聪明的处事箴言,你嘴上说受教,可好像没有真正受教啊。”

体内气机絮乱如沸水的林红猿忍住刺骨疼痛,苦涩问道:“你这是什么古怪手法?竟能靠着简单的拍子就鸠占鹊巢,牵引我的气机?”

徐凤年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偷师于北莽一位目盲女琴师的胡笳十八拍,本来不得其法,徒有形似,后来一场死战,算是登高望远,恰好你不识趣,就拿你耍耍了。”

林红猿癫狂厉声道:“徐凤年,你到底跟那人猫韩貂寺有何瓜葛?!先前那撕我脸皮抽丝剥茧的指玄手法,是韩貂寺的独门绝学,如今这夺人心律的伎俩,分明跟韩貂寺挖人剥魄也有几分相似!”

徐凤年没有理睬愤怒至极的女子,转头望向满湖白雾,自言自语道:“那颗猫头真是好东西啊,比第五貉的脑袋要强太多了。”

一抹朱红在水雾中跃起落下,无声无息,欢快肆意。

始终托着腮帮的徐凤年眼神温暖,林红猿此时抬头望去,恰好盯住他的那双丹凤眸子,怔怔出神。

骏马秋风塞北,杏花烟雨江南,怎能兼得?

这个让她忌惮的魔头也会有如此温情一面?林红猿不知他看到了什么,还是想到什么。那一刻,只是觉得此生如果能够将他做成人髭的话,一定要留下他的眼眸。

徐凤年站起身,慵懒闲逸地扭了扭脖子,弯下腰,跟林红猿对视,“龙宫有数种伪指玄手法,我教了你一手,你得还我一手。”

林红猿倍感气急凄苦,心想那你倒是站着不动让我折腾得气海沸腾啊,让我打得你半死不活啊。她只能紧抿起嘴,徐凤年指尖触碰林红猿的眉心,完全都没有讨价还价的架势,微笑道:“我见识过不少指玄秘技,可这玩意儿多多益善。你林红猿将来是要做龙宫主人的女子,大好的锦绣前程,平白无故死在快雪山庄,除了供人茶余饭后当秘闻笑谈,还能做什么?我胃口不大,又不是让你都说出来,只要一种,咱俩就扯平,如何?接下来你完成纳兰先生交付你的任务,我杀我的人。”

林红猿冷笑道:“你杀不我,就是想要这个?”

徐凤年可没功夫跟她怜香惜玉,手指轻轻一点,眉心被重重撞击的林红猿就撞破栏杆,坠入湖中,然后似乎被水鬼一脚踹回外廊,成了一只大冬天里的落汤鸡。

徐凤年蹲在她身边,双手环胸,林红猿呕出一口鲜血,显然再没有先前的精气神,颓然道:“你若是反悔,知道了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到头来还是杀我,又如何?”

徐凤年眼神清澈,摇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我还有一句话让你捎给你们的恩主纳兰先生。赵维萍也好,那个鬼鬼祟祟的杨茂亮也罢,都没这个资格。”

林红猿平稳下呼吸,扯了扯嘴角讥笑道:“要悟得指玄之妙,轻松得像是背几句诗词?徐公子,难不成你是王仙芝那般五百年罕见的天纵之才?”

徐凤年捧腹大笑。

林红猿一头雾水。

徐凤年伸出手指点了点林红猿,厚颜无耻道:“我以为自己已经很乌鸦嘴,没想到你比我还厉害。被你说中了!”

林红猿满腹哀叹,真想一拳头砸断这个王八蛋三条腿啊。

徐凤年收敛笑意说道:“说正经的,你先说一说龙宫所藏指玄秘术的意旨,要是光说不练用处不大,我不介意给你当练功桩。你刚好可以正大光明地伺机报复。”

林红猿犹豫了一下,显然是在天人交战,徐凤年嘲笑道:“林红猿,你知不知道正因为你机关术数懂得太多,反而很容易被自己一叶障目?女人没有魄力,只会耍小聪明,可成不了大事。慧极必伤,此慧是小慧,不是慧根之慧。真正的聪明人,都装得糊涂,乐意吃亏。这会儿要是换成徽山那个娘们,早就凭借直觉二话不说跟我做起买卖,她那才是身具慧根。你这种,太小家子气。我一直认为女人的直觉,很接近指玄根祗所在的未卜先知。”

林红猿没有让徐凤年失望,直奔主题,淡然问道:“你可曾亲手拓碑?”

