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雨伞

身材魁梧的慕容龙水目不转睛盯住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离阳这边朝廷钳制言论,只有一些小道消息侥幸成为漏网之鱼,故而对北凉世子的议论纷纷,大多流于表面,无非是说他在太安城那边如何跋扈,如何跟国子监太学生交恶,可北莽截然不同,正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北莽之行,搅动出了一个天翻地覆,慕容龙水跟姓耶律的宿敌都是因他而对离阳江湖产生兴趣,这才亲自南下走一遭,甭管此人用什么不光彩的歪门邪道杀掉了第五貉,慕容龙水都心生佩服,设身处地,她自认单枪匹马对上有彩蟒雷矛两尊大魔头护驾的拓跋春隼,那就是九死一生,慕容龙水犹豫了一下,凝望眼前这个疲于赶路而嘴唇干裂的同龄男子,一场注定你死我活的酣战之前,笑着将手心那颗橘子抛出,心想若是这男子大大方方接下橘子,吃过以后再战,也是一桩活下之人将来可以佐酒痛饮的美事,自有一种生死置之度外的豪侠风度,不曾想橘子才抛入空中,就炸裂开来,汁水溅了慕容龙水一身,慕容龙水皱了皱粗厚眉头,这北凉世子也太小家子气了。

男子的江湖,大抵仅有黑白灰三色,女子身入江湖,心中所想却是大多旖旎多彩,慕容龙水也不能免俗。

一截柳看到慕容龙水吃瘪,心中一乐,满脑子都是一个俊哥儿被一位两百斤女壮士压在身下痛殴成猪头的滑稽场景。

老蛾没有一截柳这么多闲情逸致,步伐沉稳,不急不躁,眼下局势对三人而言无异于天赐良机,那世子被身负重伤的小姑娘拖累,甚至还不如以一敌三来得轻巧。

一截柳跃上身旁一株橘树枝头,举目远眺,确保视野之中没有大队骑卒参与围剿,在别人家地盘上撒欢,小心驶得万年船。

徐凤年落地以后,长呼吸一口气,便朝最近的慕容龙水奔杀而去,一路绕过几株寒冬萧索仅剩一点惨红的橘树,慕容龙水身形看似臃肿不堪,好似换了性别的褚禄山,可当徐凤年展开冲杀时,亦是对撞而去,与徐凤年的绕行不同,身形矫健的她遇上橘树就直接撞断,两人瞬间就碰撞在一起,徐凤年一手按下慕容龙水的凌厉膝撞,五指如钩,在她脸上一划,慕容龙水身体后仰,一脚踹出,浑身气机厚积薄发的徐凤年衣袖飘摇,对着慕容龙水的大腿就是一掌猛拍,她硬抗这一掌,身躯竟是趁势旋转,一掌推在徐凤年胸口,徐凤年被一掌推出,倒滑向一株橘树,在后背贴靠橘树一瞬间,鼓胀双袖顿时一凝滞,硬生生停下脚步,小腿一勾,斩断橘树,挑向空中,一手握住,对那个大踏步震地前奔的女子就是橘树作大剑,一剑当头劈下,慕容龙水双手交错,护住脸颊,橘树寸寸碎裂,漫天残枝断叶,慕容龙水无视密密麻麻的刮骨疼痛,一冲而过,在他胸口砰然砸出两拳,不料徐凤年不躲不避,任由女子拳罡在胸前如同层层叠叠的惊涛拍岸,就在慕容龙水察觉不妙想要后撤时,发现双拳如陷泥泞,一丈之内飞剑如飞蝗,一股脑绞杀咬钩的慕容龙水,她在眨眼间就做出等同于两败俱伤的决断,非但没有收回拳势,反而双脚生根,双膝没入泥地,双拳一气呵成在徐凤年重锤数十下,就在飞剑悉数钉入慕容龙水身躯的前一刻,一直蹲在远方橘树上优哉游哉采集树枝的一截柳,终于悍然出手,朝酣战中的徐凤年和慕容龙水这对男女不断丢掷出枝桠,精准阻截一柄柄飞剑的攻势,无心插柳柳满荫,剑胎圆满与剑主神意相通的飞剑,乱中有序,竟是仍然没有一柄成功钉伤慕容龙水。

