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少年侠气死江湖

被打回原形的赵凝神神情呆滞站在春神湖上,是真正的失魂落魄,一袭朱袍在他四周疯狂飞旋,好似老饕在下嘴一盘美食。徐凤年没有理睬这个兴师动众请下初代天师的年轻道人,脚踩魁鼋,背负无字石碑的大鼋往春神湖水师划水而去,真武大帝的百丈金身随之转身,面朝青州水师,瞬间相距不过几里路,徐凤年抬起一脚,真武大帝如影随形,金足抬起,作势就要一脚踏下。水师战舰呈弧形裹住春神湖南畔,靖安王赵珣所在黄龙楼船首当其冲,就要被百丈金身一脚压顶,大难临头,大多水师都已是匍匐在地,束手待毙,贴身护驾藩王的王府扈从则要果决许多,顾不得心中肝胆欲裂,纷纷跃起,试图替年轻藩王挡下这仙人一踏,一时间刀光剑影,二十余人各自亮出兵器直扑真武大帝,可是悉数被势如破竹的一踏之威碾压回船,赵珣脸色苍白,握住身边女子冰凉纤手,痴痴望向天空。就在赵珣自以为必死无疑,一袭素洁道袍横掠而来,蜻蜓点水,踩过一条条楼船战舰的旗帜,高高撞向真武大帝脚底,以肩扛山,硬是让那一踏出现一丝凝滞,徐凤年犹豫了一下,仍是缓缓踏下,真武大帝随之继续踩下,年轻道人肩头血肉模糊,咬牙道:“殿下,万万不可依仗天势杀世人,天理昭昭,玄武法身即便为你驱使片刻,天庭与真身与你亦会……”

徐凤年面无表情,继续下踏,年轻道人已经被迫落足黄龙楼船,整条战舰都开始沉入湖水,只剩靖安王赵珣这一层尚在湖面之上,道士喘息过后,单膝跪地,死死扛住真武大帝金身金足,断断续续以密语艰辛告知徐凤年:“有淮北游侠贺铸拼死按约送信物给殿下,不可耽搁,此时他已是策马赶至快雪山庄外,命悬一线,玉斧只知与一位贾姓姑娘有关……”

徐凤年皱了皱眉头,收回一脚,真武大帝终于维持不住百丈金身,缓缓消散,大鼋背上无字碑寸寸龟裂,徐凤年回望一眼,神情复杂。这趟比试,看似是赵凝神跟徐凤年这两位江湖年轻一辈的技击,一个请来在龙虎山开山立户的老祖宗,一个请下真武大帝的无上法身,龙虎山和武当山都可谓倾尽全山之力,孰高孰低,就算瞎子也知晓了,原本以赵凝神的道行和龙虎山的底蕴,初代祖师爷可以在人间“逍遥”三炷香光景,而徐凤年请来的真武大帝最长不过半炷香,关键是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不过徐凤年也没如何后悔,当初记下碑上古篆,给师父李义山抄写了一份,后者趁着徐凤年去北莽,闭门潜心考究训诂整整一年,也才解出大半,一边着手在武当山八十一峰设立周天大醮,李义山留下锦囊之一,便是针对日后龙虎山的请神一事,徐凤年的初衷是有朝一日引诱天人赵黄巢到春神湖上一战,以此将天人天龙一并斩,赵凝神不过是误打误撞,让徐凤年不得已早早泄露了天机和压箱后手,不过徐凤年对此也谈不上有多遗憾,龙虎山和京城天子两个赵家,早已融为一体,气数共享,荣辱与共,这次就当打狗给主人看了。徐凤年瞥了一眼跪地恭送真武大帝百丈金身消散离去的武当年轻掌教,他对这个年轻道士没有什么恶感,拦阻自己脚踏春神湖,长远来看,也是好意,深呼吸一口气,徐凤年一手捂住额头,剧痛过后,恍惚片刻,头脑中空白如纸,似乎忘记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可偏偏就是记不起来,徐凤年摇了摇头,李玉斧踉跄起身,嘴唇微动,传来密语:“那贺铸为人重伤,体内剑气已是成荫,仅凭小道帮忙吊住一口气,命不久矣,殿下速速去庄外见上一面……”