徐凤年摇了摇头。

林红猿皱了皱眉头,眉头舒展之后才说道:“龙宫在三百年前曾经救下一名道门大真人,传给那一代祖师一种独到指玄,近似摹刻。”

徐凤年原本聚精会神,突然笑了笑,说道:“你先换身衣裳。”

玲珑体态毕露的林红猿没有拒绝,站起身去换一套,女子爱美之心,与武力高下向来无关。龙宫敛财无数,如果想要珠光宝气,林红猿可以穿戴得让人只见珠宝不见人,便是南唐皇后当年来不及从织造局取走的凤冠霞帔,龙宫也一样藏有几套。林红猿才换好一身相对素雅的服饰,虬髯刀客赵维萍就在门口毕恭毕敬禀告:“尉迟庄主来了。”

林红猿没有马上出门,而是去跟徐凤年知会一声,他让林红猿先忙她的正事,他就趴在内厅不可见到的外廊栏杆边上。快雪山庄庄主尉迟良辅忙碌得像一根竹蜻蜓,一刻不得闲,龙虎山天师府赵凝神的突兀到来让山庄大为蓬荜生辉,以至于青羊宫吴士帧和蝴蝶剑裘棉都成了锦上添花,倒不是说在离阳朝野上下都名声鹊起的赵凝神就已经比草堂谢灵箴等人更重要,只不过后者已在意料之中,也就显得不如前者那么让人惊喜。尉迟良辅这两天亲自接见了三十几位武林巨擘,大多都到了耳顺之年,古稀老人也不在少数,年轻一辈中,看来看去,东越剑池李懿白像一柄还不曾开锋的钝剑,极好相处。雁堡李火黎眼高于顶,连他这个庄主都不放在眼里。唯有小天师赵凝神,身着龙虎山道袍,脚踏麻鞋,腰系一枚青苦竹笛,与人说话时总是始终盯住对方的眼睛,异常专注,给旁人的感觉,就是跟他聊天,一点都不像无聊的寒暄客套,更像久别重逢,这个眼神蕴含温暖诚意的年轻道人,反而让人望而生敬。尉迟良辅先前才被李火黎那年轻人给伤到几分自尊,恰好在赵凝神这边补偿回来,货比货人比人,正值壮年的庄主心底对赵凝神的好感又增添几分。亲自带赵凝神去了住处以后,相谈甚欢,差点不舍得出屋,若非大管事不停在一旁使眼色,提醒他还有龙宫那尊大菩萨在湖边小院杵着,尉迟良辅还真希望跟赵凝神促膝长谈到天昏地暗,论起修道,赵凝神字字珠玑,毫不藏私,使得尉迟良辅打定主意非要借此机会跟龙虎山交好,庄内藏书楼有几本让他开卷有益的珍贵孤本道经,不妨忍痛割爱。

由于龙宫来访快雪山庄的人物只是一名御椟官,在等级森严的龙宫里并不算拔尖角色,尉迟良辅当时不乐意也不适宜开仪门迎接,只是他可以刻意怠慢御椟官,却不好真的就把龙宫晾在一边不闻不问,面子一事,是相互给的,御椟官没提出开仪门的过分要求,那是给他快雪山庄颜面,那么尉迟良辅此时急匆匆亲自登门,就是还给龙宫一个不小的面子。

尉迟良辅在院中稍等片刻,就看到一名姿色平平的年轻女子跨过门槛,朝他笑颜招呼道:“龙宫林红猿见过尉迟庄主。”

只听说御椟官莅临山庄的尉迟良辅愣了一下,迅速回神,快步上前,笑意更浓,抱拳道:“不曾想是林小宫主亲临,快雪山庄有失远迎的大罪可是板上钉钉喽。”