徐凤年额头向下一点,敲在纠缠不休的慕容龙水脑门上,后者堪称雄壮的罕见身躯向后一荡,可是双臂被徐凤年扯住,不给她乘机逃脱的机会。慕容龙水怒喝一声,手臂一抖,涟漪大振,抖落束缚,徐凤年十指在她手臂上划出十条深可见骨的猩红血槽,她低下头去,粗如寻常女子大腿的双臂迅速环住徐凤年肩膀,外人瞧见,还误以为是情人温情依偎,很难分辨出其中的杀机四伏。慕容龙水身躯向后倒去,将徐凤年的整个人都拔到空中,试图一记倒栽葱,把徐凤年的头颅送入泥地,徐凤年双手轻轻在湿漉漉的泥地上一拍,刹那好似雾气袅袅升腾,慕容龙水既想拉开距离又想让一截柳布下柳荫的企图落空,轰然躺在霜雪泥泞中的她松开双手,正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比那人更早占据主动。

原本脑袋朝下的徐凤年在一拍之后,身体瞬间颠倒恢复常态,双手按住慕容龙水的脸颊,两人眉目相对,又是脉脉温情假象下孕育血腥的一幕,先前慕容龙水接过一截柳抛来的橘子,在掌心翻滚,此时如出一辙,徐凤年像是要将她的头颅当做一颗橘子,慕容龙水神情剧变,一时间拳打膝撞如暴雨如鼓点,出道以来便以擅长近身肉搏著称的北莽奇女子,竟然只想着赶紧拉开距离,可不管她的攻势如何凶悍,徐凤年只是撑住她的脑袋,双手掌心一寸一寸缩短间隙,身形始终岿然不动,全盘接纳慕容龙水的惊雷攻击,衣袖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震荡颤动。

蹲在远处枝头的一截柳神情阴晴不定,手中还剩余一把橘枝,似乎在权衡利弊,没有第一时间帮那陷入险境的女子解围。

先前老蛾趁着间隙在橘林伸臂游走,也不知是鬼画符些什么,蛛网老人显然比隔岸观火的一截柳做人要讲究许多,一脚踢断一株橘树,刺向徐凤年后背。不敢藏拙的慕容龙水倾尽全力一拳砸在此人心口上,恰好橘树刺在后背心口,一拳一树相互牵引,以常理揣度,任你是金刚体魄也要被砸烂心脏,当场死绝。老蛾在一脚踢出之后,便转头对一截柳怒目相视,后者翻了个白眼,掠向徐凤年和慕容龙水侧面。

可是徐凤年出乎意料的安然无恙,不过总算退让一步,愿意松开慕容龙水的那颗大好头颅,双手下滑,将她的脸颊往上一托,遍体气机翻江倒海的慕容龙水双脚离地,徐凤年“慢悠悠”走到她身侧,一腿横扫在北莽郡主的腹部,她的魁梧身躯在空中弯曲出一个畸形弧度,然后轰然射向赶来营救的一截柳那边,一截柳对千金之躯的郡主视而不见,身形急急下坠,与此同时,杀手老蛾双手皆是拇指食指并拢,在身前抹过一条莫名其妙的直线,不下百株橘树连根拔起,一起泼向形单影只的徐凤年,然后当空炸开,一截柳嘴角翘起,十指弹弦。

满陇皆剑气。

天地之间絮乱剑气流溢,如银河倒泻,构成一座无处可躲的牢笼。

徐凤年一脚踏出,双膝微曲压下,形同双肩扛鼎,双手虚空往上一提。

以他为圆心,数十丈地面全部掀起,一块上扬泥幕跟倾泻而下的滂沱剑气争锋相对。

如伞遮雨。

一截柳双手紧握一截树枝,恰巧在徐凤年头顶的雨伞空心处插下。

见缝插针,一树柳荫。

徐凤年仰起头,无动于衷,直直望向这个名动北莽的杀手。

一截柳心猜形势异样,攻势立即一顿,宁肯放弃千载难逢的大好时间也不愿以身涉险。

可就在一截柳收回剑势时,分明看到那厮嘴角浮起一抹阴谋笑意,瞬息万变,一截柳凭借直觉再度刺下。

当手中树枝真真切切触及徐凤年眉心,一截柳心中大定。

树枝已然刺入此人眉心足足小半指甲深度,一截柳眼神阴鸷而狂喜。

两人相距不过几尺距离,可树枝骤然间不得推进丝毫,一截柳没有任何恍惚,就要撤枝退避。

可身后一袭朱袍在他后背狠狠一脚踩下。

徐凤年双手十指相对,刺入一截柳胸口,然后“轻轻”往外一撕。

就给一截柳在空中分了尸。

一大滩血水洒在徐凤年脸上。

徐凤年依旧还是面无表情不言不语,只是抖了抖手腕,无声无息抖落双手鲜血,望向桔园中剩余两个北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