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腐草为萤

微风拂过,王仙芝所退千丈直线之上,尘埃飘散,一些稍高土墩土坡更是被老人后背直接破开,所幸交手双方身处荒郊野岭,没有外人看到这惊世骇俗一幕。王仙芝抖了抖脚腕,干脆踢掉那双破败不堪的麻鞋,双袖碎烂,也被他撕去,露出古铜色的粗壮手臂,肌肉坚若磐石,蕴藏开山裂城的力量。武帝城临水而建,以观沧海,每年夏秋交汇,都会有白浪滔天,大潮横拖千里,拍打东城墙头。三十年以前,王仙芝每逢海上起龙卷,都会傲立东城墙头,以双臂拍浪弄潮,这三十年以来,先后换了两人替他去“打潮”,声势都不如王仙芝浩大。武夫以力证道,一直为三教中人所不齿,视作不合天道的下乘手法,是王仙芝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扭转了世人看法,尤其是拓跋菩萨和轩辕大磐诸人相继功成名就,更让这条武道的先行者王仙芝如日中天,始终不落西山。

王仙芝神情平静,遥望脚下一线远处,气机流转鼓荡,体内如汪洋肆意。仅论内力,武评前十人,曹长卿比之天下第三的邓太阿还要出类拔萃,直追拓跋菩萨,可自称对上王仙芝,仍是难以望其项背。单论战力,甲子之前的青衫剑神与广陵江一步不退的羊皮裘老头,大致持平,可王仙芝却比甲子以前的自己高出一大筹不止,这也是为何东海一战,哪怕面对重返剑道巅峰的李淳罡,王老怪也仅是使出九分力而已。江湖五百年来公认的天下第一出了六七人,到了这最近百年,最终敲定由王仙芝扛鼎,而这个自称天下第二的老人,无疑要比百年前的逐鹿山魔头刘松涛更加生猛无敌。当年有甲子高龄却面容清逸如年轻人的齐玄帧站在斩魔台看天下,为天道把守关门,世间便没有魑魅魍魉可以作祟。有老而弥坚的王仙芝做定海神针的江湖,也就没有武夫可以出头,因此何谈一棵新木秀于武林?

八十年潮来潮去,当初的四大宗师变成了十年一届的武评十人,高手换了一茬又一茬,没有谁知道这个老怪物到底在想什么。

王仙芝嘴角勾起一个酣畅笑意,终于来了。

百多岁高龄的老人双膝微屈,左手摊开向前缓缓伸出,右肩低斜,右手握拳。那名不速之客两拳赠礼,送了他王仙芝足足一千丈,王仙芝万万没有不还上一礼的理由。

身穿粗麻衣裳的老人这一平淡无奇的起手式,天地之间既没有风卷云涌与其交相呼应的意境,四周也没有任何飞沙滚石的雄烈气象。王仙芝收回视线,轻轻呼出一口气,耳膜剧烈震动。穿过天门那人在两拳过后,没有乘势追击,只是在七百丈外微微停顿了一下,等到王仙芝站稳身形,这才开始第三次冲击,一步一个脚印,却不是踏在地面上,而是凌空而行,如同石子打出一串水漂,离地数尺,形成一圈圈气流涟漪,每一次踩地,都如洪钟大吕敲在王仙芝心坎上,使得王仙芝不光是耳膜震动得幅度越来越大,甚至连两侧太阳穴都开始一凹陷一突出。王仙芝仍然没有出拳的迹象,等到那人最后一跃,一步跨过百丈,重重踩地后,蓄势到了极致,一拳砸来,王仙芝耳膜与太阳穴同时猛然静止不动,这才一拳轰出!

两拳相撞。

砰一声巨响。

两人双拳之间侧面横生出由磅礴气机散开的一扇“湖面”,这抹纤薄湖面狰狞扭曲,震天响声传遍荒野,几只冬雀低空盘旋,不经意间撞上这面气墙,立即被撕裂粉碎得面目全非。

王仙芝脸庞那张不见老态的面皮如同湖水吹皱,浮现一层层细微起伏,然后缓缓归于平静。

两人出拳手臂都不约而同往后荡去,然后同时换手一拳,几乎又是一场响彻平原的冬雷震震。

王仙芝微微一笑,轻轻缩手。

那人晃了晃手臂,也没有怎么胡搅蛮缠。

两人都没有挪步,但两者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大地撕裂出一条宽度长度都在逐渐拉升的沟壑。

王仙芝缓缓问道:“是该称呼你北凉世子还是真武大帝?”

有一双熠熠生辉金黄眼眸的年轻男子笑道:“徐凤年就行。”

王仙芝望着年轻人那双逐渐黯淡下去的古怪眼眸,全身气机如一挂长虹向身后飘伸出去,老人有些遗憾道:“原来才一炷香的风光。也不知道规矩是谁定的,无趣。”

徐凤年讥讽道:“想要有趣,你怎么不去天上找神仙打。”

王仙芝笑道:“腐草为萤,就算真有飞升证道的天上仙人,也未必是什么好货色。”

徐凤年问道:“你是想在人间打输了一架,才能心甘情愿跨过天门?”

王仙芝摇头朗声道:“生而为人,死而为鬼,才是最实在的道理。至于神仙不神仙,在老夫看来无非是些贪生怕死的窃贼。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窃命者仙,所以鬼神之说,老夫只肯信一半。”

徐凤年摆手道:“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你现在要杀我轻松得很,你到底怎么说?”

王仙芝笑问道:“你还有没有机会恢复方才的境界?”

徐凤年无奈道:“难。”

王仙芝点头道:“只要有就行,老夫下次就在东海等你。”

徐凤年见老人就要转身,追问道:“你跟隋斜谷没有打起来?”

王仙芝仍是转身径直离去。

徐凤年咽下一口血水,蹒跚返身。

剑开天门处,姜泥拔出大凉龙雀,神情犹豫不决。

她不远处,白衣洛阳蹲在地上,抓起一捧泥土,望着远方。

姜泥一抬手,驭来紫檀剑匣,放好大凉龙雀,背在身上。

洛阳站起身拍了拍手,转身跟那八百年前真正倾了国的女子对视,冷笑道:“还是这副天生让男子我见犹怜的皮囊。不过如今比起以往,有心有肺多了。”

姜泥对她的说法感到一头雾水,只是对这个白衣女子天生恶感,当即瞪眼道:“要你管?!”

洛阳莫名其妙抬手,朝她做了个举杯一饮而尽的手势,哈哈大笑,然后问道:“你渴不渴?”

姜泥不想跟这个疯女人一般见识,眼角余光瞥见那个走近的身影,咬了咬嘴唇,毅然转身。

徐凤年停下脚步,闭上眼睛。

那一年,一望无垠的金黄麦穗,被当成贡品选送入宫单名狐的女子,怯怯走在他与大秦皇后身后小路上,还未饮下那一杯鸩酒。

徐凤年睁开眼睛,揉了揉脸颊,继续前行,走到洛阳身边。

而被徐凤年误以为会一路逃回太安城的柳蒿师,他的那颗脑袋已经被一记手刀割下,被小姑娘一脚一脚踢着向前滚动。