林红猿走下台阶,跟尉迟良辅一起踩上台阶,柔声道:“侄女知晓尉迟叔叔今天肯定要忙得焦头烂额,就自作主张没有说实话,省得尉迟叔叔为了侄女多此一举。”

侄女叔叔一说,让尉迟良辅心里熨帖得很呐,更别提两人跨过门槛时,那林小宫主有意无意落后半步,主客分明,衣着朴素的尉迟良辅爽朗笑道:“要是所有人都跟侄女你这般,叔叔可就轻松了,哪像现在这般恨不得掰成两半用,就说那个自称南疆第一大宗的雀墩山,来了个姓岳的年轻人,叔叔听都没听过,不光要庄子给他开仪门,还得把庄子里春神楼腾出来给他们,真是不知所谓!让这么个无知小儿替宗门参加这等百年一遇的盛事,雀墩山实在是所托非人啊!”

林红猿笑而不语,雀墩山在岭南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大宗大派,而且跟龙宫已经明争暗斗了整整两百年,雀墩山占据一座南唐临海边境上的古老神庙,当初南唐皇帝即位祈雨止疫乃至于求嗣等重大国事,都要派遣重臣或是当地要员去祭祀庙中供奉的海神,每次都会立碑纪事,迄今为止已有唐碑二十九块,离阳统一春秋后,因为北凉雄踞西北门户,贬谪仕宦就只有两个选择,使得流寓官员要么去两辽要么去岭南,又以后者居多,朝廷对燕敕王赵炳显然要比胶东王赵睢更加信赖,这些谪宦大多落籍当地,雀墩山文气颇重,两者经常诗词唱和,为雀墩山增辉许多。如果说龙宫是纳兰右慈的偏房丫鬟,那雀墩山就是纳兰右慈的捕鱼翁,两者这些年不过是在争风吃醋。

尉迟良辅这般姿态,不过是并不稀奇的一抑一扬手法,不过娴熟的人情世故,归根结底还是需要让人知道,不要过于直白就行,否则一味含蓄得云遮雾绕,别人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说好说坏,那算怎么回事。林红猿也没有附和,故意朝雀墩山踩上几脚,这只会让尉迟良辅这只老狐狸看低了她身后的龙宫。两人落座在黄梨木太师椅上,尉迟良辅双手搭在圆滑扶手上,林红猿则正襟危坐,后背丝毫不贴椅背,做足了晚辈礼仪。落在尉迟良辅眼中,这位在快雪山庄坐第一把太师椅的中年男子双手不动声色地从扶手上缩回,温声问道:“侄女可住得习惯?春神湖这边不比龙宫,冬天总是阴冷到骨子里,这会儿又是大雪才歇,庄子里还有个铺设地龙的雅静院子,算是我闺女的闺房,侄女要是不嫌弃,就搬去那儿休息。叔叔家这个丫头对龙宫也神往已久,总跟我埋怨投错了胎,去做龙宫里的仙子就好了。”

林红猿笑道:“要是尉迟姐姐去了龙宫,侄女一定让贤。”

尉迟良辅大笑着摆手道:“她那半吊子剑术,井底之蛙而已,我就眼巴巴希冀着她能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

林红猿眼眸眯成月牙,“尉迟姐姐还会愁嫁?要我看啊,以后肯定给叔叔拎回家一个一品境界的女婿。”

尉迟良辅乐呵呵道:“借侄女吉言啊。”

随即快雪山庄的庄主浮现一脸惆怅,“这死丫头,一说起来叔叔就头大,也不知道她从哪里道听途说了一些荒诞不经的传闻,就对那个素未蒙面的北凉世子死心塌地,说他才是世间最有英雄气概的男人,说起那位世子殿下的事情,如数家珍,魔怔了一般。叔叔这白头发,有一半都是给她祸害的。侄女啊,在叔叔看来,你读泉姐姐虽然年长你几岁,可比你差了十万八千里,叔叔还是想你搬去那边,替叔叔好好劝劝她,我跟她讲道理她左耳进右耳出,不管用,你跟她说,她肯定乐意听。要是她真能从牛角尖里钻出来,叔叔到时候亲自带她去龙宫拜访一趟,一定要当面拜谢!”

