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大雪坪上欠剑

厅内光线辉煌,照耀得那块琉璃地板绚烂多彩,林红猿置身其中,仿佛道教典籍上记载的净琉璃世界,她想着是不是返回龙宫后也依样葫芦画瓢。尉迟读泉喝酒喝得心不在焉,眼角一直瞥向外廊,天色昏暗,那边还没有挂起灯笼,她犹豫着是不是借口去见他一面,举起酒杯时,嗅了嗅,急忙转身望向外廊,就想要站起。林红猿轻轻扯住尉迟读泉的衣袖,后者满脸焦急,说是闻到了血腥味,林红猿闻言后心思急转,以那个年轻魔头深不见底的身手修为,快雪山庄就算卧虎藏龙,能让他受伤的高手也屈指可数,谢灵箴算一个,李懿白算半个,但外廊除了两次地板颤动,再无其它动静,难道是有人潜伏湖底,阴险偷袭了徐凤年,一击得手便后撤?否则总不可能是那家伙闲来无事,驾驭飞剑刺杀湖中游鱼带出的血腥气味。林红猿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思,犹豫了一下,就对尉迟读泉使了个眼神,一同站起往外廊走去,夜色渐沉,如同天上仙人朝大地丢下一块黑布,好在厅堂外廊相通,烛光和琉光好似肥水外流,外廊景象随着湖面扑来寒风的烛光飘摇而明晦交错,依稀可见徐凤年端坐在椅子上,轻轻扭动手腕,林红猿眼尖,瞅见他手上绑扎有一块棉布,尉迟读泉火急火燎问道:“怎么受伤了?”

徐凤年轻描淡写道:“地滑,不留神摔了一跤。”

尉迟读泉惊讶啊了一声,一脸愧疚。林红猿心中感慨这姐姐要是被丢到江湖上,还不得给那些披人皮的豺狼虎豹吃得骨头不剩。徐凤年站起身,笑道:“我送一送你们,这会儿庄子什么人物都有,不放心两位姑娘。林仙子先前跟讲她们龙宫祖师爷有说过知人知面不知心,别看进入快雪山庄的大多都是正道人士,说不定就是伪君子,更别提那些亦正亦邪的江湖散人。咱们顺便逛一逛庄子,赏景送人两不误。对了,我得先易容,你们稍等片刻。”

林红猿心中冷笑,伪君子得过你?徐凤年转过身,将一张生根面皮覆面,转头后已经变成一个相貌清雅的读书人,尉迟读泉微微张大嘴巴。这时候屋内传来一阵匆忙脚步声,庄主尉迟良辅看到女儿安然无恙后,明显如释重负,只是眉宇间积郁深重,仍是假装漫不经心笑道:“要是爹没猜错,是撑舟而来?读泉,哪有你这么见贵客的,也就是小林宫主见多识广,不跟你这个当姐姐的一般见识。”

尉迟读泉赧颜一笑,跑到尉迟良辅身边,亲昵喊了一声爹。尉迟良辅低头瞪了她一眼,然后迅速抬起眼帘,笑望向年轻白头的书生,哪怕有一张热情笑脸,可眼神也跟看待女儿时有天壤之别,徐凤年双手插袖,低头弯腰恭敬行礼,“龙宫采骊官有幸拜见庄主。”

林红猿笑着解释道:“左景算是纳兰先生的得意门生,南唐道以外兴许都不太熟悉左公子。当初进入龙宫,咱们的意思是随他挑选位置,左公子眼光奇特,偏偏挑了个还不如御椟官的采骊官,说是采撷骊珠的说法更讨喜,对他们这些志在科举夺魁的士子文人来说更喜气。我与尉迟姐姐喝酒了约莫有一个时辰,左公子光顾着都给咱们当门神了,还是尉迟姐姐的面子大。”

尉迟良辅眼神冰雪消融,顿时温热几分,委实是纳兰先生这四个字对离阳朝野来说都太过高不可攀,南唐道名副其实第一人,说是纳兰右慈而非燕敕王赵炳,都不为过,即便在南疆那边的赵炳眼皮子底下,纳兰先生堂而皇之的僭越之事何曾少了?否则藩王入京之时,也不会是纳兰右慈乘坐马车,而燕敕王担当起护驾骑士。如果说这个左景真是纳兰先生的高徒,那么尉迟良辅对他的重视甚至要超出林红猿这个位置尴尬的小林宫主。

尉迟良辅抱拳轻声道:“庄子上出了些意外,不过既然有左公子在小女身边,良辅也就安枕无忧了。等处理完手头事务,良辅再来与左公子赔罪,好好痛饮一番。”

徐凤年点头道:“不敢不从。”

尉迟良辅离开院子,对门口静候的老管事摇头说道:“读泉没事。遇上个叫左景的年轻人,林红猿说是纳兰右慈的门生。不过龙宫这次就算有所动静,也只是针对雀墩山,况且龙宫也绝对没那份实力连杀李火黎和谢灵箴两人,这两位背后势力岂是偏居南疆一隅的龙宫可以撼动,如果真是纳兰先生的惊天谋算,哪怕真是龙宫所为,也不是快雪山庄可以插手,咱们这些朝中无人依附的江湖人,动辄覆灭啊。”

老管事忧心忡忡,“实在想不出谁有这般手腕和胆魄,谢灵箴虽未在武评上露面,却也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春帖草堂更是与新任兵部尚书牵线搭桥,李火黎估计身手平平,可既然有朝廷这张保命符,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庄子这次恐怕处理不当,难免要被各方势力迁怒,少不了一些趁机浑水摸鱼和落井下石,庄主得想好退路了,靖安王一直有意快雪山庄投靠王府,庄主是不是?”

