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天地之间一线剑

酒楼二楼那边,与剑身同气连枝的剑气被洛阳火上浇油,剑罡刹那涨潮,让徐凤年大吃一惊,连忙驭出八剑构造一座雷池,以此抵御,飞剑与剑气仿佛同室操戈,剑气敲击飞剑,叮叮咚咚不绝于耳。徐凤年的举止也出人意料,没有急于摧毁剑气,就这么且战且退,在二楼辗转腾挪,一点一点削去剑气,直至那一剑罡气完全消弭。此后洛阳下楼前行,步步紧逼,宋念卿顾不得楼上正主,晨钟暮鼓两剑,继而天时地利人和三剑,接下来照胆一剑,总计八剑,都是当之无愧的新剑,犹如一棵棵剑林新木,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窃取天象境界的三剑和随后“走剑”踉跄的照胆一剑,都让徐凤年大开眼界,抛开剑走偏锋的飞剑术不说,徐凤年的剑道勉强算是登堂入室,可眼光奇佳,剑池宋念卿按部就班一剑递一剑,徐凤年哪怕一直小心翼翼提防潜暗处的柳蒿师,也目不转睛,不敢漏过一丝一毫,看剑就像赏字,门外汉兴许只是觉得一幅字写得笔走龙蛇,可换成自己提笔,不知筋骨缘由不懂勾画法度,也就不得其门而入,这就是江湖上为何大多数人都想要求个师父领进门,徐凤年就像一个经常看书法大家写字的看客,入眼的书法有的秀媚丰姿,有的清远雄浑,有的气象森严,但不约而同都是自得其乐,徐凤年心底有个不为人知的狂妄念头,那就希冀将来某日可以熔铸一炉,自成剑坛一座大峰,峰上林木不多,但务必株株参天。

徐凤年望了一眼街上背剑老马,十四去八,不知道宋念卿剩余六招能否跨过指玄直达天象,若是一直滞留指玄,想要对洛阳造成伤害,无异于痴人说梦。洛阳不是三教中人,她的境界是实打实的武夫证道,跟王仙芝是一个路数,跋扈至极。当初新武评天下前五的高手,拓跋菩萨,邓太阿,洪敬岩,她都打过,洪敬岩更是被他从第四宝座拉下,取而代之。遇上这样几乎没有破绽的女魔头,别说指玄剑,恐怕天象剑也没有五五分的胜算。

宋念卿短暂惊怒之后,喟然长叹道:“老夫眼拙,常年闭关不出,不曾想成了井底之蛙,直到此时才记起青渡江畔有白衣女子阻拦无用和尚,总算猜出了你的身份。也不知是不是太晚了。”

洛阳说要教宋念卿一剑,可没有见她从何处取剑,也不曾假借外物做剑,只是伸出左手横胸,掌心朝上,右手缓缓往下按下。

站在那匹马身边的宋念卿抬头望向灰蒙蒙天空,在马背悬挂六柄剑上一起抹过,剑不出鞘,三剑点地,三剑悬空,随意落在四面八方,看似杂乱无章。

宋念卿自言自语道:“老夫一生持剑,娶妻生子,也只视为香火传承的麻烦事,生怕耽误剑道精进。四十年前,曾有一丝明悟,几乎成就剑仙一剑。二十年前机缘巧合,在一处洞天福地观云海起伏,一轮赤日东升,仿佛猛然跳入天地间,又生感触,可仍是被老夫放弃了那一剑。自此开始闭关,只想循序渐进,先入天象,再入陆地神仙。渐有所得,才知老夫这一生出身剑池,生平第一次选剑便是那绝世名剑,第一次拿到的剑谱便是上乘秘籍,第一次修习内功也是绝世心法,教我练剑的恩师更是那一代剑道宗师,一帆风顺,剑道修为,却仍是被一些出自市井山野的逸人遥遥抛在身后,才知道大凡物有不平则鸣,老夫心中既无不平事,如何跟天地共鸣?”