林红猿眼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古怪,很快就滴水不漏说道:“那我一个人去尉迟姐姐那边住下,只要尉迟姐姐不赶人,我一定死皮赖脸不走。叔叔就随便给这些下人安排个偏僻院子,能住人就行,叔叔可别跟侄女客气了。”

尉迟良辅笑声愉悦,大声道:“别人不好说,万万没有让侄女委屈的道理,这栋院子只管放心继续住着,快雪山庄虽说比不得龙宫金玉满堂,却也没有寒酸到一栋院子都拿不出手,叔叔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以后这栋院子都留给侄女了,任何时候来玩都行,不住时除了让丫鬟们勤快清扫,不准外人入院。走走走,叔叔这就带你去你尉迟姐姐那边。”

林红猿站起身摇头道:“叔叔你先忙,我还有些零散物件要收拾,我自个儿问路去叨扰尉迟姐姐,顺便慢悠悠沿路赏景。”

尉迟良辅起身后略加思索,点头道:“这样也行,我先让人去跟那闺女说一声,叔叔肯定你俩能一见如故。”

林红猿玩笑道:“叔叔赶紧忙你的,侄女这边还得发愁怎么送尉迟姐姐一份不掉价的见面礼呢。”

尉迟良辅客气几句,一脸不加掩饰的舒畅神情,跟一直沉默寡言的大管事快步走出院子。

走出去十几丈,尉迟良辅回望院落一眼,感慨道:“读泉要是有林红猿一半的城府,我这个当爹的就省心了。”

年近古稀的老迈管事轻声安慰道:“庄主,大小姐的赤子之心才可贵啊。古话说惜福之人福自来。”

尉迟良辅笑骂道:“什么古话,十有八九又是你杜撰的,读泉那丫头说得对,就该给你出版一部醒世警言,一定不比《头场雪》差太多。”

老管事如同喝了一壶醇酒,拈须微笑道:“举念要明白不自欺。庄主,我这半桶水,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尉迟良辅伸出手指点了点老管事,“你啊你啊。”

两人赶赴下一座院子,那里住着一个用毒在江湖上前三甲的门派,属于做不做朋友无所谓却万万不能做仇敌的货色,尉迟良辅必须打起精神应对,听说性情古怪的老头儿喜好男色,为此快雪山庄特地从襄樊城一家大青楼重金聘请了两名俊美小相公住入院中,不露痕迹夹杂在丫鬟之间,就是以备不时之需。尉迟良辅行走时感慨万分,庄子这次为了争取武林盟主从这里推举而出,不光是在春帖草堂和东越剑池两边可是付出了不小代价,仅是不起眼的食材一项,每日就要耗费足足三千多两白银,更别提从青楼租赁身价不菲的小相公这类狗屁倒灶的额外开销。

院内,林红猿走到外廊,看到徐凤年就坐靠门外墙壁上,正低头捣鼓什么,她笑道:“听说了?那位尉迟小姐对公子你可是死心眼得很。”

徐凤年抬起头后,露出一张陌生的脸庞,戴了一张北莽返身后就没怎么派上用场的生根面皮,笑眯眯道:“这位尉迟姑娘的眼光硬是要得啊,堪称举世无双。”

林红猿嘴角悄悄抽搐了一下。

徐凤年起身笑道:“你去帮我弄来一顶普通的貂帽。咱们再打一个赌。”

林红猿问道:“赌什么?”