徐凤年掠回山庄,站在院子屋顶俯瞰,见到有一骑趁着山庄动荡,快马加鞭,直闯大门,年轻游侠似乎在嘶声竭力说什么,只是此时快雪山庄都被来去匆匆的百丈金身给震慑得心神不定,无暇顾及这么一个行事无礼的无名小卒。纵马狂奔的游侠儿像一只无头苍蝇,胸前都是血迹,脸色惨白,摇摇欲坠,眼前一黑,就要跌落马背,视野模糊中,游侠只见一道身形从墙头掠至,将他从马背扶下,他贴着墙根席地而坐,鲜血不断从捂嘴手指中渗出,身前白头公子哥叩指轻敲几处窍穴,硬生生止住他体内肆意乱窜搅烂心肺的狠毒剑气,那公子哥沉声问道:“我就是徐凤年,你有何物要交付于我?”

原本天生青面如鬼的丑陋游侠儿从怀中掏出一根钗子,颤颤巍巍递给徐凤年,沙哑道:“在下贺铸,遇上一位年轻魔头当街胡乱杀人,身受重伤,被一位贾姑娘相救,她要我将这枚钗子送往北凉,说是跟徐公子两不相欠……”

由于死前的回光返照,恢复了几分神采的贺铸挤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脸,缓缓说道:“贺铸被人剑气所伤,一路赶往北凉,听说上阴学宫有士子赶赴北凉,就想去顺路同行,只怪自己本事不济,半途晕厥过去,所幸又为武当掌教李真人救下,才知徐公子身在快雪山庄。若早前知道公子便是北凉世子殿下,贺铸当时也就不答应这事了,毕竟淮北贺家当年就是被徐大将军满门抄斩,可既然答应了贾姑娘,男儿一诺千金,不得不为……”

徐凤年紧紧握住那枚沾血的钗子,柔声问道:“贾姑娘如何了?”

初看面目可憎的丑陋游侠儿忧心忡忡道:“只知贾姑娘跟三名身手高深的魔头相互绞杀了好久,其中一人剑气惊人,沿路杀人如麻,自称一截柳,其余两人亦是北莽口音,武当李真人道破天机,多半皆是北莽那边的一品高手,贾姑娘交给我钗子时,距此两百余里的庆湖城,在城南一条叫梅子巷的巷弄,受伤颇重,希望徐公子赶紧前去救援……”

徐凤年点了点头,握住他的手,缓缓注入真气,为其续命,“知道了。”

贺铸摇头道:“徐公子不用管我贺铸生死。”

李玉斧飘然而来,徐凤年站起身,朝贺铸深深作揖。

李玉斧轻声道:“殿下放心北行便是,由玉斧在此送贺兄弟最后一程。”

徐凤年双手往下轻轻一压,地面一震,只见他身形拔地而起,如同一抹长虹贯空,径直跨过了快雪山庄。

李玉斧蹲在贺铸身前,双手握住青面再次转惨白的贺铸,那匹与主人多年相依为命的劣马轻踩马蹄,来到贺铸身边,低下头颅,碰了碰贺铸,然后屈膝跪地,依偎在墙角根,为主人遮挡风寒。

贺铸笑问道:“李真人,有酒喝吗?”

肩头血迹斑斑的李玉斧陷入两难境地,贺铸摇头豁然笑道:“算了,身上也没酒钱了。都说穷得叮当响叮当响,可贺铸这会儿囊中都无半点叮当声响了。贺铸只做过不入流的小城酒税吏,不会察言观色,稀里糊涂混了几年,挣下银钱也就只够牵走这匹军营不要的劣马,本想在江湖上走一走看一看……要是可以用诗词买酒该多好……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一诺千金重……”

年轻游侠呢喃声渐渐小去,李玉斧久久不愿松手。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只听劣马呜咽,李玉斧站起身,将贺铸背到马背之上,牵马缓缓走出快雪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