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读书用心所为何

姜泥不愿读书,梧桐苑里却有一大把俏婢争抢着给世子殿下朗读典籍,红薯的嗓音最媚,徐凤年便让她读一些南海观音庵的武学经文,绿蚁的声音较为稚嫩空灵,就负责一些类似走剑的口诀秘笈,黄瓜这妮子最跳脱活泼,不失大气,就让她读武库里最为旁门左道的,青鸟最为清正,则适合《太平内景经》这类天机浩然的道教宝典。

“欲求人仙者,当立九十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

今天是便由青鸟读着《太玄感应篇》,徐凤年不像以往枕着红薯大腿或者把玩绿蚁的手指,而是正襟危坐在窗口,春雷离鞘,一根手指在刀身上滑过。得了一身道门大黄庭,徐凤年种种本能,妙不可言。

例如此时仅是听着青鸟读《太玄》,徐凤年便觉得口中津液如瀑布冲玄膺,明堂流丹田,真气流淌。头部热蒸一般,四肢百骸融融,尤其眉心如题一颗倒竖红枣的印记,隐隐由红入紫,竟有龙虎山天师“紫气东来”的宏大气象。

大黄庭之所以称“大”,是这无上胎息法不同一般道教内功心法,而是一气呵成三黄庭,脱胎于道书祖宗《老子》“一气化三清”。

大黄庭是玄而又玄的修行,大概是武当掌教王重楼不愿世子殿下将他一身修为坐吃山空,托骑牛的叮嘱了两件事,徐凤年睁开眼睛笑道:“王掌教说大黄庭是一股活水,若我无法在十年内精益求精,化为己用,迟早会荡然无存,应该不是吓唬我。再就是老真人怕我被他领进了宝山却不知如何捡宝,特意解释了大黄庭的‘六重天阁’,即六种境界。这倒是很像听潮亭地上六楼,如今白狐儿脸已经马上要去三楼,我才一脚刚进楼。”

青鸟放下《太玄》竹简,问道:“殿下开窍多少了?”

徐凤年将逐渐熟悉了手感的春雷刀归鞘,指了指眉心,笑道:“对大黄庭来说开窍不难,难的是将这三清气留住,开窍越多,流失越多,我若一日懈怠,便要入不敷出,这位武当掌教对自己狠,对我更狠。”

青鸟愣了一下,笑而不语。

徐凤年拿过青鸟的一缕青丝,默念了一句,“玉池清水上生莲,体和无病身不枯。形神相守不死仙,便可一脚登天门。”

青鸟疑惑道:“殿下,这是哪本书里的谶语?”

徐凤年抚摸着她的柔顺青丝,自嘲道:“就不许我胡诌几句?”

青鸟神采奕奕。

二等丫鬟黄瓜躲在门口,鬼鬼祟祟,似乎不太情愿进来,这可是反常。

徐凤年笑骂道:“打算在那里站一辈子?”

黄瓜一脸不情愿进了屋子,小声道:“殿下,那姓姜的丫头在院子里。要不小婢把她赶走了吧?”

徐凤年哭笑不得道:“让她进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中秋那会儿自作主张不让鱼幼薇采摘桂花,这事儿不地道,我怎么听说梧桐苑里就数你最爱吃她做的桂花糕?一次能吃一大食盒,我说这冬天你怎么胖了好几斤,都是吃桂花糕吃出来的?再胖下去小心以前的衣裳都得换了。”

黄瓜满脸涨红。

徐凤年挥挥手,伶俐丫鬟委屈地出屋把姜泥带进来。

青鸟主动离开。

徐凤年看着姜泥,姜泥看着徐凤年。

谁都不认输,看谁耐心好。

等徐凤年不急不躁拿起那卷竹简《太玄感应篇》,姜泥这才狠狠说道:“你说的那笔买卖还作数?”

徐凤年倒也不装傻,直来直往道:“作数。”

姜泥一点没有求于人的觉悟,开价道:“一字两文钱,我才给你读书。”

徐凤年坚决道:“没的商量,一个字一颗铜板。”

姜泥沉声平静道:“两文钱!”

徐凤年望向她摇头道:“一文。”

姜泥转身便走。

徐凤年微笑道:“一字一文,你可以每日多读些书,一样能把我读穷。”

走到门槛的姜泥犹豫了一下。

徐凤年笑道:“我手上这《太玄感应篇》六千来字,读完便算你七贯钱,如何?”

姜泥转身,回到了屋内,这笔生意总算是没谈崩。只不过她冷着脸站在离世子殿下最远的角落,伸出手。

徐凤年哪里会不知道她的臭脾气,把《太玄》丢过去。

姜泥接过竹片与竹片间绳索磨损厉害的竹简,一看就是随便搁在那座道观都是宝贝的好东西,心中愈发气愤,这最不济都有几百岁年龄的老古董,竟然舍得随便丢掷,散架了怎么办?!既然已经这般阔气,竟然还跟她计较一文钱两文钱!

徐凤年大概是猜出姜泥心思,笑眯眯道:“心疼了?始终归我的东西,我爱怎么用就怎么用,但若需要离手,我可就精打细算了。”

一文钱。

徐凤年望向窗外,笑了起来。

这里头的乐趣玄机大概只有老黄和小姑娘明白了。

姜泥开始诵读经文,嗓音和隔句都难免有些生涩。

徐凤年对此不以为意,他自认没什么天赋,唯独这记性,还没输给任何人过。为什么要花钱让姜泥读这《太玄》,以及以后的各种武学秘笈?

姜泥根本不会明白。

她也不想去明白。她只是希望能够读到一些上乘武学,偷偷记忆,暗中摸索,等到自学成才的一天,好将神符插入那世子殿下的胸膛。

徐凤年终于回神,换了个随意姿势,听着姜泥的嗓音,看着这个站于角落捧竹简用心读书的小女子。

眼神不再如古井死水,有了些生气。

她用心读书所为何,一肚子坏水的徐凤年会不知道?

那要她用心读书所为何,恐怕只有大柱国徐骁知道了。

那一日走出灵堂,徐骁打趣了一句:“姜泥以后侥幸杀了你,十有八九是会自尽的。没了你这个仇家,她活着似乎就没意思了。可要是知道自己怎么都杀不了你,她强撑活着也跟死了一个德行。”

徐凤年轻声道:“幡这个字你读错了。”

姜泥停顿了一下,重新读过那句。

徐凤年笑道:“这一句不算钱。”

姜泥并未抗争,只是加重了语气读书。

徐凤年收敛心神,闭上眼睛,跟着语句呼吸,绵长而规律。

见她停顿,徐凤年睁开眼睛,略作思索,忍住笑声,提醒道:“恚怒。”

不认得“恚”字的姜泥微微脸红。

徐凤年板着脸道:“扣十文钱。”

姜泥冷哼一声,估计是理亏,并未辩驳。

不曾想接下来一连六七字不认识,一眨眼功夫就扣掉了六七十颗铜板,口干舌燥的姜泥先是红了眼睛,最后听到徐凤年那句不带感情的“扣十文”,她突然就哇一下就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