徐凤年十指交叉,伸向头顶,懒洋洋晃了晃脑袋,“赌我今晚杀不杀得掉谢灵箴,要是杀掉,你在拓碑之外,再多说一种指玄。要是杀人不成反被杀,你就更没有损失。”

林红猿冷笑道:“无利不起早,你杀不杀谢灵箴跟我有什么关系。”

徐凤年笑望向林红猿。

后者嘻嘻一笑,“要是你接连杀掉谢灵箴李火黎和李懿白三人,我就跟你赌。”

徐凤年啧啧道:“终于学聪明了,不过事先说好,李懿白我不杀,你有没有仇家,替换一个。”

林红猿毫不犹豫道:“没问题,换做杀雀墩山岳溪蛮。貂帽和他们在快雪山庄所住院落,天黑之前我就能一起给你。”

徐凤年瞥了眼言语干净利落的林红猿,啧啧称奇道:“深藏不露啊。早就对那个姓岳的图谋不轨了吧?这次不光是你这个小宫主藏头露尾,还带来了不惜混入扛舆队伍的杨茂亮,就是为了针对雀墩山?借我的到杀人,手上根本不沾血,到时候有尉迟读泉给你作证,龙宫就撇得一清二白。”

林红猿憨憨傻笑不说话。

徐凤年看向春神湖远方雾霭,林红猿目力不俗,顺着视线望去没有一物,片刻之后,传来一阵女子嗓音的喂喂喂,未见其面便闻其语,“是南疆龙宫住在这里吗,应一声,如果不是,我就不登岸了。”

林红猿来到栏杆附近,见到一位容颜仅算秀美身段则尤为妖娆的年轻女子独自撑舟而来,她身上的裘子是上等狐裘,就是年月久了,难免有些灰暗老旧。这么一个女子以这种新鲜方式出现,林红猿吃惊不小,嘴上平静反问道:“你是尉迟读泉?”

那女子点了点头,“那你是?”

林红猿察觉徐凤年早已不知所踪,对他的认知更深一层,面对快雪山庄的大小姐尉迟读泉,笑道:“我是龙宫林红猿,见过尉迟姐姐。”

尉迟读泉放下竹竿,快速跃上外廊,雀跃道:“你是小宫主林仙子?”

若是平时,林红猿多半不以为意,只是听说过了那年轻魔头对江湖上女侠的刻薄挖苦,就略微有些不自在。

尉迟读泉根本不在乎什么初次见面,热络拉住林红猿的双手,满脸惊喜问道:“林仙子,你们龙宫是不是真如传言所说建在海底?”

林红猿心想那厮被这么一个傻姑娘倾慕,似乎也不是一件太值得骄傲的事情啊。

不曾想横生枝节,尉迟读泉蓦然脸色一冷,狠声道:“躲什么,一个大老爷们,出来!喂喂,屋里那位,说你呢,刚才还在外廊的,如今离我不过三丈,别以为跟着一堵墙就不知道你在那儿。”

林红猿震惊得无以复加,难道这姑娘跟姓徐的是一路狠辣货色,都喜装傻扮痴?

屋内徐凤年也是吃惊不小,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走到屋外,跟尉迟读泉并肩而立的林红猿悄然抬手,做了一个横刀一抹的凌厉手势,无声询问徐凤年是不是宰了这个隐患。徐凤年视而不见,正在打腹稿酝酿措辞,不曾想那姑娘死死盯住徐凤年的白头,然后一个蹦跳,冲到徐凤年跟前,几乎鼻尖对鼻尖,语不惊人死不休:“哈哈,我就知道是你,徐凤年,北凉……”

徐凤年不等她说出世子殿下四字,直截了当一记手刀就砍晕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姑娘。

本以为还会有波折,不曾想这记试探意味多过杀机的手刀十分顺利,她毫无反抗地一翻白眼,当初就娇躯瘫软扑在他怀中。

这就完事了?

林红猿真是受不了这种无趣的转折,本想这个尉迟姐姐能跟姓徐的来一场鹬蚌相争的好戏,斗上几百回合斗出个天昏地暗,从外廊厮杀到湖面上才好。

林红猿被徐凤年一瞥,有些心虚,小声问道:“那我还去不去尉迟读泉的小楼?要是快雪山庄这边找不到她的人,似乎不好收尾。”

徐凤年不假思索道:“喝酒。去找一壶,先把自己喝得满口酒气,假装熏醉,再往她嘴里灌几大口,路上有人问起,就说相见恨晚,你搀扶她回小楼。貂帽和三人住处两事,照办不误。一个晚上,足够了。”

林红猿默不作声。

还抱住尉迟读泉的徐凤年皱眉道:“聋了?”