洛阳没有理会宋念卿的感悟,更没有理睬那竖立天地之间的六柄剑,双手手掌看似贴合,却仍是留下一丝缝隙。

天地异象。

徐凤年倒抽一口冷气。城中最高处是一栋道观钟楼,楼尖翘檐如同被无形的天人出手压迫,折断,紧接下来便是钟楼异常平整地往下倒塌,城中高度仅次于道观钟楼的一座千年古塔也开始被压断,整座城池,所有较高建筑都开始往下齐齐坍塌,出现一刀切平的景象。偌大一座城池竟像是砧板豆腐,被人一刀轻松横切,越切越薄。眨眼之后,以至于徐凤年都不敢在二楼逗留,飘落到地面,耳中仅是万钧重力碾压木石的刺耳嘈杂声音。徐凤年轻轻跺了一脚,然后苦笑一声,不光是老天向下推移,地面以下也不安分,如同俯瞰天地的一尊大佛双掌合十,无处可躲。

天地相合,仅余一线,这一线便是洛阳的剑。

宋念卿脸色凝重,悬空三剑往上刺去,地面三剑往下渗透,显然是要竭力摆出顶天立地的威武架势。

天地之间这一线,还有三丈高。不用说,城头高墙早已被摧毁得一干二净。

先前从外地调入负责清空城池的精锐骑卒还真是歪打正着,要是没有他们的“先见之明”,在洛阳这浩浩荡荡一剑之威下,那就是板上钉钉近万人的尸骨无存。

徐凤年越是在大局已定的时刻,越是没有忘记城内还隐藏有柳蒿师慕容龙水和蛛网老蛾三位高手。慕容龙水和老家伙的确身在城中,而且离此不远,隔了三条街,慕容龙水坐在一座低矮巷弄墙头上,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壶酒,盘膝而坐,用袍子兜了一兜碎嘴吃食,老蛾站在巷弄中,跟徐凤年做了一个相同动作,狠狠一跺,整座巷弄青石板都裂开,老家伙感叹道:“怎么都没想到洛阳这魔头跟拓跋菩萨在极北冰原一战后,手腕愈发歹毒艰深了。郡主,有她在,咱们还要不要插手?就怕火中取栗,没吃着烤栗,反而惹祸上身呐。”

慕容龙水屈指弹了几颗花生米,一远一近,眼睁睁看着它们炸碎,说道:“这般驾驭天地的仙人手段,跟大雪坪借剑是一般道理,毕竟还是不能处处无懈可击,剑剑仙剑无敌,你我的行踪注定要被察觉,但要是争取一线生机不是没有可能。我现在就怕太安城那只赵家看门狗耍无赖,非要等洛阳收拾咱们以后才出手,不过到时候他再想杀徐凤年也会更难,就看这柳蒿师如何取舍了。想必徐凤年的人头,比你我二人相加应该还要值钱一些,再说听闻这老头跟北凉有私怨宿仇。总之咱们离远点看戏,洛阳性情不定,万一惹恼了她,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在离阳。”

慕容龙水轻轻落到巷弄,老蛾已经快步离去。高壮郡主瞥了眼老蛾有些匆忙的背影,笑了笑。

街上,宋念卿的浮空三剑开始下坠,入地三剑则开始上升,六剑俱是颤颤巍巍,摇摆不定。

宋念卿闭目凝神。

人有七窍,每当一剑砰然折断,剑主宋念卿便一窍淌血。

六剑全断之时,宋念卿双目双耳双臂都已是流血不止,这位剑道大家的凄惨模样实在惊恐骇人。

只是宋念卿神情依旧平静。

既然七窍才六窍流血,那就说明除了明面上的马背十四剑,剑池第一人宋念卿极有可能还藏了一剑。

等宋念卿最后开口出剑、多半亦是留下遗言的徐凤年其实只猜对了一半,郡主和老蛾是在城内没有错,但柳蒿师并不是在城中伺机潜伏。

离城十里路外。

一名面容古板的老者站在原地,等到洛阳双手开始并拢天地,他才开始极慢极慢地挪动脚步。

第一步踏出,还不足常人一步的一半。

第二步步子稍快,与常人无异。

第三步已是寻常百姓脚力的两步间距。

以此类推。

天地一道横雷,奔向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