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必死之地必死之人

田家庄大小村子星罗棋布,长短堰渠罗织,有一大片桔园植树六千余株,所产洞庭黄柑是皇宫乙等贡品,只是入冬以后,不见果实累累的盛景,不过桔园有每一棵橘树留一桔过冬的风俗,寓意年尾有余迎新年,庄子里嘴馋的顽劣儿童,胆子再大,也不敢去爬树偷采,每次在桔园附近嬉戏,也只敢眼馋远观。此时桔园便是依稀点点挂艳红的景象,一名青衫儒生模样的年轻人闯入桔园,轻轻弹指,弹落有些饱经风霜的干瘪红橘,一股脑兜在怀里,也不剥皮,一口就是半个,大口咀嚼。俊雅儒生身边跟着个面目寻常的枯瘦老人,如同守园的橘农,不甚起眼,年轻人抓起一颗橘子朝老人咧嘴一笑,后者摇头,示意对橘子没有下嘴的兴趣,年轻人嚼着橘肉和橘皮,用北莽言语含糊说道:“离阳江南这边真是饿不死人的好地方。以后要是一路杀到了这边,我非要跟李密弼要到手一个良田万亩,当官就不用了。”

老人瞥了眼年轻人的后背,有三个好似结茧的窟窿,硬生生堵住了伤势,两剑一刀,都穿透了身躯,亏得还能活蹦乱跳。身负重伤的年轻人浑不在意,两口一颗橘子,很快就解决掉一整兜,伸手拍了拍衣衫尘土,牵动了伤口,顿时忍不住呲牙咧嘴,一根手指轻轻拂过胸前一处结茧伤口,身上其余两个剑坑倒还好说,此时手指下的刀口子就阴险了,是一记手刀造就,不比他拿手好戏的插柳成荫逊色几分,想到那个扛一根枯败向日葵的姑娘,年轻人头大如斗,早知道当初就继续跟黑衣少年缠斗出城,而不是跟剑气近互换对手,当时只以为不知名小姑娘再生猛,也厉害不过生而金刚的徐龙象,他在神武城内用巧劲一剑换徐龙象只有蛮力的两剑,也没觉得怎么吃亏,其实略有盈余,不过实在扛不住那少年面无表情拔出体内柳荫一剑的眼神,可惜了那柄常年随身的短剑,给少年愣是拧成了一块废铁,儒生装束的一截柳转头幸灾乐祸笑道:“老蛾,听说黄青跟那小子打得天昏地暗,光是剑就换了七八柄?”

称呼古怪的老人点了点头,看到一截柳身上蚕茧有渗血迹象,加快脚步,贴住他后背,有白絮丝丝缕缕透出指尖,在一截柳伤口缓缓织茧。老人眼角余光处,有一名高大魁梧的人物站在小土坡上,像是在登高远眺,一截柳弹下一颗橘子,落在手心,然后抛向那名比他足足高出一个脑袋的结伴人物,那人头也不回,接住橘子后,双手手心搓滚着橘子,怔怔出神。竟是一名女子,身形在肥壮之间,她身上那套衣服对七尺男儿来说都算太过宽松,在她身上仍是显得紧促拘束,头上沿袭北莽女子五兵佩,面部点搽额黄靥子,可惜相貌中下的缘故,非但增添不了几分姿色,反而有些不伦不类,腰间系了一根玉带,悬挂小刀小囊小火石等诸多小巧实用物件,琳琅满目,瞧着倒挺像个是会过日子的女子。一截柳瞥了她一眼,蹲在地上,狠狠揉了揉脸颊,重重叹气一声,自己再加上两个货真价实的一品高手,竟然还是被那小姑娘不停追杀,天理何在啊,要知道他跟老蛾不但是一品,还是蛛网里极为精通暗杀的拔尖人物,传出去别说他一截柳颜面尽失,蛛网的脸也一起给丢光了。论单打独斗硬碰硬,随便拎出一个对敌,那个不苟言笑的小姑娘胜算都不到四分,可那姑娘袭杀的手段层出不穷,让他们三人吃足了苦头,连蛛网两茧之一的老蛾都说这丫头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不过那丫头日子也惨淡,吃了老蛾一记茧缚和慕容娘们的一掌,更被他废去一条胳膊,差不多算是离死不远,可仍不愿罢休,一直纠缠到今日,一截柳心想下一次露面,也该是她彻底离开江湖的一天了。

老蛾环视四周,自言自语道:“那少女擅长奇门遁甲,土遁水遁都是行家老手,上次咱们就在河边吃过亏,慕容郡主特地挑选了这座土地松软而且沟渠繁多的庄子,大概是想大大方方给她一次机会,来了结这趟长途奔袭,省得大伙儿都劳心。”

一截柳嗤笑道:“那姑娘伶俐得很,不会上钩的。”