林红猿叹气一声,“难怪纳兰先生私下对你赞赏有加。”

徐凤年把尉迟读泉扛在肩上,返身走回屋内,讥笑道:“你以为那是夸我?还没有过招之前,真正的聪明人,是不会被对手重视的。”

林红猿跟在他身后,自顾自笑了笑,要是还有机会做成人髭,就不给他灌哑药了,毕竟听他说话,不管有没有道理,都挺有意思,可以解乏。

徐凤年随手将晕厥过去的尉迟读泉丢在太师椅上,开始闭目凝神。不到半个时辰,黄昏将至,赵维萍就走入屋内递给林红猿一顶貂帽和一份手绢,林红猿摊开仔细浏览后,藏入袖中,走到大厅角落从花瓶抽出一枝需要每日一换的腊梅,蜡黄花色,折枝插瓶不久,仍是娇艳欲滴,沾着几分水汽。林红猿拎着腊梅花枝蹲在徐凤年脚下,一边讲述快雪山庄地形,一边在地上纵横划分,春帖草堂谢灵箴和雁堡李火黎的小院因为身份差得不算太远,关键是背后靠山在一个水准上,故而相距较近,只有岳溪蛮,直线上隔了小半里路,算上绕路,估计足有一里,别看半里之差,指不定就蕴藏巨大变数。指路期间林红猿也没有多嘴废话,知道这位魔头没蠢到去快雪山庄屋檐之上掠空夜行。

手指旋转貂帽的徐凤年闭上眼睛复盘一遍,睁眼后点头说道:“行了。”

林红猿忐忑问道:“能跟我说说大致方案吗?”

徐凤年平淡道:“怎么简单怎么来。”

说了也是白说,林红猿实在没有刨根问底的勇气。

尉迟读泉发出一阵细细碎碎的痛苦呻吟声,听在花丛老手耳中,说不定就是别有韵味了。徐凤年本想一指敲晕,让她一觉到天明,想了想,还是罢手,在她脸上轻轻一拍。

尉迟读泉好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睁开眼皮子,一脸茫然失神。

徐凤年跟她一人一条太师椅相对而坐,平静说道:“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她浑噩点了点头。

徐凤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存在。”

尉迟读泉终于稍稍回过神,仍是感到全身乏力,想要大声些跟他说话,心有余而力不足,皱了皱鼻子,眼神幽怨道:“我闻到的啊,我打小就鼻子很灵,小时候我娘亲经常笑话我像小狗。你怎么见面就打人?就算你是徐……”

徐凤年神情冷漠地直接一指弹在她额头,疼得她浑身冒冷气,双手竭力环住肩头,泫然欲泣,徐凤年盯住她的秋水长眸,继续问道:“你怎么一口咬定我就是徐凤年?”

她试图挤出一个笑脸,看他抬手就要收拾自己,赶紧慌乱说道:“我第一次听说你,是前年去龙虎山烧香,有位常去山上的香客说起大雪坪上的借剑,还有你那句还个那个啥……”

林红猿知道尉迟读泉皮薄没好意思说出口“还个屁”三字。

眼角余光瞥见徐凤年面无表情,不敢跟他正视的尉迟读泉小心翼翼说道:“我们快雪山庄在广陵江那边有些田产,别人都不信你跟广陵王撕破脸皮,我知道是真有其事,否则也打不起来。是一个管事在八月十八观潮亲眼相见,他跟我拍胸口说绝对没骗人。再后来,一些从北凉那边呆过的说书人开始说你去白马走北莽的故事,年初那会儿,我几乎每隔几天都要去听上一遍的,说你不仅宰了北院大王徐淮南,还一招就做掉了不可一世的提兵山山主,我那会儿才知道世上还有人姓第五,更有说书先生讲是你弹鞘出剑借给了桃花剑神邓太阿。而且你看邓剑神只是跟拓跋菩萨打平手后,就亲自上阵,与那个天下第二的拓跋菩萨一口气打了三天三夜,打得他不得不承诺此生不敢南下……”

