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猫鼠捕杀

老蛾眼见一截柳被生撕,瞠目结舌,蛛网大当家李密弼亲自发话,让他们三人结伴行事,是有学问的,郡主慕容龙水身具金刚体魄,擅长近身肉搏,配合精通刺杀的一截柳,几近天衣无缝,再有两茧之一的老蛾从旁协助,经验老道,做些锦上添花或是查漏补缺的勾当,就算对上两名离阳指玄境高手也是大可一战。就算一截柳身中两剑一刀,战力折损严重,可老蛾怎么也不相信会在一炷香内就给破局,高手死斗,既斗力更斗智,老蛾其实也看出几分端倪,当时一截柳与自己搭档,造就漫天滂沱剑气骤雨泼洒而下,徐凤年掀起地面作伞,故意露出空白伞柄处的致命破绽,一截柳起先也曾怀疑是个陷阱,中途也做出收手撤剑姿态,可不知如何一环扣一环,以擅长捕捉杀机名动北莽的一截柳又改变了主意,果断一剑刺眉心,事实上也差点就得手,一剑透颅,若是被一截柳功成身退,别说蛛网立下大功,就算想要让女帝赏赐几个公主郡主都不难,再者恐怕北莽离阳北凉的三足鼎立之势都要松动,那就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可老蛾怎么想得到堂堂一个世袭罔替北凉王的年轻人,不惜置自己于死地,放任一截柳一剑刺入眉心,在阴阳一线之隔时痛下杀手?老蛾想不到还没事,被李密弼极其器重的一截柳就只能死在了异乡,老蛾不是没有趟过过束手束脚的泥塘困局,前些年还跟另外一茧围剿过一名不愿被北莽招安的指玄境,那也是一场几乎换命的死斗。初生牛犊不怕虎,人到中年始惧死,何况是老蛾这种刀口舔血了大半辈子的花甲老人,愈发想念起北莽私宅小院里豢养的金丝雀儿了,能做他孙女的柔媚小娘,细皮嫩肉,老蛾总喜欢每次在她身上掐出一串串淤青。早知会碰到凭借阴物跻身伪境天象的北凉世子,要是想有个万全之策,那就该拉上精通多种指玄秘术的蚕茧一起,要不就该将原名孙少朴的剑气近请来。

慕容龙水盘膝坐地,看不出伤势轻重,对徐凤年笑道:“以前听说你在草原上遇到拓跋春隼,被他和雷矛端孛尔回回加上彩蟒锦袖郎围杀,那会儿你估计最多才入金刚没多久,竟然还被你宰掉一个。信倒是信,就是一直好奇你怎么做成的,这会儿有些明白了,我这趟离阳之行没白来。”

徐凤年不急不缓走向老蛾,却跟慕容龙水搭腔:“那次我被撵得像条狗,身上还给端孛尔回回的雷矛扎出一个窟窿来,惨是惨了点。不过说实话,在鸭头绿客栈杀掉魔头谢灵以后,对所谓的一品高手,也没太多忌惮,毕竟跟洛阳第五貉都打过,所以这会儿别管我是不是狐假虎威的伪境,我不奢望一口气做掉你们,但要说谁付出的代价更大,拖久了,肯定是人生地不熟的你们。”

慕容龙水站起身,玩味道:“关于修为反哺一事,好像有个井水不犯河水的说法,事关第五貉的身死,我有次曾询问过麒麟真人,国师说你体内井水干涸,一滴不剩,自然能容纳公主坟阴物的河水倒灌,换成别人恐怕就要经脉炸碎。不过不知是我眼拙误会了,还是世子殿下又开始算计我们,故意使了一个障眼法,似乎你的那口枯井已经不枯,再像让朱袍阴物灌输修为,恐怕就要留下不可挽回的后遗症,一而再再而三兵行险着,总归有失兵法上奇正相合的正途,今天是一截柳马失前蹄,明天说不定就要轮到囊中有个大好北凉王的世子殿下了。”

徐凤年停下脚步,笑道:“这也能瞧得出来?”

慕容龙水微微愕然,似乎有些恼火,指了指徐凤年的头发,“殿下是不是太过明知故问了,霜发有了渐次转黑的迹象,冬枯入春容,不是瞎子都看得到。”

徐凤年点头又摇头,用娴熟的北莽腔调说道:“你没猜错,我在失去大黄庭后,如今好不容易开始恢复生机,常理来说,是不该在这种时候横生枝节,可你,慕容龙水,堂堂北莽郡主,持节令慕容宝鼎的宝贝闺女,都来离阳行刺,又有剑气近黄青,一截柳和眼前这位蛛网老前辈,我不知道你们为何在太安城和神武城两次都没有动手,不过多半不愿无功而返,十有八九要死皮赖脸继续跟我不对付,既然今天我好不容易占据上风,就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也有两百的赚头,我返回北凉以后,日后世袭罔替,到底是二品武夫还是一品境界,意义都不大了,何不干净利落一鼓作气解决掉你们?”

