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女子何至于如此霸气

剑与剑气好像画师以大写意泼墨洒下。

剑气之盛,以至于宋念卿第二剑不等临近,就已经碾作齑粉。宋念卿不退反进,脚底离地不过几寸,碎碎前行一丈有余,停下身形后双脚脚尖一拧,那双崭新青素布鞋脚底板在地面上滑带起一阵泥土,左手一剑负后,右手先是抱剑于胸前,然后朝下一点,剑尖再由向下变作撩起,这一撩剑抵在了那团剑气底部,宋念卿手中长剑逐渐弯曲,一点一点强硬转为崩剑式,剑尖高不过头,轻喝一声,竟是将这团凝聚成形的剑罡越过头顶往后挑落,落在街上,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而剑池宗主的那柄剑并未伸直,始终保持略微弯曲的崩剑姿态,松手弃剑,不等长剑下坠,左手剑剑尖撞在悬停空中的长剑中段,铿锵作响,如同一记骤然响起的寺庙晨钟,悠扬洪亮,洛阳不急不缓前行,伸臂随手一挥,拦去剑剑相敲激射而来的一缕剑气,宋念卿迅速变直撞为横敲,第二声响如暮鼓,沉闷至极。朝来撞钟夜去击鼓,鼓声杀人钟摄魂,这两手剑,便是宋念卿二十年前悄然踏足江湖,游历四方时借宿一座无名古寺,听闻晨钟暮鼓而悟。宋念卿重复枯燥乏味的撞敲,不停歇,瞬间就是一百零八下。洛阳始终径直前行,到后来连抬手都吝啬,在她身前传来不断的砰然炸裂声,所过之处,被钟鼓剑鸣毁坏得满目苍夷。原本寓意发鼓听声,当速归,不得犯禁。

可洛阳既然可以两次孤身杀穿北莽,小小嘈杂钟鼓剑气声算得了什么?

宋念卿双剑终于熬不住力达千钧的敲撞,双剑折断落地,宋念卿没有返身从马背上取剑,而是掐剑诀,手印剑诀似佛似道。驭剑出鞘,三柄长剑依次出鞘,从马背那边纷纷跃起,如一挂长虹落在洛阳头顶。宋念卿须发皆张,青衫大袖剧烈飘荡,双脚陷入地面一尺。洛阳简直是目中无人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双手负后,一脚踩下,踏碎青石板,碎石激扬,跟敦煌城邓太阿一战第一手如出一辙,不过当时是脚踏地面,震起雨水水珠千万滴做千白剑,每当一剑迎面刺来,就在她数尺之外被一颗石子弹射偏移,洛阳三十步之间,三剑已经无功而返六十余次,剑尖早已崩断,她与宋念卿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不足十丈。

宋念卿双手往下一按,三柄长度仅剩原本一半的利剑同时刺向洛阳,做那垂死挣扎,洛阳一手拂过,轻描淡写把强弩之末的三柄飞剑都握在手心,继续向前缓行,只是不同于被她当场捏碎剑胎的第一剑,三剑在她手心非但没有断绝生气,反而剑气犹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洛阳缓行时低头望去,即便察觉到手心蛇吞象的景象,也没有任何应对,三剑剑气她手掌发芽生根,宋念卿眯起眼,打了个响指,那匹老马熟谙主人习性,轻踩马蹄,来到年迈老人身边。

宋念卿取下十四剑中唯一一柄挂有剑穗的长剑,剑身清亮如明镜,故而命名照胆。当年携十二剑登楼武帝城,宋念卿不过是初入江湖的剑林新秀,而王仙芝已是公认的天下第一人,可宋念卿却是何曾后退了半步?手上照胆一剑,是宋念卿闭关以后亲自铸造的第一柄剑,每一名剑士都是铸剑师,都要自己在剑炉铸剑做佩剑,虽然剑池堆积千万剑,但那只是用作缅怀先辈追思前人,剑池自宋念卿开始,就不许宗门任何后辈崇古贬今,这才有了众多剑道访客不约而同发出“剑池如今无古剑”的感慨。宋念卿照胆在手,豪气横生,剑心愈发清澈。那白衣女子步步前行,看上去不曾主动出手,是迫于形势,可宋念卿心中并不轻松,她的步步不停,走得越是闲庭信步,给宋念卿造成的心境侵扰就越大,宋念卿不取它剑,独独取下照胆,何尝不是对那女子无声的重视。

宋念卿蓄势之时,望向那来历不明的女子,先前当空挂虹三剑分别命名天时地利人和,是专门用作针对指玄甚至是天象境高手,可以强行汲取气机,遇强则强,愈挫愈勇。宋念卿每悟一招便铸一剑,这些年铸剑养剑勤耕不懈,十四把剑,每一柄剑都倾注大量心血,辅以独创剑招,都是当之无愧新鲜出炉的“新剑”,真正可谓是前无古人,若是同境敌手掉以轻心,肯定要吃大亏。宋念卿原本希望此生养足二十剑,再将最后一战留给邓太阿或是王仙芝,只是皇命难违,只得破关而出,青衫携剑走江湖,不过起先不觉得那北凉世子担当得起十四剑,有五六剑就差不多大局已定。

宋念卿突然间瞪大眼睛。

“天时地利人和,都给你又何妨?”