林红猿强忍笑意。

徐凤年听着天花乱坠的胡说八道,脸皮厚到不去言语反驳,只是眯眼微笑,不停点头。

尉迟读泉越说越起劲,两眼放光,双手捧在胸口,痴痴望向这个心目中顶天立地的天字号英雄好汉,“后来又听说藩王入京,你在太安城一刀就掀翻了整条中轴御道,杀掉了好几百个挡在你路前的国子监学子!还有还有,观礼之日,要不是你一人独自拦下势如破竹的曹长卿,他就要把皇帝陛下跟文武百官都给杀了,什么顾大将军啊兵部侍郎卢升象啊都不顶用。”

便是徐凤年厚如城墙的脸皮也有点扛不住,林红猿已经转过头去,实在是不忍直视,假意摆弄那枝可怜的腊梅。

徐凤年不得不打断这女子,好奇问道:“你都相信了?”

尉迟读泉瞪大眼眸,反问道:“难道不是?!”

徐凤年一脸沉重,缓缓点头,很勉为其难承认了,“是真的。”

蹲在一旁的林红猿笑出声来,结果被徐凤年一脚踹在屁股上,摔了个狗吃屎。

徐凤年不理睬林红猿的怒目相视,对眼前这个多半是真傻的姑娘微笑道:“我是徐凤年的事情,连你爹都不能告诉。”

尉迟读泉使劲点头道:“知道的,你肯定是有大事要做,否则也不会戴上一张面皮。”

她突然沉默下来。

原来这姑娘也不是傻到无药可救,徐凤年笑着解释道:“我跟你们快雪山庄无冤无仇,不会对你爹做什么。”

好不容易灵光一现的尉迟读泉故态复萌,又开始犯傻,问道:“当真?”

徐凤年点头道:“当真。”

这傻娘们估计又相信了。

屋内就三个人,两个勾搭互利的外来男女老于世故,一个比一个老奸巨猾,唯独这个撑舟而来的她,好像怎么用心用力,都只会是被玩弄于鼓掌的下场。

但不知为何,自幼在染缸里摸爬滚打的林红猿望着这个一脸纯澈笑容的女子,有些羡慕。

徐凤年不说话,尉迟读泉尤为局促不安,手指狠狠拧着旧裘下一片袖口衣角,这让她有些后悔为何今天没有换上一件新裘。

徐凤年终于开口问道:“你可知入夜后具体何时点燃灯笼?”

尉迟读泉神游万里,闻言后吓了一跳,赶紧坐直身体,咬着嘴唇说道:“天晴时,大概是余晖散尽就挂起灯笼,雪天时分,以往也没在意,我说不准。”

徐凤年嗯了一声,笑道:“你去院子找壶酒。”

她如释重负去找酒。

林红猿好像临时记起一事,亡羊补牢低声道:“赵凝神后边进入快雪山庄,估计尉迟良辅都没有料到,安排的院落离得跟谢灵箴李火黎等人都有些远。”

徐凤年玩味笑道:“可算记起来了?还以为我出院之前你都会记不得。我回来之后,龙宫没有什么小宫主来快雪山庄,也没有什么林红猿离开快雪山庄。”

林红猿如遭雷击,脸色惨白。

尉迟读泉在自家当然熟门熟路,很快捧来了一坛酒,徐凤年没有陪着饮酒,拎了一条黄梨木椅出屋,坐在外廊独自欣赏湖景,直至暮色降临。屋内不知林红猿说了什么,尉迟读泉都没有壮胆凑到外廊。