尉迟良辅神情复杂,举棋不定。停下脚步,望着挂在树枝上的一盏大红灯笼,全无喜气可言,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无奈道:“如同做生意,本想借着这次推选武林盟主给庄子带来声势,到时候就可以自己寻找买家,价高者得,靖安王迫切想买,咱们不愁下家,大可以依着自己的脾性眼光不卖。如今要是落难,再转去看靖安王府的脸色,就怕快雪山庄就得贱卖了啊。若是一买一卖皆大欢喜,也就罢了。我如今就怕就算卖给靖安王府,那位年轻藩王若是记得当初山庄的不识趣,给庄子穿小鞋,我可知道这位藩王有高人在幕后运筹帷幄,执政清明,有口皆碑,比起老藩王丝毫不差,可观其言行,心眼心胸似乎不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这个当家做主的,就怕以后拜图祭祖的时候根本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啊。”

老管事轻声宽慰道:“雁堡那边已经派人动身去靖安王调兵遣将,希望能一锤定音。襄樊数千铁骑一来,只要杀手露出蛛丝马迹,插翅难逃。怕只怕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此时已经逃之夭夭。”

一名庄上心腹管家匆匆捎来口信,“庄主,雁堡这边才出庄子不到十里路,就被靖安王麾下斥候截下,原来靖安王早已调用兵符让青州水师倾巢出动,战船在二十里外湖面上一字排开,只是湖上大雾,才没有被人察觉,更有四千余轻骑掐住各个路口,和数十支斥候分散各地,一有风吹草动,就可以收网!”

尉迟良辅惊喜之后,苦笑道:“这位靖安王真是神机妙算啊,原来快雪山庄成了一座鱼塘,只等大鱼上钩,就会给拖到岸上。”

老管事感慨道:“如此看来朝廷那边对这次选举武林盟主,并不是听之任之,可能我们都低估了朝廷要让李火黎成为江湖发号施令者的决心。谢灵箴和李懿白说不定都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掩人耳目而已,不过是让朝廷染指武林的吃相更好看一点。庄主,有一句话我还是得说,福祸相依,快雪山庄要想否极泰来,远水解不了近渴,只能赶紧选择靖安王府这座毗邻靠山了。毕竟这位春秋以后第一位世袭罔替的新藩王,在京城那边颇为得宠。”

尉迟良辅挥手让那名后来管家退下,犹豫不决道:“我再想想。”

老管事焦急道:“庄主,需知时不待我啊!”

尉迟良辅浮现怒容,口不择言道:“难道真要让读泉给那个始终对母妃恋恋不忘的年轻藩王做妾?!这样靠卖女得来的荣华富贵,尉迟良辅做不出来!”

老管事噤若寒蝉,喟叹一声,“出自下策,虽说保全了山庄,确是苦了小姐。”

尉迟良辅拍了拍老人肩膀,歉意道:“老刘,知道你对庄子忠心耿耿,可我就读泉这么一个闺女,她又是随她那早逝娘亲的执拗性子,我当爹的,怎么都要让她幸福些,嫁个真心喜欢她的穷小子,也好过嫁入万事不由己的将相侯门,女子做浮萍,有几个能开开心心过日子的?”

老管事点点头。

尉迟良辅狠狠揉了揉脸颊,沉声道:“再等等!”

外廊这边,相比尉迟良辅和老管事的深陷泥潭,明面上就要轻松许多,尉迟读泉毛遂自荐,说是撑舟就可以到达她的住处,可当她走近栏杆一敲,立马傻眼,当时兴匆匆登岸,忘了系上那条江南水乡的乌蓬小舟,大概是湖风吹拂,这会儿哪里有小舟的踪迹。这让弄巧成拙的尉迟读泉俏脸涨红,不敢跟徐凤年林红猿两人对视。就在此时,雾霭中一抹乌黑缓缓穿过雾气,出现在众人视野,一名年轻俊逸的道人玉树临风站在船头,腰系一根精致竹笛,有几分飘渺出尘的仙人丰姿。天下道统以祖庭龙虎山为尊,天下道士自然以披紫戴黄的龙虎山天师为贵,眼前年轻道人虽未穿着像是天师府黄紫贵人,可那份气度,即是只是龙虎山寻常道人的洁净装束,也能让人一眼忘俗。

林红猿微微眯起眼,以便遮掩她的幸灾乐祸。

正主来了。

而且这位在朝廷上平步青云在江湖上名声大震的年轻道士,开口就没有让林红猿失望,相反,一语道破天机,“贫道龙虎山赵凝神见过小林宫主,见过尉迟小姐。还有这位公子,袖中左手被一剑穿掌,是否容贫道多此一举,厚颜赠送一瓶山上秘制金疮药?”

徐凤年没有任何动静,一直双手插袖站在栏杆旁边。

赵凝神温醇笑道:“贫道除了还船给尉迟小姐,还有一份还礼,记得当初大雪坪上有人口出恶言,欠剑不还。”

徐凤年的答话简直是让尉迟读泉心神摇曳。

她当然不在乎什么龙虎山道士大雪坪欠剑,这傻姑娘的屁股一直坚定不移歪向身边那家伙的。

只听他出声问道:“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