绰号老蛾的北莽蛛网元老摇头笑道:“小姑娘手段巧妙,可惜体魄跟不上,接连负伤,撑不了多久的,郡主若是心狠一些,连眼下这个机会都不给,三人犄角相依,说不定那姑娘就要无声无息死在路途中了,委实可惜。郡主到底跟咱们这些刀口舔血的糙老爷们不同,心胸要更广一些。”

一截柳瞅了一眼身架子奇大的女子壮实背影,会心笑道:“不光是心眼,胸脯什么的,都要略大一些。”

老蛾称不上什么官油子,不过还是没有附和搭腔下去,毕竟那年轻女子是为女帝器重青睐的同族后辈,北莽两大皇姓,既有慕容宝鼎这样成名已久的天纵雄才,年轻一辈中也有耶律东床和慕容龙水这样的武道新秀,这两位的修为境界还要在新入金刚境的拓跋春隼之上。慕容郡主虽说长得确实是出格了点,可在北莽口碑不错,对离阳风土人情熟稔得像是中原士子,尤其难得的是她虽然身为天潢贵胄,又身负绝学,性情却也半点都不乖戾,换成其她皇室宗亲女子,亲耳听到一截柳如此非议,还不得恼羞成怒到当场翻脸。

与耶律东床齐名的女子掌心翻转橘子,不知为何想起一事,姑姑笑问她若是北莽吞并了离阳,难免沾染上中原风俗,北莽儿郎能够继续尚武多久?若是连一百年都撑不下,对北莽而言,铁蹄南下意义何在。当时当场还有一位喜好貂覆额的郡主,她给出的答案是死上百万人,换来大秦之后的百年大一统,就算赚到了,更别提还能让姑姑的名字被后世牢记千年,再蹩脚的掌柜,再蹩脚的算计也都不亏。姑姑闻言龙颜大喜,慕容龙水清晰记得同为郡主的女子说出这话时,眼神凌厉,挑衅一般望向自己。慕容龙水心情阴郁了几分,这一路跟一截柳和蛛网前辈同行,被那个小姑娘纠缠不休,一截柳显然大为恼火,凶险厮杀中,光是无辜妇孺就杀了不下三十人,她对此就算心中不喜,可终究不能多说什么,北莽离阳如今表面上的相安无事,是拿数十万条甲士性命填出来的,离阳几次北征,阵亡将士来不及裹尸南下,就地挖坟掩埋,这些年不知被北莽人翻来覆去挖了多少遍,祸不及妻女,死者为大,冤家宜解不宜结,等诸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在国仇家恨面前,往往不值一提,与人提起就只能是个笑话,慕容龙水数次独身游历北莽,见过许多北地稚童,分明祖祖辈辈远离战乱,可提起离阳,都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没有半点天真无邪可言,其中一个部落重金购得一名掳掠到北莽的中原女子,已是怀胎数月,被剖腹而死,一群马术尚未娴熟的少年就恣意纵马踩踏尸身。

猛然回神的慕容龙水看到视野之中的景象,明显愣了一下。

一位身形消瘦的姑娘扛了柄枯败向日葵,轻轻走来。

差不多一旬光景的互杀,总计交手六次,有四次都是被对方设下圈套却无功而返,一击不中便各自撤退再寻机会,有两次却实打实耗上了,衔尾追杀了不下百里路程,一截柳挨了一记狠辣手刀就是其一,而小姑娘左手胳膊被植满柳荫剑气也是如此,慕容龙水离她最近一次是护送一截柳远遁,在一条小巷弄里被横挂在屋檐下隐蔽气机的小姑娘手刀斜斜削在脖颈,即便双手交错格挡,仍是整个人被打飞出去几丈远,不过那姑娘也不好受,被蛛网双茧之一的蛾茧趁机以茧丝束缚,慕容龙水也顾不得以多欺少,翻滚之后弹起,一掌结实打在那姑娘身上,年纪轻轻的杀手撞烂了巷壁后,一闪而逝。

慕容龙水对她并无太多恶感,只是这个小姑娘的搅局,延误了太多出自太平令之手的既定谋划,不得不死。

一截柳死死盯住那个少女杀手,纳闷道:“就她目前的凄惨状况,袭杀还有丁点儿得手机会,这么光明正大走出来,当咱们被吓大的?”

老蛾犹豫了一下,“多半还有同归于尽的手段。”

一截柳摇头道:“以她流露出来的絮乱气机,没这份能耐了。”

老蛾沉声道:“记得主人有说过,气机之上有气数。”

一截柳立马嬉笑道:“慕容郡主,这闺女已经强弩之末,就交给你了。”

说是这么说,三名一品高手仍是开始迅速散开,走下山坡的慕容龙水居中,一截柳和老蛾一左一右,准备包围一头撞入必死之地的小姑娘。

扛了一柄枯枝的小姑娘嘴唇微动。

似乎在计算间距步数。

四人几乎同时猛然抬头。

在小姑娘和三人之间,从天空中轰然砸下一名不速之客。

尘嚣四起之中,白头年轻人双手插袖,背对杀手姑娘,面朝慕容龙水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