慕容龙水眼神真诚笑道:“实话实说,这趟南下蛛网出动了两茧和数根提竿,初衷都是要刺杀殿下,只是在太安城被人阻扰,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我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掺合这趟浑水,我南下是想探寻魔头洛阳的行踪,以便确定断矛邓茂和耶律东床是否跟随洛阳一起叛出北莽。神武城外韩貂寺被殿下所杀,蛛网就彻底打消了煽风点火念头,转为刺探咱们北莽心腹大患洛阳的布局,只是徐龙象和殿下身后的小姑娘从中作梗,我们也很焦头烂额,这两场架,让北莽确实哭笑不得,此刻洛阳应该已经察觉,蛛网如何收场,全身而退回到北莽,李爷爷少不得要发愁得捻断数根须。殿下只要乐意袖手旁观,坐看观虎斗,慕容龙水就当欠殿下一个人情,如何?”

徐凤年讶异道:“耶律东床不是你们北莽的皇室宗亲吗?怎么跟洛阳搅合在一起了?断矛邓茂更是武评上排名还在人猫之前的高手,岂会给洛阳当马前卒?怎么就没有一点世间顶尖高手的傲气了?”

慕容龙水苦笑道:“殿下询问的,正是我秘密渗入离阳想要知道的。”

徐凤年眯眼打趣道:“慕容龙水,你我身份大致相当,差的不远,你看我去北莽都宰了两个高居魔道前十的魔头,还有一个提兵山山主,你就不眼馋?”

身材魁梧的慕容龙水嫣然笑道:“你是男人,我是女子,有什么好争的,迟早有一天我就会嫁为人妇相夫教子,要争这口气,那也是耶律东床那只闷葫芦矮冬瓜的分内事。”

徐凤年笑道:“直爽,我中意。那你走吧,别忘了,你欠我一个人情。”

慕容龙水笑问道:“当真?”

徐凤年挥挥手。

被晾在一边许久的老蛾心中大石终于放下,他是真不愿跟一个不要命的伪天象搏命厮杀,在北莽,可没有人会卖北凉王徐骁什么面子,这白头年轻人能活着走一遭,还拎了两颗头颅回家,老蛾也有些不愿承认的佩服,也愈发感叹江湖代有人才出,北莽就算有已然成就大势的洪敬岩,有愈挫愈勇逐渐厚积薄发的拓跋春隼,有慕容郡主和耶律小王爷,可真的到了离阳江湖亲耳闻亲眼见,才知道离阳江湖的底蕴之深厚。棋剑乐府剑气近本名孙少朴,太平令当年笑言北莽剑道如贫瘠田间的稻谷,青黄不接,孙少朴这才改名黄青,可到了离阳这边,剑道大才那就跟不值钱的野草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离阳自家人浑不在意,但是让邻居北莽胆战心惊得很,气数鼎盛,水土便好,水土好,便出人杰,这是历朝历代都遵循的常理。女帝陛下已经按耐不住,不想再让离阳赵家慢慢坐大,好整以暇消化掉春秋八国的国力,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军神拓跋菩萨在极北冰原被洛阳摆了一道,牵一发动全身,已为帝师的太平令也措手不及,女帝勃然大怒,可一年之内,数万精骑仍是被白衣洛阳牵着鼻子走,损失惨重,最后还被她流窜到了离阳,要是洛阳转为依附离阳赵家,这绝对可以让北莽被北凉铁骑突袭边关重镇的低落士气降入谷底。

慕容龙水大大咧咧转身离去,老蛾要谨慎许多,缓缓后退。

徐凤年盯住老蛾,轻声笑道:“我说郡主可以走,可没说你可以走。上次北莽一大拨江湖出身的杀手想要渗透边关,入境刺杀北凉官员,如果没记错的话,就是你们李密弼谋划的局,蛛网六位大小提竿亲自牵的头,这笔账得算清楚。”

慕容龙水愤而转身,“殿下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

徐凤年笑眯眯道:“郡主有诚意,可那蛛网老头儿就不怎么地道了,袖出小蜂,估计是给蛛网发出了密信,明摆着贼心不死,要趁我落单的机会,去做成在太安城神武城都没做成的大事。”