白衣女子冷笑一声,气机如洪倒灌三剑,手掌间粗如手臂的紫黄白三色剑气疯狂萦绕,三剑酣畅长鸣顿时变成了哀鸣,饥汉饱食,是快事一桩,可一旦活活撑死就是乐极生悲了。

三条惊世骇俗的絮乱剑气顿时烟消云散。

宋念卿惊叹道:“好一个天象境界,好好好!”

两人相距仅剩七八丈,剑池宗主不怒反笑,闭上眼睛,并拢双指在横放胸前的照胆剑上轻轻抹过,喃喃自语道:“老兄弟,走在你前头的七剑死得不算冤枉啊。”

洛阳拍了拍手,笑道:“东越剑池数百年底蕴,就这点道行?”

宋念卿没有睁眼,洒然笑道:“且看老朽提灯照胆看江山。”

青衫老人递剑而出,接下来一幕谈不上惊天地泣鬼神,落在门外汉眼中,只会认为滑稽可笑,就像一个才开始练剑的稚童,不怎么拎得起手中重剑,勉强提剑踉跄乱走,步伐混乱,剑势扭曲。身形与剑招乱虽乱,速度却极快,七八丈路程眨眼便缩小到短短两剑距离。世人练剑,前辈名师都会苦口婆心叮嘱切不可被剑驾驭,那样的剑术成不了气候。已算剑道屈指可数大宗师的宋念卿则反其道行之,人随剑走,没有气冲斗牛的恢弘剑罡,没有的浩然正大的剑意,就这样歪歪斜斜来到了洛阳身前。

洛阳皱了皱眉头,一手拍出。

宋念卿在照胆剑牵扯之下,竟然躲过了洛阳这一拍,剑锋挑向她肩头。洛阳首次离开那条街道中轴直线,横向踏出一步,双指捏住照胆剑尖,不等洛阳叠力,剑尖一拧,宋念卿随之身形一旋,绽出一朵绚烂剑花,洛阳屈指一弹,宋念卿却又撤剑,颠颠倒倒绕了半个圈,朝洛阳后背就是一剑,洛阳这一次不再出手,双脚不动,身体向后倒下,那一剑分明已经落空,可剑气却在洛阳倒下之处如爆竹炸开,洛阳双脚始终落地生根,可身体向左一转,堪堪躲过那羚羊挂角的一团剑气,可宋念卿得势不饶人,长剑照胆胡搅蛮缠,一时间两人四周剑气纵横,像是霞蔚云蒸,让人目不暇接。

洛阳终于挪出一步,宋念卿手中照胆剑气也开始峥嵘毕露,大街地面和街边两侧楼房被搅烂无数,尘嚣四起。

洛阳走走停停,任由磅礴剑气肆虐,笑道:“看似无迹可寻,实则依循天下龙脉蜿蜒,也算是摸着天象境的门槛了。”

两人重新恢复洛阳据北宋念卿在南的位置。

这个扰乱北莽离阳两座江湖的白衣女魔头一手攥紧刺脖一剑,宋念卿猛然睁眼瞪目,怒喝一声,一步踏出,剑尖向前推进三尺,洛阳神情平静往后退一小步,剑尖离她脖子不过两尺。透剑而出的充沛罡气吹乱她双鬓两缕青丝向后飘拂,握剑袖口猎猎作响。没有半点慌张的洛阳不去理睬手心鲜血流淌,直视宋念卿,笑着出声:“哪来那么多的指玄杀天象,滚!”

洛阳攥紧剑锋,往后一推,不肯弃剑的宋念卿被剑柄砸在心口,洛阳似乎恼怒他的不识趣,一脚狠狠踢在青衫老人的胸口。

布鞋被地面磨损得薄了一层,双脚离地的宋念卿人剑几乎持平,又将剑尖往白衣女子的脖子推到两尺距离。

“让你得寸进尺好了。”

洛阳竟然拎住剑尖往自己脖子移近一尺,嘴角冷笑,然后一掌扬起拍下,直接用手掌砍断长剑照胆。

既然剑断,宋念卿不得不退。

洛阳根本不屑痛打落水狗,随手丢掉半截剑,让宋念卿掠回那匹挂剑老马附近。

宋念卿被剑柄敲在心口,加上被一脚踹中,嘴角渗出血丝,竭力平稳气机。

老人一脸匪夷所思。

若是对阵天下第一的王仙芝,自己如此狼狈也就罢了,一个在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女子,怎的如此霸道?

还是说自己太过孤陋寡闻?

接下来那白衣女子一句话才真正让宋念卿忍不住气急败坏,在整个天下剑道都占据一席之地的老人再好的养气功夫,也做不到心平气和。

“我教你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