徐凤年站起身,深呼吸一口,脚尖重重一点,栏杆外湖水剧烈一荡,徐徐归于平静。

暮色渐浓,山庄中错落有致的大红灯笼依次亮起,愈发喜庆热闹。

一栋寂静别院中,灯火通明,大厅内红烛粗如婴儿手臂,只是空无一人。一名英气勃发的年轻人闲来无事,站在书房中,从戟囊中抽出一枝短戟,握在手中轻轻旋转,他带着四骑精锐扈从从蓟州一路南下,遭遇两场大雪,第一场降雪时他们还在江北,鹅毛大雪,气势磅礴,第二场就到了江南,纤柔无力,这让自幼生活在险恶边关的他对江南印象更糟,沿途见识了不少文士的风雅行径,这些只懂咬文嚼字的蛀虫在他眼中,就跟当时那场雪一样孱弱,根本经不起他一枝短戟的掷杀。他这次南下之行,自然有人会不断放出风声,使得他冷不丁由一个边镇校尉,有望成为风马牛不相及的武林盟主,他自己都觉得荒唐可笑,只是想起父亲的叮嘱,不得不按部就班行事,到了山庄以后,一拨接一拨的访客来趋炎附势,他勉强跟头三拨根本没听说过的江湖人士聊了下,实在不堪其扰,就干脆闭门谢客。他走到没有掩上的窗口,这座院子别看只有四名休憩的蓟州李家扈从,可暗中角落却聚集了不下十位赵勾。

他自嘲一笑,拿短戟敲了敲肩膀,“我李火黎这次算不算奉天承运?”

地面微颤。

李火黎没有深思,墙壁轰然裂开,等他提戟转身,一只手掌按住他额头,整个人瞬间双脚离地,被倒推向靠大厅一侧的墙壁,脑袋比后背更早撞在墙上。

一名赵勾率先破窗而入,目瞪口呆,雁堡少堡主李火黎瘫靠在墙根,死不瞑目,壁上留下一滩下滑的猩红血迹,李火黎尸体所面朝那一壁,有个大窟窿。

十几名赵勾聚集后,面面相觑。

隔了三栋院子之外,先前乘牛车而来的老儒士正挑灯翻书,猛然抬头,双手掐诀,摆放在隔壁书童桌上的一柄古剑,穿过墙壁飞到手上。

春帖草堂谢灵箴浸淫剑道大半生,不过极少用剑,此生试剑人寥寥无几,西蜀剑皇是其中之一。这柄剑是赠剑给小徒儿当初的拜师回礼,谢灵箴本来是打算快雪山庄事了,就跟闭关弟子借来一用,去跟东越剑池宗主决出胜负,也好让天下人知道春帖草堂不光做得武林盟主,他一人一柄剑就足以让草堂跟剑冢剑池在江湖上并驾齐驱。

剑破壁而来,胆大包天的刺客也是随后破壁而至。

“任你是金刚境体魄又当如何?”

依然大大方方坐在椅上的谢灵箴冷哼一声,抖腕一剑,剑气如一幅泼墨山水,画尽大好河山。

那恶獠竟是硬抗剑气,无视剑尖指向心口,仍是一撞而来,谢灵箴震怒之下,剑尖剑气骤然激荡,气贯长虹。

不知何方神圣的杀手再度让草堂老人惊骇,心口抵住古剑剑尖,不但没有刺破肌肤通透心脏,反而将长剑压出一个如同鱼背的弧度。

姜是老的辣,谢灵箴一式崩剑,敛回剑势,连人带椅往墙面滑去,椅子撞得支离破碎,老人已经一手拍在墙上,一手持剑不退反进,扑向那个头戴貂帽容貌年轻的陌生男子。

那个不知为何要以命相搏的年轻杀手一手推出,谢灵箴心中冷笑,一剑穷尽毕生剑意,酣畅淋漓。

貂帽杀手任由一剑透掌,欺身而进,形成一个好似肩膀扛剑的古怪姿势,用头撞在谢灵箴的头上。

砰然一声。

谢灵箴脑袋敲在墙上。

但他同时一剑横扫,就要削去这年轻人的头颅。

剑锋离那人脖子还有一寸,凌厉剑气就已经先发而至,在他脖颈划出一条血槽。

一袭朱红袍子出现在两人身侧,四臂握住剑锋,不让谢灵箴古剑侧移丝毫。

貂帽杀手一掌向下斜切。

身形急速后撤,被刺出一个洞的手掌滑出长剑,杀手从墙壁大坑中后掠出去。

寒风猛窜入屋,桌上那盏灯火飘摇不定。

灯灭。

只留下一具被拦腰斩断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