徐凤年一抹袖,八柄飞剑整齐悬浮身前,既然你袖飞小蜂传递消息,那就别怪我用最趁手的剑冢飞剑斩蝶杀蛛了。

慕容龙水和老蛾相视一眼,不约而同飞掠撤退,与此同时徐凤年毫不犹豫地不依不饶跟上,死死咬住距离,不让两人脱身。

扛了柄枯败向日葵的小姑娘一言不发跟在徐凤年身后。

远处慕容龙水不易察觉地放慢脚步,悄悄查探气机,徐凤年骤然加速,双方间距瞬间由四十丈缩短到三十丈,本意是以此试探徐凤年是否色厉内荏的慕容龙水叹息一声,这才开始真正撤退。她并不相信徐凤年会为了一个嘴上的人情而放过自己,徐凤年在撕杀一截柳后没有立即趁胜追击,不外乎两种可能,一种是力所不逮,以一敌三属于竭力而为,他的境况其实并不好受,如果是这样,慕容龙水不介意以重伤换取徐凤年的殒命。还有一种情况则是这个熟谙死战的奸诈世子故伎重演,再次故意示弱,以便更轻松击杀实力并不差的她和老蛾。老蛾可以牵扯蛛网隐蔽势力,徐凤年未必就不能搬救兵,到时候胜负照样还是五五之间。

徐凤年掠空追杀两人,被他绰号呵呵姑娘的少女杀手始终跟在他身后。

徐凤年拿手抹了一把脸,手心尽是鲜血,犹豫了一下,开诚布公低声说道:“那个郡主心眼很多,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要不是这个郡主杀我之心不死,我早拉上你跑路了。我在春神湖上跟赵凝神打了一架,已经不能继续毫无顾忌地让她灌输修为,这对我自己来说是好事,体内气机疯长,可对于当下局势没有裨益不说,只有拖累,一两天功夫我的内力就算再如何一日千里,也达不到一品境界。而且她在神武城跟人猫一战,受伤很重,这次杀一截柳,差不多就是虚张声势了,如果不是一截柳傻乎乎撞上来,多耗一段时间,我跟她就要露馅,不过你放心,他们想杀你,万万做不到,想杀我,我就算站着不逃让他们杀,也一样不容易。咱们大抵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这笔买卖,也就是赚多赚少的差别。”

少女呵了一声。

徐凤年望向远方,“最好是能活捉了那郡主和老头,那就老子赚大发了。回头咱俩坐地分赃,以咱们交情,保证不坑你。”

少女一脚踹在徐凤年屁股上,身手矫捷的世子殿下在空中轻巧翻滚,继续安稳前掠,轻声笑道:“蛛网就算暗处有救兵,也不敢肆无忌惮一股脑涌过来,再说了我也不是没有后手,咱们就跟这两位北莽大人物猫抓老鼠慢慢玩,我也好趁机以战养战,恢复一下修为,把失而复得的境界给弄结实了。你擅长找准袭杀时机地点,我身边的徐婴精通捕捉气机,有的他们好受!”

整整一天猫鼠捕杀的凶险“嬉戏”,慕容龙水和老蛾就憋屈得不行,徐凤年始终跟他们保持在半里路之内,他们休憩,徐凤年就跟着慢悠悠停下,在一定距离外骚扰挑衅,他们前行,徐凤年就继续尾随,甚至有两次都主动展开截杀,一击不成就当机立断火速撤退,慕容龙水不是没有想过反过头去占据主动,可徐凤年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追杀娴熟,逃路更是那叫一个脚底抹油,风紧扯呼起来比谁都没高手架子。若是有一截柳在场,参与这场双方都有一定胜算的捕杀,慕容龙水和老蛾还不至于如此被动,可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夜幕中,慕容龙水在深山野林一条溪水边掬水洗脸,徐凤年在十几丈外的大石头上蹲着,还有闲情逸致跟这位北莽金枝玉叶套近乎,劝说她别当什么郡主了,干脆在北凉找个书卷气的读书人嫁了,让她气得牙痒痒。老蛾当时想要试图绕道出手偷袭,就给一袭朱袍挡下。

三天后,双方一前一后进入一座城镇,慕容龙水还好,有金刚体魄支撑,气色尚佳,提心吊胆的老蛾就难免有些神情萎靡。

徐凤年在集市上顺手牵羊了两顶大小不一的貂帽,一顶自己戴上,一顶不由分说按在小姑娘的脑袋上。

毛茸茸的小貂帽子遮住她的眉额,如果抛开肩上那柄向日葵不谈,就有些几分像是寻常人家的少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